訪問地獄獄卒,  下度地獄

獄卒生命故事《網路之引》

我在虛擬世界中所殺的許多人,

這些都是在地獄之中需要還的,

因為我在當下確實動了殺欲。

訪問獄卒余承祥

網路之引

二O二一年三月十四日

余承祥:

非常感謝蘇佛給了我這次求往生的機會,其實我並不知道自己怎麼能夠有這個機會得到此往生機會,但是我真的非常珍惜,因為聽了蘇佛講經之後,我知道這對我而言會是非常重要的一次解脫機會,我很感恩,也知道一定要報答佛恩。

今日能夠得到這樣的機會,余承祥代表六十位獄卒叩謝佛恩,叩謝蘇佛,真誠感謝,南無阿彌陀佛。

網路之引,讓我失去年輕的生命。

我是最近幾年才去世的,去世的時候還很年輕,我記得好像才剛滿二十歲,在我死亡那段時間,靈魂正要離開身體,我很痛苦,不只身體承受難以言喻的痛苦,我的心也非常痛苦,因為我聽到爸媽聲嘶力竭的哀慟哭聲,我很難過!在那一刻,我終於知道自己錯了,我好懺悔,但是再多的懺悔都已經挽不回我這一條年輕的性命。

「我是死在網路上的。」

可能有很多人會疑問,像我這樣沉迷網路又年紀輕輕死在玩網路的年輕人,為什麼有資格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其實我的內心也是相當慚愧的,畢竟我的父母都還在世,我卻這麼不孝讓他們白髮人送黑髮人,我的這一生確實沒有做過什麼好事,但是我想,或許我今日所講的內容,可以幫助到非常多人,尤其現在世間還在沉迷網路的年輕人,如果你們可以看見我所講的內容,你們就會知道自己現在的處境,還有未來可能會發生的變化。

我知道這是閻羅王的幫助,才讓我有機會參加往生機會,閻王為了讓我接受訪問,還讓我當上代表。我很謝謝南無阿彌陀佛、蘇佛,還有閻羅王的幫助,讓我今天可以在這裡分享自己過去的荒唐行徑,我希望自己可以贖罪,也希望看到我這篇故事的年輕人,都可以對他們產生幫助。

我是在多年前去世的,距今或許已經有十多年之久,我在當時很喜歡玩電玩,自己經常掛在網上,一連數天也未曾閉眼,常常過著這樣的日子,久而久之,經常晚上不睡覺也沒有關係。

我們家中沒有人會管我玩電腦到幾點,長時間冷漠的家庭,讓我一點也不想要親近這所謂的現實生活,我經常生活在虛幻世界中,一連上網許多天,在線上組織團隊,只為了在遊戲中攻下一座城池。虛幻世界裡的生活,讓我沉迷、上癮,甚至已經無法自拔。

我在線上遊戲之中的角色等級很高,經常我會帶領著組隊一起在遊戲中攻城,遊戲裡的角色好像才是我真實的生命一樣,我在遊戲裡找到那份存在感,還有成就的感覺,不像在真正生活裡,自己連一點活著的感覺也都沒有。

我在出生以後,爸媽就把我帶到爺爺奶奶家,經常都是好久沒有辦法看見他們,有時候明明很想他們,他們卻也只是隨意交代幾句,就又匆匆離去,再一次相見總不知道會是何時。慢慢地,我從原本對他們還有依賴,到後來對他們已經是可有可無的心態,最後我看見他們只有心生厭惡,因為他們沒有時間了解我,他們只會就著他們眼前所看到的一切,就認定你的行為對錯,我很討厭他們責罵我的語氣。不知不覺,我已和爸媽成為最熟悉的陌生人,甚至在內心認為,如果他們不要出現,那樣最好。

爺爺奶奶從小特別寵我,知道爸爸媽媽沒有陪在身邊,所以對我特別關愛,許多時候總是順著我的意思。爸爸媽媽每次都會留下一些錢交給爺爺奶奶,請他們照顧我,而這些錢最後都是變成我沉迷網路的支持力量,因為爺爺奶奶不懂我在做什麼,當我提出自己需要錢之時,他們沒有多問便把錢全部交給了我,有時還會擔心我是不是錢不夠用。

就這樣,我從很小就開始沉迷網路遊戲,每日每夜都是躲在房間裡玩,我最瘋狂的程度是一個月幾乎沒有睡超過十個小時,幾乎把我自己的生命,全部用在玩線上遊戲。

爺爺奶奶不懂我在房間做什麼,經常逢人還誇我這個孫子很乖,每天都待在家裡,不會到處亂跑,我聽了也不做解釋,因為年齡上的差異,我與爺爺奶奶也說不上話,我便乾脆也不多話,每日就是簡單的幾句問候,我便回到房間,繼續沉迷在網路世界裡。網路世界才能讓我感受到活著的刺激與快樂。

我的行為越陷越深,在上學年紀,我開始頻繁翹課,翹課便會躲在網咖裡,一個人沉浸在網路世界之中,當校方通知家長之時,爸媽對我總是又打又罵,但那時的我,早就已經聽不進去他們所說的任何一句話,我的內心早已認定他們生我,卻不要我,我不認同他們所說的話,他們對我的責備,只會讓我更加遠離這個真實世界。

後來我開始會偷家裡的錢,只為了每天可以到網咖,或是購買線上遊戲,爸媽給我的生活費,我幾乎全部都拿去玩線上遊戲,沒有正常飲食,也沒有正常睡眠,當我被發現之時,早就已經骨瘦如柴,雙眼渙散、無神,爸媽一氣之下,斷了我的所有經濟來源,還幫我報考了軍校,希望藉由軍事嚴格教育,幫助我找回規律的生活方式。

爸媽透過關係,花了許多金錢,把我硬塞進軍校,起初我非常反抗,但是軍中教育確實嚴厲,幾乎把我磨得不成人形,我的生活也開始慢慢有了規律,身子也開始長壯起來。軍中長時間的鍛鍊,讓我整個人看起來結實許多。當爸媽看到我的變化,他們相當滿意,但卻沒有發現我的內心變得越加冷漠。只是因為軍中嚴厲的規律生活,讓我沒有了反抗的力量,按照軍中的規定,服從命令。但我根本找不到快樂。

大約三年的時間,我瞞著爸媽,私下辦了退訓,離開軍事學校,我回到網咖中,開始連日連夜不停地玩線上遊戲,像是發洩一樣,想把我這些年所受的苦,還有所有的不自由全部爆發出來,我把身上所存的一些錢,全部用在網咖,最後我死在我這一生最愛的網路,鍵盤上。

我身亡了數日才被發現,並報警處理,因為我一連付了數日的費用,所以平時不會有人過來打擾我玩線上遊戲,我就在連續十日未閉眼玩線上遊戲之時,全身突然一陣僵硬,當場死亡。

當年我才年僅二十歲,爸媽到場認屍之時,哭聲淒厲,我聽見他們哭喊著,但這一切都已經來不及了,我回不去我的身體,縱使我知道自己錯了,我也已經無法挽回自己已經失去的生命。我在死亡的當下,便知道了後悔的感覺。

沉迷網路的感覺,我很清楚,那是一種吸引力量,會讓自己忍不住一直想要深入,還有上癮。我是在網路之中失去了生命,死亡那一剎那,我才知道自己這一生錯得有多離譜,我辜負了爸爸媽媽的用心,還有爺爺奶奶的關愛,我是大不孝,我只在乎自己的感受,忽略了爸爸媽媽工作的辛勞,我還枉費爺爺奶奶對我的關愛,欺騙他們對我的信任。一切都只為了我的感受,自私地只想躲藏在網路世界裡。我以為自己只要在網路世界中,就能夠找回對生活之中的不平;我以為只要在網路之中躲藏,就能彌補自己在生活中所不能得到的滿足,在我暴斃那一時刻,我才知道自己真的做錯了。

我錯認了父母對我的用心,還有錯認了在生活之中應該要有的規律,我只以為用自己的方式就能得到我所想要的生活,我在死的那一刻真的知道自己的錯誤,我好難受、好痛苦,我知道自己再也回不去了。

死亡以後,我進入地獄,閻王判了我許多罪名,有淫慾罪、殺人罪、偷盜罪,還有最重要的罪業──不孝,我被判了好多刑責,在地獄的這些日子,每日每夜受著不同刑責,非常痛苦!閻王告訴我,虛擬世界的生活,也如日常生活之中,錯誤的欲念或是影響,也都會造下無形之中的罪業。我在虛擬世界中所殺的許多人,這些都是在地獄之中需要還的,因為我在當下確實動了殺欲;還有網路之中的淫念,男女之間的不當言詞、調戲,或者許多的不雅照片、影片等,這些也都讓我犯下了不當影響的罪名。我在地獄中償還了許多自己在世間中所造下的業,最終因為我的真心懺悔,閻王才讓我暫止罪刑。

我很感謝閻王對我的幫助,還讓我有機緣認識蘇佛,我開始每日聽蘇佛講經,蘇佛真的就像慈祥的阿嬤一樣,他講的許多道理,都像一針見血一樣,深深刺進我的內心,我好慚愧,非常懺悔,在這期間我痛哭了好多回,也痛恨自己這一生中的無知。後來我在聽蘇佛講經時,我知道自己也不可以恨自己,我開始改,也努力想要求解脫,閻王慈悲幫忙我,讓我做了獄卒,我開始每天積極地積功累德,還有精進改變自己。

終於在今日,我能夠有機緣,往生西方極樂世界,這當然也要謝謝閻王一路幫忙我,還有地獄許多善良的獄卒,是他們慈悲,讓我有機會提前得此往生機會,因為他們說我較年輕,還有機會加入蘇佛救世,他們希望我積極加入,幫助阿彌陀佛及蘇佛,所以紛紛退讓,讓我能在今日得往生機會。我真的非常感恩,謝謝大家成就了我,我一定不負眾望,好好精進修行,加入救世團隊,幫助眾生。

在聽過蘇佛講經之後,我才終於知道什麼是人生,還有什麼是生命。我很感謝蘇佛的開示,才讓我清醒過來,我很慚愧自己曾經的荒唐,還有失去了這麼寶貴的身體,現在我沒有了人間的生命,我一定會好好珍惜自己現在可以聽經修行的機會,我會改變自己,希望等有機會,自己還可以發揮,幫助救世。

感謝阿彌陀佛,感謝蘇佛,真的非常感恩,如果沒有佛法,我真的會非常悽慘,我會好好精進修行,此大恩大德,永不會忘。余承祥代表今日往生之獄卒,及所有有緣眾生,叩謝佛恩,叩謝蘇佛,南無阿彌陀佛。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璽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