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外星人

訪問銀河系外的亞斯星球-布亞斯芎突《靈性世界與能量》

訪問銀河系外的亞斯星球—布亞斯芎突

靈性世界與能量

二O二一年二月九日

感恩蘇佛提名布亞斯芎接受訪問。在地球中習慣以「我」來自稱,之後我將自稱為布亞斯。在我們的星球——亞斯星球——是一個沒有實體的靈性星球,生存在其中的子民,過著靈性的生活。我在亞斯星球靈性的生命齡,以地球的算法來看,大約是三千萬年。

此時亞斯星球中許多靈眾,包括我在內,已經蒙我們星球古老的聖靈——蘇佛­——的超度,來到西方極樂世界,讓我們感受到宇宙中至高無上、純淨純善、永恆不滅的能量,心中萬分感恩。布亞斯代表亞斯星球,向蘇佛致上最高的敬意!

 

出現光束 進入蘇佛身

亞斯星球在宇宙中是一個古老久遠的靈性星球,生命是億兆年難以計算,是個一 體觀的世界。其一體觀來自於星球存在於宇宙這個大自然的環境中,大家共同依自然真理而生存。在這個靈性星球的所有物及環境是大家共享,沒有你我的分別。彼此間的差異在於到此星球之後每一位靈性生命在自然真理中生存,依靈性淨化程度不同而產生不同的能量。靈性愈是淨化,生命齡愈高,能量的產生愈飽滿充足。從零至五千萬年的生命齡,隨著不同的生命齡,生活在不同的空間中。

我們生活在其中,突然有一道極強能量的光束照射進入我們的星球,上級傳來訊息要我尋求此高能量光束的來源地。我連同許多同一空間的同伴,以極快的速度進入光的來處,這是一個亞斯星球外名為「地球」的一個小星體,是光束的直接來源地,是位在地球澳洲香光大佛寺一位人類所發出來的光源。這一位人類的靈性能量超出其他人類許多,名為「蘇佛」,從身體由內而外形成一個非常大的光源,這個光源的放射能力,掃射進入遙遠空間外的亞斯星球。此時我們發現,還有許多的光束從這個身體散發出去到各地。蘇佛有形的身體,遠遠地小於我們無形的靈性,為什麼會有這麼大的能量散發出這些光束?於是我們慣性地要去讀取蘇佛的波動,卻沒有收到任何的波動,我和同伴好奇著這是一種什麼樣的狀態,於是決定直接進入蘇佛身體一探究竟。

頭部一般是主宰全身的重要部位。當我們進入蘇佛的身光,直接靠近蘇佛頭部時,雖然遇到一些阻力,但是蘇佛的身光同時也增強了我們的能量,我們以極快的速度進入蘇佛的頭部。這個空間無限大,我們的靈性並未縮小而能存在其中。這個時候已經不能夠以有形無形來解釋這件事,因為這個空間也是呈現無形的狀態。我們看到各式各樣不同型態的靈性在裡面,但他們是呈現安靜的狀態,彷彿一片大地上許多的生靈,但是這些生靈們並沒有任何的動靜。空間中傳來清楚的聲音,那是蘇佛講經說法,大家融入這個空間裡,靜靜地聆聽蘇佛的講經,一字一句地打入我們的心,從來沒有聽聞過這樣的法,遠遠地高於我們星球的大自然導師。我們在裡面待了大約半年的時間,這半年中我們學習到許多有關地球、蘇佛、佛寺等訊息。

其實在未進入蘇佛的身體之前,我們到達地球時,就以非常快的時間,吸收散布在空間中訊息,學習地球上的文字、語言與人們生活方式。之後在蘇佛體內,於聽經聞法中學習到了佛法、阿彌陀佛及西方極樂世界。蘇佛的身體中一直不停地傳出「南無阿彌陀佛」的佛號聲,從沒有中斷,並且在每隔一段時間,我們所處的空間中會發出更明亮的金光。原來是蘇佛法身超度時身體的狀態,那個金光帶著極高的能量,連我們都感受到這股能量加強了我們原本的能量。當蘇佛在法會中唱誦「南無阿彌陀佛」時,我們在蘇佛體內的空間中,聽得非常清晰有力,而且體內的空間更加明亮,我們非常的訝異,這一句佛號有如此強大的能量!我們也見到蘇佛身上細胞的變化,呈現透明的細胞在同一瞬間發出一道道的金光,金光中我們見到了與蘇佛一模一樣的化身,那個光是由蘇佛細胞所發出來的,每個細胞可見到與蘇佛一模一樣的化身,隨著金光出體,這叫做千百億化身。我們感到非常的訝異!這個能力不是我們所有的,千百億化身完全是一種新的靈性生命,由蘇佛身體所產生出來的。從蘇佛講經說法之中,我們學習到這就是見性後所呈現的法身。我們嘗試要跟著化身一同出體,跟著金光來到蘇佛所到之處,又讓我們非常的訝異,竟然可以到達如此廣大的範圍!而金光所到處的靈性眾生,有許多被帶往另外一個光明的世界,那個世界叫做「西方極樂世界」;卻也有許多眾生隨著化身回來,一同進入體內,最近從蘇佛體內請出的眾生,有些就是與化身一同回體的眾生。

在蘇佛體內沒有白天黑夜,一直都是呈現光明、明亮的狀態,蘇佛身體就是一個發光體,這個光源沒有減弱或消失,只有隨著每一次法會或晨間超度時更加光亮。我們在這半年裡,持續地觀察及聽經聞法之後,決定趁現在蘇佛身體受損、請眾的機會出來,經由法師收訊息的時候,將我們的情形說出來。我們成為蘇佛請眾時的一部分眾生,請求蘇佛超度我們往最高質量的西方極樂世界,於是隨著敲磬的聲音進入西方法性土,而後在法會超度時,我們跟著大眾念著南無阿彌陀佛的佛號,進入阿彌陀佛的金光中,立即看到西方極樂世界。

這是一個不可思議的過程,從我們亞斯星球出發,帶著星球上的能量的生命齡,進入蘇佛體內,接受到的是比自己本身還要高質量的能量。到如今進入西方極樂世界,這一個更遼闊廣大無邊際的能量世界,我們即將在此地接受所有一切新的教育,成為這裡的一分子,展開新的生命。這一切的過程我們滿心的感恩。希望所提出來的一些經驗及看法,能夠讓大家做個參考。

 

西方極樂世界

我們到西方極樂世界至今日約有十日的時間,但是在西方而言,彷彿只是一剎那。在這一剎那時,我們得知西方四土三輩九品是層層的空間,每一個空間有無數的西方靈,在同一空間中很自然有著相近的靈性資質者,最高質量為常寂光土。在這麼多不同的空間中,阿彌陀佛給予大家平等的待遇,阿彌陀佛所擁有的,西方靈每一位都可以同等地擁有,能夠一同享有阿彌陀佛的無盡能量、功德與能力。阿彌陀佛的能量源源不絕供應著西方極樂世界,再加上西方靈每一位自身修持所擁有的能量,而讓西方極樂世界成為無量光、無量壽,沒有能量的短缺,沒有生命到達盡頭的問題,而有修行成佛的機會。阿彌陀佛的一體觀及慈悲,讓我們非常的感動。

亞斯星球存在於宇宙中,仍然是會受到邪靈的威脅,而有星球毀滅的危機。我們星球曾經遇過幾次劫難,我們相信是祖靈的相助,幫助我們度過那幾次的危機,而在西方極樂世界毫無這種顧慮,可以讓我們安心地成長。高階的祖靈可以有能力安排自己的來生要去哪一些地方,但是極少有祖靈願意離開自己的星球,因為在宇宙中很難再找到比亞斯星球更高質量的星球,而西方極樂世界確確實實是比我們還高出許多質量的聖地,我們願意前往。

三千萬年對人間而言,是一個非常長遠的時間,但是在西方極樂世界而言,卻彷彿只是瞬間。阿彌陀佛所建造的西方極樂世界至今已經有十劫的時間,這十劫的時間已經遠遠超過三千萬年太多太多了!在這裡我們感受到比我們更殊勝、更古老的西方靈存在。阿彌陀佛是法界藏身,是西方極樂世界的教主,是這個宇宙虛空最高的統領者,而在統領者所創造的世界西方極樂世界中,我們顯得如此渺小,微不足道。在這種情況之下,布亞斯受到蘇佛的邀請,來談談亞斯星球及自己三千萬年靈性生命的經過,雖然覺得自己有所不足,但仍會盡力地把所知所能告訴大家。

 

亞斯星球與地球蘇佛

亞斯星球生存的能量,來自於祖靈們,及星球上每一位靈性生命自身的淨化成長所帶來的能量,而讓星球維持至今。我們未知星球實際生命有多久,我在這裡三千多萬年來所見過成為最高靈性生命的光明體,於星球上消失之後,之後去到何方?我們相信他們進入祖靈的世界,那是另外一個空間,是一個能量的來源處,那個空間的能量,提供給亞斯星球生存的能量,我們是這樣的相信著!

而在蘇佛體內的那一段時間,我們得知蘇佛是我們亞斯星球的古老聖靈。因為我們可以非常快速從人類身體的有形細胞構造,及存在身上無形的訊息,去讀取這一位人類無始劫以來生生世世的記憶。說得更細一點,靈性生命不生不滅,來自無始,止於無終,無始無終是指沒有數字可以形容多久,但是綜觀全身細胞及身上所帶有的訊息,依我們的能力,可以從中得知這個靈性生命的所有經過,並且可以找到儲存在身上所發出來最早的訊息。我們在蘇佛體內所讀到蘇佛身上的訊息,有一小段曾經存在於亞斯星球,那是遠遠多出於三千多萬年前的事,是在我們的星球比祖靈更早的靈性生命,我們尊稱為古老聖靈。所謂聖靈的意思是:時間、空間已經不存在,聖靈的靈性已經與整個時間、空間融合在一起,無所不知、無所不能。不論是祖靈或古老聖靈的存在,皆是超過三千萬年許多許多,無法得知存在於何時,蘇佛的靈性即是如此。在那時蘇佛的靈性生命已經到達聖靈的狀態,所以稱蘇佛為亞斯星球古老聖靈是這個原因。

蘇佛的主靈在西方極樂世界,為阿彌陀佛千百億化身的其中一個化身。如今蘇佛的靈性為蘇佛在西方主靈千百億化身的其中一個化身,因為西方主靈與地球的因緣,而化身投胎進入人道,有了人身,此化身成為人間蘇佛的靈性,出生至今七十六年的生命。在這一段生命中,蘇佛示現見性成佛,得到法身,一樣可以千百億化身,依阿彌陀佛四十八大願,行救世度眾的重責。

化身所在之處,都與阿彌陀佛及蘇佛有因緣,其中亞斯星球及地球為蘇佛在西方主靈的千百億化身其中二個化身所在處,尚有其他無數的化身,散布在無數處。因為我們靈性的靈敏度有限,所以無法得知蘇佛化身所在處的全貌;但是可以知道的,是因為蘇佛主靈存在於西方極樂世界,是個無量壽的世界,所以千百億化身也可以同主靈的生命一樣,是無量壽。如果蘇佛這一世肉身的生命結束,其靈性可以依其願力前往想要去的地方。

蘇佛的肉身其六根、言語及肢體,受限於身體有限的功能,所表達出來的,不過是其見性靈性具備的一小部分能力,所以蘇佛法身超度時,因為脫離身體的限制,才可以運用千百億化身,每個化身都有同蘇佛靈性一樣的慈悲、功夫及能量,能超度那麼多無量無邊的眾生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或人天善道。

見性的靈性純淨純善,可以產生化身,千百億化身是指無量多的化身,可以分配化身所要前往之處,能得知所發生及經歷的事。見性的靈性能力無盡,許多能力不是有限的身體可以做得到的。如阿彌陀佛四十八大願中所提到的各種能力,宿命通、天眼通、天耳通、他心通、神足通,是見性的靈性所具備的自然能力其中一部分,絕對不是所謂的附體、乩童所能做到的事。

修行者隨著修行功夫的深淺,其能力能夠突破多少時間、空間的限制也不同。見性成佛者、一體觀者對任何一個時間、空間所發生的事可以一覽無遺,所以一動念,想看什麼就可以看見什麼,就是人間所說的天眼通;想到哪裡,就可以到哪裡,就是人間所說的神足通,是速度;想聽什麼就可以聽到什麼,就是天耳通;想知道過去哪一世所發生的事情就可以知道,這就是宿命通;想知道對方心中所想所處的狀態如何,就可以知道,這是他心通。這一些能力只是主靈、見性的靈性或化身所具備的一部分能力,千百億化身中每一個化身都有如此的能力。見性成佛可以知道過去無限久遠前的世界,也可以知道未來無限遠的世界及所發生的事。

人們慣用測量距離,來看彼此所處的遠近關係。亞斯星球是距離地球一個非常遙遠、非常遙遠的清淨國度,遠遠超過於天道及四聖法界,是位於宇宙外的銀河系。在靈性的世界中,愈高靈性的生命,愈清淨無染,能量愈強,愈是沒有時間、空間的限制,是突破時間前後的差距及空間遠近的距離,所以從我們星球到地球只是一瞬間的時間。

人道為地球六道眾生之一,其中人道、天道、修羅道是靈性比較高的善道,而在更高層的四聖法界靈性的純淨度又高於天道,於此情形之下,如四聖法界為何仍需要至香光大佛寺求人道的蘇佛超度至西方極樂世界?以靈性對靈性生命來講,蘇佛見性者靈性的純淨度高於四聖法界許多,因為蘇佛主靈為阿彌陀佛千百億化身之一,所以此時蘇佛的見性靈性具有與西方阿彌陀佛同質性的能量、願心及願力,具備來回西方極樂世界的能力;但實際上蘇佛的靈性能力不只能自在來回西方,及超度如此多的眾靈生西,還有很大的發揮空間,可以依蘇佛的願力真行而實現。在實現願力的過程中,就是蘇佛與眾生因緣成熟,各方眾生能夠得到度化的時機。蘇佛之願力同阿彌陀佛一樣,沒有時間、空間的限制,所緣的眾生無量無邊,能度所度的眾生亦是無量無邊。

 

亞斯星球

亞斯星球的生靈來自不同的年代,是一個極高質量的靈性世界。愈高質量的靈性愈是沒有波動,所散發出來的能量光愈是清淨,光線投射得愈遠。一般來看,這是一個明亮度高的星球,與大家身上所散發的自然光有關係。每個星球所顯出來的光度,可顯出在上面生存生靈的質量,生靈質量度愈高,其星球所發出的光芒愈是明亮;若此星球的生靈生命將盡,質量度愈低或是為惡的星球,就顯得灰暗無力而後萎縮爆裂。

現在布亞斯來談一談自己在亞斯星球的生命過程。在這裡你所能接觸到的範圍及生靈都是一家人,沒有所謂的血緣及父母子女的關係。每一個生靈都是獨立的個體。生命的開始,來自於星球飄浮在空中的生命體,當這個生命體要融入這個星球時,就會從空中降落到地面,當落在地面的剎那時,這個生命體會迸裂打開而形成一個新生靈,從此之後這個新生靈成為星球上的一分子。就當作是從零歲開始吧!沒有哭泣,沒有歡呼,很自然而然地誕生,沒有父母、兄弟姊妹,眼睛張開時所看到的一景一物就是你之後生活的空間。這空間對於一個新生靈而言是很大,隨著年歲的增加,如果有用功的新生靈會慢慢地長大,相對的空間會一樣地成長,變寬變大;如果不用功的新生靈,這空間就維持當初誕生時的大小。而所謂的用功,便是不斷地吸收大自然導師所教育你的訊息,那是一種寧靜、深沈的淨化,可以當作是淨化後產生的能量,帶著你靈性的成長。

這股能量隨著成長而增加,愈是生命齡高的靈眾愈是淨化,所散發出來的能量愈強,所以剛剛曾經提到這個星球的能量來源,依靠祖靈及星球上生命體所散發出的能量維持。祖靈的能量比我們強大多了,更何況蘇佛是古老的聖靈,我們相信古老的聖靈有能力同時存在亞斯星球及地球,而因為地球上的蘇佛具有人身,修行到靈性能與西方極樂世界相通,所以冥冥中有一股力量,這一股力量就是古老聖靈與蘇佛之間連結的力量,帶著我們來到地球,讓我們去到更高質量的星球「西方極樂世界」。在這裡,我們的靈性可以不斷地提升,再提升,這是一種無止盡、安全、不受威脅的空間。

 

能量萎縮、衰減、凋零、新生,

祖靈(老病死生)歲數與能量

一般所謂的生老病死,是指有身體的眾生身體所經過的生老病死的過程。不論有沒有身體,靈性本質就是不生不滅,屬於一直存在的狀態,只是存在各種不同的靈性狀態。所以在我們的星球,靈性能量持續性萎縮就是老態,靈性能量的衰減就是病態,而後靈性能量凋零就是死亡,死亡後再次成為一個新生靈,就是生。我們不需要進食,也不需要排泄。若是此靈眾有缺陷,自然會呈現靈性能量暗沈衰減、萎縮,而後凋零。

在我們星球,溫度恆定,沒有高溫極熱難當,也沒有低溫冰冷凍僵的情況。沒有口渴的情形,不用喝水。因為空氣中維持著一定的濕度,所以不用下雨,沒有旱災的問題。並不是以經過白天及黑夜來算一日,地球的白天與黑夜是以日月星體的關係而產生,在我們的星球空間中,是已經超越日月星體空間。所以我們的歲數是以淨化後發出來的能量來計算,那是一種自然現象,你自然就會知道自己的年歲到哪裡。可能跟你同時出生的生靈,因為各人的淨化修持不同,不一定是跟你同樣的年歲,這和地球上年齡的算法是不同的,所以生靈可以快速地成長,也可以逐漸地萎縮。

我們星球分為十個區域,相當於十個空間,每一個區域有不同能量的生命齡居住,來管理這一區。以每五百萬年為一個區域,由最初階的區域,零歲開始至五百萬年,五百萬年以上至一千萬年,一千萬年以上至一千五百萬年,以此類推到四千五百萬年以上至五千萬年,最高至五千萬年,而後成為光明體,消失在空中。我們相信這一些極高階的生命齡,是進入祖靈的空間,那是另外一個空間層次,一樣是屬於此星球。這就是我們星球不同的區域,有不同的能量靈眾,也稱為居民,居住。

祖靈可以保護我們,得知我們的動態,但是我們無法看見祖靈的存在,這就是祖靈的能力,可以突破空間限制;而尚在成長中的靈眾沒有這樣的能力。這個現象普遍存在於宇宙中的星球,所以靈性質量的提升是沒有止盡的。在我所處的三千萬年至三千五百萬年的那一區,由我代表,帶著大家前來佛寺,其中包含許多微小的塵沙粒子一起前來,之後會成為飄浮在空中的生命體,是我們星球上未來的生命。

其實不同區域的生命齡能量分界,並不是那麼的絕對,因為隨著波動、起伏而呈現能量增減的情況,愈是波動大的時候,能量下降的速度愈快,此時如果能夠有覺性,立即平緩這個波動,也能夠讓能量快速地恢復。如果這個生命齡缺少覺性,讓能量持續下降、萎縮到低於這個區域的能量,而後凋零,靈性自動下降到跟凋零能量相符合的區域,成為那個區域的新生靈。

如果是外來星球的靈性生命,必須要有能力突破亞斯星球最外的防護層,自然地降落到屬於他能夠存活的區域,成為這個區域的新生靈,成為亞斯星球的一分子。如果這個靈性生命無法突破我們星球外的防護層,就無法進入星球內,成為星球的一分子。這是維持亞斯星球在宇宙中是一個極高質量的靈性星球的原因。

另外一種新生靈來自於同一個區域中凋零(死亡)的生命,自然地進入一個空中的生命體,重新降落地面,成為一個新生靈。還有另外一種情況,高階區域的靈眾無法進化而萎縮,降落進入低階區域的空中生命體,所以在同一個區域之中可以有不同能量的生命齡存在。在每一個區域的地面,隨時可見到生命的誕生及凋零,在空中隨時可以得見五千萬年的生命淨化到光明體而後消失。

 

大自然導師

每一個區域的大自然導師,必然是高於此區域的靈眾,當大自然的導師進階到光明體,成為進階考場的主考官。

高階的靈眾能夠突破區域與區域之中的能量差異,回到過去的區域,成為此區域的大自然導師,發現他們的問題及協助改進,幫他們提高靈性的質量,這一切都在自然中進行。大自然具有很多的共通性,不管在哪個時間、哪個空間、哪個星球,這一個共通性不變,這就是宇宙的真理。

布亞斯這三千萬年來一直不斷地在接受教育,也遇到過許多不同的大自然導師。這些導師中許多曾經與布亞斯在這一世有不只一次相處的機會,也曾經在過去中彼此有不同的身分角色的互動。布亞斯能夠得知,當然大自然的導師也能夠得知,彼此都能夠從對方的靈性記憶中讀取這些內容。如此清澈明白的互動及相處,任何的一舉一動及對方的起心動念皆是在彼此的默契之中,不需要言語,常常是一個眼神、一個念頭便能夠得知對方想要表達的訊息。

我們有感覺、有判斷、有分別,但是可以不要有感覺,不要有判斷,不要有分別,這是一種教育,但不一定每一個生靈都能夠做到,能夠做到的,就能夠在這個過程中提升能量。所以在星球中教育是非常重要的,可以幫助你減少靈性成長中的阻礙,會隨著不同的靈性,收到不同的教育內容。我們有識的存在,教育的方向,先灌入識當中,而後分解成為吸收、執行及改變的訊息。

從外星球來到這個星球出生的新生靈,帶來的識不同,所以在成長中對於教育所吸收的程度不同,實行度也不同,因此而產生靈性質量的差異。所以從靈體上可以看出高矮胖瘦及外觀上的不同,以此來做區分。在同一區的生靈而言,彼此互相認識,如果有需要找對方的時候,不用叫名字,念頭一浮出對方的樣子,對方便能夠知道而有回應。每一個個體也都有一個名字,名字在於不同區域之間往來時需要。

大地中有綠色帶著生命力的草精靈,及鮮豔、和氣帶著笑容的花精靈,也有高大或小樹叢的樹精靈,他們散布在星球各地,大家彼此互相認識。特別的是他們可以活動、走動的,而不是固定不動。他們的精神狀態可以和生靈們做溝通,身上也會散發出能量,其能量雖然沒有靈眾的強,但也是星球生命力之一。

 

無男女之別

我們星球沒有男女性別之分,在大自然教育之中,得知不同的性別有不同的需求,會產生不同的磁場及吸引力,干擾居住的寧靜。在老祖宗的時代曾經因為這個星球來了異星球的男女,有了男女之間的戰爭,差點毀滅了亞斯星球。從此以後這裡成為一個單一性別的星球,沒有男女性別的差異,沒有男女不同需求的磁場及吸引力發生,所以星球上的居民,自然地生活在一個沒有男女磁場及吸引力的環境。如果星球上的居民有男女需求及波動產生,自然無法順應這個大環境,而產生靈性的衰減、萎縮及凋零,這是一種自然淘汰法則。

所以來到此星球的靈性生命,已經是處在無男無女的分別,一種中性的狀態,不需要靠男女之間繁衍下一代來維持星球的能量,而是靠著每個靈眾經過能量測試,提升能量的質量,來維持星球的生命。

 

靈性淨化的考驗:

能量測試(每隔五百萬年測試一次)

靈性的淨化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必須要通過能量測試的考驗才能夠提升到下一個階段,進入更高階的區域。每隔五百萬年需要接受一次測試,通過之後,靈性才能得到改變,才能發出更高質的能量。我經過五次的測試,在我五百萬歲、一千萬歲、一千五百萬歲、兩千萬歲(通過,而且越級通過測試)、三千萬歲時各考一次,一次比一次還嚴格,其中一次是越級考試。跟我同時期出生的另外一個靈眾,我們是好友,他已經在亞斯星球死了又生、生了又死許多世。靈性是不生不滅,生老ˋ病死只是用來描述靈性的狀態,因為我們沒有身體,並不是如地球人所說的身體死亡。好友每一世在接受一千萬歲那次的測試時,所受到的考驗總是沒有通過,使得靈性受到很大的損傷而衰減退化,所發出來的能量愈來愈弱而後萎縮、凋零、死亡。而我有幸能一次一次地通過存活到現在,而得到入西方極樂世界成為西方靈的機會,這對我們來講,也是百千萬劫難遭遇,可遇不可求的事。

星球中有因果的存在。我們既然有能力可以讀取地球人細胞的訊息,也有能力讀取我們星球中靈眾的過去;但不能夠因此而產生情緒,更不能對情緒產生反應及執著,這對靈性來講是一個很大的殺傷力,會產生能量退化、萎縮的情形。

我們在測試前的教育中,可以知道考題的內容,也可以事先做準備;但是當進入測試時,每一個靈性會有不同的反應,以這些反應來決定是否通過測試。考題有許多情境,當場會考出哪一種情境無法事先得知。舉例而言,會有各種攻擊性的外境,依靈性面對這些外境時的波動情形,來評定是否通過考試。隨著靈性程度的增加,考題中外境的攻擊性會愈強,靈性愈不能夠有波動,若是波動幅度超過界限便是不通過,若是波動幅度低於界限便是通過。好友就是因為對外境產生恐懼、害怕的情緒,而且情緒的強度持續未退,不但當時考試不通過,而且對靈性產生傷害,甚至於導致靈性萎縮,發出的能量愈來愈少,而結束了這一期的生命。

而我同時接受考試,也是我一千萬年的考題。我的考題是突然間一道非常有力、黑暗、低沈的力量往我這裡衝過來,而且同時發出非常高音頻的聲音。雖然考題不同,但是我並沒有恐懼、害怕的情緒產生,雖然在外境忽然間產生的當下,起了些微的波動,但是波動的幅度低於界限,所以通過考試。這樣的一個考題,就可以依你的波動來決定是否通過考試。聽起來雖然簡單,但是身歷其境時,讓你處於一個非常安靜的環境中一段時間,突然才出現這一道黑暗力量,考你的定力及對周圍環境的靈敏度是否有處於長時間不變的能力。愈是穩定度高的靈,不管環境是安寧或是黑暗巨大的聲響,都不動,便能夠通過考試。

如果你的靈性本來就處於一個高資質定功強的狀態,甚至於一次考試中,能夠越級通過兩次的考試,讓靈性的資質迅速提升,能量提高,明亮度增強。這也就是為什麼愈高資質的靈性後來會成為一個光明體,而後消失於空間,進入祖靈的境界。我們的主考官就是這個光明體。每五百萬年的一次考試,可以是相同的考題,但是情境會愈來愈嚴格,直到不管任何外境,甚至稱為魔境產生,靈性都沒有任何的波動,便可以不再接受考試。如果靈性恆常地處於高能量無波動的狀態,這就是光明體。

靈性資質愈高的區域,明亮度愈高,所以整個星球可以得見每個區域發出不同的明亮度,就可以知道這個區域靈性眾生的資質。如果未通過考試的生靈,所發出的能量會減弱;如果這個能量能夠維持,他的生命雖然微弱,但仍可以繼續存在;如果這個能量無法維持,持續減弱,終究接受萎縮及消失的命運,這樣的狀況愈多,這個區域的明亮度愈弱,便可知存在此區域的靈性資質愈低;如果整個星球的區域都呈現出如此的狀態,便會導致星球生存的危機。在我三千萬年的生命中曾經幾次是如此,幸而之後有些區域產生了高資質的靈眾,也就是越級突破考試,讓該區的光明度及能量持續增高,而帶動其他區域也如此,所以拯救了星球的能量危機。我們相信這一些越級高資質的靈眾是由祖靈來重新誕生,而拯救星球。因為祖靈的清淨程度具有透澈未來發生事情的能力,所以能夠在星球危機產生之前誕生,才來得及拯救星球。

這一種靈性淨化讓能量提升的進階方法,由我們的教育中得知,各個星球有不同的方法,但是基本的精神是建立在人們所謂的魔境及定功程度。魔境的產生是依受考者的靈性記憶中曾經失敗的經驗再次浮現出來,以測試是否能夠突破。失敗的經驗在記憶中呈現出黑暗的訊息,而主考者具有讀出此黑暗訊息的能力,才會出現所謂的考題,來測驗波動的幅度是否低於測試界限,才算通過。所以這個界限並不是一個固定值,是因受考者的經驗值而有不同的界限標準。這是一種內化性的測驗,是由自己平常對於教育受教程度及淨化程度來決定是否通過,而不是由外來之標準決定是否通過,完全合乎自然,沒有任何的私人及夾雜的因素干擾,符合蘇佛常提的宇宙準則及正道。

星球上大家平時所受的教育內容來自於大自然的各種情境,面對各類環境的變化該如何應對,如何和各類生命力及精靈相處,可以經由學習溝通來增加自己的能量。當溝通時不論如何的互動方式,如果對方的回應是和善正面的,那麼你也同樣可以得到這一份和善正面的能量,和善正面的強度愈強時,所得到的能量愈強;若對方的回應是情緒化、負向的,那麼你的能量也會減弱,隨著情緒、負向的反應愈強,你所減弱的能量愈多。這樣的互相連動性是建立在一體觀的概念上。你和我互動時的能量增減是相同的,彼此是處在一同增加或減少的情形,沒有因為本身的資質不同,而有高低、好壞、強弱的分別。這一切是在自然中進行,剛開始經由學習知道此種狀況,而後自然地成為自己性情中的一部分。不論和哪一種生命相處,能夠讓自己一直都處在和善正向的互動中,那麼你將成為一個和善正向的靈眾,身上自然地能夠一直散發出和善正向的能量,成為一位受到大家歡迎、喜歡相處的靈眾。

在面對五百萬年一次的考驗時,也能夠面對黑暗、強烈有力的負向力量時,不但能安定面對,不起波動,甚至能夠用和善正向的能量來化解這一股黑暗強烈的波動,那麼你便能夠順利通過考試,並且加分,甚至是越級地通過考試。這一切要在平常中學習及運用,面對情境時便能夠得心應手,而成為一個高質量的靈眾。環境中平等地給予每一個靈眾一樣的教育,每一個靈眾吸收的程度及內化的程度不同,所以才需要考驗來測試。在星球上眾靈是有喜怒哀樂等情緒的反應,這也是要接受教育的原因之一,可以讓情緒受到淨化及消除,而不至於影響到能量的產生。

不論是哪一次的考題,如果出現對方是魔靈、邪靈或是不友善,甚至是憤怒到要將你的靈性摧毀分裂,你都能以機智沈穩安定地念出呼喚祖靈或古老聖靈保護的法語「努——哈——薩——努——哈——薩——……」,不斷地念著,愈是心中沒有波動、波動愈低、愈淨化的靈眾念出,愈能夠得到祖靈或古老聖靈的保護,而不受這些極具破壞性的靈眾攻擊。等一段時間之後,他們便會自動退去,你將通過此考驗,而當場你的靈性立刻提升能量,放出高於之前的光度及能量。這樣的定力及反應會先經由教育得知,而後經過自我訓練而內化成自然反應的一部分。當你成功地通過考驗,便表示你所接受的教育是成功的,直到成為光明體,進入祖靈的世界,便是能夠守護星球並送出能量維持星球的生命力。若是在考驗時,你無定力,無法降伏自己的恐懼,這樣的波動之下即使念出法語「努——哈——薩——」,亦是力量薄弱,無法得到祖靈或古老聖靈的保護,而受到這些靈眾的攻擊,加上自身的恐懼,這些情形將會造成靈性的傷害及衰減,輕微的傷害可以經過療癒而恢復,若是嚴重的傷害,甚至會導致靈性的萎縮而死亡。

這便是我們星球的一景。這樣定期考驗的好處,是能夠以提升能量來增加每一位靈眾的自主性及靈性資質,而相對地,提升星球的質量及光明度,而非被動地接受外來能量的提供及保護,如此容易成為受控制者、生命受威脅者。幸而我們星球是個一體觀自主星球,即使是星球內花草樹等散發的是低能量,也能夠得高質量靈眾所提供的高資質能量,而繼續生存下去。

 

星際的防護性組織

及向內自我生存能力的防備

星球與亞斯星球之間的互動,是高質量靈眾職責之一,他們守護著星球的外圍。星球間的安全訊號,必須要先經過亞斯星球最外圍的防護層,那是一層由星球本身所散發出來的能量層,為星球的第一線防護,若有需要互動,才會發出更進一步的訊息。

星際中的安寧是由每個星球一同來維護的。星球之中有個安全公平的防護性組織,其中的成員由每個星球推派出來,大多是高質量的靈眾,能夠機動性地參與組織中的會議及活動,分配哪個星球何時須要巡視星際中的動態。這個安全公平的防護性組織代代相傳,存在已久。大家明瞭任一星球動態的消失或出現,會造成星際中磁場的改變,也會影響到自己星球的生靈安全。大多數星球本身有自己的防護性組織,能夠有權限運用星球上的能量來抵禦外來的侵略。這些種種都是外來性的,不論如何,自身所具備的防護能力才是最重要鞏固自身安全的方法。所以星球的教育分為兩部分,一種是內在性的,即是前面所敘述的定期測試;一種是外來性的,即是現在所提的星際中的動態。其實這樣的一個狀況,不論是處在哪個星際哪個空間中的星球,都應該具備基本的認知及事前的防護,以保障星球的安全。這一些共通性,有的星球是加強對外界的防護,有的即是偏重於星球內部眾靈的自我防備能力提升。而最高質性的星球則是內外兼備,不但是外圍防護能力堅強,內部眾靈自我調整及應變能力亦是相對地提升,這也是我們星球所採取的方法,所以為何我們這個古老的星球能夠一直生存到現在,不是沒有原因的。

就如同地球的各國都會為自己發展出一套對外的軍事防備系統,投入非常高的資金,研發出高性能的軍事戰備武器,不但能夠做到自我防禦,而且能夠達到出奇制勝的目標。這是地球人們所採取的共同方式,以加強對外的防禦能力,必須依靠國家的組織及國力來保護人民的安全。至於向內對自我的生存能力的防備方法,目前看起來非常的脆弱,乃是任由輪迴業力及冤親債主的力量來度過一世又一世的生命。靈性有時候存在人道或畜生道的身體之內,常常是靈性單獨的存在,度過那一世的生命,而後再投胎到下一世。雖然是同一個靈性,但卻經過了各道的輪迴,每一世的記憶都呈現重新開始的狀態,難以延續,而導致靈性的質量提升速度非常緩慢。

在亞斯星球這個靈性的世界,靈性尚且每五百萬年需要經過不斷的階段性測試,讓靈性質量不斷地在提升。如布亞斯目前雖然是三千萬年,甚至於五千萬年的生命,都還未能夠找到如蘇佛般的自性,能夠千百億化身,更何況地球上其他的靈性世界。此表示沒有身體的存在,及接受身體產生的種種考驗,是難以帶動靈性的提升至見性,這也就是為什麼諸佛菩薩要成就佛道必須投生到地球人道得人身的原因。

 

靈性記憶及因果準則

亞斯星球上的每個子民對於自己的過去及現在,愈是能量足、資質高的子民愈是清楚,能夠從過去自己曾經發生過的錯誤、失敗的經驗中得到教訓。而在此時的生命,若是遇到相同的情境,能採取面對、改進來自我調適,若是改進成功,則自身靈性的光源會增高;若是採取逃避情境,自身的光源則會減弱。這是一種非常自然的牽動性,完全由自身的機制及應變反應來改變靈性的狀態。悟覺性愈高的靈眾,愈能夠察覺到自身能量的改變;悟覺性愈低的靈眾,愈不容易察覺到這些能量的改變。若是顯現負向的反應,則會一次又一次地減弱自己的光源及能量,甚至於呈現虛弱、無力、衰減而萎縮。這一切都在因果的變化之中,與人們所說的因果都是自作自受的原理是相同的。

因果的準則遍行於法界虛空及星際之中,靈性的記憶也存在於每個生命體之中,佛法所說的靈性不生不滅確實是如此。愈是清淨的靈眾,愈能夠讀出對方靈性記憶中所發生的任何事。若是這位清淨的靈眾是身為大自然的導師,就能夠教導出高質量的生命體。此生命體包括星球中的精靈、花草樹木以及靈眾,各種生靈。大家若是因此而共同提升自己靈性的質量,則此區域擴展到星球,成為一個自主性高的高質量星球。

布亞斯在久遠久遠至今曾經在不同的星球待過,也曾經在地球生存過。當時地球的人類是原始未進化的人類,自己是其中一個,當時的靈已經是歷經了許多不同星球,在靈性的記憶裡面都非常清楚地記錄這些過程。當處於原始人之時,這些記憶中的經驗,成為當時身體最原始的反應。身體與靈性之間存在著非常微妙的關係,可依所投生的環境及所受的教育,產生不同的生存方式,讓靈性的記憶中呈現複雜多樣性。

 

正與邪

至於邪靈如何產生?只要有靈性生命的存在,就有邪靈的存在。真理及因果是宇宙中大家所公認依循的。所謂真理是真實不變的道理。正與邪,是以真理為分界,若是和真理不符合,有偏差,則稱為邪;若是與真理相契合,沒有偏差,就稱為正。

在浩瀚的宇宙經驗之中,正面的能量是光明的,邪及負面的能量是黑暗的。因此生命可以作自我的選擇,走向光明或是黑暗。若選擇光明,自然能夠與光明的力量相應,來到光明能量的星球;若選擇自私,即在黑暗,則自然會與黑暗的力量相應,來到充滿黑暗能量的星球,形成星際中所謂的善與惡、正與邪的力量。一切由心作主。這種現象無處不在,也是為何要組成星際防護性組織的原因。亞斯星球是一個光明的星球,需要靠教育來讓子民們保持正向善良,讓正向善良的能量源源不絕地產生,以維持星球的生命。

 

布亞斯靈性的成長過程

通過每五百萬年的測試至三千萬年

一、五百萬年的測試

布亞斯在亞斯星球從飄浮在空中的生命體降落地面,迸裂後成為一個新生靈開始,一生下來便開始接受教育,同時從身上發出自發性能量讓自己成長,不是靠外來。靈性愈是淨化,這股自發性能量將愈快速地帶著自己成長,甚至於是倍數的增加,那是一種無形的力量。從零到五百萬年之間的日子是平安、順利,與周圍的環境互動是和諧的,以地球人來看,就像是一個嬰兒成長至孩童般的單純。活動的區域、活動的範圍就在星球的某一區域內,自然就安住在這個範圍內,沒有任何的想法,也不會想要到此地以外的地方去探索。星球上沒有男女性別的分別,都是平等的;沒有情感的連結,卻是處在理智、和諧的關係之中,所以也沒有父母、子女的關係,在共有、共享的環境中,很自然地沒有你我的差別。

布亞斯是一個快樂沒有負擔的靈眾,因為外在環境是如此的和諧,這樣的特質加上大自然的教育,所以成長過程到現在還是一個快樂沒有負擔的靈眾。喜歡幫助其他的靈眾是布亞斯的特色。許多靈眾是各自獨立的成長,少與其他靈眾有所互動,布亞斯卻是會去注意、發覺到其他生靈需要幫助的地方。如果其他靈眾對學習上有問題,布亞斯可以教導他們;如果有情緒上的低落,布亞斯也可以鼓勵他們,陪伴他們度過那個階段。因為我希望大家都跟我一樣是快樂的,我的快樂是可以影響到他們的。當他們從低落的情境中走出來,恢復到平靜,甚至提升到快樂時,此時無形之中也提升自己的能量,而對方也同等的靈性質量得到提升。

我曾經遇過頑固的靈眾,年齡比我小,但卻是處在一種灰暗無法提振的狀態,他的名字叫做凱恩,可以把他當作是生病的靈眾。當我靠近他時,我能感覺到他的能量場也把我的能量場拉低了,但是我並沒有畏懼,因為我心中堅定並不是要從他身上得到什麼,而是單純地想要幫助他脫離這樣的情境,讓他過得快樂一點。我告訴他一些生活上快樂的事情,分享樹精靈、花精靈、草精靈的自在快樂,這樣對他是有幫助的,然後他才打開心聲,傳遞訊息給我:他的心中因為哀傷自己出生後靈性便有缺損,一直到現在,勉強度過了三百萬年的時間,他覺得自己已經沒有能量再支撐下去。我鼓勵他不要輕易地放棄自己,請他試著忘記過去的哀傷,就在當下一同分享我所提供的快樂故事。剛開始他無法抽離自身的感覺,之後當他臉上露出第一次的笑容時,他的質量明顯地提升,身上的灰暗少了一點。我繼續陪著他,送給他快樂的氛圍,他感到心中哀傷退去許多。再過一些日子,我帶著他嘗試接觸一些生靈,告訴大家,他需要幫助,於是許多的靈眾、伙伴一起加入幫助的行列。他感覺到自己是被關注而非無助的,就在這樣的心態生起時,能量又再度提升。

從我陪伴他之後,他的生命力從三百萬歲增加到四百萬歲,這個變化對他來講,是一種很正向的鼓勵。從此之後,他知道什麼才是正面的,應該有這樣的生存態度,不是低沈而是平靜、快樂。這樣的轉變也是他自己救了自己,原本快要凋零的生命漸漸有了力量。當他提升到四百萬歲的時候,彷彿得到重生,也學會幫助其他靈眾,又很快速地將自己的生命提升到五百萬歲。我為他的轉變祝福他,因為在這個時候大家都要共同接受五百萬年一次的考驗。之後傳出好消息,他通過了考驗,我們大家為他歡呼,他是一個成功的例子。當然我也通過了考驗。很幸運地,我的考題是面對一個低沈的生命時如何幫他度過,這個低沈的生命就在我的面前出現,於是我將幫助凱恩的經驗用在他身上,成功地救了他。在這個過程我的心非常平靜,無波地面對,成功地通過考試。突破了這一關,我往六百萬年邁進。

我們生活的環境可以有任何的顏色,環境的顏色可以隨著心境而轉變。最高質量是金黃色,最低質量是黑暗。在這金黃與黑暗之間有許多的顏色,色差代表著不同質量的靈眾所處的生活空間。所以每個靈眾因為自身質量的不同,而處在不同的顏色世界之中,金黃、透明、白、紅、橙、黃、綠、藍、靛、紫、灰、黑。生命的消失,一種是凋零,死亡前看到的世界,是從灰色的世界轉為黑暗的世界;一種是消失,當五千萬歲的光明體從空中消失,要進入祖靈的世界時,所散發出金黃色能量可以覆蓋整個星球。此時大家會為光明體感到讚歎,因為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要經過多少測試考驗、學習才能夠讓靈性展現出金黃色的光芒!

 

二、一千萬年的測試(可見第二十九至三十頁)

三、一千五百萬年的測試

在我通過一千萬年那一次考試之後,直到一千五百萬年,之間的能量產生狀況,比在一千萬年之前還穩定,因為靈性的波動比一千萬年之前穩定,所以能量的產生也比以前穩定,雖然還是會因為遇到的一些狀況而起了波動,而消耗能量,導致自己靈性的能量下降,覺得較為無力、昏沉。在波動及能量下降的當下,我能夠察覺到,波動愈大,消耗的能量愈多。所以經過一次又一次的經驗之後,我知道要維持靈性的穩定,不起波動是保存能量的重要方法。雖然知道要這麼做才行,但在實際上遇到狀況發生時,還是會用習慣的方式去面對,並產生波動。這一些都會儲存在靈性的記憶裡,在下次的測試時就會去讀取靈性的記憶,將在這一段日子所發生的波動情景作為考題,來檢視靈性是否有成長。有成長,才能通過這一階段的測試,讓靈性的能量提升;如果未通過考試,表示靈性處於未成長的狀態,需要再經過五百萬年,接受同一階段的考試,這就是我們星球對於靈性生命的認定。所以如果在一千五百萬年的那一回考試通過,靈性將往一千六百萬年增長;如果未通過考試,則退回能量所下降的生命靈起算。

在我的那一次考試當中,主考官將我處於一個平常熟悉的居住環境,讓我靜待一段時間之後,回到剛出生及之後成長的環境,就這樣的一個情境瞬間變化,測驗我的靈性有沒有起波動。因為我不知道接下來會有什麼樣的變化,就在當下起了一個非常小的波動,幸而這個波動還在考試通過的界限內。再過一段時間,這個出生之後成長的環境,瞬間轉化成一個陌生的環境,環境中的景象沒有一樣是你曾經見過的,考驗著這過程有沒有起了波動。我起了小小的防備心,就在這樣的波動之下,很驚險地通過。

再過一段時間,這個環境中沒有任何的動靜,測驗你有防備心之下所起的這個波動,在沒有任何的動靜之下,是不是會再起另外一波防備心的波動,或者是平靜無波地接受這樣的環境變化。在這裡要提的一件事,在我以前生活經驗中,一旦有事情讓我起了防備心以後,除非能夠讓我得到另外一種安全感,才能夠卸下這一份防備心,這就算是我慣性的反應,也可以當作個性習性吧?在這一次測試中被考出來了!考試抓住我這個要害。在平常的教育中,告訴我們任何外在環境的變化,行為上可以有防備動作,但是心不能起波動,因為波動會減弱你的能量,而降低你的防備能力。所以這一次的考試中現了這個題目。我雖然知道自己起了波動,也知道現在是在考試中,但是卻沒有辦法卸下我的防備心,我明顯感受到自己能量急速地下降,若是沒有趕快止住,我就無法通過這次考試。幸而在平常我如果遇到緊急狀況時,會念出「努哈薩,努哈薩」這一句祖語,可以讓我波動的心得到平靜。於是我立即提起覺性趕快念出來,漸漸地波動變小,止住了我能量下降。再過一段時間後,我的心恢復了平靜,讓我能夠繼續考下去,我還是緊緊地抓住祖語,不敢放鬆。

之後,在瞬間,這個環境起了極大的變化,不但景物全變,而且加上巨大不友善的聲響,不由得產生不安的感覺,就在這個不安感覺的當下,已經起了波動,能量又再下降,我立刻提起覺性,不讓這個波動繼續下去,但是這個環境仍然持續地發生。在這一段應變的過程中,我發現我的祖語不見了,立刻提起祖語,使得波動緩和下來。之後環境中巨大的聲響漸漸轉弱,景物漸漸恢復到目前居住熟悉的環境。我鬆了一口氣,這一切都是假相!還好我沒有迷失在假相中,雖然成績並不理想,總算有驚無險地通過這一次的測試。

之後我發現自己的能量比之前好,但是提升速度並不快,這跟測試有關,因為測試過程中能量的消耗須要漸漸地恢復,才有所謂的能量提升。在這次的考試中我完全明瞭,自己的定力還不足,會對環境變化產生波動,造成能量的耗損,所以在接下的日子,要在這方面多做加強。因為在下個階段的測試還是會讀取你過去的經驗,做為考題,而且情境會加重,來測試在這段日子靈性是否有所成長。在接下來的日子裡,我提起覺性,只要是讓我起防備心的事情,我立刻提起祖語,「努哈薩,努哈薩……」因為我發現祖語可以呼喚祖靈,幫助我得到心中的平靜。

有一次,我進入大自然的森林中,原本森林中所有的花草樹木都是我的好友,每一棵樹木長相各不同,也有不同的個性習氣,但都是善良容易親近的。這一次我發現其中一棵樹木,我們叫他「班」,班的表情怪異,露出痛苦不堪。我用心念跟班溝通:發生什麼事情?班說他的根被地下的一個生物咬傷,他很痛。於是我挖開地上的泥土,發現班的根從原本紅潤顏色轉成黑色。在我們星球,紅色表示能量充足,黑色表示能量快速下降。於是我看看四處,到底是什麼東西咬住班的根,竟然發現了一個從來沒有見過的黑色小怪物。這樣的異類進入了區域裡面,是要發出警戒的,因為會讓區域內的能量下降。所謂警戒是要將這個異物驅趕。在處理這件事情變化中,我發現自己的防備心又生起來了,我必須要學會處理事情時,不讓自己靈性起了波動,這樣會耗損能量。於是我一邊抓緊祖語「努哈薩,努哈薩……」,一邊發出訊息告訴大家有異類侵入。區域內有個安全的防護單位,他們收到訊息後會做第一步的處理,於是大家將此黑色小怪物全面包圍,進入透明袋中,將怪物交給更高層的單位處理。之後班的受傷處,我們幾位好友灌入一些能量,幫助傷口漸漸癒合,讓班恢復原本紅色能量狀態。

這個互助的系統,來自於自發性的一體觀。當我把能量灌入班的樹根的同時,我身體的能量是加倍的成長,不但補足了我灌給班的能量,也補足了當時在考場因為防備心所失去的能量。這件事情我學習到了:救人就是救自己,而且填補了我靈性記憶中上次測試的缺失。這是一個自我修復的過程,我通過自我的考驗,如此一來,在下一次考試時,讀取靈性記憶所出的考題,就不會再出現這類的考題。

 

四、兩千萬年的測試

在即將邁入兩千萬年考試前,我的生命起了一個變化。因為我面對自己的問題,做了正確的自我修復,能量自然地提升,這樣的一連串變化,幫助我自己進入更高階的靈性生命。我奉上級的命令必須遷移到另外一個區域居住,離開了我熟悉的生活環境。在這一區域的靈眾,是比之前的靈眾還要高的生命體,區域放射出來的光芒更明亮。一進入這裡,我能夠感受到自己的靈性被往上提升,那是一種心中澄淨,正向改變所得到的自然變化,也象徵了自己必須要在短時間內適應這個環境,才能接受接下來的考試。

如果我未搬離原本的區域,我的考題將侷限於那個區域的能量範圍內,能量提升有限。如今到了這個地方,大大地增加我學習的空間,所以考題的範圍雖然會加深加廣,但若是通過,靈性的質量將大幅地提升;若是未通過,低於這個區域的生命體資質,將會被遣回原地。所以我積極地去認識環境,這裡一樣有著花草樹木,一樣有著靈眾,動物靈、花精靈、草精靈,但是每一位的靈性都比之前區域的靈性質量還高,大家對於問題的反應速度更快,能夠作出更快、更正確的反應。這個區域沒有明顯的波動,波動情形呈現更加穩定的狀態。我隨著大自然導師的教育,過著充實的學習日子,在這個正向學習當中,質量自然提升到兩千萬年時,便是接受兩千萬年測試的時候。

在考場中首先出現陌生從未見過的環境,那是我過去世的其中一世,在另外的星球,有著父母、兄弟姊妹等親人。我看見他們喜怒哀樂的過程及逐漸老去、死亡,這對我來講是非常不同的感受。在此星球的生命中從未遇過這樣的場景,我也從來沒有探討過自己的過去世;沒想到在此重要的考場中出現這樣的考題。在這個過程中,我看到自己的心起了一種震撼,對於未知過去的負面場景起了哀傷、懷疑的反應,當時我並未察覺自己起了這樣的變化,表示這個景象,對我的影響已經超過自己能夠提起覺性的範圍內,使得自己沒有覺性去發現能量的下降。這樣對自己是一個很大的殺傷力,也表示自己的臨場應變不足。直到這個場景轉化,我看到過去世的自己,因為疾病、老化及死亡,才驚覺這一切都是假相!便立即提起覺性,止住了能量的下降,還好沒有因此退出考場。

場景立刻轉換到目前的居住地,顯出每一位靈性眾生,我的空間被移動到高處,當我往下一看,看到每個靈性眾生所顯出來儲存在靈性中的記憶,看得我目瞪口呆!每一位的過去在我眼前呈現出來,同時帶有聲音、色彩,各種不同的角色在我的眼前展開,一幕幕地演著喜、怒、哀、樂的劇情。我竟然沈浸在其中,忘記自己現在是在考試,失去了警覺性,等於自己跟著劇情一起高低起伏,往往會在這個時候讓自己呈現一個危機狀態。同時自己也出現了相同情境的過去經驗,自己融入其中,要去看看接下來的變化。就在當下一切恢復了平靜,我才警覺剛才的一切都是假相!難道自己被考倒了?沒有覺性是考場的一個致命傷!就在當下因為對自己的否認,使得原本下降的能量更急速地下降,此刻我提起了覺性,一切都是「假相」這兩個字,及時止住了這一切。此時我面臨淘汰最低界限,於是提起了祖語,穩定了我的心。

之後我陷入了極度黑暗的環境,四周看不到一點亮光,一股莫名的恐懼感向自己迎面而來,但是我讓自己的靈性處於靜止不動的狀態,我靜靜地在這一個寂靜黑暗的環境中,我位於高處搜尋有無任何的波動,將自己抽離這個環境。這就是提起了覺性,並且處於靈性安定的狀態;但是因為有「搜尋」的這個念頭,所以此時在覺性當中起了微細的波動,這個波動因為是微細的,所以只耗損了自己微量的能量。我發現了自己的問題,尚且無法做到完全無波動,於是我嘗試著讓自己更定,伏住這個微細的波動,同時處於覺性的狀態。就在這樣的變化之中,我做到了立刻發現問題,立刻改善問題,止住能量的耗損,這是成功地做了危機的應變處理。原本極度黑暗的環境,沉寂了好長一段時間,在這段時間裡我保持著覺性,而沒有任何的波動,沒有因為這是一段長時間而減弱了我的覺性而讓心有起伏,呈現出全然安定的狀態。之後在瞬間,周圍的環境轉化成一片的明亮,我並沒有因此而起了喜悅的波動,仍然是維持了覺性;又維持了一段時間,覺性不變,不起任何波動;又再瞬間,周圍的環境更加的明亮,而漸漸恢復了目前所居住的環境。

環境的改變呈現出兩度的明亮,第一次的環境轉變明亮時,表示我通過了這一次兩千萬年的考試,因為波動程度遠遠地低於界限,表示我的程度仍可以再繼續進入下一階段的考試。而當下的應變,成功地符合了這個階段該有的程度。之後再次的環境變亮,表示我越級通過了兩千五百萬年的考試,下一次可以直接進階進入三千萬年的考試。

這一次會有這樣的結果,乃是因為自己換了居住的區域,而在這個高階的區域中,一切是如此的寧靜、安定、清淨,這樣的大環境之下,就是一種最好的學習。我讓自己隨時處在安定不動卻又清醒的狀態,可以清楚地察覺到周圍的任何變化,卻不動任何的念頭,直接做反應,來處理當下的問題。我無時無刻不要求自己都保持在這樣的狀態之下,於是這種覺性及安定,內化成自己的一部分。在這樣的轉變之下參加考試,我沒給自己任何的期許及壓力,以自然的態度去面對大環境給自己的安排及成長,而得到了如此正向的回應,這就是突破。

大自然確實是最好的導師。在這段日子裡,周圍的明亮環境中沒有黑暗,所有的靈眾所發出的訊息都是祥和寧靜,彼此在微笑及和諧下互動,只要看一下對方,他就知道你的意思,或者說不用看著對方,對方就知道你的意思,這就是靈敏覺知吧?有一回,我想要探索一下這個區域,我不用移動雙腳,靈性直接飛翔到天空,想到哪裡就到哪裡,幾乎就在起念頭的那一瞬間就可以到達。這是我們的本能,靈性愈淨化,能量愈強,飛得愈高,這種自然的情形就像人們所說的神足通吧?

在天空中,常常可以看到其他靈眾,個體或者是集體地散布在空中,各自做著各自的事情,這是我們星球的另外一個景象。當你飛得愈高,就能夠看到低層低能量的眾靈在做什麼;當你是低層低能量的眾靈,看不見高層高能量的眾靈在做什麼。如今的我處在這一層的天空中,因為我是越級,所以可以見到過去那個區域的同伴們在天空中的情景。我可以看見他們身中的光度雖然明亮,但是不像我現在的明亮中帶著透明。我看到他們的波動及他們的念頭,這就是人們所說的他心通,而且加深、加廣。

 

五、三千萬年的測試

宇宙中有佛就有魔。如果所擁有的能力是自然產生的,是為了要救度眾生,就稱之為佛;如果擁有的這些能力,為了利益自身、私心,或用來傷害破壞,就稱為魔。在進入三千萬年的考場前,我的心非常平靜,一切是如此的自然,彷彿考試只是我生命中的一部分,隨遇而安吧!遇到如何的考題,就隨時隨地而解。之前的考題都是偏向於在環境的變化,靈性如何的應變及波動程度。此階段的考試則是偏向於超越星球的空間的外在魔界及內在魔境的面對。當有了內在的定功時,是否能夠恆常地維持這種定功,則由魔境來做測驗。

進入考場後,見到原本熟悉的環境,經過一次又一次的轉變,由原本的黃光進入金黃色,之後進入全然透明晶亮。這一切的變化在我眼裡看來,我沒有任何的心動。在定中,我睜開雙眼,平靜地呼吸,原本的環境不動,眼前突然浮現出我在這個星球的最初生命體。我看到我的靈性從外星球的星際當中,被一股吸引力給吸進去,突破亞斯星球外面保護層,自然地降落到最低階的區域中,靈性進入了有如塵沙一般小的空間中。那是一個土黃色飄浮在空中的生命體,而後掉到地面,迸開來的那一剎那,看見自己小時候的模樣,是一個純淨中帶著一些些染污的小生命。我自由地浮動,吸收空氣中的能量,這能量帶一點點暖和的溫度,我緩緩地吸入再吸入。這小小的生命齡吸收了能量後慢慢成長,土黃色漸漸退去,發出一點點乾淨的光芒,把我那一點點的染污給洗淨。我的生命齡一點一滴地長大,於是可以開始跟外界做溝通,就好像是地球的新生嬰兒,漸漸跟外界有所互動。我開始向外探索,突然間呈現靜止的狀態。從開始到現在,我可以感覺到環境的改變,雖然這是一個我之前未知的過程。

這是一種全新的場景,跟自己有關,但我的心仍然維持不動,因為我知道在這個星球的靈性生命,到目前只是我不生不滅的靈性當中一小部分。之前並非自己沒有能力去探索,而是不願意去探索,因為我無法知道自己是否有足夠的定力去面對一切,不想因為這樣的波動而讓能量下降。主考官讀到了我曾經起過的這樣一個念頭,所以這次把這個念頭當作一個考題,這是一個自己對自己的測試。結果此時的我,已經有足夠的定力去面對自己的過去,因為我的能量仍然維持在很平定的狀態。

場景出現了我進入亞斯星球的兩千萬年前,等於距離此時是五千萬年前的事。當時我是另外一個星球的生命體,那是一個有實體的外星人,我在其中過著平凡的日子,卻經歷到星球的毀滅。那是一個劇烈的變化,我在非常短的時間內,從原本年輕的外星人,迅速地經過老病死而後萎縮成一灘水,靈性從水中蒸發到空中,成為空間中的一個孤靈。之後星球爆裂,成為一片黑暗,星球上許多的外星人快速地失去身體,許多靈性漂浮在空間中,成為星際中的幽靈。這時候我起了念頭「這麼多的幽靈,我在哪裡?」我迷失了自己。在當時我的心浮動,能量立即下降,這就是我不敢探索自己過去的原因,但也被我即時止住,因為我知道這一切都是假相!所以提起覺性,停住了能量繼續下降。

場景又繼續變化。在某個星球上我曾經是個有形體的生命,但是卻受到不斷的鞭打,我努力拼命地做事,還是得到一陣的鞭打。原來我是那個星球的一隻動物,受到鞭打的我,不斷地流淚、難過哭泣,而後倒地而亡。我看到我的靈魂從身體中出來,那是一個無助的靈魂,躲在角落發抖。此時的我靜靜地看待這一切變化,我也沒有想過接下的變化如何,沒有被境中吸引,因為我明白靈性沒有死亡,而且本來就是經歷過無數次的生與死的過程。我存在一種靜止的狀態中,就像是自己是第三者一樣。境中無助的靈魂依舊是躲在角落發抖,對著天空發出求救的眼神,卻沒有得到任何的幫助,絕望中這個靈魂逐漸地萎縮。這時候我依然保持著平靜。

而後有一股吸引力,吸走這個萎縮的靈魂,到一個黑暗的空間中,這個靈魂又是受到不斷的鞭打。我可以感受到這個過去自己的靈魂正在哭泣,悲傷地哭泣著;但是此時我的心止住,依然沒有任何波動,靜靜看著這一切的變化。之後這個場景漸漸恢復到原本熟悉的環境,環境沒有任何的變化,我的心依然是平靜無波,維持了好長一段時間。我一直處於這樣的狀態,我沒有像往常繼續探索下去之後的遭遇如何,我在沒有任何的波動之下,靈性是在提升的狀態,我可以知道自己正在提升中,但依然沒有任何的波動。漸漸我的靈魂往上飄浮,高過於現在所處的區域,我進入了一個更高階的區域。我通過三千萬年的考試,進入了三千萬年至三千五百萬年的區域中。

一切是這麼的自然,我的心沒有任何的喜悅。喜悅是一種情緒,是非常初階的靈性質量才會有的波動。此時的我是在另一個空間,這個空間中一片的金黃,我靜靜的,安寧的,而我的靈性是清醒的。直到接到上級的指令,連同這一個空間的許多靈眾一起進入地球,進入蘇佛身中,之後得出,進入西方法性土,才有如今進入西方極樂世界的布亞斯。這更是一段奇妙的旅程,是我靈性生命中一個重要的轉折點。我們的心中無限的感恩!感恩阿彌陀佛!感恩蘇佛!感恩香光大佛寺的法師、義工們!

 

 

以下布亞斯提供幾點這段日子對於一些情形的看法,可供大家作為參考。

 

身體冤親債主與見性

這段日子以來,布亞斯得見地球人們的身體可以以假修真,幫助人們找回自性,也可以成為靈性發揮的很大障礙,所以不只是靈性需要淨化,身體也需要淨化,才能見性。愈是無污染、淨化澄淨的身體,細胞愈是自然透明,愈能夠讓靈性自然地發揮;愈是負擔重、沈重暗沈的身體,細胞會呈現出無力萎縮的狀態,難以讓靈性自然地發揮。

另外一個現象是:人的身體裡竟然有許多密密麻麻的靈性眾生存在。這真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這些靈性生命可以發揮各自的意念,干擾身體的運作,讓人身增加許多複雜性。這些存在於身體密密麻麻的靈性生命,就是人們所謂的冤親債主,這些冤親債主帶著過去生中和此人共同存在及經歷的記憶,存在體內。

最初進入母胎裡的靈性,就是之後這個身體的主靈,主靈存有阿賴耶識,也可以稱為心。自性就是從心、阿賴耶識轉化過來的。身體中所有冤親債主和自己共同存在及經歷的事,也都含藏在主靈的阿賴耶識之中,所以只有當主靈在身體能夠主宰時才有機會找回自性。若是主靈被身中的冤親債主干擾、障礙,甚至於覆蓋住,此時身體所做的任何反應,主靈沒有自主權,而是由身中冤親債主所控制來表現,如此情況之下根本毫無見性的可能。愈是有個性習氣的人,其冤親債主更是常跟隨在旁。

這一段日子在蘇佛體內,我們可以得見並且收到蘇佛體外四眾弟子的波動及靈性所處的狀態,也能夠收到每一位四眾弟子身中冤親債主的訊息。有的冤親債主發出非常複雜、情緒化的訊號,這就是為什麼蘇佛要不斷地講經說法,苦口婆心要大家改個性習氣的原因,除了講經給法界眾生聽以外,也能夠安定四眾弟子身中冤親債主的情緒,而後請眾時他們才會願意化解出體,進入西方法性土,而後便有機會進入西方極樂世界。我們卻是經過這麼一大段歷程,才能進入西方極樂世界,所以在我們看來,這是地球靈性眾生們非常大的福報。

人類需要睡眠的是身體,靈性狀態是不需要睡眠。隨著能量的資質有所不同,愈是高階的定功,愈是沒有我的存在,讓靈性處在一個恆定、清淨的狀態,能夠對周圍的變化保持非常靈敏的覺性;愈是低階的定功,充滿了我的存在,浮出的內容盡是過往點點滴滴,可以看得出來這是一個比較渾濁的靈性,與清淨的靈性狀態完全不同。

 

見性

布亞斯在亞斯星球所接受的教育,是回歸到最原本純淨狀態。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因為不管遇到什麼事,做什麼樣的反應,幾乎都自然地牽動著過去的經驗,無法真正如佛法所說的活在當下。經過了不斷的測試及考驗,才脫離了靈性記憶與過去的經驗,那種無形卻強力的連結,才能不受過去的經驗所影響,而漸漸提升了靈性的境界,但是未達到見性。

佛法所謂的尋回自性,不讓靈性中過去的經驗、記憶,及所發生過的事情影響此時當下;所以不去思維、不去計畫、不去動任何的念頭,不跟過去有任何的牽連,依著宇宙準則及真理,讓靈性達到純淨純善,全然的靈敏覺知,讓當下是一種全然的清淨、空、無的狀態,與過去沒有任何的牽連,沒有一絲毫的汙染。在那一剎那間,讓靈性原本全然純淨純善的狀態現前;也就是佛法說的,父母未生前本來面目,那是一個極亮的光明體,沒有一絲毫的污染,佛法稱之為見性。

當這個見性的靈性存在於身體時,如果能夠突破身體的限制,去發揮見性靈性的力量,那將會呈現出一個非常有力量的新生命,能夠產生極大的力量,經由身體去發揮靈性想要做的事,有能力改變許多難以改變之現況。這就是有人身的可貴,也是蘇佛目前的狀況。

見性者能夠自主,全知全能,若應化於世間時,觀當時所緣人、時、地之情形,顯其不凡之處,依此能力教化眾生。多是於之前或過去世,曾依此能力與眾生結過善緣、法緣,此時亦以此能力廣結善緣、法緣。實則見性者之能力優異之處不只如此,只因過去因緣曾以此能力與眾結緣,故此世再以此能力顯於世,可令有緣眾生親近,而接引進入佛門,接觸淨土,再觀機度化此眾。

 

空間

空間確實存在,不只存在於娑婆、地球,於法界虛空任何一處皆是如此,我們的星球也有空間的存在。一般高層次空間可以得見低層次空間;而低層次空間見不到高層次空間。

造成空間的原因乃是由「心」造成,因為對於許多事,心中存在著執著、思惟,固定的思考模式,對於人事物做了許多的自我設限及預設,該用何種方式處理,該有什麼發展,個性習氣等原因,這一些都是業力的導引。順著業力,也就是順著慣性,所以一直無法突破業力的約束,而產生了靈性空間。看不破、放不下,也是導致昏沈、掉舉,進入空間的原因。

打破空間的方法,必須突破慣性,慣有的自我設限及預設,自我堅持及看法,看破,放下情感及執著,避免情緒反應,這就是蘇佛常常告訴大家,「改個性習氣」。加上彼此有良好的互動,才能不受業力的控制,突破業力的障礙,有進步及轉業的機會;也因此能夠不受空間的限制,突破心防,能夠讓雙眼有眼開得見空間的機會。

 

現代科技的有限 與西方極樂世界的無限

靈性世界唯靈性可知,實在沒想到我們習以為常的生活,居然可以藉由人類來表達出來。人類居住於地球上,地球是星球上的一顆明珠,經過此次,於我們星球上得見星空某處發出的光束,尋光而來,發現地球,發現蘇佛,而入蘇佛之身。我們原本以高靈性者自居的,看待蘇佛所作所為,到如今得知蘇佛為我們星球古老祖靈,為我們星球添加了一份新知。因為我們從未被教育、被告之祖靈能有千百億化身至某處的能力。原本蘇佛靈性即是於西方極樂世界阿彌陀佛的千百億化身之一,即具有佛的能力,其化身被派至我們星球,因為我們原本就是個靈性的星球,所以以靈性的身分,示現同這裡靈眾一樣的過程,而後提升至祖靈身分。這一路的過程,為星球提供了靈性高質量的能量,幫助亞斯星球繼續存在於星際中。這已經是至少三千萬年之前的事了!於是一來,可印證所謂靈性不生不滅這件事;二來,也印證了蘇佛的靈性已經存在三千萬年以上不可考的時間!

所以阿彌陀佛不愧是法界藏身,這是真實話。因為無限虛空中的生命都與阿彌陀佛有緣,包括人道有身體的地球或者是其他靈性星球,任一生命或星球有任何需要,要用何種方法救助,阿彌陀佛都清楚明白,若是因緣具足,會派其化身前往協助,其化身具有同阿彌陀佛一樣的無限智慧、德能、相好。當其化身能融入當地,修行至同佛一般時,便會得到佛的相應。而其相應至多少,全在此化身所現之質量至何程度。自古至今已知幾位淨土祖師為阿彌陀佛再來應世,如善導大師、永明延壽大師,此理同蘇佛為彌陀化身再來應世的道理一樣。而各自化身之所作所為又依當時所緣,能現所現多少而不同。

如今蘇佛所處之末法時期,蘇佛以其見性之智,展現種種心行,能得彌陀正住香光大佛寺,所以有種種難思難議之事發生。佛之所能所為本來就不是凡夫之智所能理解,更印證了蘇佛為阿彌陀佛化身之一的事實。此事絕非人類科學研究人員有辦法探其前因後果,非科學儀器所能測出。這是人類過於依賴科學儀器,未能學佛、念佛,忽略了自性的珍貴及靈性世界之深廣。

科學人員除非放下自身執著,才能讓被儀器所框住之靈性得以解放,進入靈性世界探其微妙處;否則將會受到如目前流行疫情無法療治而傷亡人數不斷增高的情形。受到傷害死亡的生命,充滿怨氣的靈性,累積到某個強大的能量時,於因果的反撲時,人類是難以招架得了的!在這個事實下,人們必須要放下自身的傲慢,相信自己的不足;對生命的濫殺及無禮,忽略甚至不相信靈性的存在,不相信因果,才有今日對疫情束手無策,只能任由變種病菌宰殺、奪命的情形。如果人們還不懂得謙虛謙卑來找阿彌陀佛,目前看來,是無法救這場地球人們的浩劫。因為只有阿彌陀佛才有足夠的、正向的、無上無止盡的純淨純善正面能量,可化解及包容這場疫情的惡性靈性的勢力及奪命的果報。蘇佛一再呼籲各國領導人來找阿彌陀佛,可以化解疫情,人類目前無領導人有實際行動,而我們靈界卻是深信不疑,這場生命的浩劫確實阿彌陀佛可救!

 

靈性能力與附體

進入我們星球的靈眾,從一粒飄浮在空中如微塵粒子的生命體,入地面時,生命體迸裂而後成為一個新生靈,隨著能量狀況而成長。而這個新生靈本身帶有識念,有成長及學習過程的記憶,也因為能量的產生狀況而有高矮胖瘦的差別。這不是人類肉眼可得見,卻是蘇佛雙眼可見,因為見性者的雙眼可以突破肉眼有限的視力,不受時間、空間的限制,想見而見。身體六根可以依其根性發揮靈性的能力,不受身體功能的限制,而知道許多肉身無法見到、聽到、聞到、嘗到而靈性可見、可聽、可聞、可知、可到的狀況,此能力非外來附體所能做到的。

一般冤親債主及附體所知所能有限,但此時蘇佛靈性已是超越這些靈眾太多太多了,所以才有化解冤結的能力,包括布亞斯三千萬年的靈性,或者說是靈魂也可以。靈性是不生不滅,布亞斯目前的靈性可以得知三千多萬年中所發生的事,但是蘇佛的靈性可以見證、得知更久遠久遠以前的事,我們相信蘇佛具有比布亞斯更高質量的古老靈性。這是真正的珍寶,具有非常大、不可思議的能量及潛力。如果有人能夠幫助蘇佛,給蘇佛弘法無後顧之憂的環境,依其所願去做想做的事,一定可以實現許多不可思議的事。希望人們能聽見,相信布亞斯的話!

 

外星人眼中的地球人

亞斯星球距離地球不知有多少光年,但可以知道的,是雖 然距離非常遙遠,但我們要來地球,只要念頭一起,就在那一瞬間便可到達。進入地球並不困難,以我們的靈性狀態要穿過地球外的大氣層,猶如行於平地跨一步走那般的容易。地球是個美麗的小星球,由許多不同顏色的小分子組成,每個小分子皆有識與念。當這個小分子過了此生,來生去向何處,是由自身的識念招感大自然的吸引力,吸往和識念相投合的地方,而成為另一個新生命。這個小分子就是地球的六道眾生。有身體的小分子是於地面上行動的人類及畜生道,其他小分子是沒有身體的靈性眾生。小分子布滿整個地球,也可見到在這些小分子中穿插著許多小光體,那是所謂有修行者身中所散發出來的光。再細看這些小分子,有頭、身體、四肢,有男、女、大人及小孩。天道空間愈低,愈接近地面的小分子,光點愈弱;愈高於地面,突破雲層,愈往上的小分子愈亮。可以得知這些愈亮的小分子是愈高層、愈清淨的靈性生命。

 

修行與壓力

身體就是考場

靈性本來就是不生不滅,這是真理的一部分。宇宙之間,大家所相信並且知道,自己所處的星球以外還有無數的星球存在。無限大的空間,在這些星球及空間都可能是不生不滅的靈性生命曾經到過的地方。能夠有這樣的認知者,本身已經具備一定程度的真理認同及宇宙空間的認識,心量自然廣大於一般。若要提到修行,那是幫助靈性提升的一種方法。以地球人們來看,修行是跟宗教有關係,相較於一般凡人的生活,修行顯的是一種比較嚴肅、嚴謹的生活方式。娑婆世界整個大環境稱為五濁惡世,所以必須以人身經過修行的方式,將身心淨化才能見性,發揮靈性的力量。但是在我們星球而言,整個大環境的生物及靈眾就是處於一種修行的環境,是如此的自然,沒有壓力,大家的靈性並不需要冠上修行這兩個字,一樣可以提升。在大自然的導師教育之下,各個在自然的環境中成長,沒有所謂的壓力。大自然中的每一分子都經由教育而成長,只是布亞斯等亞斯星球的子民佔了比較大的優勢,是可以經由星球的測驗而不斷地成長,提升靈性的品質。

地球的人道在有限的生命裡,身體有種種業力及生老病死的過程,種種的困境產生。身體就是一個考場,經由身體而出許多的考題,考驗身體及靈性如何面對及通過考驗。靈性必須在極短的生命之中,非常快速地學習各種真理正道,才能通過身體的考驗。而在快速學習過程當中,產生所謂的壓力,因為這樣的學習是有別於以前及世俗的生活方式,所以才會有所謂的壓力形成。事實上世俗的生活方式,若有偏於真理正道而未被矯正,大家就這樣一世又一世地生活下去,形成所謂的業力及因果業報;而真正的修行生活,是過著身體及靈性不做出違反真理正道的生活,卻被認為是一種壓力,而難以真正看破放下及見性。

這樣的差異,修行人應該要明瞭,需要打破過去生活的迷思,才能夠用正面、正向的態度去過修行的生活,在沒有壓力的情形下,才有見性的可能。壓力帶著勉強的意思,心中有住、有感受,這樣子是沒有辦法讓靈性發揮真正的能力,更無法見性,所以這樣的觀念必須要導正。修行不是壓力,而是為了找到真正自在自主的靈性生命。如果通過考驗,就是靈性的提升及淨化,而能夠翻業,推翻業力的命運;如果沒有通過考驗,就必須重覆一次又一次地接受業力的安排,給一樣的考題,直到通過考驗,如此一來,靈性的質量便可以提升。考驗是隨時隨地都在發生,靈性必須淨化再淨化,才能通過愈來愈有深度及挑戰性的考題,直到任何的考題都難不倒身體與靈性,那就是靈性淨化到純淨純善的地步,讓身體與靈性合為一體,全身通暢而發光發亮,那個當下就是見性,見性成佛,能有千百億化身的能力救度眾生,這就是地球人類有身體的可貴。

在亞斯星球及許多靈性的星球,其中的生靈因為沒有身體,所以沒有身體給的各種考驗,只能夠經由星球定期五百萬年的測試,通過之後才能夠提升靈性的資質及能量。布亞斯雖然可以說在亞斯星球已經有三千萬年的靈性生命,但是卻還沒有達到靈性的純淨純善,還未見性成佛,未有千百億化身的能力,還不如蘇佛三十年來的修行成就。如此看來,便可知蘇佛三十年來一定是經過無數次的考試,讓靈性突破身體的種種考驗,一次又一次地淨化,提升靈性的質量,到達純淨無染而入見性的千百億化身。所以布亞斯三千萬年的靈性生命的質量,是不如在地球蘇佛的三十年修行靈性生命的質量及見性的成就。

每個千百億化身都帶有跟蘇佛同等的身光及能力,所以每當超度的時候,所發出來的光束能量是非常強的,可以投射到星際,讓星球也能收到這樣的光束。當初亞斯星球就是收到這樣的光束,才派出布亞斯尋找光束的來處而找到蘇佛。在香光大佛寺這樣清淨,現代科技訊號干擾少的環境,加上蘇佛的講經說法,可以快速提升大家靈性的素質,去面對身體考場所出的各種考題,如果通過就是靈性又更進一步的提升,再提升,可以達到如蘇佛一樣見性的成就。

佛寺中另外一項特色就是法師們經過不斷的淨化,有能力可以收到來自不同空間的訊息,其中包括天道、四聖及地獄,還有大地上花、草、樹木、昆蟲、動物的訊息,可以跟他們溝通。這樣的情形就宛如在我們的星球中,大地的生靈跟我們一體,彼此間有訊息的溝通一樣的意思。這是見性的必經過程。所以在佛寺修行的法師、義工應該要很珍惜這樣的機會,在人身短暫生命裡,有機會遇到真正的修行見性的環境及道場,以及像蘇佛這樣的導師帶領著大家一步一步地往見性邁進,到時各位的靈性質量能夠大大地高過布亞斯的三千萬年靈性的生命,同蘇佛一樣能夠見性,將有更多的眾生可以活得好,命終之後可以往生西方極樂世界,過得更好。

西方極樂世界是個無量壽、無量光及明亮、能源充足的地方,大家所過的日子完全沒有任何壓力。因為壽命無量,所以在無量壽的生命中,終有一天可以修到常寂光土,這是需要經過非常長的時間才能得到見性的結果。如果各位在香光大佛寺能夠修行到見性成佛,就相當於在西方無量壽的生命也是可以修到見性成佛。兩者相較之下,各位便知道現在所處的環境,是讓大家在非常短的時間內有見性的成就。這不是平白可以得到,必須要付出相當的努力,如蘇佛教導大家的,心態上過著不是壓力卻是責任的生活,要精進找回自性。這也就是《無量壽經》上所講的,在人間一日一夜的清淨修行,相當於西方為善百歲,這也帶出了人間修行的不容易,卻是無比的殊勝。就是在極短的時間內可以修行到見性成佛,也是諸佛菩薩的修行會選擇地球投胎人身,作為見性成佛的原因。

以上為布亞斯於地球所觀察,學習到的一些淺見。

 

如今,布亞斯等眾靈從亞斯星球來到地球,,而後出體,被送入香光大佛寺的西方法性土,此時已經念佛進入西方極樂世界。也得見蘇佛、救世團隊及西方極樂世界許多前輩正繞地球念佛,為地球偏軌轉正及疫情早日解除等問題而努力。我們也願意加入救世團隊,隨著蘇佛法身超度,或同大家一起念佛,為地球盡一份微薄的心力。無限感恩!

南無阿彌陀佛。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海澤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