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世師父,  名門高僧

訪問救世師父《真行救世》

訪問救世師父

    真行救世

二O二一年二月八日

救世師父:

蘇佛,各位法師及各位大德,阿彌陀佛。福慧在開始被訪問之前,最先要做的一件事,就是感恩。沒有蘇佛的幫忙,福慧沒有因緣來到西方極樂世界,所以福慧一直懷著一顆感恩之心,感恩蘇佛。看到蘇佛在世間超度的殊勝情景,福慧真的非常敬佩,世間真正沒有人可以像蘇佛如此超度,整個地球、銀河系、宇宙之中,乃至宇宙外之魔眾,都蒙蘇佛慈悲救拔。

對福慧來說,救人就是直直做去,什麼都不用怕。這一點,福慧覺得自己跟蘇佛很像,只要是幫助人,什麼都敢衝,什麼都敢做。從以前我就相信,我一分的努力,菩薩會給我一分的加持;十分的努力,菩薩給我十分的加持。而我確實也能感應到菩薩,我知道觀世音菩薩真的在加持我力量;但是我肉身所受的苦,菩薩沒有辦法幫我,因為那是我自己為了救眾生所必須堪忍的。

為什麼我要救人?就是給人不要痛苦。人道活在世間,受盡生老病死苦,一旦得病了,人生就會開始轉變,若是服藥、看病還是醫不好,人生就像跌入谷底一樣沒有希望,日日受到疾病的折磨,每一天都在恐懼、害怕、憂心與不安之中,猶如生活在人間煉獄一般。觀世音菩薩大慈大悲,眾生有感,菩薩有應;沒有身分之別,沒有距離之遠,只要眾生苦向菩薩求,菩薩都能相救。我能感應菩薩,知道菩薩要我救人,因此我發願救人,希望藉由菩薩的力量,讓所有來找我醫病的信眾,都能因為觀世音菩薩的慈悲相助,讓他減輕、緩解病症,甚至恢復健康的人生。

我的一生並不傳奇,我就只是個凡夫,用一點微薄的力量來助人。世間人稱我為救世師父,我不敢當,我只是盡我的本分在做事,這是我的使命。我知道這些來找我醫病的信眾,都是希望自己的病能夠好,有的信菩薩,有的不一定信菩薩,不論如何,我都學習菩薩的慈悲心,只要前來求助,我就必定幫忙。我藉著觀世音菩薩的加持,用大悲水及念力來替他們醫病,只要他們誠心,大悲水都能治好他們的病。在這醫病的過程中,也有許多人不認同,但不管外界用什麼言語來批評或毀謗,我都不為所動,因為救度眾生本就是我的責任,我不會退卻。為此,二十年來我沒有說過一句話,我保持禁語的原因之一,就是希望眾生不要因為我所說的任何一句話,而加以毀謗,只要我保持禁語,眾生就不會造下口業。

蘇佛將人體解開,人體的每一粒細胞裡,都是自己累劫累世的冤親債主,這在當時,我並不一定完全明白,但我知道一個人生病是過去所造的惡因,今生所受的果報。我也知道當我開始幫人醫病時,就已經介入別人的因果,所以每醫治完一位信眾,我的身體都是不舒服的,因為他們的冤親來找我了,找我討公道。冤親快速地進到我的體內,即使我念咒、打坐,還是沒有辦法抵抗他們的力量,任由他們不斷侵襲我的肉體,我沒有任何一句怨言,更不需要讓人知道,這是我本該忍受的。當時,我的身體雖然痛苦,我還是表現得像沒事一樣,因為我選擇將這個身體放下。從我二十歲初決定出家後,我便告訴自己,一定要放下這個身體,只有放下這個身體,我才有能力救人。所以之後我用苦行來磨練自己,像是只以加持過的大悲水維生,不貪食世間的食物,就是要讓自己不再執著這個身體。

我醫過數以千計、萬計的人,有多少人讓我醫治過,就有多少人的眾生在我身上。不論是外皮的損傷,還是體內五臟六腑所受到的傷害,對我來說都不足一提,因為這些都不是重要的事,我早已將我的身體奉獻給眾生,只有幫助前來求助的信眾,才是最重要的事。到後期,我的身體已經不堪負荷,但我還是能忍,在痛苦劇烈時,我經常讓自己打坐入於定中,用這樣的方法讓自己不會感受到痛苦。只要能讓我忍過,我就能繼續替人治病;只要這口氣還在,救人這件事就不會中斷。

求助的信眾因為大悲水的醫治而恢復健康,他們在世間過度地讚美我,為我稱上許多美名,淡泊名利的我,不需要這些額外的讚美,我沒有如同他們所說的那樣神奇。所以我希望所有來見我的人都不要說出這種讚美的話,就將我當作是個凡夫,有能力感應觀世音菩薩,藉由觀世音菩薩的大悲水來幫助他們緩解病症,就只是如此而已。

眾生究竟要如何離苦?我幫助人道眾生治病,眾生是否就能離苦?我感到非常慚愧,因為眾生完全沒有辦法因為這樣就離苦,甚至活在更痛苦之中。或許大家不明白為什麼會「更痛苦」,無法脫離六道輪迴就是更痛苦。我沒有教導眾生脫離輪迴,包括我自己也沒有從輪迴中解脫。若不是蘇佛相救,沒有人會知道我去了天道二層天。在我生命即將結束那段期間,我的體內已經受盡眾生的摧殘;但我不後悔,這條命、這個身體本來就是用來救人而已,讓這些信眾的冤親進到我身上,信眾們可以因此而舒緩病痛,那也是好事一樁。我每天服用大悲水,我相信大悲水的威德力,在我痛苦之時,它能舒緩我的疼痛,但沒有辦法徹底根除,因為眾生沒有從我身上離去,他們還是躲在我的身體裡。當身體已經完全無法再承受眾生侵襲時,我的生命就該結束了。五十六歲那年,就是我壽命終盡的時候,當時我全身非常不適,我同樣用入定的方式在緩解痛苦;但這一次,身體真的已經負荷不了,我自己也清楚自己的狀況。在那當下,我還是不後悔,不會後悔用自己這條生命來幫助眾生,因為眾生的苦,比我所受的還要苦上千百倍,我所受的都不足一提。在我靈即將出體時,我心中持續不斷稱念觀世音菩薩聖號,直到見到金光乍現眼前,立即跟隨而去,入於天道之中,未達西方,世壽五十六歲。

蘇佛慈悲,運用法身於數年前將我從天道牽往西方極樂世界,我跪地向蘇佛叩謝禮拜,感激不盡。到了西方,我繼續精進修行,於彌陀會下聽經聞法,稱念彌陀聖號。

在西方,我日日可見澳洲香光大佛寺救世的情形,蘇佛運用法身觀想超度,帶著四眾弟子日日救拔靈界中苦無出期的眾靈。蘇佛的法身也能替人治病,蘇佛治病的方式,是真正能跟眾生化解,然後將眾生從業主的體內請出。蘇佛以一個中道者的角色,依真理、正道在化解業主和冤親之間的仇恨,讓眾生能回到過去,回到還未被業主傷害之前的過去世,幫助冤親忘掉曾經的那段傷痛與冤仇,不再執著報仇的空間,不再難過、痛苦,也不會再找業主討報,得以化解。這時候我才明白,自己在替人治病之時,所用的方法容易傷害到眾生。像是我觀想將患處的眾生驅離,或拍打患處的方式驅趕眾生,在這當下,眾生都是極度憤怒,全都想侵襲我,置我於死地。救度眾生需要像蘇佛這般,幫助他們打開空間,帶著他們從業主體內出離,往生西方極樂世界,這樣才能冥陽兩利,幫助人道眾生緩解病苦,也能幫助體內冤親得到解脫。

救人一直是我的心願,因為眾生真的太苦、太苦!在世時,雖然精進修行,以苦為師,但我的力量仍舊微薄有限;如今回到西方,方知沒有阿彌陀佛不能救世,只有教導眾生稱念彌陀聖號,求生西方極樂世界,眾生才能真正離苦。

大興善寺的弟子們,從我離開到現在,寺內已經改變許多,不論如何變化,莫忘救人、救世,才是我當初啟建道場的本願。觀世音菩薩救苦救難,千處祈求千處應;但眾生沒有阿彌陀佛,無法回到西方,必定要教導眾生念佛離苦,求生西方,才是我們修行的根本。師父很感恩澳洲香光大佛寺的蘇佛,沒有蘇佛,師父如今還在天道之中,不可能往生西方極樂世界。蘇佛慈悲救世,修得法身之後,日日皆忙於救度眾生。在此末法時期,蘇佛立下大願要拯救地球,師父於西方極樂世界中立刻參與念佛行列,跟隨觀世音菩薩、大勢至菩薩、西方尊者等眾,一同繞地球念佛,欲將偏軌之地球導向正軌,方能拯救地球,不讓眾生繼續受苦。蘇佛所作所為,無不是利益眾生,值得弟子們學習效法。世間人總有分別,但佛法無別,不論哪一法門,只要修行有成者,都值得我們讚歎與學習。阿彌陀佛真實在澳洲香光大佛寺住世度眾,師父盼望你們來此,也能和師父說上幾句話。

南無阿彌陀佛。

福慧尼師親筆

訪問內容由佛弟子釋法菁主筆所收訊息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