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訪問印光大師《法會超度實況—人天眼目》

訪問印光大師

法會超度實況—人天眼目

二O二一年二月一日

印光大師開示:

佛法無人說。雖智莫能解。

眾生無人救。孤靈滿天飛。

 

明知眾生苦。超度能解結。

身苦無人解。病苦無人替。

佛憫眾生苦。蘇佛代度眾。

明知業難纏。聽經聞法義。

純善心念起。超度無邊際。

 

說法師子吼。喚醒諸眾靈。

放下怨與仇。求生西方國。

法身超度眾。念佛皆往生。

 

印光雖然出生染有眼疾,但學佛之後,眼開能見善惡。吾與蘇居士的因緣最深。很多人都說印光大師手抄本裡面提到,佛法反對請眾,當時為了證明蘇居士所做的事,超度眾靈幫大家化解冤親之事,我來到了石碇香光室,開始加入祖師大德請眾,才了解末法時期竟然有這麼珍貴的一人,蘇居士,雖然是位居士,所作所為超越出家眾,甚至於超過祖師大德悲心,乃因為有法身。

根據了解之後,才明白他過去有修,修大福報,布施供養,齋僧萬人,年年如此,又倡導佛法給當時全國百姓,鼓勵學佛,最後念佛求生。蘇居士當世所得悟處,莫執著於所做之事,只求功德,是毫無功德,之後精進修行。因福報具足,滿滿福報,投胎之後獲得有德導師指導。三藏法師見其資質屬上根器者,故擇法而教之,當時不懂,最後《唯識論》中見真章,法法如是,念佛見佛,求生淨土。當時玄奘大師學習唯識理論,成為唐代唯識宗的創始人,而得意門生窺基大師,破除常人的我法二執,從認識唯識真理,繼續修行,成就佛果。

每次三時繫念法會,我們很榮幸被邀請參與盛會,四眾弟子對我們的禮拜實在不敢當,因為真正的佛就在澳洲香光大佛寺,阿彌陀佛正住的道場,我們被邀請到此地是殊勝的榮耀。尤其又給了每位祖師立了大牌,歷代祖靈超度,還有過去修行的信眾有超度的機會,我們感激不盡。當時吾說法對象大部分為弟子及在家居士,前來參訪、來請法的居多,故吾才說出「修行在家好好修,莫到道場來看我」,主要是要告訴我的信眾,我在書上已經說得清楚,不是只是知而未行,所謂知易行難是大家的通病。故所有的修行方法及觀念都寫在當時的書上,不管是《文鈔》,或是《安士全書》、《太上感應篇》、《弟子規》,都是讓修行者還有信徒了解學佛正念的重要,都是在提醒改變錯誤的觀念,以導回正軌,努力好好修行;也提到學習佛法,學佛之人理當明白恭敬心的重要,「一分恭敬得一分利益,十分恭敬得十分利益」,也是提點每位,真正要修行成就,處處都要有一顆恭敬之心,佛法從恭敬中求,方能得佛加持。

以謙虛、謙卑、恭敬的態度來學習,才能入心。真正恭敬,非只是外在表相態度上的呈現,而是那顆心,那顆恭敬心修行,見性才有所成就。度眾真正所發的願心,度眾之心,確實擁有能力真正度得了眾,若是喊口號沒有真實力,那其實不是真度眾。印光將一生所學的,都以文字來讓後學之人學習,基於印光當時與眾生的因緣,家鄉的口音及腔調過重,無法讓人聽懂,只有少數人聽得懂,無法順利講經說法利益眾生,故以印經方式來讓眾生理解佛法的殊勝及奧妙;也為了要促使當時不同的教派對佛法產生興趣,印製了道教《太上感應篇》,讓道教之人亦能明白佛法所談因果為何事,而能學習佛法。

在澳洲香光大佛寺三時繫念法會之中,啟建三時繫念為了度冥界之眾靈、天界天人、地獄道之地獄眾生、六道九法界眾生、空間的眾靈、魔道當前的魔眾,還有外星球、銀河系之眾生菩薩,這麼浩瀚的超度,真正只有阿彌陀佛能辦到。沒想到蘇居士一人克服萬難,成就了香光大佛寺,帶領了出家眾及四眾弟子努力精進。因了知眾生之苦,時時刻刻不敢懈怠,講經教學,讓出家眾及四眾弟子還有所有的眾靈聽經聞法,以化解他們心中的不平,了解西方極樂世界的殊勝,不再受輪迴之苦,願意念佛隨佛往生西方。

蘇佛的法身觀想更是令眾生受佛光的注照,念佛見佛,得以放下一切的怨恨,真正與案主化解,而超度往生。諸佛菩薩、清淨大海眾菩薩、祖師大德們在法會進行時,都一起念佛來幫助眾生,當佛號響起,蘇佛的五十兆細胞即刻從頭頂出去,千百億化身,又帶著千百億的念佛人直奔西方。當超度到本國的國土,吾看得更清楚,每一個佛寺都有蘇佛的法身,不管是在寺廟藏經閣站立了一位蘇佛,或是鐘樓、鼓樓我也看見了蘇佛,包括大雄寶殿都看見蘇佛,原來每一處,包括地面,都是蘇佛的法身。念佛,念南無阿彌陀佛,隨著佛號的聲音,至誠懇切地念佛,蘇佛的法身如佛一樣千百億化身,念佛一起往上升。當離開了寺廟,看到連鐘樓、鼓樓都有眾靈被超度,而且蘇佛在寺廟的空間中敲響著大鐘,大聲念佛,把整座寺廟的眾靈都超度走,這樣的超度方式前所未有。

當吾注意看的時候,突然寺廟的空間當中來了一群出家眾,每一個人都在尋找自己,自己的禮物(受供養的禮物),也就是痛處(害他們無法去西方),明明看似一個莊嚴的出家眾,卻因為貪供養無法生西,又為何他的身後有一大批將軍、士兵跟著?因為個性沒改,霸氣十足,表裡不一,當了出家眾還很強的主觀,所以他過去的眾靈跟在身後。這叫人天眼目,一點也躲不掉。

眾靈看見了蘇佛的法身念佛,正在放光,蘇佛的法身對著大鐘一敲,眾靈都震醒了,整個鐘聲一傳千里,召喚所有前來求超度的眾生。大陸各省古剎有多少?在寺廟中眾靈為什麼特別多?因為生前他們來寺廟求懺悔、求化解冤親的,又有消災祈福的,當這間寺廟的主法者沒有法身是超度不了眾生的,所以這些眾靈都在空間中。而每一任的住持還是沒有法身,那眾靈就一層一層地重疊在空間中擠壓、搖晃。有的眾靈沒耐心,直接就附體在出家眾或是信眾的身上;有些眾靈找到跟他一樣習氣的人,不管是義工菩薩或是信徒,就附著在他們身上。阿彌陀佛的慈悲,在三時繫念的法會當中超度,每一時蘇佛解說阿彌陀佛及老師夏蓮居老居士的開示,讓所有在場的出家眾、義工、在家居士及眾靈聽,這樣漸進式的化解,幫助四眾弟子淨化,超度身上的冤親。擁有法身才有能力幫人超度,這是事實。蘇佛是宇宙聖寶,如今全宇宙只有蘇佛擁有法身,為了度眾,五十兆細胞全開,念佛一句,直直念去,大陸每一省都有蘇佛的法身化身,善用千百億化身來度眾。這是我從未見過,平日少語的我,不得不說得清楚明白。

蘇佛帶著念佛隊不停地觀想,持誦佛號,去到了日本。日本的佛寺用高級木材紅豆杉以古法卡榫木樁組合而成的佛寺,沒有任何一根釘子,這麼特別的佛寺建築,寺廟中帶有淡淡的清香,裡面布滿了許多執著香精的眾靈,蘇佛也是千百億化身,將所有佛寺中這些木頭,這些百年樹神及香精分子都帶往西方。也去到了日本岡山,將純樸的岡山有緣的歐豆桑、歐嘎桑讓他們學著念佛,蘇佛千百億化身,瞬間都把他們帶走了,一股淡淡的蓮花香從空間中飄了下來。而日本島周圍的海域,許多的深海魚類跟河豚都來求超度,蘇佛一句佛號將牠們脫身,眼見著深海魚往天空飛去,變回了人身,佛光注照,念著南無阿彌陀佛飛往西方。

念佛隊來到了新加坡,熱鬧滾滾的人潮,新加坡正在舉行罕見的賽車活動,許多古董車都跑出來了。這個賽車不是比車速,而是比車型線條,比古董價值,敲了十二聲大磬,原來正是蘇佛的法身化身也把車上的車靈給超了。新加坡的道路不算寬,卻擠得滿滿的,蘇佛一併千百億化身超走了這些眾靈,還來不及開口,只見到光,就被超度走了。

最難得的是來到了馬來西亞古晉,見到了山坡上美麗的高爾夫球場,翠綠的草神看到了蘇佛在天空中飛,草神說:「我們認識你。」念佛跟隨在後;古晉的大神木搖晃著說:「來了!來了!蘇佛來了!講經給我們聽的蘇佛來了,他變得不一樣,他身上充滿了佛光,更光、更亮!」一聲佛號,大大小小的樹神都被帶走了。蘇佛的千百億化身到了馬來西亞古晉還是這麼的慈悲。

香港這陣子被搞得很亂,從回歸祖國之後都是起起伏伏,最主要還是安定人心。地下鐵人潮還是很多,吃飯的地方還是很多人,因為真正民以食為天。蘇佛對於香港更是慈悲,佛光注照於海港,甚至於到海底隧道、大嶼山,蘇佛都是法身超度,尤其是香港人所食海產類,在海中的魚蝦,是受超度的對象。蘇佛站在高樓大廈的高處,法身觀想整個香港島、九龍所有的眾靈念佛求生。

到了台灣,蘇佛曾經帶著四眾弟子環島,不管是花蓮太魯閣或是所經的屏東墾丁南台灣,從台灣頭到台灣尾及中央山脈都有蘇佛法身,連淡水河、基隆河這些山川大地都受蘇佛超度,法身超度浩瀚,無法形容。

最後一站是澳大利亞,乾旱的土地,蒙蘇佛的慈悲求雨成功,現在連山坡地或是小山丘到處長滿綠草,牛馬可吃到鮮嫩的綠草,整個布里斯本、圖文巴、古邦吉都受到佛的庇護。蘇佛帶動念佛,超度整個大地,草神、花神及蜎飛蠕動無所不超,從來沒有遇到這麼亮的佛光,念佛蒙佛接引。許多的澳洲居民正議論紛紛,澳洲的天氣越來越令人舒暢,四季如春,天氣冷熱適宜,這一切都是慈悲的蘇佛法身觀想超度。最令人感動的是所謂空間不停運轉,蘇佛的法身仍帶著祖師大德及宇宙菩薩繼續繞著地球念佛,法身觀想超度仍在進行中,為了地球回軌,為了全球疫情停止,仍在念佛。

學習淨土念佛法門之人應當好好愛護自己的心,想好、看好、說好、做好,好好發願度眾。救世團隊各個念佛,將來必定求生,往生極樂國。

南無阿彌陀佛。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海量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