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師大德

訪問智者大師 《關於法會超度 – 慈心》

訪問智者大師 關於法會超度

    慈心

二O二一年二月一日

智者大師:

蘇佛慈心。絕塵無後。盡心佛事。拔諸眾苦。

世間之變。災劫不斷。群魔亂起。擾亂民心。

蘇佛明見。以法治之。大法安心。正法正行。

歪風導正。偏軌正轉。靈有歸處。超度往西。

智者多次見過蘇佛,每一次相見,蘇佛總在忙碌之中,匆匆而來,匆匆而去,皆為眾生,分秒不息。智者敬佩,感恩蘇佛,無始劫來之眾生時時刻刻皆於受苦受難之中,如今終有機會出離,全是蘇佛大發菩提之心,方能使眾生脫離苦海,永生淨土。

蘇佛法身超度整個宇宙,宇宙中有無量星球,只要有緣或有願,皆能蒙蘇佛法身救拔。宇宙之中的其中一顆星球——地球,即蘇佛今生靈所投胎之處,如今蒙蘇佛積極拯救,超度無量眾靈,將末法轉向正法,助佛法得以永久弘揚於世。

超度時間一到,六字洪名立即傳遍在整個空間之中,蘇佛的法身從頭頂處飛出,千百億又千百億,無數個千百億化身到各處,整個地球的陸、海、空皆是蘇佛超度的範圍。一塊陸地上,一粒沙中就有一個小宇宙空間,能否想像如此大面積的陸地上有多少粒沙、多少眾靈存在?如今皆蒙蘇佛一一救拔,從空間中脫離。

中國大陸是蘇佛法身超度的其中一個大國。中國擁有五千年歷史,從歷史演變至今,現在執政者將整個中國劃分為三十四個省級,蘇佛法身同時進入每一個省級超度,幫助每一省空間內的眾靈皆能打開空間,出離。中國首都位於北京,蘇佛法身千百億化身進入北京市,從北京市上空開始超度。一個北京的空間,從近代開始往前推進,每一分、每一秒都有空間存在。超度當天,北京上空受到陰霾的影響,天空不見藍天,霧茫茫一片。蘇佛法身一到,將這些灰黑的陰霾空間打開,無量無邊的沙塵粒子中有無量無邊的空間,亦即有無量無邊的眾生存在。一粒沙中有一個戰爭空間。一場戰役之中,一秒一個空間,十秒就有十粒沙的空間。從古至今,發生過無數次戰爭,每一場戰爭都持續好長一段時間,形成無數沙粒,如今布滿整個北京上空。眾生執著,眾生苦,蘇佛法身一到,佛光注照每一粒塵沙。空間裡的眾生瞬間於黑暗中看見光芒,願意離苦者,立刻往光處飛去,此些眾生立即蒙蘇佛法身救拔,脫離塵沙空間。但並不是每位眾生都願意離去,蘇佛法身不放棄,依舊於超度之時繼續以法身來此地超度,不論眾生需要多少時間才能清醒,蘇佛法身都在等待,每一次帶著佛光前來,有多少眾生願意出離,就帶多少眾生全數往西方而去。這只是略舉一個北京上空,中國歷代以來的戰爭不只於北京而已,包括成都、西安、南京等多處皆是。智者再仔細觀看,這些粒子也非只有戰爭空間,當蘇佛法身佛光一照,粒子中也有大量的魔眾求出離。原來這些陰霾裡,亦有魔界和其他複雜的空間存在,長期覆蓋整個中國上空,難見清明之日。

蘇佛法身從北京上空繼續往地面超度。北京市裡有高樓大廈,這些高樓大廈裡也有眾靈,蘇佛不捨一位眾生,佛光掃過,只要願求出離者,不論是大廈裡的玻璃窗、磁磚,頂樓花園裡的花草樹木,游泳池內的每一粒水分子,又或大廈結構中的鋼筋水泥等構造,聞得此六字名號,皆能打開空間,求生西方極樂世界。

佛光同時照在其他北京裡的空間,包括北京市中央的故宮,舊稱紫禁城,裡頭有好多過去皇宮裡的空間。其中有一大批眾靈全都在迷迷茫茫的空間中,他們全都是清朝吸食鴉片的官員、商人,死後還在空間之中,享受在鴉片的毒癮裡,不知要求出離。蘇佛法身帶著佛光照在這些眾靈身上,但這些靈還是被毒癮誘惑著,他們誤以為自己還沉迷在毒癮裡,不願隨佛光而去;不過蘇佛的佛光已經幫助他們喚醒一些,一次又一次地來到,他們也一次比一次清醒。佛光照在故宮上,五百多年來曾經生活在故宮裡的每一任皇帝,他們皇朝裡的空間全都一一被打開,可以見得每一任皇帝統領作風不同,整個皇朝裡的空間也各不相同。

蘇佛法身同步超度其他北京裡的空間,包括所有座落在北京市裡的山,山中有無量眾生存在,佛光掃過整座山,許多山神帶著山中的眾靈出來求超度。還有許多自己隨著佛光而去的眾靈,尤其是山中的幽魂、鬼神。亦有許多靈性極高的動物靈,存在植物空間裡的修行者等,蘇佛法身一掃,全都密密麻麻地往光而去。北京市裡也有許多條河,守護整條河的河神清楚知道蘇佛可以幫助眾生離苦,他們早在蘇佛還未抵達之前,就已經帶著自己河內的生靈,有魚靈、河蝦靈、石頭靈、水草靈、青蛙靈、水蛇靈等,河中願隨蘇佛而去的生靈皆已在等待蘇佛到來,只要蘇佛法身一到,他們跟隨念一句南無阿彌陀佛聖號,即能蒙蘇佛牽引,往生西方極樂世界。

北京裡的空間,還有百姓生存的空間,不斷往前推進,還有三千年前未建城之前的大地空間,甚至數萬年前的原始人空間皆有,全都含藏在整個北京裡,在蘇佛佛光來到時,層層打開,層層往西方送去。

當然,北京裡也有非常多的災難空間,一場災難中,受害的,皆是非常大量的生靈。這些災難之中,天災人禍皆有。在傳染病的空間中,那些曾經罹患傳染病的人,他們還不知道自己已經死去,依然在痛苦呻吟,蘇佛幫助他們打開空間。有的能聽懂這句六字名號,因為生前有學過佛,但卻沒有往生西方;有的聽不懂這句佛號在唱什麼,但是他們知道這道光是要來解救他們的,他們因為知苦,所以當他們被佛光照醒之後,很快都隨佛光而去,不用繼續在傳染病的空間中受苦。

整個北京裡,還有非常多的戰事。這些戰役從近代到古代皆有,如六四天安門事件,文化革命,大批的紅衛兵還在空間中。許多受到文革傷害的人們,甚至當時遭受破壞的文物、佛寺也都還有當時的空間存在。蘇佛皆以佛光注照,讓他們可以從激烈的空間中清醒,恢復平靜,求生西方。時空再往前推,古代歷史戰役亦是非常多。這塊北京大地上全都是等待受超度的苦靈,從大地推擠而成至今,從來都沒有機會被超度過,如今蘇佛法身來到,眾靈們才有機會從空間中出離。

整個中國大陸,不論是從東北的黑龍江省、吉林、遼寧,或往西延伸至內蒙古、新疆,或西藏地區,每一個省分皆有不同的空間眾靈存在。從這些空間內都可以看出各省的特色,像是西藏地區有非常大量的藏傳佛教空間,空間裡有非常多虔誠的信徒,每一個地區也有各自獨特的生物及文化空間。

沿著每一條河、每一座山超度,蘇佛超度的空間,佛光快速地掃過再掃過。眾靈都已經清楚蘇佛出現的速度非常快速,願心強烈欲求出離者,分秒把握機會求度,就怕跟不上蘇佛而失去受超度的機會。

蘇佛法身千百億化身,不僅遍及整個中國大陸,包括日本、香港、台灣、東南亞及澳大利亞地區,蘇佛皆是同樣千百億化身密集地超度。

於日本島國上,無量無邊受害的魚群及各種海底生物帶著極大的恨心,等待要向日本人民求討。他們聚集在空間之中,使得整個日本島國處在一個混亂的磁場內,磁場影響人心,人心又再影響磁場,這樣的磁場,尤以首都東京及各大城市為最。大量的海產往人群集中地帶運送,不論是高級飯店,乃至每一戶小家庭,日日皆為滿足口欲而殺生。此些生靈含恨追討,而使人心不安,身體罹患疾病的速度越來越快,全都是受眾靈控制。蘇佛法身帶著安定與祥和來到,佛光注照,淨化整個長形的日本島國,從最北部的北海道至最南的沖繩島,空間無量難計。除了歷史空間之外,還包括諸多宗教信仰空間,日本散播出的各種影集、文書、思想空間等,甚至也有受日本淫欲氾濫所害的空間,眾靈皆於空間中等待求度。蘇佛法身千百億化身,不捨一位眾生,有願出離者皆能得度。

除了日本島國,香港、台灣及東南亞國家皆是密集地超度,深入每一座城市,乃至每一鄉鎮之中,每一細微處,蘇佛法身皆能進入,救拔每一微小空間內的眾靈。超度的密度越來越密,只要哪裡有眾生欲求超度,蘇佛法身皆能救拔,大批大批地往西方送去,幫助眾生永離業海。

最後蘇佛回到澳大利亞,整個澳洲的大地非常廣闊,蘇佛為澳洲人民、生靈求雨。玉皇大帝及東、南、西、北海龍王皆聽從於蘇佛,於蘇佛求雨之時配合落下雨水,灌溉大地,滋養生靈,四季如春,萬象更新,綠油油的草地呈現出一片祥和。

如今疫情尚未化解,蘇佛於超度之時,空間之中已有非常多與疫情相關之魔眾得受超度,亦有大量因疫情受害之眾靈受到蘇佛救拔,脫離他們痛苦的空間。

繞地球念佛隊及蘇佛法身都在為救世而努力,整個地球空間不斷在淨化之中,脫軌的軌道也逐漸回正,眾靈皆大歡喜。智者感恩蘇佛慈心,於人道中捨身為眾,拯救萬靈,地球方能逐漸回復,靈靈眾生才有出離之機會。

南無阿彌陀佛。

訪問內容由佛弟子釋法菁主筆所收訊息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