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地獄獄卒,  下度地獄

獄卒生命故事《精通馬術》

訪問獄卒鄒仁裕

精通馬術

二O二一年一月三十一日

鄒仁裕:

萬分感謝,蘇佛如此之恩,讓鄒仁裕得往生機緣,感謝我佛慈悲,以及感恩蘇佛,在這殊勝的大日子,鄒仁裕帶著無盡感謝之意,叩謝佛恩。

曾經我以為自己的生命會是平淡無奇,自己也做好了一生平凡的準備,殊不知一日突如其來的大改變,讓我搖身一變成為馬術訓練場的高級指揮官,這其中只是一個原因,因為我能聽得到馬說的話。

大約在三歲那一年,我在一次進京之時,爹娘牽著我的手,帶我走在京城有名的街市上,那一日街市上突然興起騷動,原來是京城的富家子弟出門玩樂,各個騎著名馬,行走在大街上,這是我第一次看見馬,爹娘帶著我閃避到一旁,我好奇地直盯著每一匹馬看,突然有一個聲音響起:「孩子,我是那一匹白馬,你能救救我嗎?我的孩子就要出生了,但是我並不想讓這群公子們發現,這一趟旅程他們將前往長白山,過程會經過一處客棧,我想我還能撐到那時,請你一定要來助我帶走我的孩子。」那匹白馬很快告訴了我一個客棧名字,我藉著小孩子撒嬌任性,纏著爹娘帶我到白馬所說的客棧用餐,當我與爹娘來到客棧時,我四處尋找白馬,找了許久,終於看見白馬正蹲在陰暗處,看到白馬虛弱的模樣,我知道白馬正用生命保護自己的孩子,就像爹娘保護著我一樣,白馬感覺到我的靠近,終於鬆了一口氣,說了一聲:「感謝。」白馬便精疲力盡地暈了過去,小馬這時從白馬身下悄悄探出頭來,從那一天起,這匹小白馬便沒有離開過我的身邊。

我帶著小白馬回到客棧,爹娘看見我及身邊跟著的小白馬頓時感到有些吃驚,我向爹娘做出了噤聲的動作,爹娘會意,便不再多問,直到返家的路上,我才向爹娘說出事情的經過,爹娘一時亦是難以消化這個訊息,實在難以想像自己的孩子居然可以和白馬說話,而且還帶了一頭小白馬回來!

爹娘緩了緩才說:「孩子,這事不要告訴任何人,也不要讓別人發現你有這樣的能力。」爹娘擔心我會被有心人利用。回到家後,我將小白馬飼養在後院,我與小白馬感情很好就像親兄弟一樣,經常我會把好吃、好玩的與小白馬分享,小白馬也會給我回應,我將小白馬取名為白駒,白駒性格溫和,相當具有靈性,我們相依相伴數十多年。

從三歲那年,我意外發現自己有這樣的能力,還遇上了白駒,我的生命似乎悄悄出現轉變。爹娘為了照顧我,希望我不要遭遇不祥之事,凡事都變得非常謹慎,甚至叮囑我不可以和陌生人講話,爹娘只盼望我能有一個平凡的人生,不需要飛黃騰達,只要平安健康成長就好。為此,爹娘帶著我搬離原本居住的城鎮,一家來到了恬靜的村落,從此不問世事。

或許也是因緣牽引,因為數年後,這個村莊進行了大規模的徵兵,我也被選中了,爹娘不捨,卻也無法抵抗官府的壓迫,我被迫與爹娘分離,那一年我剛滿五歲。我帶著白駒跟著隊伍前行,白駒一路上都在照顧著我,在我行走到疲累之時,白駒告訴我:「上來我背上吧,我可以載著你。」這是我第一次騎在馬背上,白駒耐心地教會我騎馬,並且小心地不讓我摔跤,因為能與白駒靈性相通,很快我學會了馬術,這也是我後來能當上馬術訓練場指揮官之起因。

從五歲開始騎馬,來到兵營,我們被迫日夜訓練,朝廷為了訓練出一批精兵,每日給我們相當多的訓練內容,常常動作做得不好,就會被懲處,有時還會在烈日下蹲馬步訓練。十年過去了,朝廷相當滿意,認為這一批精兵培訓得相當好。

離家這麼多年,常常會想「不知爹娘如今過得好嗎?」

白駒一直陪伴著我,曾經師父也想把我與白駒分開,但我死活不同意,最後絕食多日,才終於讓師父斷了這個想法,白駒是我在戰場上唯一的親人。十多年來,白駒幫助了我很多,在我好幾次想要放棄之時,都是白駒鼓勵我,才讓我堅持下來。原本我以為這世上我只能聽見白駒的聲音,沒想到我還可以聽見其他馬的聲音,在白駒的協助下,我漸漸也可以和戰場上的其他馬匹講話,並且我還可以訓練牠們,這件事我沒有讓別人知道。直到有一日,朝廷發生戰事,所有精兵都被派出去打戰,這是大家第一次上戰場,常年的訓練,讓大家並不害怕戰事。戰場之中,我依然帶著白駒,白駒靈敏的速度,順利躲過許多敵方的攻擊,在其他馬匹慌亂無措之時,我給了牠們明確的指令,安撫了馬匹,也讓馬匹重新穩定下來,戰事最後獲得勝利。

我的馬術,在這場戰事過後被發現了,將軍下令讓我訓練馬匹,起初馬術場內的老官員有些看不起我,認為我還只是個小毛頭,因此真正訓練馬匹的工作並未交付給我。對此,我也不惱,每日我便和白駒做訓練,偶爾和其他馬匹說說話,就這麼度過一年。

一日,將軍突然前來巡視馬場,將軍左右看不見我的身影,一問之下才知道這一年我都沒有執行馬術訓練的任務,將軍大怒,便將所有馬場內的老官員全部革除,並且以違背軍令下達了就地伏法的懲處,我一聽嚇了一跳,趕忙為他們求情,希望保住他們的性命,也向將軍坦白了我所擁有的能力,我告訴將軍這一年來我還是有訓練這些馬匹,將軍一聽,這才平息怒氣。這群馬場內的老官員雖然逃過死罪,但是活罪難免,除了革除職位,這一生都被安排在馬場內整理清潔,老官員們知道自己可以不用死了,紛紛感謝將軍的不殺之恩。

因為這一日,我成為了馬術訓練場內的最高指揮官,我的能力也成為馬術場內的傳說,在我有生之年,精兵所經歷的戰事都打了勝戰,因為我能通馬之語,除了可以對軍隊所騎乘之馬進行指令,我也對敵方所騎乘之馬進行對話,許多時候都是因為對方馬術失靈,所有馬不聽指令,讓戰事敗戰。馬是靈性很高的動物,對待馬亦要溫和,馬不是奴,若是強硬對待,馬亦是會做出反抗,就像敵方所騎乘的馬,最後不聽指令,便會敗下戰事。

對待萬物萬事,都應該要有平和之心對待,像當時,我與敵方的馬匹進行溝通,那些戰馬就告訴我:「我們活得很辛苦,他們沒有給我們任何喘息的機會,每天對我們就是又打又罵,還會讓我們做非常多難度高的訓練,我們真的好想要在戰場上直接死掉,我們真的過得太痛苦了!」因此當我在戰場上與敵方的戰馬對話之時,很容易就說服牠們,最後贏得勝利。

對待萬事萬物,「尊重」都是最後的底線,不應該沒有基本的尊重,在戰場上,對待戰馬不尊重的,最終皆會敗戰。我相信這是很重要的觀念,這世上的動物、生物,有太多都具有靈性,我們都應當要有最重要的「尊重」,那樣才是正確的行為。

感謝上天給予我這樣的能力,能聽見動物說話,才讓我有機會明白這些,我在三十六歲那年,在睡夢中離開人世,白駒不久也跟著死亡。我在死亡之時,神識還很清楚,我看見自己的靈魂離開身體,緊接著我看見自己飄在空中,然後就被一道黑暗的力量吸引,我在最後看見白駒緊盯著我的神情,我知道白駒察覺到我的生命終將結束,我們彼此相依的情感太深,所以一點變化,對方都能知道。

當我被黑暗力量吸走之後,我發現自己來到了另外的世界,這裡聽說是陰間地府,很快有人出現在我面前,他們向我介紹自己的身分,說是地獄閻殿門前的獄卒,今日特來帶我回去判案,我跟著他們來到了閻王面前,閻王帶領我看完了自己的一生,閻王問我:「你有什麼話要說?」我笑著回答閻王:「我沒有任何話可言。」閻王又看了看案書,最終決定判我留在閻殿服務,擔任獄卒的工作,因為我這一生雖沒有做什麼善事,但是為了平息戰爭,非常積極於調訓戰馬,所以閻王讓我留在陰間做事,積功累德,來日才好出離輪迴。

我謝過閻王,並開始獄卒的工作。大約經過了三百多年,在近期遇見了蘇佛說法,我很感動,這些道理句句都是人生真諦,我非常認真聽完每一次的講法,包括每一次網路上所播放的蘇佛講經,我也都會認真聆聽,在地獄已經可以與網路空間相連,我很感謝蘇佛對弘法之盡心盡力,我希望自己有一日也能像蘇佛一樣,弘法利生。

感謝今日之機緣,讓鄒仁裕得解脫出離,感恩我佛慈悲,感謝蘇佛恩澤,鄒仁裕難以想像自己也能往生西方極樂世界,謝謝蘇佛及香光大佛寺,鄒仁裕代表今日往生之獄卒,以及所有之眾生,叩謝佛恩,叩謝蘇佛,無盡感恩,言語難喻。

鄒仁裕期望自己能精勤,將來也能一同救世。

南無阿彌陀佛。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璽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