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地獄獄卒,  下度地獄

獄卒生命故事《修行失真》

訪問獄卒張慶宗

修行失真

二O二一年一月二十四日

張慶宗:

從小爹娘就教育我做人的道理,以及為人處世的態度,學好、做好,使我一生的人生觀都是正向的,我不曾做過惡事,經常也是勸人為善。今日很感恩能有這個機緣,得能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感謝蘇佛及此善因緣,張慶宗在此叩謝佛恩,叩謝蘇佛,感謝讓張慶宗能有此機會往生。

我在一個風和日麗的午後誕生,我在出生之時,娘因為難產差點喪命,好不容易挽回娘的生命,但是娘也因此再也無法生育,娘曾經想讓爹再娶,好為家中增添子嗣,娘的深明大義令許多人讚嘆,但是爹無願再娶,一生只希望對娘和孩子好,再無其他心念。

從我出生以後,爹對我十分重視,相當積極地培養與教育我,只希望我這一生能成為一位好人。爹娘對我的要求不多,只有希望我可以成為堂堂正正且心懷善念,知道幫助人的人,這樣爹娘就已心滿意足。我出生的家庭在兩千多年前,家境相當富有,爹娘為了要教育我,經常帶我四處遊歷,帶著我看盡人間百態,還有生老病死苦,爹娘每年還會帶我進寺院體驗幾天修行生活,目的希望能讓我修身養性。在我十四歲那年,我決定發心出家,發願盡自己一生之力量,普渡眾生之苦,教化眾生離苦得樂。

從我發心出家以後,我便跟隨著師父,四海為家,歷經十多年的時間,我對人生產生了更深的體悟,但在此時爹娘突然身患重病,我便向師父請辭,暫時回到家中孝養父母,陪伴病中的父母,大約三年的時間,爹娘相繼過世。這三年裡我全心照顧爹娘,亦是讓我有許多感觸,人生若不學佛修行,一口氣不來,便什麼也都沒了!

我在爹娘去世後,再次回到寺院,爹娘身後留下了龐大的遺產,我將這些錢全部用來興建寺院,為爹娘種下最後一份福德。寺院興建了十年,當寺院興建完成後,我當上新建寺院的第一任住持,許多師兄弟因為嫉妒,開始不願與我來往,一個個漸漸遠離我,身邊雖然沒有了師兄弟的幫忙,我還是堅持了下來,逐步將寺院打理完成。

寺院的規模不大,在辛勤的努力下,開始了每日的教化講法,起初我所講的都是淺顯易懂的人生道理,教導前來聽法的大眾正向的人生觀念,我也將從小爹娘對我的人生教育,教導年幼的小孩,期望大眾皆能得受法益。時間過得飛速,一連講法已經數十年,寺院前來聽法的大眾也從數位,至現今已有近百位,我一直很感恩我佛慈悲加持,讓大眾能蒙受法益,感謝佛恩,讓佛寺得以順利度化眾生。

我在三十歲那年收了四位弟子,在教導弟子我也用了許多心力,從微細都在修調,時常注意弟子的行為,以及心念,師兄弟間我也不允許他們比較、嫉妒,每一位皆賦予各自的責任,彼此應當相輔相成,個人精進,個人成長。在五十歲那年,我將寺院交給了四位弟子共同接掌。我在一生中所收的弟子並不多,我認為最重要還是在教導弟子,而非是所收的弟子數量。從每一位弟子的根性著手,仔細教養,這才是我認為最重要的。

將寺院交給弟子之後,我便全心在於講法,一天早晚兩座經,剩餘的時間我都用在閉關修行,調整與提升自己,到了八十歲那年,我意外患了一瘋病,常常記不住人,有時更會做出無可理喻之事,弟子不得不將我關進禪房內,並好生照料著我,在現代稱這種病為「失智症」。

四位弟子對我非常照顧,在我生命終止之前,將我的生活打理得很好,四位弟子也輪班為我淨身,處理大小便穢,雖然我患了這樣的病症,但我有時清醒過來,總會傷心難過不已,我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患這種病,還如此拖累弟子,漸漸我的心上積累了許多負面情緒,最終我完全無法作主,選擇走上了絕路。

在我決定離世以前,我留下了遺書,告訴弟子不要將我的事情公諸於世,因為這樣的修行結果會動搖大眾對學佛的信心。

我在走後,進入一片黑暗,黑暗之中,不斷反覆進行我離世時所經歷的一切,每日同一時刻都在經歷著相同的過程,苦不堪言,最後我因為一句「南無阿彌陀佛」幫我解開了受報之空間。出離空間後,我落入地獄,閻王審判我,問我:「這一生是否知道為何終老需要受罪?」我告訴閻王:「我其實至今尚未明白,但我心中無怨,我只是至今仍不明白為何落入如此下場?」閻王笑而告訴我:「倘若無怨,又怎會選擇踏上此一途|自盡,自盡完還受了多少痛苦報應。」閻王一語道破,讓我忽而從夢中驚醒,「是啊!我的內心確實有怨,才會日漸積累成鬱,最後解不開才踏上自我了結之途,說來,真的慚愧!」說著,我由心中發露懺悔,我告訴閻王:「我錯了!我在人生最後考不過身形的考驗,是我毀壞了佛法。」我痛哭到不能自已,哭了好久,閻王才終於說話:「人世間修行,本來不易,但見你的一生,還是有有功、有勞,像是你所教育出來的弟子,也將佛寺打理得很好,你一生所經營的佛法,確實也度了許多人。現在我們就要來看看,是何因果,為何終老患得此病?」閻王現出我一生的過程,所有經過,皆是歷歷在目,我才終於知道自己為何修行最後會是這種結果,因為我沒有見性,我的內性之中還有太多自己。再者,我沒有超度,我的身中還有過去生所結怨的冤親債主,因為自己身中尚有種種習氣,才會在年老氣衰之時,債主找上。在閻王的明鏡中,我還看見了一幕,有許多進入我身中的眾生,是我所度化的這些大眾,他們身上有部分眾生也進入我的身體,因為我這一生為了教育,動用許多思維想要幫助他們,但是這些思維並不是自性,思維還是有線、有引,便讓這些眾生有跡可尋,才會找上了我。

這些種種的因素,若沒有閻王的明鏡幫助我回顧,我真的無法明白自己的一生錯誤在哪個環節,我很感恩閻王告訴我這一切。在患病的那段期間,自己經歷了人生中極大的挫折,還有失了自尊,從經歷中可見我還是產生了得失心,這些是我修行不足之處,我對此生,真誠懺悔,真心知道自己過失之處。

閻王笑著告訴我:「果然修行人較有悟性,看在你一生積功甚多,亦用心服務眾生,現在就判你一個服務的機會,擔任殿前協助審案的獄卒,將來等待解脫之機緣。」我謝過閻王,心中感恩得此機會。

擔任獄卒近千年,終於在此際得聞蘇佛講經,我的心甚感歡喜,自己更是日日精進聽法,改調自己,感恩蘇佛如此透白之經解,讓我更看清楚自己內在之錯誤,我願意聽從蘇佛之講解,從基本開始學習,很感謝讓我能有此殊勝機緣,再次修行。

感恩此際,張慶宗代表今日往生之獄卒,及一切眾生,叩謝佛恩,叩謝蘇佛慈悲之大願,佛法浩瀚,無盡感謝,南無阿彌陀佛。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璽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