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地獄獄卒,  下度地獄

獄卒生命故事《解救村民》

訪問獄卒—古彥民

    解救村民

二O二一年一月廿三日

彥民和五十九位獄卒,蒙蘇佛法身一一牽往西方,彥民直直往前,沒有回頭,沒有留戀,這世間終究只是個過境,離開後就再也沒有值得懷戀之處。世間迷的是這個身,當靈清醒過來後,才知道色身是假,靈才是真正真實的自己。在世間的一切,全都是緣,緣滅了,還是回歸自己一人,彥民和另外五十九位獄卒一起勸導世人,夢境一場,該清醒了,各位!

大家好,我是古彥民,很榮幸能有機會跟大家說說我自己的故事。我覺得很特別,對世間人來說,我已經是個死了二千多年的死人,卻還能在這裡跟大家說話,就連我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這真的令人難以置信。

二千多年前,我出生在中國一個非常小的偏遠地區,我們的村莊非常小,從來都沒有外人進來我們這個村莊過,因為我們居住的地方非常隱密,不容易被人發現,加上當時我們也不曉得,除了我們村莊之外,竟然還有其他人類的存在,我們以為這個世界就是只有我們這個村莊而已。我們的生活過得很辛苦,這片貧瘠的大地長不出什麼植物,就算長出來了,也都非常難吃,但我們還是吃下肚,因為除了這些東西之外,我們別無選擇。

我們居住的地方缺水,河水裡經常只有少許的水,有時甚至連一滴水都沒有。我們每一天都在求雨,懇求老天爺可憐可憐我們,降一點雨水讓我們止渴。好幾次,老天爺真的聽見我們苦苦哀求的聲音,降下大雨給我們,那幾場大雨中,每一家戶都很努力的集水,集了好多水在自己家中。這些水不知道要撐多久,才會再有雨水降下,所以家家戶戶都非常節省的用,即使水放到臭了,長了生物在裡頭,還是繼續用,因為不管再怎麼髒的水,在我們住的村莊裡都是最珍貴的。

我的爹娘,兩人從小就認識,如果要看彼此間的關係,其實是有親緣關係存在。在這個村莊裡,走來走去,能遇到的人就只有這些,男女之間很容易就喜歡上自己的親戚。像是喜歡上自己的表哥、表姊或堂哥、堂姐,諸如此類之事,時常發生。我的爹如果要細看輩分,娘應該叫他一聲表哥,因為爹是娘的母親的妹妹的丈夫的姊姊的兒子,彼此算是遠房親戚的關係。

爹和娘結婚半年後,娘的肚子裡就懷了我,爹好高興,因為我是他即將出生的第一個孩子,但是娘有些擔心。爹問:「有了孩子不是一件開心的事嗎?為什麼你愁眉苦臉的,在擔心什麼?」娘說:「你有看到隔壁家的孩子嗎?長得好奇怪,他的臉變形了,手腳好像也不能動。如果只是一家就不打緊,但是你看住在附近的林夫人,還有趙太太、梁妹,太多了,說不完,大家生出來的孩子都有問題,這難道你不害怕嗎?是不是村莊裡出現了什麼問題,不然怎麼大家都生出一些奇形怪狀的孩子出來,讓我好擔心。」娘說完,伸手摸摸自己的肚子,我在娘的肚子裡,感覺得到娘真的很擔憂,而且擔心到徹夜難眠,總是翻來覆去,睡不著覺。爹告訴娘:「會生出什麼樣的孩子,老天爺都注定好了,這也不是我們擔心就能解決的事,你就別想太多了,好好養身,才能讓孩子健康長大。」娘一向聽從爹說的話,爹說一,娘就聽一;爹說二,娘就聽二,絕對不會有自己的想法和意見,所以爹這麼安慰娘後,娘的心就安了許多,決定不再多想,一切順其自然。

我在娘的肚子裡待了八個月的時間,竟然就待不住了,我必須趕快離開娘的肚子,否則我沒有辦法呼吸,很快就會死在娘的肚子裡。娘也警覺到事情不妙,急忙要爹叫產婆來替她接生,產婆費了好大的力氣,用最快的速度跑來家中,立刻為娘接生。我在娘的肚子裡不斷被擠壓,我感覺得到娘很用力的想把我擠出去,但同時又有一股拉力在拉著我,好像不想要讓我離開娘的肚子一樣,我能聽見那是一群孩子的聲音,是一群孩子想拉著我,他們對我說:「不要走!陪我們玩嘛!」我不知道這群孩子怎麼會在娘的肚子裡,而且還很希望我留下來陪他們。娘的力氣最終勝過了這群孩子,使盡全力的將我從肚子裡擠了出來,突然被擠出來的我,一時之間忘了要大哭,讓產婆和娘都緊張了一下,直到產婆把我屁股一拍,我才哭了出來。

爹聽見我的哭聲,立刻衝進房間裡,第一句話便問:「怎麼樣?孩子還正常嗎?」娘用虛弱的聲音,帶著高興的語調說:「孩子看起來很正常,是虛驚一場,現在我心都安了。」爹聽見娘這麼說,好高興,立刻將我緊緊抱在手中。

我長得非常正常,和其他戶人家的孩子比起來,我真的就是一個正常的孩子,沒有任何異狀或突變,很多人都問爹娘:「你們是怎麼生出這麼正常的孩子?大家都為了自己的孩子煩惱,你們卻能生出這麼好看又健康的孩子,好讓人羨慕。」爹娘其實也不知道為什麼,很自然的就把我生了出來,所以當其他夫妻問爹娘時,爹娘其實也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村子裡從來都沒有教育,每一個人,不論是大人或小孩,都不識字,也不知道天下發生什麼事,就是活在這個村莊的空間裡,日復一日,過著同樣的生活。

四歲時,娘的妹妹,也就是我的阿姨,帶著她的女兒來到家中作客,當娘看見阿姨的女兒時,娘突然想了很久,我問娘:「娘,妳在想什麼?怎麼突然不說話了?」娘說:「我在想,你跟阿姨的女兒是什麼關係。阿姨的丈夫是你的叔叔,那到底你跟阿姨的女兒是堂兄妹,還是表兄妹?」娘不曉得,我也不曉得,整村的人都不曉得,大家已經亂成一團,到後來隨意稱呼,只要能知道對方是誰就好。

村子裡開始變得越來越亂,生活也過得越來越不安穩,因為每位家長都在為自己的孩子擔憂,大家的孩子除了長得奇怪之外,壽命也活得不長久,幾乎都活不過十歲,讓每個父母都傷心欲絕,嚐盡喪子之痛。

從小就看到每一家戶為了家裡的孩子而苦惱,我問了好多次爹娘同樣的問題:「為什麼那麼多孩子都長得奇形怪狀?」爹娘回答不出我的問題,因為他們也不曉得為什麼。漸漸的,村子裡越來越多人死去,都是染上了奇怪的病症。十二歲這年,我決定去探查,我一定要找出原因來拯救我的村莊,我不希望大家生活在這種痛苦的日子裡。但是,我走遍了整個村莊,我還是查不出什麼結果,直到有一天,我發現一條小路可以往外走時,我才發現了不一樣的新天地。

我沿著這條小路一直走,一直走,我不曉得這條小路的盡頭會是哪裡,但我不放棄,就算路程再遠,我還是要繼續走下去,我相信一定會讓我發現新奇的事物。

整整走了一個月的時間,這一個月來,只要餓了,我就隨便拔草吃;渴了,就吸取葉子裡的汁液止渴;走累了,隨地躺下就睡。當我走到盡頭,看見有人出現在我面前時,我好驚訝,大叫一聲:「有人!」我從來沒有看過除了村莊以外的人,我也不曉得除了村莊以外竟然還有人類在生活著,所以我很驚訝。這些人和我有些不同,他們身上穿著有顏色的衣服,跟我身上用草編成的衣服比起來,漂亮許多;他們腳上有鞋子,不像我從出生到現在,都是赤著腳……他們跟我們好不一樣,我感到非常有趣,原來除了我們村莊之外,這裡還有人存在。

我繼續探索,想知道這到底是什麼特別的地方。我看見他們住在可以遮風避雨的房子裡;他們吃很多特別的食物;重點是他們每個孩子都長得很正常,而且都能平安健康的長大。

我決定住在這個地方一段時間,我相信我很快可以找到方法來拯救我的村莊。這個地方的人都用異樣的眼光看著我,他們從來沒有見過像我這樣打扮的人。我沒有地方住,就隨便窩在街上的角落,才一坐下,就立刻有人靠近我,他問我:「這裡是我的位置,你在這裡做什麼?」我抬頭一看,是一位全身汙垢,蓬頭垢面之人。我趕快將位置還給他,坐到距離他三步遠的地方。我坐著靜靜觀察此人,他的生活過得很懶散,一副無所事事的模樣,面前還擺了一個碗,看起來是要等著好心人給他東西吃。我忍不住好奇的問:「為什麼你要睡在這裡?」他完全不理會我,但我還是繼續問:「為什麼你不自己工作賺錢?」他還是沒有回答我,我將我居住的地方說給他聽,跟他分享我過的生活。當他聽見我的分享後,開始睜開眼睛看著我,換他好奇的問我:「為什麼你們要過那樣的生活?為什麼不要換地方住?……」他問我的問題真有趣,跟我問他的問題有幾分相似,就連他自己問完後,也自己搔搔頭。

從這天開始,我就一直跟著這位乞丐,我告訴乞丐:「這個地方沒有人想要理我,只有你,我要跟在你身邊學習,學會怎麼過生活,然後回去分享給我的村民們。」從來沒有人會想要跟在乞丐身邊學習怎麼過生活,這位乞丐也覺得很驚訝,他總不可能再像以前那樣過生活,然後讓我模仿回去給我的村民看。乞丐開始振作起來,到處找工作,找個便宜的房子住,然後過著穩定的生活。當乞丐重新振作後,他好像找到他人生的希望,他因為懂得人生的苦,而開始到處幫助人,我從他身上,看見一個人的變化,讓我相當讚歎。一天,乞丐告訴我:「我帶你去一個地方。」我很疑惑,不曉得乞丐要帶我去哪裡,乞丐帶著我到一座深山裡,走到一間茅草屋前,他立刻跪下。我一臉困惑,為什麼這位乞丐一走到茅草屋前就跪下,不久,裡頭出現聲音:「進來吧!」這時乞丐才站起身來,帶著我走進茅草屋。眼前坐著一位老者,乞丐向老者磕頭道歉,老者說:「人生經歷這一遭,才知道什麼叫作人生,很好,不需要道歉。」乞丐向老者介紹我,我向老者打招呼,老者說:「做點好事幫助你的村民,這一村的人都是共同的業力來受報,才會過著無水、無食、亂倫造罪的生活,死後還要繼續受苦。」我從來都不曉得,原來我們有過去,而且過去都是造下重罪,才會出生在這個村莊裡受報。老者教我該如何改變我的村莊,並且讓亂倫的現象從此消滅。

回到村莊後,村民們已經死了一大半,都因為染上疾病而斷送生命。我開始積極的教化村民,將這些日子來從乞丐及老者身上學來的,全都教導給我的村民。我教大家行善、互助互愛,讓大家明白過去生所作所為,與今生所受的苦,是有絕對關聯,所以今生一定要做善、做好、懺悔、改過,才不會繼續過著折磨痛苦的生活。

經過數年的努力,村子重新整頓,男女間的關係開始走入正常,不再有近親間無知的亂倫關係,甚至大家為了離苦,連結婚都不想要。彼此間多了一分互助的溫情,大家都開始學會怎麼幫助別人,而不是先想到自己。當大家的心都出現改變後,村子也出現了一番新氣象,災難消除,呈現一片祥和。我從來都沒有想過自己會成為改變村子的那個人,只是一心想要拯救我的村民,不希望大家繼續受苦。我的努力總算也有成果,讓全村都恢復正常。

這一生,我在五十七歲離開人間,死後,我進到地獄裡當獄卒,閻王讓我看見自己的過去,我才曉得,原來我們這一村子裡的人過去都曾經造下深重的淫業,輾轉輪迴後,這一生才會共同出生在這個村莊,過著亂倫的生活,幸好,大家即時止住,才沒有繼續再造業下去。

彥民感恩蘇佛給了我這個機會,讓我能從地獄獄卒成為西方者,現在眼前一片光明,這是全新的開始,彥民絕對把握,精進修行。

南無阿彌陀佛。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菁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