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地獄獄卒,  下度地獄

獄卒生命故事《安定》

訪問獄卒楚宗仁

安定

二O二一年一月十七日

楚宗仁:

楚宗仁叩謝佛恩,叩謝蘇佛慈悲之心,感謝今日殊勝之緣,讓楚宗仁等,六十位獄卒得能往生西方極樂世界,萬分之謝意,言語難喻,感謝今日得以解脫。

曾經我是佛桌下的一隻螞蟻,因為得一聲佛號「南無阿彌陀佛」我得到了超生,來世出生在人道,出世在楚氏武門世家,成為楚宗仁。

過去世為什麼會去當螞蟻?那是因為我心量狹小,出家為僧人,卻不知道要有廣大心量,常會將佛門之物佔為己用,或任意使用佛寺空間,上一世我雖然出家修行,但是在這些微細之處,我是自私的,經常都是為了自己想,不會以大眾利益為先,什麼事情都會想要先為自己準備。我在當時也不知道這樣是心量小的行為,直到我去當了螞蟻,我才知道原來自己有這樣的習氣,也是在消減福報,因為自己沒有服務眾生,反而是先幫自己準備好一切,這樣的習性,讓自己成為一隻螞蟻,經常需要搬東西,服務蟻王、蟻后。

我當了一隻小螞蟻,長時間都不能出離,直到有一天,我熟門熟路地來到了寺院,想要搬一點東西,正好爬到了佛桌下,一句熟悉的「南無阿彌陀佛」音聲喚醒了我,我才知道原來自己當了一隻螞蟻,一時間清醒過來,我好慌亂,這時正好看到了一道光亮,我便來到了人道,出生成為楚宗仁。

楚宗仁的一生,很辛苦,在外人看來是很順遂的,只有楚宗仁自己內心知道,這一切有多麼艱辛。在我一出生之時,就沒有了爹娘,爹出兵打戰,戰死在沙場上,娘聞訊因為過於悲慟,情緒激動之下早產,生產過程順利,順利產下一名健康的男嬰,但是娘卻在產後抑鬱,最終選擇自盡而亡。在爹娘相繼走後,我成了一名孤兒,由楚家管家扶養長大,外人不知道楚家所發生的事,只知道這一天,楚家喜獲麟兒,有不少人紛紛送來賀禮。

管家教養我十分用心,在我十七歲那年,管家因病過世,掌管楚家大權便重新交回我的手上,自此所有必須要面對的困難,都要自己一一克服。這一年,我因為經歷許多變化,心性變得十分成熟,許多時候都是沉默寡言,管家離世以後,這世界只剩下我自己一個人,這麼大的楚家,沒有一個溫暖之處,在外人看來這是多麼好的生活環境,但對我而言,卻是一個沒有家庭溫暖的空間而已。

我在十八歲,接到聖旨,領命率領千萬精兵,備戰攻打敵方,這是我第一次接觸到戰事,記得管家曾經對我說過,楚家歷代皆是戰場上的梟雄,所以到了我這一代,一樣不能失了楚家的臉面。從小管家對我的培訓相當嚴厲,只要動作做得不到位,就必須在烈陽下不停重複演練,直到我真正達到標準,才能夠休息,過程要求連水都不能喝,雖然管家對我十分嚴格,但我知道管家所做的這些都是為了幫助我,因為知道將來我所要面對的是多麼大的局面,所以基礎必須要穩固。我很感謝管家這麼嚴格對我,讓我在成長過程中不易懈怠,我非常積極地完成我的所有培訓,直到管家離我而去以後,我仍舊勤奮學習,對自我的鍛鍊從來不曾停止。

這次所面臨的戰事,我知道凶多吉少,因為面臨的大敵,是凶猛好戰的外患,但為了國家百姓的安危,身為軍人,保家衛國是自身的責任,自己絕不能退卻。

真正站上戰場,是與平常鍛鍊完全不同的場面,戰場上雙方廝殺的聲音,還有重傷痛苦哀號的音聲,以及空氣中撲鼻而來的濃郁血腥味,原來這就是戰場!這就是楚家代代相傳的本領,也是我這一生的使命,但在看到戰場上的實景以後,我並不喜好戰事,只希望戰事能趕快平息,雙方都不要再有傷亡,戰場上的血腥讓我體會到生命真實可貴。

雙方為了贏得這場戰事,各自拿出拿手絕活,一開始皆是硬戰,後來開始比智比勇,最後這場戰事由我軍拿下勝利,但我沒有因為勝利感到驕傲。待敵軍退去之後,我便率領我軍帶上數十位高僧,前往戰場上超度亡兵,以安撫這些因為戰事身亡的靈魂,大家都是為了保家衛國,同樣都是軍魂,只是立場站在對立面。一連辦了數多天法會,安撫好這些亡魂。受傷的士兵,另外安排多位醫術高強的大夫診治,這場戰事,雙方死傷慘重,事後回想起這場戰事,彷彿戰事皆還歷歷在目,士兵受傷痛苦的神情,還有亡者絕望的最後眼神,讓我不禁心想:「戰事,究竟是為何?」

經歷了這一場戰事,我決心要做出改變,我帶著所有士兵開始勤加鍛鍊,並且訓練各種戰事上的智力,篩選出有勇有謀的士兵,培養成為將領,並且積極進行各種場地上的演練,希望我軍能在戰事上以勇與謀勝戰,減少廝殺之時間,專以智迎戰,希望能讓戰場上的傷亡減少,還有阻止戰事發生。

每一位將士,都是父母所生,當站上戰場迎戰,身後必然也有一個家庭等待他們回家,所以身為將軍的我,除了保家衛國是第一要任,保護所有將領都能順利歸來也是我必要之責任。

戰場不可戀,這是我在經歷多場戰事之後的體悟,國與國之間應當和平相處,我希望國家能不要再有戰事,但是人心貪婪,總會希望佔領他國,擴大自己的國家領土,這些發戰的人,從未想過戰場上,以及國家百姓面臨戰事的痛苦,雖然我是位將軍,但我並不贊同國家為了領土征戰。

從四十五歲那年,朝廷政變,皇帝野心勃勃,策劃許多向外拓展領土的旨令,我曾多次上書勸諫皇上,但是這樣的諫言根本無法傳達到皇上手中,多是到了半途就被人攔下,果然不久,我便被派到邊關鎮守,多次外患進攻,我都用智與戰術擋下,邊關多年無患。

從來到邊關,我便不再關心京城內的消息,直到京城傳來聖旨,我才得知朝廷已經易主,新任皇帝登基,前任皇上因為貪婪,遭人用計害死,最後朝廷被鄰國併吞。得聞此消息,我的心並不在意,我只關心國家百姓是否安定,好在新任皇帝仁心,不再好於戰事,聖旨傳來亦是希望召我回朝,但是我心已不在為官,我便自願繼續鎮守邊關,直至年老。

在我臨走之前,我培訓了一支強大的軍隊,為百姓鎮守邊關,繼續保家衛國的責任。因為戰場上超度亡靈的緣故,我這一生信佛,在生命晚年,我不再上戰場,平常多於訓練軍隊,剩餘的時間都在勤閱經典,多年的時間,我已讀完多部經卷,內心非常敬佩佛陀慈悲之心,與無限之智慧。

人的生命非常短暫,若是為於爭奪,在生命的流逝過後,自己同樣須要付上代價,多麼不值!在生命之間戰爭,為了你我名利地位,那些乃是身外之物,我很感恩佛法的教化,使我在晚年能夠身心安定。我教導軍隊,軍隊不以「殺」為目的,軍隊要以「安」為要事,我們是為了守護國家與家的安定,這才是真正軍人的使命。

這一生,因為從軍,刀下仍有不少亡魂,死後我下了地獄,這是我在學佛之際,早已有的覺悟,所以即使我在下地獄之時,我心依然安定、平靜,我知道該來的受報還是需要償還的。我在晚年身體虛寒,後來在八十幾歲之時,生了一場大病,後來便逝世,享壽八十九歲,在三千多年前,已是長壽之人。

我在晚年受病痛折磨,但我每日仍舊精神抖擻地為將士授課,只希望將這些正確的戰事精神傳承下來,不要讓後代在戰場中有錯誤之心,我希望停止這些廝殺,我盡我能力,守護我所能為之處。病痛拖了十年,我在死後立即入了黑暗的地獄,受刑受報許久,最終因為我的心念真改,我再次被帶到了閻王面前,閻王判我受刑期滿,並給了我獄中將士的的職位,管理多位獄卒,以及管理獄卒帶回來的眾生。我很感恩閻王,也很珍惜自己可以為眾生服務的機會。

在地獄許久的時間,平常我都會到地藏王菩薩身邊懺悔,與修行,直到最近在地獄聽見蘇佛講經,還有看到蘇佛超度無數之眾生,解脫眾生輪迴之苦,我的內心非常感動,亦發願追隨蘇佛修行,日日都聽聞蘇佛講經,蘇佛所講的經典直白,攝心,每一回聽見都感到法喜充滿。感謝蘇佛讓我重新認識佛法,讓我知覺解脫之重要,在當時我便期望自己有一日能夠受蘇佛牽引,往生西方極樂世界。

感恩此殊勝機會,在這一日,無盡的感動,謝謝蘇佛慈悲,發願救度眾生,楚宗仁相當珍惜此殊勝法緣,楚宗仁發願隨佛救世,在世之時自己的責任是保家衛國,如今跟隨阿彌陀佛,期望自己能夠如佛之大力,救度一切眾生,如蘇佛一樣,發心、發願,楚宗仁代表六十位獄卒,叩謝佛恩,叩謝蘇佛,感恩一切,南無阿彌陀佛。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璽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