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地獄獄卒,  下度地獄

獄卒生命故事《戲中人》

訪問獄卒—章相宇

    戲中人

二O二一年一月十六日

相宇於今日殊勝的三時繫念法會中,與其他五十九位獄卒,穿上一身整齊的白色長衫,等待參與今日的法會,原本明日才蒙蘇佛牽往西方,提前在今日踏上西方的莊嚴佛國土。蘇佛的六十位化身,慈悲將我們六十位獄卒一個一個親手牽上西方,相宇及其他五十九位獄卒,心中感恩萬分。來到西方極樂世界,眼前高大巍巍的阿彌陀佛垂手接引,我們立刻跪地磕頭感恩,感恩我佛慈悲,感恩蘇佛慈悲。

現在就讓相宇來跟大家分享自己的生命故事。

站在我前方的每一條靈,大家全都低著頭,慢慢往前走,我們正在等待人皮,隊伍的最前方,那些一個一個不斷消失不見的靈魂,就是已經領到人皮,去到人間投胎做人了。我也是隊伍中的其中一位,正在排隊等待人皮,但放眼望去,排在我前面的隊伍,已經長到看不見最前端,照這樣排下去,大概還要排四、五百年,才可能輪到我。突然耳邊有個聲音問我:「排在後面有一位名叫莊晉堯的男眾,在十世之前,他曾經是你的父親,在他過世之後,你在他的墳前發願,說:『如果有機會再來投胎做人,我一定會報答爹的養育之恩。』現在他就排在後面,你要了願來報答恩情嗎?」我答:「我願意!快把我跟爹換位置,我願意跟他交換,讓他來前面,我去後面。」這個聲音問:「可是這一換,你就要再等一千年才能得到人皮,這樣你也願意嗎?」我毫不猶豫的說:「我願意!快讓爹來前面吧!」這一說完,奇妙的事發生了,突然有兩座山緊緊的夾著我,夾得我全身劇痛,這時兩座山又突然加大壓力,將我往前猛力一推,我立刻被推了出去,痛得我嚎啕大哭,旁邊傳來興奮的聲音,喊著:「生了!生了!」原來是我出生了!怎麼這麼快?不是還要等到一千年後嗎?怎麼現在我已經得到人皮,而且還出世了?

過去的事我已經忘了,但在排人皮的那個畫面,卻還清楚的在我腦袋裡,我知道我是經過排隊領人皮後,才來到人間;我也知道我十世前的父親排在我後面,我讓他先領人皮,他才能提前幾百年領到人皮,現在他應該已經去投胎了,只是不知道他投胎到哪裡去了?

這一世我投胎到章家,是章家的長孫,也是娘唯一生下的獨生子。

表演雜技和唱戲,是娘平常的工作,為了要扶養我,她必須更勤奮的工作,否則爹每天三餐都跟娘要錢去賭博,娘如果沒有這麼認真工作,真的沒有那麼多錢可以給爹。從我出生後,娘的生活就變得更忙碌,因為她不能停下工作,又不能不照顧我,只好把我帶去工作的地方。只要娘在台前表演,就會把我放在後台,那些還沒輪到他們上台的叔叔、阿姨可以輪流照顧我,如果我睡著了,他們就可以安心做自己的事。為了不讓娘擔心我,也不想麻煩這些阿姨、叔叔,有時候就算我已經醒了,我還是裝作在睡覺的模樣,讓他們可以放心的工作,不用來關心我。

我就在這種吵雜的戲台裡長大,從一個躺在搖籃裡的嬰孩,漸漸開始會在地上爬,有時候在後台爬一爬,聽見娘的唱戲聲,還會好奇的把頭探出去前台看一下,當我看見娘為了賺錢,在台前努力表演的模樣,我感覺到自己的心是難過的,趕快又把頭縮回來,靜靜的在後台待著,直到娘表演結束後,再帶我回家。

有一天,大約是四歲那年,娘一早就帶著我出門,要趕路到京城裡,那裡有戲可唱,那種大場合,可以賺不少錢。娘牽著我的手,我們不停的往前趕路,有位好心人看見娘和我匆匆忙忙的樣子,便停下他的馬車,問我們:「需不需要載你們一程?」娘抬頭看一下太陽的位置,時間已經有些來不及了,一向不喜歡麻煩別人的娘,為了趕到京城裡賺這筆錢,只好不好意思的麻煩人家。娘牽著我的手,趕快跳上馬車,往京城的方向奔去。沿路上,我們幾乎都保持沉默,直到這位好心人開口。好心人對娘說:「這孩子的出生真特別。」娘驚訝的問:「你怎麼知道?」好心人問:「當時有發生什麼事嗎?」娘說:「在生產的過程中,產婆已經明確的告訴我『胎死腹中』,孩子已經沒有任何心跳了,但是我還是得把他生出來。沒想到,這一生出來,孩子竟然又恢復心跳,而且哭聲好響亮!連那位有三十年接生經驗的產婆,都覺得難以置信!我相信這一定是老天爺可憐我一生的遭遇,不讓我的孩子就這樣離我而去,才會再把他招回來。」好心人說:「當時肚子裡的胎兒要斷氣的剎那,另一條靈瞬間進入胎兒的體內,胎兒才又恢復呼吸心跳,那條靈就是現在貴公子體內的靈魂。」娘問:「他怎麼會突然出現呢?」好心人說:「我看得見當時在領人皮的情形,貴公子體內的這條靈,在過去是個孝子,他的孝心感動天地鬼神,就連閻王都感動,所以在他的靈魂排隊等待人皮時,閻王讓他有機會再盡一次孝道,問他要不要讓他過去生的父親先領人皮。想不到他毫不猶豫的就答應,這份孝心足以讓他提前來投胎,不用再等到一千年後那麼久。」娘驚訝的說:「你說的我相信,這孩子才剛出生,什麼都還不懂時,就非常體貼懂事。他那時雖然還是個嬰孩,卻能不哭不鬧,就算忙到忘了餵他喝東西,他也能忍著飢渴,就是不讓我擔心。是我這個做娘的失職,有幾次因為表演的排程太緊湊,沒有時間去關心他,等到我去看他時,他已經餓到全身無力,大小便大得滿褲子都是,但是他還是不哭不鬧,靜靜的躺在搖籃裡。這個孩子讓我很感動,當時我心裡的聲音很篤定的說:『不管生活再艱困,就算要我不眠不休的工作,我也願意,只為了養活我的孩子。』」娘說完突然掩面痛哭,我趕快緊緊抱著娘,對娘說:「娘,您別哭了。宇兒會乖乖聽娘的話,娘別哭了。」好心人看到這一幕,心中非常感動,他對娘說:「夫人,我看您生活過得艱辛,如果您願意的話,我可以幫忙您。」娘還是不喜歡接受別人的幫忙,立刻擦乾眼淚,婉拒這位好心人,對他說:「謝謝您的一番好意,我雖然是個女人,但我有手、有腳可以工作,而且我的意志力一點都不輸給男人,能靠我自己的能力來照顧我的兒子,就不用麻煩您了。」好心人沒有強迫娘接受他的幫忙。

這次在京城裡待了將近一個月的時間,這一個月,娘每天都忙著唱戲,那些跟著娘一樣在表演的叔叔、阿姨們,也都忙進忙出,沒有人有時間理會我,我一個人靜靜的待在後台玩耍。從小聽到大的戲曲,有時也會跟著唱上幾句,學得有模有樣。

大約是待在京城裡的第三週,一天,娘正要走到台前表演,娘卻因為過度疲勞而暈倒在地,所有的叔叔、阿姨都被娘嚇到了,緊張的跑過去幫忙娘,後台呈現一片混亂。我原本也想衝過去看娘,但那麼多大人圍著娘,我根本擠不進去,又見台下那麼多的觀眾全都還在等著娘的表演,於是,我自己一個人走到前台。站在台前的我,沒有任何的畏懼感,很自然的張開嘴後,就開始唱了起來。我唱的曲調跟娘很像,大概是耳濡目染學來的,不過裡頭的詞,是我自己有感而發,隨意唱出來的。我將這些年來,我所看見娘的辛勞,用簡單的詞語,搭配悲情的曲調,將它表達出來。我唱得非常投入,還配上我的肢體動作,表演得非常生動,當我一唱完後,台下的觀眾全都站了起來給我最大的掌聲,有些婦人還感動到淚流滿面,就連後台的叔叔、阿姨也都跑到前台來為我拍手,最後我的娘也一步一步慢慢的走到我面前,哭著將我抱在懷裡。我不曉得我這一唱,竟然會引起大家這麼熱烈的回應。經過這次的表演過後,叔叔、阿姨都希望也能加入戲團,娘說:「這一生,我過得很苦,我這麼拼命的工作,就是希望我的孩子不要再過這種苦日子,沒有想到在我這麼拼命賺錢的過程中,我過著什麼樣的生活,他全都看在眼裡。」說完,娘轉過頭來問我:「宇兒,你會想要唱戲嗎?」我問娘:「娘,這世間到底是真還是假?相宇跟在娘身邊,娘唱了十場戲,相宇就聽了十個人生故事;娘唱了二十場戲,相宇就聽了二十個人生故事。聽了這麼多個故事,不管戲裡的主角過的是什麼樣的生活,或是一生遇到什麼樣的遭遇,最後同樣是死,好像『死』這個字,是每個人生都無法避免的。昨天晚上,相宇在睡夢中,又看見很多人在排隊領人皮的畫面,隊伍裡的其中一個人就是我,我也是經過排隊領人皮,才來到世間做人。現在我已經是人,但是今生的我,不管能活多久,最後還是得『死』,死了之後,我又要去哪裡?我和娘還能在一起嗎?」娘回答我:「娘不知道,娘一生忙忙碌碌,每天都在擔心眼前的生活,你問娘死後會去哪裡,娘從來都沒有想過,也沒有時間想到死後的事。」

在還沒找到我要的答案之前,我跟著娘唱戲,幫忙娘減輕生活的負擔。我所唱的每一場戲,台下都是滿滿的觀眾,看見這些觀眾熱烈的回響,我想若是一般人,大概都會覺得高興,因為觀眾熱烈的回應,對表演者而言,是一種光榮與成就,但我卻絲毫沒有這種感覺。我和一般人不同,當觀眾反應得越熱烈,我的心越難過,因為那代表,觀眾的人生與我所唱的戲有共鳴,戲中主角的心是苦的,台下的觀眾心也是苦的,我唱出他們的心聲,他們覺得被同理,被了解,所以做出熱烈的回應。我曾經在台下隨便找了一個人問:「我唱的戲是不是跟你的人生很像?」他是一位婦女,他一聽見我這麼問,立刻猛力的點頭,對我說:「想不到你小小年紀,能唱出我們中年人的心聲,我真的很讚歎!你唱得真好!」原來,這麼多悲苦的故事,就是每個人的人生。得來不易的這張人皮,就是要來人間過這樣的日子?何必排那麼久的隊伍,領了這張人皮來過這麼苦的生活?

唱了十年的戲,我十四歲了,這十年來,我一邊唱戲,一邊尋找真正有意義的人生。我讓娘在我七歲那年退休,改由我賺錢來照顧她,但這十年的時間,我長大了,娘卻老了。

當我再次遇到那位曾經用馬車載過我和娘的好心人時,我好驚訝,因為他的樣子沒有太大的改變,還是十年前的模樣,我立刻上前問他:「你過的是什麼樣的人生?」他回答我:「學佛的人生。」他又告訴我:「人要賺錢很容易,但是賺了錢之後又如何?如果你需要錢,我可以給你錢,千萬別把人生用來賺錢,那樣的人生,真的就白過了。」

從遇到好心人之後,我結束唱戲的人生,開始帶著娘一起念佛,娘很喜歡念佛,她每天都在家裡念佛,這是她這一生過得最快樂的時候。我也喜歡念佛,除了念佛,我還跟著好心人到處幫助人,這時候我才明白,原來人生可以這樣過。我過著沒有欲望的念佛人生,這樣的人生沒有負擔,沒有壓力,也不需要辛苦,因為「無所求」。我陪伴著娘過著簡簡單單的生活,有多少能力,就幫助多少人,我們到處與人分享念佛的快樂,只要他們有緣,就會跟著念佛。

在我四十五歲時,娘離開人間,雖然我不知道娘去了哪裡,但看她臉上沒有任何的痛苦,我知道娘應該不會去到太差的地方。至於我,在六十五歲這年,生命也走到了盡頭,雖然念佛,但我不知道要求生西方,最後我當上了地獄中的獄卒,在地獄中服務。

六年前,我第一次在地獄裡看見蘇佛,從那時候我開始聽蘇佛講經,我才明白,原來還有西方極樂世界的存在,我很盼望能夠去到那個莊嚴的世界,但我不知道自己有沒有機會,沒有想到,現在我就坐在西方的蓮蓬裡,眼前就是莊嚴的西方佛國土,這一刻,真的好像還在作夢一樣。感恩蘇佛慈悲牽引,我們六十位獄卒才有機會出離輪迴。

感恩我佛慈悲。

感恩蘇佛慈悲。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菁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