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地獄獄卒,  下度地獄

獄卒生命故事《翻轉人生》

訪問獄卒-張勇安

翻轉人生

二O二一年一月十五日

生前我一直在追求這世間的享受,名利、財富、慾望,各方面我都想要緊抓著,沒有人告訴過我這不是真的,直到遇上了人生的轉捩點後,我才知道,人生其實簡單、平凡,是不需要追求且滿足的。成為地獄的獄卒,我看見多數的人都跟我一樣在追求那些讓人難以喘息的慾望,我很慶幸,我試著以自己的故事勸導他們,但多數的地獄眾生堅硬而不願意理睬,直到我聽到蘇佛講經後,每次我都很專心的在吸收經典裡的奧義。而後我以蘇佛講經內容為基礎繼續勸導眾生,總算是有一些人願意聽進去了。因緣殊勝,我接到自己可以排隊受蘇佛牽引至西方極樂世界,感動不已,自己所做何德何能。接到通知後,我知道我將脫離苦海,所以每天更盡力的於閻王殿前服務。終於等到今日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感恩佛的恩典、蘇佛的牽引、閻王的慈悲。

我是張勇安,如果要介紹我的一生,倒不如直接切入重點,所謂我人生的轉捩點。對當時代的人來說,我的身分是一個小流氓,成為流氓的身分對張家來說非常羞恥。張家在當時鎮上是大家族,已經是三代富貴之家,我就是那富貴的第三代。我是家中的長子,出生時全家都疼,家中大人沒有一個不疼我,只要我一哭,最少會有三個大人,奶奶、媽媽跟奶娘圍上來,會用各種方法來讓我停止哭泣。當我手抬起來一筆,比了兩次、三次,意思是我想要那個東西,大人就會立刻上前拿給我。家中每一樣東西只要是我想要的都可以得到。有一次我指著大花瓶,嘴裡說著「那個…那個…」,這下嚴肅了,所有人都不敢講話,因為這個大花瓶是朝廷送給爺爺的,代表著爺爺的威儀,還有張家的榮耀,如果被我玩壞,爺爺必將大怒,第一個遭殃的就是奶奶。第一次大家對要給我東西產生了遲疑,在第一時間得不到時,我開始放聲大哭,即便如此,全家還是不敢動。奶奶拿出了他寶貴的扇子在我前面晃來晃去,我停下來看了一眼後又開始放聲大哭;媽媽拿了我平常喜歡玩屬於她的髮簪,我邊搖頭邊哭,手還是抬起來表示自己要那個花瓶。此時奶奶、媽媽跟奶媽全數搖頭。第一次我得不到自己想要的東西,我氣的跑回房間把自己關了起來,就連吃飯時間我也不出來,任憑奶奶、媽媽跟奶媽怎麼勸,我還是不出來,臉上的表情很生氣。到了晚上,奶媽怕我一整天都沒吃東西餓著了,端了一碗他現炒給我的炒麵,平日看到這炒麵,我會用飛快的步伐,快速的把碗裡的麵吃完,並露出很滿意的表情。但今天我看了奶媽端來的那碗炒麵,就好像是仇人一樣,用手一推,直接把整碗麵給打翻在地上。奶媽被我的舉動給嚇到,叫了一聲「啊!」後無奈地把地上收拾好,出了房間。為了這件事我氣了三天,在大家好說歹說下,我才漸漸消氣。就這樣我成為家裡的小霸王,爺爺、爸爸由於長時間不在家,幾乎沒有管我的事,直到發現我的脾氣是這樣時,我已經是七歲了。為此爺爺把全家叫到跟前罵了一頓,叫大家不可以寵我,這樣是把我給害死。爺爺的表情、口氣嚴肅威儀,大家都不敢講話,只管點頭。

爺爺在家的一個月內,我很乖,不敢造次,看得出來爺爺是全家的大家長,所以我必須要聽話。等到爺爺跟爸爸回到朝廷任職後,奶奶、媽媽、奶媽又回到以前和我相處的模式。我一點都不知道自己有錯。

到了上學的年紀,家中為我找了一個有名的學堂。因為我們家很有錢,所以我的座位坐在最前面,剛開始還覺得挺新鮮的,認識一些同年齡的人。但隨著夫子要我背東西,要我們寫長篇文章,我開始起反感了,因為我實在靜不下來,當大家都靜下來寫字時,我胡亂寫了幾個字後就開始發睏了。拖著沉重的眼皮,我便趴了下來,呼呼大睡,發出了大大的鼾聲。同學們都被我給影響到了,夫子只好上前來拍拍我。我這才揉揉眼睛,半夢半醒問夫子:「怎麼了?」夫子答:「公子的行為影響大眾了。」我一聽氣的站起來告訴夫子:「我沒有做任何事,只是趴著休息一下都不行嗎?」夫子說:「學堂有學堂的規矩,公子必須要遵守。」我說:「學堂有什麼了不起,要不是我爹有贊助學堂,這學堂有辦法運行嗎?」說完話後我氣著走出學堂。一進到家中,奶奶就看我表情不對,於是問我:「學堂不好玩嗎?怎麼這就回來了?」我說:「夫子管太多了,學堂太無聊了,我再也不去了。」奶奶聽了我一面之詞,以為學堂真的是這樣,就跟媽媽說:「孩子說那學堂不好,那不去也罷。」媽媽聽奶奶的話,於是答應。媽媽為了要讓我識字,安排了其他位夫子來家中教我,最後卻也都被我的壞脾氣給趕了出去。這讓媽媽傷透腦筋,千拜託萬拜託就是要我把字給學好,否則很難跟爺爺還有爸爸交代。媽媽在我耳邊念的這些話我一句都聽不進去,還是一樣每天過著自己喜愛的逍遙日子,做自己想做且順心的事。這樣的日子直到爺爺再次回家,從我散發出的磁場還有氣息,他就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爺爺勃然大怒之下把我趕出家門,任憑奶奶、媽媽跪著哭求爺爺不要這麼做,爺爺還是很堅持。就這樣我被趕出了張家大門,走在大街上我並沒有太緊張,我相信沒有張家我也還是可以活。就這樣在大街上閒晃來,再閒晃去,餓時我以命令式的口氣要街上的攤販給我一個包子。平常這包子攤販是奶奶最常上門光顧的,他們也認得我,為了討好奶奶,他便給了我包子。街上許多攤販,他們也以為我還是張家大少爺,紛紛的討好我,除了沒有住的地方之外,肚子沒有餓到。這樣過了幾個禮拜後,我沒地方洗澡,每天身影都出現在街上,攤販們紛紛開始耳語,且不給我東西吃。我相當的生氣,還當場跟他們吵了起來,表情、語氣很囂張。他們則是對我講話也不留情,說我看起來像是個落魄公子,已經沉淪了還不知醒。我幾乎被他們所講的這些話給氣炸了,差點就跟他們打起來。就在這時,突然有個聲音從身後叫我:「小夥子。」我轉頭一看,是一個中年看起來有點不太和善的大叔,他開口問我:「我觀察你好幾天,認為你加入我們必定可以做出不同於一般的大事業,且你想要什麼,我們就可以給你什麼!你非但衣食無缺,還可以享受所有想要的東西。」我聽後覺得世界上怎麼有這麼好的事讓我遇上,我沒有考慮,一口就答應了。那天下午,我跟隨在男子後面,他帶我到一個有點荒郊的漂亮屋子當中,裡面的裝潢不錯。他領著我往二樓走去,於二樓的客廳坐了一位大哥,大哥抽著菸,表情嚴肅。看到我後將菸夾在手指中間問我說:「你叫什麼?」我就說:「我叫張勇安。」大哥說:「名字聽起來還不錯。」又問我:「你會做什麼?」我說:「做什麼我都可以嘗試。」大哥又問:「收錢會不會?」我答:「當然會。」大哥點點頭,跟那位領著我來的男子說:「明天就帶他去收帳,給他配一把槍。」一把槍,我聽了有些訝異。大哥說:「明天你去收帳,如果他們不聽話,你就先把槍給露出來嚇他們。如果看了槍他們還是不願意配合,你就先將槍舉向他們,最後再朝地面開一槍,這樣他們就知道一定要配合你。」我點點頭。男子領著我到一間房間休息,並告訴我:「好好休息,明天就要出動了。」我點點頭,看了房間一圈,什麼東西都有,我很滿意又很舒服的睡去。

隔日大約八點鐘,有人敲門,我聽了聲音是昨天的男子。他給了我一份早餐,要我吃完後下樓,他會在昨天進來的那個大門等我。我點點頭,快速的吃完早餐後,下樓。男子告訴我他叫阿雄,昨天那位大哥叫做安嶺大哥,是目前這區域黑勢力最龐大的一位。他告訴我等下要去收保護費,我們是負責保護那個區域的人,攤販、店家給我們一點吃飯薪水也是應該的。我表示明白的點點頭。

阿雄領著我到站時,和我從第一家店家開始收錢,大家看到阿雄的臉好像就知道要幹嘛,乖乖地拿出錢來。阿雄告訴大家,以後會是這位阿勇來收錢,攤販們沒有太多的回應,大多都是面無表情。前面收幾家店面還算順利,再走幾步後阿雄跟一個賣葫蘆糖的老爺爺伸手,老爺爺懼怕的搖搖頭說:「大哥,不是我不給,是我還沒有賺到足夠給你錢。」阿雄說:「你忘記上次不給錢的下場嗎?」老爺爺說:「我真的不是不給,是真的沒有錢。」阿雄把老爺爺叉糖葫蘆的那捆竹竿編的草堆給丟在地上。老爺爺害怕的跪下,阿雄不留情面的踢了老爺爺兩腳,跟老爺爺說,再給你一次機會,過兩天會是這位阿勇來收錢,到時候再給不了錢,你自己看著辦。說完話後,阿雄領著我繼續往前走,有些攤販收錢收得順利,有些則是只交了一半,更有些沒錢。阿雄說:「這裡攤販的情況你都看到了,過兩天你就來再把後續這個月沒交錢的攤販處理一下。」我點點頭。

收完這區域後,阿雄又領著我去到下一個區域,並叫我自己試試看。此區看起來比剛剛那區高級,大多是店面。我順著繞了一圈後,整圈的錢都收到了,讓我心裡為之高興,並相信這對我來說並不是一件難事。阿雄看到我把錢都收回來,露出相當滿意的笑容。為了給我鼓勵,阿雄說要帶我去一個很特別的地方。坐上他的車,天空已經暗去了。他帶我到了一條小巷內,小巷中都是穿著清涼的女子,這是我長到十八歲時第一次看到眼前這樣的畫面。阿雄說:「你今天表現很好,你可以選一間你喜歡的走進去,他們會給你很特別的待遇。」我心中好奇,於是看了一間燈光比較亮一點的玻璃店面走了進去,裡面一位穿著清涼的女子朝我走了過來,我嚇的趕緊跑出來。阿雄問我怎麼了?我就說裡面有一個穿得很少的女人。阿雄笑著說:「這就是我帶你來的目的啊!沒有一個男人不玩女人,更沒有一個男人身邊沒有女人。」我聽後才知道,原來是這樣啊!但是我今天真的被嚇到了,我跟阿雄說:「我想先回去。」阿雄笑著說我憨厚,便領著我回去。

兩天過後,我依著阿雄帶領我的方向,去到沒交錢的攤販前面,跟他們拿錢,但卻還是有好幾個攤販繳不出錢。我模仿阿雄的口氣威脅他們,發現他們表情惶恐、害怕,我也如同大哥交代的,如果不交錢者,就亮出槍來給他們看。當我這麼做時,我發現這些攤販的表情更恐慌,我假笑了幾聲,最後沒收到什麼錢,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只好摸摸鼻子回去。當時正好大哥坐在客廳,大哥問我收錢收得怎麼樣?我就把今天發生的情形跟大哥報告。沒想到大哥朝著我的方向用力的丟剛喝完的鐵罐,並大聲的說:「沒用的傢伙,虧我還很看好你。」我被大哥這突如其來的舉動給嚇到,我從來沒有被這樣沒有尊嚴的對待過,我心中有點怒火,但我不敢發出來。大哥叫我明天再去一次,把要收的錢都收回來,否則就用自己的一條腿來換。我無奈地回房,回想著一整天發生的事,讓我有些心有戚戚焉。兩天後我又到攤販去收錢,攤販跪著央求說:「我們知道你是好人,我所賺的錢是要養我不到三歲身體有缺陷的孩子。」有的攤販說,他必須要照顧生病的老伴,老伴的狀況很差,他必須一個人扛起家計,孩子們都外出工作好久沒回來了,有些比我年紀大的伯伯、婆婆這樣央求我,我真的於心不忍,但我心中知道,如果就這麼回去,我將斷一條腿。

考慮了很久後,我還是決定這麼做。當我下這個決定時,胸前好像有一股正向的力量讓我每一個踏步都不後悔。

當我回去見到老大時,跟老大說:「對不起,我真的沒辦法做到您交代我的,請您讓我離開。」大哥說:「離開,離開有這麼容易嗎?」我說:「我願意捨我一條腿,捨一條腿後我成了沒用的廢人,老大應該不會要一個廢人吧!」聽完我的話後,老大看了我的表情和眼神,知道我已經下定決心。老大說:「我佩服你的勇氣,並且成全你。」老大派人以亂棍將我的腳打到殘廢,並把我丟了出去,告誡我此處的任何風聲都不可以傳出去,否則我將小命不保,我答應。

被丟出門外後,剛被打斷的那隻腳很疼痛難耐,站不起來,我只能用爬行的方式前進。我不斷地爬、不斷地爬,爬進了人群當中,爬累了就休息一下。很多路人都以為我是個乞丐,確實我的樣子像一個乞丐。有一天我爬到累得在旁邊休息,當我閉上雙眼閉目養神時,有一位夫人跟旁邊的人說:「真可憐的乞丐,給他多些錢吧!」旁邊的人說:「是啊!夫人,您就多給一點吧!讓他可以好過活一陣子。」頓時我張開雙眼,聽到好熟悉的聲音。我幾乎將我的臉部給蒙住,那夫人蹲下來準備給我一袋錢,沒想到突然停了下來,好像看到什麼一樣。他連忙叫著:「喜兒,你快來,你看這乞丐腰間繫的那腰帶不是勇安的嗎?」這時兩人都靠近我,我手遮著臉,這位夫人硬是將我的手給撥了下來,看了我的臉,叫道:「勇安,真的是你。你怎麼把自己搞成這個樣子,媽媽找了你好久,你的腳怎麼了?」媽媽連續問了好多問題,一時間我也回答不出來,媽媽也來不及等我回答,便招了一輛三輪車,把我給載回家。回家後媽媽請了僕人幫我清理身體,讓我換上乾淨的衣服。自從那天腿被打後,真的無法再行走,媽媽為我訂製了一隻拐杖作為輔助走路的工具。一切都打理好後,我才開始把出門所經歷的事全數告訴媽媽。媽媽看到我整個人都變得不一樣,才知道過去是自己教育失敗,太寵溺我,才讓我人生經歷這麼大的撞擊,賠了一條腿。我笑笑跟媽媽說:「不會啊!雖然我一隻腳不能走,但我更喜歡現在的我。」從回家後那天起我鼓勵媽媽布施,自己也布施,幫助了很多窮困或是任何需要幫助的人。直到四十三歲的某天,我感受到身體有些不適,上床休息一下,沒想到沒有比較好,反而心臟揪在一起。我大口大口呼吸,吸不到氣之餘便離開這人間,於陰間的地府報到。閻王說我這一生知道人生的覺醒,否則業力冤親將鋪蓋而來,後半輩子的布施功德可讓我得獄卒一職。於擔任獄卒期間我相當認真,我體悟生命的可貴,也幫忙勸導獄中受報之人趕快清醒。感得閻王提名,今日可見得西方極樂世界的光明。感恩佛及蘇佛。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心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