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示,  訪問地獄獄卒,  中峰三時繫念法事,  下度地獄

獄卒生命故事《佛阻止我犯下大錯》

訪問獄卒唐偉國

佛阻止我犯下大錯

二O二一年一月十日

唐偉國:

業止,在心轉。

生命的起承轉合,生命的起與落,謝謝佛法讓我知道道理,讓我學習生命的真相,感謝蘇佛慈悲之心,超度我們往生西方,感恩我佛慈悲,示現佛法,救度無邊無盡,苦海眾生。

我佛慈悲,我叫唐偉國,當時的唐府大宅,在三、四千年前曾經風光一時,所有皇親國戚都與唐府大宅有緊密的互動關係,但也在一時之間,唐宅迅速沒落。朝廷下了一道聖旨,子虛烏有的叛國罪,讓唐宅所有的人命喪黃泉,九族抄斬,唐宅變得了無生氣,血流成河。

當大家都認為唐宅應該無有一人生還時,我與奶娘悄悄從後院逃出,從此這一生我被灌輸的教育就是復仇,我必須為了唐宅滅門的血海深仇報仇,我的一生便在復仇計畫中進行。

奶娘為了替唐宅報仇,用一輩子的時間將我栽培成一位武功高強的殺手,從我有記憶以來,奶娘告訴我,我的任務就是要砍下當今皇帝的首級,替我九泉之下的父母復仇,整個唐宅四百六十一條人命,讓我不得不聽從奶娘的指令。

在我十八歲那年,我進入皇宮擔任護衛,站在最貼近皇帝的位置,我正等待著刺殺皇帝的時機。

入皇宮的時間並沒有太長,抱著復仇之目的,我並沒有太多精力去關心其他事,全心只有關注在刺殺行動上的安排,等待了數月,終於讓我找到刺殺的最好時機,就在中秋月圓那夜,我決定拔刀行動。

等待了十八年的唐宅血恨,終於要了結!十八年前的這一晚,同樣也是中秋月圓,唐宅卻是遭遇血洗家門之災,十八年後的今天,我就要他們血債血還。我用飛鴿寄出了書信,通知奶娘我今夜就要行動。

中秋夜裡,所有文武百官都在大殿裡舉杯同慶,我悄悄靠近大殿的位置,換成當日值夜護衛的衣服,潛進大殿之中,正當我準備下手之時,突然有一個力量阻止了我的行動,我回頭一望,看不到是什麼人阻止了我,當下我想可能是自己多慮了。當我準備再次行動之時,一道人影出現在我眼前,好亮的金光讓我的雙眼無法自然睜開,費了好大力氣才睜開眼睛,想要看清楚之時,我的眼前卻已經什麼也都沒有,連剛剛眼前的文武百官也都已經不在,我還在納悶這是什麼情形,突然有一道聲音傳來,我立即提高警惕,隨時準備出擊,這時候又傳來一道聲音,這一次我聽清楚了這道聲音「南無阿彌陀佛」,好多位僧人突然出現在我眼前,其中為首的僧人開口說道:「南無阿彌陀佛,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莫要再造殺業,嗜血心腥啊!」我其實聽不進去這些僧人想對我說的話。正當我想要離開之時,突然一道熟悉的聲音傳入我的耳內,「觀自在菩薩,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照見五蘊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異空,空不異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菩薩請保佑我的孩子,這一生不要有災難,平安,為這世間造下福慧,不造惡業,請菩薩加持我兒。」這是娘的聲音!十八年來,多少次午夜夢迴,在夢中聽見這熟悉的聲音,原來我的娘沒死!

為首的僧人告訴我,當年唐宅被滅門以後,許多人都不敢靠近,僧人正好路經此地,便上門為這些亡者超度,卻意外發現娘還有一口氣,於是僧人便暗中救治娘,娘在清醒後,便把唐宅贈給僧人作為寺院,最後娘削髮為尼,入佛門清修,一生最大心願是希望自己的兒子不再造業,做利益眾生之事。

娘一生都在佛前求願,每一日精勤修行,沒有人知道娘還活在這世上,只知道遁空寺有一位靜慧法師。意外得知娘還存活的消息,讓我亂了陣腳,不知覺中我已跟隨僧人來到遁空寺,寺內環境清幽,但不難看出這裡便是十八年前風光的唐府大宅。我在寺院內找到了娘的身影,娘依然住在當年的房間。房屋內,娘正在精勤誦經,娘似乎查覺到身後的人影,緩緩回過頭來,娘一眼就認出是我,但是娘卻選擇不願認我,回過頭繼續誦持經典,我知道是自己一身殺氣,讓娘不願與我相認。

我內心知道,娘這些年有多麼希望我可以做一位好人,哪怕一生平凡都好,娘最不願意看見我現在這樣,所以娘一定非常失望。我離開娘的房間,來到大殿,看見佛祖的聖像,不禁流下眼淚,我不知道此時的我該做什麼選擇?一邊是好不容易找回的至親,一邊是我堅持了十八年的復仇計畫,我一時真的不知道應該怎麼做,這時僧人走了出來,似是看透我的心思,僧人開口告訴了我:「誅殺心頭之恨,也是誅殺母之心。」僧人的一句話,頓時讓我清醒過來,我若是殺了這些仇人,也等同於殺害了娘這麼多年堅持活下去的希望,因為娘希望看見的我,是清淨、善良的我,而不是雙手沾滿鮮血的兒子,為了娘,我決定剃髮出家,留在娘的身邊。

在我剃度那一日,娘終於肯與我相認,娘要我這一生好好做人,唐宅的犧牲不要再添噩耗了,我雖不懂娘的意思,但我知道娘是為了我好。在我出家以後,我便在佛寺內虔心靜修,平時亦跟隨娘身邊孝養她,這樣歲月靜好的日子,讓我內心得到前所未有的安定,原來人生不要有仇恨是這樣的好。

沒有世間恩怨,沒有仇恨,沒有世間關係,這樣的日子是如此清淨。我很感恩自己可以有機會經歷這些,還好我沒有造下大錯。

娘在八十九歲之時,安靜往生,我在娘離開以後,選擇告別僧人,離開佛寺,雲遊四海。我在有生之年,到過許多地方,經歷了許多不同的生活體驗,我真的好感恩當年沒有造下大錯。

在我四十八歲那年,我收了幾位門生,在一清淨之地,我教會他們我的畢生功夫,並且教會他們做人為善。我在五十六歲那年離開人世。

離開人世以後,我被帶到了陰暗的空間,過了許久才見到閻王,閻王為我的一生做了審判,最終我被派到了閻王殿中,擔任獄卒,閻王希望我繼續積功累德,將來才會有好的出路。我很感謝閻王給我這樣的機會,我也很積極在獄卒的工作之中。

自從開始在地獄聽見蘇佛所傳來的法音,我才終於明白原來世間存在真理,還好我當時沒有造下大錯,否則現在我將會落入萬劫不復的深淵,是佛的力量及時拉住了我。我很感恩佛,謝謝佛讓我可以有重生的機會。

在地獄聽見蘇佛講經之後,我便發願加入救世,許多時候我都會在地獄分享佛法,我相信佛法能夠幫助地獄眾生解脫痛苦,只要願意相信佛,將來一定能夠出離。

排了四年,終於等到今日往生之機會,感恩我佛慈悲,感恩蘇佛,唐偉國叩謝佛恩,感恩佛不捨眾生之心,幫助眾生從生世輪迴之中出離,唯有信佛,真信佛可行。唐偉國代表六十位獄卒叩謝蘇佛,叩謝我佛慈悲。

南無阿彌陀佛。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璽主筆寫下

 

  • 獄卒唐偉國的母親,俗名為柳煙,法名釋淨慧,於地藏王菩薩旁聽經,已由蘇佛牽上西方法性土聽經。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