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示,  中峰三時繫念法事

獄卒生命故事《以德報怨》

訪問獄卒—古煥鐘

    以德報怨

二O二一年一月九日

黑夜之中,終見雲彩;流浪多世,終見彌陀。若不說今日是何年,煥鐘也早已忘卻。眼前是西方,如夢如幻,彌陀慈尊立於前,確信是真實,非是虛幻。朵朵金蓮,綻放金光;朵朵紅蓮,綻放紅光;還有青色青光,白色白光,奇妙異彩,光耀奪目。這裡是西方極樂世界,真的是西方極樂世界,煥鐘與其他五十九位獄卒感恩跪於佛前,叩謝我佛慈恩,讓我們這些流浪之子再回故鄉,叩謝蘇佛救拔之恩,牽引我們斷離生死之苦,永歸西邦,感恩不盡。

我是古煥鐘,出生在元末年間的亂世之中。

原本,我應該是生活在一個富貴、和樂的家庭之中,家裡有爹、娘,還有祖父、祖母。一家大大小小都相處得非常融洽,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四歲時,爹開始教我習字,我坐在爹的書房裡學習,我的小書桌就擺放在爹的大書桌旁邊,爹寫字,我也跟著寫字。我是個好學的孩子,我喜歡學習,雖然只有四歲的年紀,我卻懂的比同樣年紀的孩子多,因為只要是我好奇的事物與知識,我都會主動的詢問。爹知道我是個聰明的孩子,他常常跟我說:「人生是無常的,什麼時候會發生什麼事,沒有人會曉得。所以爹要把握我們父子相處的時間,把你教好,這是爹一生最大的責任。」爹是一位大家公認的好人,從不與人爭,就連官位,爹也可以退讓,這世間沒有任何事,可以讓爹心動。

從小像個小大人的我,曾經問過爹這個問題:「為什麼爹要和娘結婚?」我之所以會這樣問,是因為我很少看見爹娘之間有任何親密的互動,兩人總是相敬如賓,平常也都各自做各自的事,好像不是一對夫妻一樣。當我問了這個問題之後,爹並沒有馬上回答我,他保持沉默,我看見爹好像沒有要告訴我的意思,當下我就沒有再多問。但是,這個問題還是讓我非常好奇,我忍不住在其他天時,又向爹提問,過了大概半年的時間,一天,爹終於回答我:「我想,是時候該告訴你了,我也不可能瞞著你一輩子。爹確實不是一個會想結婚的男人,爹從不對女人動心,有時候爹都覺得,自己會不會是個冷血動物?這個身體裡好像一點情感都沒有,就連對自己的父母,也只是盡到身為一個兒子孝順的本分,其他多餘的情感牽連,在爹的身上從來沒有發生過。至於爹和娘之間,那就更不用說了,一絲毫的感情都沒有,我和你的娘也沒有任何夫妻之實。」我好驚訝爹的回答,我緊張的問:「那……那我是怎麼出生的?」爹說:「四年多前,爹在一座懸崖邊認識一位姑娘,當時這位姑娘哭哭啼啼的傷心欲絕,準備從懸崖上往下跳,我及時拉住她,才保住她的性命。在那當下,她情緒非常激動,還氣我將她拉住。我試著了解到底發生什麼事,才知道,原來這位姑娘的肚子裡懷了孩子,而讓姑娘懷孕的人,並不是她喜歡的男人,是山中的一名土匪。姑娘原本就已經沒有辦法接受自己不是完璧之身,更沒有辦法接受自己懷孕的事實,她一時想不開,就決定讓自己的生命一了了之。我告訴姑娘:『妳的處境我能明白,發生這樣的事,確實會讓人想要永遠離開這世間,永遠都不用面對這個傷痛的記憶,但這只是一種逃避的方法,沒有辦法真正解決事情,因為你走了之後,將會留下更大的傷痛給你的父母,還有身邊所有愛你的人;肚子裡的孩子,也會因為你的死去,而無辜的被斷送生命,失去他原本可以出世的機會。』姑娘聽我這麼說,她哭得更傷心。我一直靜靜的坐在旁邊陪著她,直到她的心平靜下來,我才問她:『你有沒有想過什麼其他的方法,可以讓妳把這個孩子生下,跟孩子過著平靜的生活?』姑娘說:『沒有男人會要我這種女人,還懷了孩子……』,當我聽到姑娘這麼說時,我就明白了,我告訴姑娘:『我可以幫忙妳。』她立刻驚訝的抬起頭看著我,問我:『妳要怎麼幫我?』我回答:『我願意跟你成親,做個名義上的夫妻,但一輩子都不會有任何夫妻之實。』姑娘問我:『你真的願意這麼做?』我肯定的回答:『我確定,我本來就對女人沒有任何情感,把你娶進門,是為了要救你跟腹中的胎兒,名義上多了一個妻子,這倒是無所謂之事,只要你們平安就好。』姑娘非常感恩我,於是我們很快就在兩週內成婚。這位姑娘就是你的娘,當時這件事情你的祖父、祖母、外祖父、外祖母也都知道,他們非常震驚,但祖父母一向尊重爹的決定,加上祖父母知道爹這麼做,都是為了救人,就答應讓爹把娘娶進門。」當我聽完爹這麼說時,我完全嚇呆了,兩顆眼珠子一動也不動,直到爹拍我一下時,我才回過神來。爹告訴我:「爹在告訴你這件事之前,爹其實考慮了很久,到底該不該跟你說?爹想了想,還是決定要告訴你,但在告訴你之後,爹就有很重要的觀念要教育你,你可要聽好了!」我拉長耳朵,睜大眼睛,靜靜的聽爹說,爹說:「一個人的出生,不會因為自己父母的身分而有區別,卻會因為自己錯誤的思想,而害了自己一生。所以爹有責任教導你正確的觀念,我這一生最大的責任,就是把你教育好。今天爹會將這件事情告訴你,就是要讓你知道,即使你的生父是一位土匪,對爹來說那並沒有什麼;今天換做你的爹是皇上,對爹來說,那更沒有什麼。只要不去在乎這世間虛假的身分、名望、地位,出生在哪裡,做誰家的孩子,都是一樣的。但有一件最重要的事,就是一定要讓這個身體學會仁慈與真誠,學會對所有的人仁慈,對所有的人真誠,你的博愛可以讓你的生命更有價值,不因你出生的身分而有別,這是你應該要學會的。」爹不只有這天這樣告訴我,他每天都帶著我走上街頭,帶著我看盡這世間的百態,當我看見有錢的富商,將窮人的身體踩在腳底下;看見路邊的婦人為了一把菜的錢斤斤計較;看見年邁的老婆婆,為了雙眼失明的孩子,九十高齡了,還在街頭擺攤賣菜;看見一位前一刻突然死去的叔叔,家中正在為他辦理後事;看見路邊的母狗,為了他七個剛出生的小狗,用盡生命在保護他們……。我看了好多、好多,每一幕,每一個畫面,都是對我人生的最大教育,讓我明白活在世間的意義到底是什麼,絕對不是我出生的背景,不是我的事業成就,不是我有多美好的家庭,生了多少個孩子,而是「我到底能用我的生命,為這世間付出什麼」。

爹每一天都把我帶在身邊,他知道無常隨時會到來,所以他要把握有生之年,不斷的教育我,讓我成為社會上有用的人,讓我沒有白白出世在這世間。然而,不知道是爹有預知的能力,還是命運真的如此捉弄人,爹在我六歲那年,離開我了。

六歲這年,是我人生中最大的轉捩點,因為,我失去了所有的家人,這年發生的事情是這樣的……。

爹過去在官場上的表現,讓許多嫉妒心強的官員非常嫉妒,他們早早就想陷害爹,於是在我六歲這年,他們真的出手了。在全家人死去的前一週,我走過家中附近的那家客棧,很自然的望了客棧裡一眼,竟然讓我看見家中的老管家,我好驚訝:「老王怎麼會在這裡?」我好奇的躲在門邊觀看,看見老管家和一位陌生的男子正在對話,說完話後,陌生男子給了老管家一袋錢,這袋錢的數目看起來不少。這整個過程中,他們所有的行為看起來都是神神秘秘的。回到家後,我將這件事情告訴爹,爹教我:「不管你看到什麼,要先學會一件事,就是先不要把事情想壞。老王跟著我們這麼多年了,他是個好人,不會做出什麼壞事來的。」我聽了爹的話,就不再去追究這件事,很快也從我腦子忘去。沒有想到,一週後,家裡發生事情了。那天,我獨自一個人外出玩耍,原本我打算玩到下午再回家,突然我想到還有字還沒寫,走到半路就轉頭回家。當我回到家中時,我被眼前的畫面嚇傻了,客廳裡躺著祖父和祖母,我快步的跑到房間,房間裡躺著母親的屍體;我又跑到書房裡,爹的胸前被刺了一刀,仰躺在椅子上,我快步的跑到爹面前,爹還有一口氣在,這時我看到窗邊跑過一個身影,我沒有看錯,這個身影是老王,爹突然開口說話,我緊張的趕快將耳朵貼在爹的耳邊,問爹:「爹!爹!快告訴我這是怎麼一回事?為什麼會這樣?我剛剛看到老王跑過去,是不是他幹的?為什麼他要這麼做?我一定要去找他報仇!」爹用最後的力氣告訴我:「我留著這一口氣,就是要告訴你最重要的一句話,不管別人對我們做什麼,你都要學會『以德報怨』。家裡的錢應該都被偷光了,爹還有一些錢埋在老家後院裡,那些錢夠你一輩子花用,這件事情雖然不知道到底發生什麼,但不管如何,你都要記住爹的話,以德報怨。」爹說完話後,嘴角又流出鮮血,在我面前斷氣身亡。我跪在地上痛哭失聲,這時候老王突然又跑回來出現在我面前,老王問我:「少爺,發生什麼事了?」老王裝出一副什麼事都不知道一樣,照往常一樣的關心我,我一句話都說不出口,在我還沒調適好之前,我沒辦法跟老王說話,因為他就是殺了我們全家的兇手。老王這時候開口問我:「少爺,你要去報案嗎?」我知道兇手就是老王,現在兇手就站在我面前,我又何必大老遠的去報案,來抓我面前的這個人。我清楚記得爹剛剛跟我說的話,但我不知道我到底該怎麼做?

家人死後的一週裡,我讓老王幫忙我處理家人的後事,我整個人都像魂不守舍一樣,一時之間真的還難以接受這場劇變,在短短的一個晨間,就奪走了我身邊所有的家人。

雖然全家人都走了,我還是沒有趕走老王,我讓老王繼續在家裡做事。一個月後,一天,我走到後院裡,看見老王正背對著我在整理花草,我走靠近老王,問老王:「為什麼要這樣做?」我看見老王身體的反應,他被我問的問題嚇了一跳,然後轉過頭來問我:「少爺是在問哪一件事呢?」我告訴老王:「我知道你聽得懂,不需要在我的面前偽裝了。」老王很驚訝我竟然知道這件事,這時,他突然變了一個樣子,發出狂笑聲,說:「這件事本來就應該要發生,我忍了好久,才做出來,也算是客氣他們了。」我問:「為什麼要這樣做?」老王說:「如果當年不是古家的人害了我的祖父,今天我也不用淪落到這個地步,來當人家的老管家。而當初我會選擇來到這裡當僕人,就是在等報仇的一天!現在我成功了,我好高興!我每天都好高興!」我看不出老王哪裡高興,他還在欺騙自己。我走到老王面前,告訴老王:「爹知道殺了全家的兇手就是你,但是他要我以德報怨,可見得爹的心量有多大,就連生命的死去,他都沒有和你計較。你怎麼忍心殺害了全家?」老王跪地痛哭,他將自己家中的處境全都說出來,原來老王家中也發生了很多事,為了錢,連他三個女兒都被迫到青樓裡工作。種種因素之下,老王自己也快逼瘋了,這時又有過去與爹有冤仇的官員在慫恿老王,老王才會做出這個瘋狂的行為。這時候的老王,好像突然清醒過來一樣,他掩面痛哭,不斷在地上磕頭道歉,磕到滿頭都是鮮血。我告訴老王:「不要這樣,就算磕破頭,他們的生命都不可能再回來了。」老王告訴我:「我會自己去自首。」我對老王說:「我不去管你要怎麼做,但是在我離開這個家之前,我願意幫忙你,讓你的家恢復平靜。」我告訴老王:「這是我唯一能為你做的事,你就接受吧!我希望你能放下心中的怨恨,就讓這一切到此結束。」最後,我拿出了好大一筆錢,幫忙老王家中償還所有的債務,也贖回了他的三個寶貝女兒,讓他們家恢復原本的生活。後來,我聽說老王自己去衙門自首了,當我被召進去問話時,我告訴他們:「這件事我不追究了。」雖然我不追究,但老王殺人還是得負刑責,他被關進了大牢裡,進到大牢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就重病身亡。

我的人生遭遇,讓我變得更早熟,六歲年紀,就像個小大人一樣懂很多事。這樣的早熟並不是要讓我裝出一副傲慢、自滿的模樣,而是讓我對這世間看得更清楚透徹。

我一生沒有娶妻生子,但我並不孤獨,因為我一生都在執行爹教我的:「當一個仁慈、真誠與博愛的人。」我聽從爹對我的教誨,用我的能力,一生都在幫助人,直到七十二歲才離開人間。

斷氣後,我被兩位官員帶走,帶我去見閻王。我沒有想到當我當上獄卒後,第一個出現在我面前的罪犯,就是老王,老王還在地獄中受苦,就因為殺了全家。我很遺憾,很無奈,人生在世所做的每一件事,都逃不過因果,在世間坐了牢獄,在地獄裡還要繼續受刑,不值,不值啊!我和老王之間沒有再多說什麼,但是當我從四年前開始認識蘇佛,自己也開始學佛後,當老王再一次出現在我面前時,我告訴老王:「念佛吧!念南無阿彌陀佛,求離生死之苦。」那次之後,我再也沒有見過老王,而我也被排上送往西方的獄卒名單,直到四年後的今日,蒙受蘇佛牽往西方極樂世界。人生真的是假的,什麼都是假的,世間人啊!一定要清醒。

感恩我佛慈悲。

感恩蘇佛慈悲牽引。

南無阿彌陀佛。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菁主筆寫下

  • 獄卒的父親古雲海,於二十三層天,已蒙蘇佛遷往西方法性土。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