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示,  中峰三時繫念法事

獄卒生命故事《念佛的迷思》

訪問獄卒-楊建興

念佛的迷思

二O二一年一月八日

珠寶行樹,金珠鈴鐸,周匝條間,念佛經念了這麼久,終於看見佛經內所描述的西方極樂世界於眼前,無一處不閃耀著金光,金色光芒射入雙眼,原來當初阿嬤每天念經都在笑,是感受到西方極樂世界的美好。當我到西方時,我竟然見到阿嬤,阿嬤乘著蓮花笑著跟我揮手。我興奮的叫著:「阿嬤,阿嬤,我也來了。」我們祖孫倆相聚於西方極樂世界。感恩佛的接引,蘇佛牽建興及五十九位去西方極樂世界。感恩之心不知如何言喻。

建興從小學佛,阿嬤有個念經時敲的大木魚,我則是有一個小木魚。自從我出生後,好幾年過去家裡都沒有再添丁,我成為楊家唯一的男丁,阿嬤怕阿爸、阿母把我寵壞,堅持要把我帶在身邊教我。我的阿公很愛賭博,為了賭博幾乎要把我們家唯一的房子給賣了,阿公年輕時三不五時都會跑回家來跟阿嬤要錢,如果要不到錢,就以拳打腳踢來消氣,憤而跑出門,好幾天沒看到人。這些阿嬤都默默地忍受,因為嫁人前阿嬤的媽媽告訴阿嬤:「既然嫁了人,就像潑出去的水,不可以後悔,人生不要走回頭路,直直往前,前方永遠都有路走。」阿嬤永遠記得這個話,所以就算阿公對他多麼的暴力,他都選擇忍下來,知道前方一定還有路可以走。之後阿嬤在隔壁鄰居介紹佛法之下學了佛,從那一刻開始,阿嬤對人生沒有埋怨,只想要求生西方極樂世界,阿嬤知道今生是來還債的。阿公在四十五歲時被賭場的人以亂棒打死,阿嬤忍痛替阿公辦後事,自那時候起,阿嬤一心求道,除了工作、照顧孩子外,剩下時間都於佛道上精進用功。阿爸、阿姑、阿叔都知道阿嬤很辛苦,所以每一個都很孝順。對阿母來說,剛開始嫁進楊家還有些緊張,怕會不適應,沒想到阿母第一天進到楊家,阿嬤就牽著阿母的手說,大家都是一家人了,你把我當你阿母,我把你當我女兒,阿母放下心的點點頭。阿爸、阿母結婚後二年生下我,把我取名為楊建興,平常都叫我阿興。我長得討人喜歡,圓圓的雙眼和臉蛋,鄰居阿伯、阿嬸看到我都忍不住一直稱讚我,阿嬤看到這樣的情況後,開始把我帶在他身邊。尤其上街買菜時,阿嬤牽著我的小手,總是會走到幾家比較沒生意的小攤,比著幾樣看起來不太漂亮的菜說:「我要這個。」我抬頭看看阿嬤,拉拉阿嬤的衣角,小聲地說:「阿嬤,那菜快壞了。」阿嬤說:「就是快壞才要買啊!不然放到壞了,他就虧本了,若是這樣他花時間種的心力就白費了。」我點點頭,明白阿嬤的意思。走在路上,我看到一群小孩在玩陀螺,我看了阿嬤一眼,阿嬤點點頭,我立刻跑了過去,在甚麼也不懂得情況下伸手握住陀螺。好幾個小朋友看到我的舉動後開始放聲大哭,我的表情很錯愕,孩子們哭鬧的把我手中的陀螺搶走,我不知道該做甚麼反應,於是哭著往阿嬤的方向跑去,阿嬤這才藉此機會教育我,告訴我:「人家的東西要問過才能拿,要學會尊重每一個人。」我聽後一頭霧水,但幾次後也漸漸懂了。當街上大孩子欺負我時,阿嬤不會主動來幫我,他要我自己學會與人相處,阿嬤只告訴我:「對任何人都要慈悲,不計較,如果自己吃虧,別人可以好,那吃點虧也沒關係。」每發生一件事,阿嬤都會帶著我檢討,並告訴我從中該學習的道理,這就是我的童年。

在我大約七歲時,村上有一戶人家在一夜之間牲畜全數離奇死亡,從那一天起,連續好幾天又有牲畜死亡,全村陷入緊張的氣氛當中,於大街上大家不斷的在討論這件事,但一天又一天,還是越來越多牲畜死亡。為避免有大肆傳染的情形,這些死掉的牲畜全數被用大火燒去。自從村上發生這件事後,阿嬤開始每天足不出戶的在佛堂敲著木魚、念佛,幾乎半年的時間,沒有帶我出過門,我悶得發慌,只好有時候也跟隨著阿嬤敲我的小木魚念佛。起初阿嬤看我念得浮躁,念得心散亂,沒有特別指正我,直到村上的情形越來越嚴重時,阿嬤要我學會憐憫眾生,阿嬤告訴我生命很珍貴,很難得,看到那麼多的牲畜相繼死去,如果我們念佛可以幫上他們,就應該要盡己之力。剛開始我想出去玩的玩心還是很重,阿嬤便不斷的告訴我世間的苦,我才慢慢學著靜下來念佛。阿嬤告訴我一定要信佛,佛號、佛心、佛願的力量不可思議。看到阿嬤這樣,阿爸、阿母、阿姑、阿叔一家人,也隨之一起念佛,一個月的時間下來,這場牲畜間的傳染病真的好多了,我們全家都讚嘆佛的慈悲,幫助了村上消災解厄。

我印象中阿嬤活到了八十歲,在當時是非常高齡的年紀,在阿嬤在生的最後二十年,阿嬤只要聽到哪裡有災害,哪裡人心不平,都會自己一個人進佛堂開始念佛,十天、八天、一個禮拜等,沒有一定。我看著阿嬤想幫助眾生的心,我很感動。在我十五歲時,阿嬤坐在佛堂念佛,全身柔軟,沒有呼吸,離開了我們。阿嬤的身體兩天後才被發現,雖然如此,阿嬤的身上沒有發臭,臉上掛著一抹慈悲、安祥的笑容。家中為阿嬤舉辦簡單的後事,相信阿嬤已經往生西方佛國了。

受阿嬤的影響,我開始在鄉鎮間辦理念佛社,共同讀誦經典、念佛,祈求一切順利、平安。我知道人生很無常,所以全心全意致力於佛法之上,全家人也都支持我,我找了一份簡單送報紙的工作,一早出門,中午便可下班,剩餘的時間便精進用功。當外在環境不平靜時,我從一個念佛社,變成集結十個念佛社,就是希望藉由大家誠心誠意的力量,來化解災障。四十一歲時,我突然感覺到心臟有些不適,我意識中想要念佛,卻被突如其來的喘不上氣給中斷。於黑暗之中,我看到自己在閻王殿前,當我走入殿中時看到很有威儀的閻羅王就坐於審判桌上。我疑惑自己這一生念佛,為何死後仍於閻王殿前報到。閻王拍了一個大板問道:「來者何人?」我答:「楊建興。」閻王問:「今生可否有造下業端?」我答:「並無。」閻王又問:「今生的願力為何?」我答:「幫助眾生,自己也想求生西方。」閻王問:「念佛時是否無心無念或是有所求?」我未答,思考了許久。閻王說:「幫助人時只想著他人身體能夠好,沒顧及身中與其有緣的其他眾生是有所偏,希望他人可解災,而未見得過去共同之業力存於其中,是有所偏。之於人、之於世間之事皆是因果,若非善念、善轉、超度轉業,於求之中便有偏私,不可不知。」我恍然大悟,知道是自己觀念稍有偏差。閻王又說:「今生勸導很多人念佛,亦是功德一件,於鬼道之時可得獄卒一職,當要好好做。」我歡喜的叩謝閻王,展開於地府服務的新生活,勸勉受刑人念佛來懺悔罪障,聽聞者痛苦少一點,未聽聞者仍於輪迴漩渦中難能醒。於地府積功累德之際,我邊聽蘇佛講經,才知過去自己的學佛、念佛不足,需修調之處。某一日接到自己可以入蘇佛送往西方極樂世界的名單中,我歡喜不已,等了快四年,終於在今日實現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的美夢。當我看到阿嬤早已經在西方時,相當的喜悅,阿嬤笑著對我說:「你要好好修。」感謝蘇佛將建興與五十九位獄卒牽往西方,我感受到此處才是我真正的家。感恩佛的慈悲,讓我們安住於西方佛國,殊勝當前。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心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