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地獄獄卒,  下度地獄

獄卒生命故事《亡命還命》

訪問獄卒邱敏傑

亡命還命

二O二O年十二月二十七日

邱敏傑:

我是個沒有命的人,從小出生就被算出我的生命並不長,很快便會死亡,當時爹娘用了方法讓我續命,如此得來的生命延長,讓我一生都活得罪惡之中,所以我一直都無法開心。直到遇見蘇佛,聽了蘇佛所講的經,我才知道解開自己心中的障礙,我非常感謝蘇佛讓我重新找到生命的明亮之處,原來我的生命是因為業運所纏,現在我終於知道解脫之方法。我很感恩自己能夠在今日解脫往生西方,無盡之感謝,謝謝蘇佛及諸位法師、居士。

我的生命延續,對我而言是一種洗不盡的罪惡感受,我的生命是靠多少人的犧牲才換回來的,當我知道這個事實,我真的很難受,我寧可自己在當時候命絕,也不希望自己這樣懷著愧疚地活著。但我不能說出自己有這樣的心態,因為爹娘是真的為我付出很多,我的生命是爹娘給我的,也是爹娘幫助我延續的,爹娘對我的恩情之大,讓我不敢將這些感受說出口,我必須孝養父母恩情,爹娘對我的要求我從不反抗,以此報答父母恩情。

在我出生那一天,天空忽然狂風暴雨,娘原本懷胎還未足月,但在那一時刻,娘的肚子突然長得好快,才過幾個時辰,娘便要臨盆了。家中面臨這突如其來的變化,大家都措手不及,經歷一夜的折騰,我在天亮之時,順利誕生,當我的哭聲一響,屋外風雨也瞬間平息。

在我出生之時所發生的天空異相,引來了道人上門,道人算出我的出世會為村莊帶來厄運,並且說出我的生命是被妖魔附體,道人指出這個小孩必須立即殺死。消息傳得很快,村子裡鬧得人心惶惶,許多人因為害怕死亡,紛紛趕到家中,要求爹娘交出孩子,爹娘因為害怕孩子會被處死,連夜將孩子帶離村莊。

一路上,爹娘為了養活剛出生的孩子,沿路走走停停,娘還要在艱困的環境中擠出奶水餵我,爹娘一心只想要讓我活命,最終還與魔王交換了條件,魔王同意保我健康成長,條件是需要犧牲所有村民的性命。爹娘因為一時私心,同意了魔王的條件,以全村村民的性命,換來我的一世平安。

爹娘開始為魔王做事,全村民都在一夜間神識癲狂,每日一入夜裡,爹娘便會來到村莊內,操控這些村民,替魔王做事。從小我便看著這些情景,看見這些癲狂的村民,起初我並不知道他們發生什麼事,直到後來有一位甦醒的村民告訴了我,我才知道其中真相。

在我十五歲那年,我悄悄地跟在爹娘身後,在我得知魔王將有一個毀世稱霸的計畫之後,我便起了想要阻止一切的心。也是在那一夜裡,我發現了這位告訴我真相的村民,我是意外撞見他的,沒想到自己可以有喚醒癲狂者的能力。我的聲音讓這位村民短暫甦醒,當我知道這一切,我的內心非常痛苦,為什麼為了我的存活,需要傷害這麼多人的生命,讓他們過著生不如死的日子。我想改變這一切,但是我不想傷害我的爹娘,因為他們為了我付出非常多,雖然我無法認同他們為了我做出的這項決定。

我開始悄悄地進行自己的拯救計畫,我背著爹娘,偷偷帶走數位村民,我將他們關在隱密之處,想辦法避開召喚的力量,我努力嘗試各種方法,希望拯救他們回復正常,最後我才發現他們需要喝我的血,才得以清醒。被我帶走的這些村民,每日喝我的血,每一日清醒的時間越來越長,終於在滿月之期,完全甦醒,回復正常,我讓他們盡速遠離這個村莊,不要再回來。

在我知道自己的血可以救癲狂的村民之時,我便計畫有一天要讓所有村民都回復過來,但我不希望爹娘傷心,所以我一直等待機會。直到有一天,我發現爹娘因為犯錯誤,神識也開始被魔王控制,我再也不想要繼續等,在當日夜裡,我便將自己所有的血,配合自己所具有的能力,血祭村莊。我在死前最後一刻,我看見自己喚醒了所有的村民,我好開心,我終於不用再活得這麼有罪惡感,我可以是坦蕩蕩的生命。

在我死後,有一段時間,我聽不見任何聲音,也看不見任何東西,不知過了多久,我才被放了出來,是蘇佛超度的聲音,將我從空間中救出。原來我在三千多年來,一直被魔王封印在空間之中,受盡黑暗之苦,直到最近因為蘇佛觀想超度空間,我才有機會從空間中出離,非常感恩蘇佛慈悲幫忙。

我從空間中出來以後,很快我進入了鬼道,後來我又被帶到了閻王面前,閻王見我受了三千多年的黑暗之苦,審判之後,閻王派了獄卒的職務給我,讓我先積功累德。

在地獄擔任獄卒的時間,我每日都相當積極地聽蘇佛講經,法喜充滿,受益匪淺,真的很感恩蘇佛慈悲,幫助了我出離空間,現在又幫助我得以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我知道蘇佛助人是不求回報的,我會精進成就,加入救世之行,救度眾生,以此回報此大恩大德。

無盡感恩,我願求生西方極樂世界,求解脫離苦,我是魔之身,感恩佛慈悲不捨任一眾生,我會努力,報佛之恩。

南無阿彌陀佛。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璽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