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地獄獄卒,  下度地獄

獄卒生命故事《討債還債》

訪問獄卒—張憲忠

    討債還債

二O二O年十二月廿六日

步步蓮花,步步清香,憲忠和其他五十九位獄卒,踏踩在輕盈的蓮花座上,原本激動的心情,瞬間轉為平靜,這是西方的淨。看著腳下晶瑩剔透的大朵蓮花,原來西方是如此的純、透、無染,真正是無惡唯善的光明世界,殊勝莊嚴無比,是憲忠夢寐以求之淨地。憲忠感恩至極,跪於佛前感恩我佛慈恩,感恩蘇佛度化我們這些默默無名的獄卒。

四千三百七十五年前,我出生在這世間,這一年,鎮上出現非常嚴重的傳染病,原本只有一戶人家出現病症,不到十天的時間,又傳出了二十戶人家得到相同的疾病,接連幾日下來,每一天都有新案例出現,全鎮都因為這波傳染病而人心惶惶,還沒染病的人,每天都在擔心自己會不會染病;已經得病的人,每天都在害怕自己什麼時候會死,每一個人都活在恐懼的日子裡,在傳染病還沒結束之前,沒有一天是平靜的。

這波傳染病的病症,會在皮膚上長出又紅又癢的蛇皮,每一個被染上傳染病的人,他皮膚上的蛇皮花紋不見得一樣,但感染的位置都同樣會從腹部開始長出一圈又一圈的蛇紋,然後從腹部延伸到脖子,最後四肢、臉上也都會慢慢長出來,蔓延到全身的皮膚。很多病患會因為忍受不住全身皮膚的紅癢,不停的抓,最後潰爛、感染致死。沒有任何的藥方可以醫治,也沒有任何的草藥可以止癢,只要一染上病的人都活在無比痛苦之中,有些人因為不斷的用手抓,將全身皮膚抓得流血、流膿,他們的家人只好將他們手腳捆綁,病患忍受不住劇癢的痛苦,用全身的力氣不斷在地上翻滾、碰撞,發出痛苦哀號的聲音。不到三個月的時間,開始傳出有人因為傳染病而過世的消息,更讓全鎮的人感到害怕,整個鎮上亂成一團。

在鎮上疫情最嚴重的時候,官方開始嚴格管制,只要染上傳染病的病患,都必須強制隔離,若是嚴重到已無法痊癒者,就會直接被丟棄在荒郊野外。在官方的控管下,確實有效抑制病情的擴散,將得病的人數控制在一定的數量之內。

我的母親懷孕後,她也染上了傳染病,必須被強制隔離。父親非常擔心母親,而母親為了讓父親放心,對父親說:「放心,我相信這個孩子會為我帶來好運,我很快就回來了!」

母親被關在一座山上的茅草屋裡,這間茅草屋中,還有另外兩位同樣染病的婦女。這兩位染病的婦女,她們的病情沒有母親的嚴重,卻比母親還要悲觀,她們總是在母親面前唉聲嘆氣,全身一發癢起來,會不停的尖叫、發狂。

兩位婦人問母親:「你真的有感染到傳染病嗎?為什麼你看起來好像沒事一樣?」母親將自己身上的蛇皮給兩位婦人看,兩位婦人都非常震驚的說:「你……你怎麼這麼嚴重?為什麼你還可以那麼鎮定,好像身上完全沒事一樣?」母親對兩位婦人說:「就算再癢,我都要忍,我不能讓我肚子裡的孩子受到驚嚇,就算再難熬,我也要熬過去。」母親真的從染病開始,不管身上再癢,她都沒有抓癢過一次,因為只要一抓,感染的部位就一定會擴散,所以母親忍著不抓,不要傷害到肚子裡的我。

在母親懷孕第六個月時,她做了一場夢,夢裡是肚子裡的我在跟母親說話,但我不是以一位嬰孩的樣子出現在母親面前,而是現出我的原形。母親在夢裡並沒有被我的樣子嚇到,她很鎮定的看著我,問我:「你是誰?」我回答:「我是一條蛇。」母親說:「我看得出來你是一條蛇,而且是一條非常大條的毒蛇,你為什麼會出現在我的夢裡?」我回答:「我即將成為你的兒子,這一世我可以投胎成人。」母親感受到我一身的邪氣,問我:「這次的傳染病跟你有關嗎?」我回答:「當然有關,這些人過去欠我的,我都要他們還。當時我說過,只要讓我有機會來到人間投胎,我一定會大鬧一場,讓每一個欠我的人都生不如死!」母親問我:「包括我也是?」我回答母親:「過去我和你曾經互相爭鬥,當時你包容我,沒有和我繼續鬥下去,還幫助我恢復身上的傷,所以我一直對你懷著感恩之意,今生投胎成妳的兒子,報答妳當年的救命之恩。」母親說:「那為什麼我也染上傳染病?」我回答:「因為我想知道,妳是不是還像當年那樣可以包容我的一切,我想知道你的真心。試探了幾個月的時間,我看見你從染病到現在,都沒有抓過一次癢,也沒有做出任何傷害自己或傷害我的動作,甚至沒有埋怨過什麼,還是照平常那樣過生活,我便相信,你還是跟當年一樣,可以接受我,包容我,所以今天我才會現出原形給妳看,讓妳知道,妳肚子裡的孩子就是當年的我。」母親對我說:「既然妳投胎來當我的兒子,我現在就以一個母親的身分教導妳。你可知道,這些染上傳染病的人,他們現在過的是生不如死的生活,他們的家人看到自己的親人得病,更是不捨與痛苦,你怎能做出這樣傷害人的行為?」我回答母親:「若不是我們之間有冤仇,我也不會做出這樣的事。」母親告訴我:「如果你的出世會對這世間帶來傷害,那我寧願不要有你這個孩子!」我沒有想到母親竟然會說出這樣的話,我沉默不語。母親說:「每一個人都有過去,誰沒有造過罪?誰沒有犯過錯?但你卻咬緊過去的恩恩怨怨不放,這一世還來人間討報,最苦的還是你自己。」我還是沉默不語,母親又說:「你現在就去看看那些已經染病的家庭,看他們現在過的是什麼樣的生活。」我立刻觀看那些已經染病的家庭,每一戶都生活在愁雲慘霧之中。母親又說:「你再去看看,在他們傷害你之前,你是怎麼先傷害他們的。」我聽從母親的話,立刻觀看我和這些人之間的過去。當我看到時,我好震驚,他們每一家戶竟然都曾經被我害得家破人亡,而且各各死狀慘烈。我不知道我竟然害過這麼多人,他們才會在死後找我索討,現在換我向他們討,讓他們染上傳染病,這次死後,下一次又要換他們來向我討。母親問我:「看到了沒有?什麼時候才要結束這一切?」我忍不住哭了出來,告訴母親:「我一直以為是他們欠我,沒想到,是我先害死他們。」母親問:「那你現在還要繼續討嗎?如果繼續討下去,你們之間的仇恨又會沒完沒了。」我告訴母親:「我不討了,沒有必要再討了。」母親問:「那這些已經染病的人,他們的病該怎麼醫治?」我回答母親:「這世間沒有任何的藥方可以醫他們的病,只有喝我的血,才有可能被醫好。」母親說:「你還沒出世,他們怎麼喝你的血?你是我腹中的胎兒,你的血就是我的血,那是不是喝我的血也可以?」我搖搖頭,說:「他們還是必須喝從我身上流過的血才行。」母親問:「那該怎麼做?」我告訴母親:「現在就把我生下來吧!」母親一說完,她立刻感受到腹部劇烈的疼痛,在臉盆裡生出了一個還沒完全長好的胎兒。在我生出時,我的身體已經奄奄一息,失去生命。母親明白我的意思,立刻在我的身體刺了一個洞,將我身上的血取出後,趕快請人將這血分給所有染病的人喝。最先喝到的就是和母親同住的兩位婦人,他們一喝下我的血後,皮膚上的蛇皮立刻消失不見,另一位因為染病而失明的婦女,雙眼立刻恢復視力,重新看見這個世界。他們相當震驚,天下竟然有這種事!每一個喝下我血水的人,我們彼此間的仇恨就在那一瞬間一筆勾銷,他們不再欠我,我也不再欠他們。我身上的最後一滴血,我要母親自己喝下,母親將這滴血滴進嘴裡後,她身上的蛇皮也立刻恢復。

這一晚,母親回到家中與父親團聚,母親將我的事情全都告訴父親,父親感到非常難以置信,他無法相信自己的兒子,竟然是蛇精來世間投胎討報,帶來這場令人驚慌害怕的傳染病。不過,我最後的作為令父親讚歎,父親說:「人都是無知才造罪,好好改過,相信我們會有機會再相遇。」

雖然我犧牲自己的生命,救回這些人的命,但是我還是得為自己造下的罪業受報償還。我在地獄裡受刑,每一天,我都發露懺悔,是我一念的偏差,才會造下這些罪業,我懺悔,我認錯,我願意改。

在我真心的懺悔之下,閻王讓我縮短在地獄受報的時間,我再一次來到世間,但這一世我不是做人,我先當了一隻狗,是一隻流浪狗。我的母親,就是一隻母狗,牠把我生下後,就沒有再照顧過我,有孩子看到我長得可愛,路過我身旁時,會給我東西吃。我聽過一個孩子跟他的母親說:「娘,那隻小狗好可愛,牠才剛出生而已,我們把牠抱回家養好不好?」他的母親說:「別了,別了,怎麼知道那是不是有皮膚病的狗,你看他的皮膚長得多奇怪。」這位孩子的娘說得沒有錯,我確實就是一隻染上皮膚病的狗,我還在償還我的罪業。

沒有人敢把我帶回家養,我只能自己靠著自己的力量,到處找東西吃,努力的存活在世間。雖然我是一隻狗,但我還是很珍惜我的生命,我不輕易的浪費每一個可以讓我還債、報恩的機會。我吃路邊的花草,吃別人丟給我的酸臭食物,只要能幫我止飢餓的東西,就算再難吃,我都會吃下肚,因為我要活命,我一定要活命。我相信只要讓我活著,就算是個狗身,我也能盡一點力量,做點好事。

我的體型慢慢長大,卻因為沒有足夠的營養,而長得非常消瘦。有幾次,我意外的找到食物可以吃,卻看到路邊有孤兒也在地上找東西吃,我立刻用我的腳,將食物撥到孤兒的面前,用我的眼神告訴他:「這給你吃。」孤兒好像已經很久沒吃東西一樣,也不管我給他的吃的是什麼食物,立刻拿起來吞下肚。

我知道一條狗的生命並不長,就算我長得又瘦、又病、又醜,我還是很珍惜我的每一天。

一天,陰雨綿綿,我的靈敏感覺到有事情要發生,果不其然,一匹飛快的馬衝了出來,還站在路中的小男孩完全來不及反應,我立刻用最快的速度將男孩衝撞到路旁,救了男孩一命,而我,已經倒地不起,結束這一生投生為狗的生命。

死後,我的靈魂被地獄的官差帶往地獄,我不再是一隻狗,我的靈性是一個人,就站在閻王的面前。閻王告訴我:「這一生當狗,你都在幫助人,還救了一條人命,就讓你擔任獄卒,盡你的職責好好做。」

我很感恩這一切,在地獄裡,我不敢放慢,該是我做的,我絕對會盡全力努力去做。每一次當我將罪犯拖到受刑場時,我心裡都有很多感觸,因為曾經我也是被拖來這裡受刑的一條靈,如今我已經從中解脫,成為獄卒。我感嘆,如果這些罪犯早日聽到蘇佛講經,知道因因果果,怎敢犯下這些罪業,來讓自己受罪、受報呢!奉勸還在世間的人們,一定要學佛、聽經,真正依教奉行改變自己,求生西方極樂世界。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菁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