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地獄獄卒,  下度地獄

獄卒生命故事《為非誠懺》

訪問獄卒袁松育

為非誠懺

二O二O年十二月二十日

袁松育:

我是今日超度法會的獄卒代表,袁松育,非常感恩讓我能有今日往生機緣,我在死後從沒想過自己能有今天,真心謝謝蘇佛,謝謝大家。

我在生前,於家中是排行老大,爹娘老來得子,我的出生為家裡帶來了許多歡樂,所有人對我百般寵溺,什麼事都順著我,日常所需也都為我打理好,我沒有什麼需要擔憂,更不需要學習,就可以垂手可得,我是被寵著長大的,雖然後來娘再生了弟弟,但是爹娘對我的寵愛還是最多的。

我出生的家庭並不富裕,爹娘都是做著辛苦的勞務工作,即便如此,爹娘還是會把最好的留給我,讓我過著相當好的生活,我到十五歲還不知道如何自理生活,因為爹娘總是給我最好的準備,滿滿寵溺,所以我的生活過得非常輕鬆、快樂,無憂無慮,但若是要問我:「未來想做什麼?」其實我是完全不知道的,我對我的未來全然無知,因為我沒有任何生存能力。

從小在充滿愛的環境長大,一直沒有遇過任何阻礙,良好的生活養成我活潑開朗的個性,所有人都認為我是個開朗、健康的好孩子,誰也沒想到未來的一天,我會變成無惡不作的山寨首領。

爹娘在我二十歲那年,因高齡病逝,生前爹娘將我託付給舅父,雖然舅父一家對待我的態度和善,但總不像爹娘那般寵溺。我開始被教導自理生活,還有幫忙許多工作,剛開始的日子非常辛苦,因為我什麼也不會,常在半夜聽到舅母向舅父訴說對我的厭惡。那時的我是第一次遇到生命裡的不順心,我並不知道如何面對,獨自躲回房中哭了許久,有好一陣子我的心情都是難受的,因為我不知道如何面對這樣的人生,我從來沒有遇過。

在舅父家待了五年多,最終我還是被趕出家門,因為舅母懷疑我猥褻他最小的女兒,我的內心無法接受這樣的指責,為何我從沒有做過的事情,舅母要強加到我身上?我的內心好氣憤,但我不知道該如何表達我的憤怒情緒,我開始大吼大叫,還有摔東西,見人就打,大家以為我想要攻擊人,舅父便找人將把我綁起來,準備把我丟出家門外。我當時好害怕,根本不知道怎麼辦,所以我拼命掙扎,就在我快要掙脫綁在我身上的繩索之時,被舅母眼尖地發現,舅母大叫一聲,引來大家的注意,舅父以為我是要攻擊舅母,便命人將我毒打一頓,並拖到郊外丟棄,舅父說是看在我爹娘的情分上,才留我一命,說完轉身離去。那一天是我最難受的一日,從小到大,從未有過這樣的對待,我好傷心、害怕,最後身上的疼痛讓我心裡產生了恨意,我恨舅父、舅母對我的傷害,我更恨小表妹對我的誣賴,我決心想要報復。

我躺在郊外,身負重傷,就在我以為自己快要死去之時,突然一位男子走到我面前,還未能看清楚眼前的男子,我便昏了過去。當我再次醒來,我已經身在一個陌生的環境,屋外飄來陣陣中藥味,我動了一下身體,想要坐起身來,但是身上的傷只要一被牽動,就有劇烈的疼痛,身體所受的苦,讓我更加怨恨舅父一家對我所做的傷害,我的心中頓時只剩下滿滿恨意。這時屋外走進來一位男子,看著身形可以知道他就是在我昏倒之前所見的那位男子,我想向他道謝,但是身上的疼痛讓我無法順利移動身體,男子見狀連忙要我好好躺下就好,我發現自己身上的傷都已經被包紮好,就連身上的衣服也已經換成新的,這讓我非常感動。

在這裡靜養了一個多月,我才終於可以下床走動,那時的我還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只知道男子每日都會進屋來探望我。這一日我坐在床邊等待,想要好好向這位男子道謝,但是我卻都沒有等到男子進屋,直到我聽到屋外傳來一陣喧鬧,有人尖叫出聲,我連忙扶住還有些隱隱作痛的傷口,跑到屋外查看。我看見男子身受重傷,滿身是血,彷彿比我一個月前受的傷還要嚴重,男子的身邊有許多人幫助他清理傷口,男子像是失去了意識,旁邊還有一位不停哭泣的女子,便是剛才尖叫出聲的人,看女子與其的關係,應該是男子的愛人。過了許久,男子的傷口終於處理好,靜躺在床上休息,等所有人都離開以後,我坐在床邊守著男子,這是我第一次近看男子的容貌,其有一副俊俏的面容,此時因為重傷,面容顯得有些蒼白。不久男子醒過來,發現是我守在床邊,一時有些驚訝,但驚訝只是一時之間,很快男子恢復神色,淡笑開口:「可以下床了啊!」我一時沒反應過來,過了一下才回神答道:「是,謝謝你的救命之恩。」這時男子的笑容更深了些,笑著告訴我:「你真覺得我是平白無故想要救你的嗎?如若不是當年與爹娘的約定,我根本不想再與這個家有任何牽扯。」我聽著男子的話,疑惑道:「爹娘?」男子大笑出聲,說道:「是啊!你居然沒認出我,哥!」我驚訝地看向男子,這才發現男子的容貌確實與爹娘有些相似,他居然是晚我十年出世的弟弟,但如今也才多大年紀?怎麼有這麼大的能耐?還有如今滿身的傷又是因為什麼才受的傷?我滿心疑惑的看向弟弟,弟弟像是看懂我的心思,笑著想要坐起身來,但是因為身上有傷所以動作顯得有些吃力,我下意識想伸手去扶他,卻見弟弟眼神中透露著對我的不喜歡,推開我的手,自己坐了起來。我並不知道弟弟為什麼如此對我,我還想要多問之時,弟弟喊來守在外面的人,將他帶了出去,在出去前,我聽到弟弟對我說道:「既然傷好了,那就出去吧,我不想要再看到你出現在我面前,我的人生再也和你們一家沒有任何關聯,這是我為爹娘做的最後一件事。」從那一日過後,我再也沒有見過弟弟,我也不知道弟弟那段時間到底去了什麼地方,不知道弟弟究竟在做什麼事。

從那日過後,我又成了一個人,不知該何去何從,走到街上,抱著肚子飢餓,但我沒有能力養活自己,連續餓了好幾天,已經餓到有點發暈,渾身又髒又臭,我以為自己就要這麼死了,雖然心有不甘,但我也無能為力。我躺在大街上,神識開始不清,到了深夜,我被一道聲音吵醒,睜開眼發現這不是小表妹的聲音嗎?因為內心痛恨小表妹對我的誣陷,所以一聽到小表妹的聲音,我就來了力氣,我努力地站起身子,準備慢慢靠近,結果發現小表妹正和一名男子摟摟抱抱,舉止親暱,頓時知道自己當時是成了小表妹掩蓋自己私情的代罪羔羊,我的內心瞬間更為憤怒,但我知道自己以現在的能力衝出去,也不是他們的對手,我努力按耐下自己這口怒氣,告訴自己,有朝一日一定要向他們報仇。

我找了一條溪,將自己清洗乾淨,又將衣服稍微清洗了一下,整理好自己之後,我才走到大街上,準備投靠一個山寨。這些日子在大街上流浪,曾看過這個山寨的勢力龐大,因此我相信自己投靠這個山寨之後,等自己逐漸強大起來,便可以有辦法對付小表妹他們,替自己所受的傷復仇。

加入山寨十多年後,我終於足夠強大,我籌畫了這個復仇計畫十多年,現在終於可以實現。我在山寨裡有了一點地位,我設計將小表妹抓住,先是讓所有人看見小表妹的淫亂,當我親眼看見舅父與舅母那般痛心的神情之時,我內心的仇恨總算報了,小表妹當場被舅父斷絕父女關係,並被趕出家門。遊走在外的小表妹被我擄了回來,我將她關了起來,時不時糟蹋她,她成為我的玩物,許多年過去,我還是不停地折磨著她,小表妹似乎已經習慣這樣的生活,逐漸不再反抗,任隨我的行為。

在我三十歲那年,山寨裡出現大變動,打聽之下才知道是寨主病逝,山寨裡一時群龍無首,大家都想要爭地位,於是開始明爭暗鬥,將近一年的時間,山寨才慢慢平靜下來,山寨裡的地位也有了不一樣的變化。這一日是我第一次來到寨主居住的地方,居然有種熟悉的感覺,赫然發現這裡就是弟弟救過我的地方,但卻已經不見弟弟的蹤影,原來病逝的人就是我的弟弟袁松義。

雖然我與這個弟弟的感情並不深,從小受爹娘關注的我,根本很少注意到這個弟弟,現在得知弟弟病逝的消息,不知為何心中竟然有些感傷,或許這就是血濃於水的緣故。弟弟身邊的親信認出了我,並將弟弟生前的一些事情全都告訴了我。原來弟弟是被爹娘遺棄的孩子,從弟弟出生下來,爹娘就不關愛這個兒子,後來更因為家裡經濟困難,便把弟弟賣給了商人,當時便是賣給了這個山寨的寨主,後來弟弟成為了小寨主,爹娘又找了過來,和弟弟說了許久的話,見面後弟弟的心情很差,一個人喝了一整夜的酒,現在才知道原來弟弟受了爹娘請託,爹娘託弟弟要幫助我一次,所以那次弟弟才會即使心中有恨,還是對我出手相救。

我雖感恩爹娘對我的養育之恩與寵愛,但我依然不解爹娘為何如此對待弟弟,對於這個弟弟的遭遇,我的心中還是有些不捨。弟弟的親信告訴我,弟弟其實是被陷害身亡,並非像是外面流傳那樣,我聽完之後,心中升起了想替弟弟報仇的心念。親信告訴我,十多年前,弟弟就已經知道我投靠了山寨,這些年來一直暗中幫助著我,直到我終於有了一點地位。

我決心替弟弟報仇,親信也將弟弟多年來的勢力拉攏過來,我成為了新一任的寨主,最後親手手刃了殺害弟弟的兇手,替弟弟復仇之後,我的心中再也沒有仇恨。雖然她還是被我關禁起來,但我已經不再有恨,反而日久生情,逐漸對她產生男女情愫,我們在多次歡愛之後,她為我生下了一個兒子,但是因為我與小表妹是近親關係,兒子生下來就有殘缺,天生身體不佳,且在山寨這樣的環境長大,兒子性情暴躁,手段兇殘,從小便學起了許多傷人的手法,我發覺不能讓兒子繼續這樣成長,但兒子已經難調難伏。

兒子越大,性情越差,後來還與鄰村惡霸起衝突,砍了對方手腳,對方不斷想著要報復回來,我一氣之下便打斷了兒子的手腳,雖然後來手腳恢復過來,但我限制了兒子的行動,派了大量的人守住兒子。兒子的性情越來越變態,我不知道怎麼教兒子,兒子的行為讓我意識到自己的錯誤,我雖不是個好人,但我不希望我的兒子如此兇殘,或許這是我內心中尚存的一絲善念。

我將山寨整理後解散,決定帶著妻兒隱居山中,兒子對於這樣的決定當然不服,想趁我不注意奪下山寨之權,兒子手段兇殘,是我沒有教育好兒子,為避免兒子傷害更多人,我便親手殺死兒子,原本想要自盡,但是想到小表妹,便打消了自盡的念頭。她在得知兒子被我親手殺死之後,不久便抑鬱而終,我處理好小表妹的後事,將她與兒子葬在一起,在墓旁搭起茅草屋,從此隱姓埋名,那年我四十二歲,獨自過了三十多年的孤獨生活,七十四歲病死在山中。

死亡以後,我下到地獄,先是為強暴小表妹的罪刑受報,每日時間一到,我便被抓到地獄銅柱之上,燒烤下體,超高的溫度燒得下體焦黑,痛苦難耐,受完此刑期後,我又為在山寨中逞兇鬥狠付出代價,經歷上百年的罪刑,才終於結束地獄之刑。在地獄受刑的後期,我都是在償還沒有教育好兒子的罪刑,兒子所做傷天害理之事,因為自己疏於管教,在地獄付出應負之責。

從地獄之刑結束以後,我被帶到了陰間。因為自己對生命輪迴有了深刻之體悟,我便主動請求服務機會,希望能做一些好事,閻羅王同意後,便安排我擔任獄卒,我一直謹守本分,克盡職責。

我在地獄四百年,在地獄受刑結束後便一直擔任著獄卒的工作,直到這些年我聽到了蘇佛講經,蘇佛所講的道理攝受人心,我聽著哭了好久,並決心想求出離輪迴,原本我以為自己會一直在地獄之中服務,現在聽了蘇佛講經,才知道要出離輪迴。我非常感謝蘇佛的開示,讓我得以清醒,人生這場戲我演得相當失敗,如今我只想求出離,放下一切。在未來,如果我有能力,我會好好當一個好人,如蘇佛一樣救度眾生的善人。

好感恩如今所遇的一切,感謝蘇佛,今日才能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無盡的感恩,感謝我佛大慈大悲,袁松育代表今日往生之獄卒,叩謝佛恩,南無阿彌陀佛。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璽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