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地獄獄卒,  下度地獄

獄卒生命故事《輪迴記憶》

訪問獄卒-齊向仁

 輪迴記憶

二O二O年十二月十八日

我這條靈魂一直很清晰,為了想了解這條靈最終的去向,我嘗試著各種輪迴,每一次的輪迴不管是受報,還是在人道出生富貴,我都跟閻王說,我不想忘記過去,我不喝孟婆水,我想要藉由此來找到這條靈最終究竟該往的方向在哪裡。閻王看我的眼神堅定,於是答應。每一次的投胎,我都知道歲數的終點在哪裡,但每次進到不同的身體後,外在的環境就像是有著大吸引力一樣把我給吸住,讓我的靈魂在身體裡面幾乎難以發揮,甚至每一世我都必須要配合我的身體。以如此清醒的靈魂輾轉十幾世後,我才終於以地獄獄卒的身分到達西方極樂世界,相當的感恩蘇佛。與我同一天往生西方的還有另外五十九位獄卒,他們覺得我的經歷很特別,讓我出來當代表,說說自己好不容易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的故事。

當獄卒前的這一世我名為齊向仁,閻王在給我這個軀體時,告訴我:「今生是我相當好的機會,要好好保握。」當時我並不知道這一世會發生甚麼事,雖然生死簿上已經寫好我這一生的劇情,但我沒問,就是照著劇情這樣演下去。這一世我出生時,娘是一名寡婦,我是爹離開世上前留給娘的禮物。娘非常小心翼翼的呵護我,只要我一哭,就將我抱起,我一鬧,娘關愛的眼神就投向我。我只要有任何需求用放聲哭喊來表達,最終都會得到我想要的結果。當我還是嬰孩時,雖然我的身體在哭,但我的靈魂非常記得閻王告訴我:「要好好珍惜此生。」於是我以此身開始探索這一生會得到怎樣不一樣的體悟。

雖然我是孩子,但我比同年齡層的孩子表現出來成熟很多,我的靈性很寧靜的觀察這個世界。從剛出生時,雙眼只有見到娘,可以感受娘所有的情緒。娘看我是歡喜,看牆上那張爹的相片是悲傷,兩種情緒交疊之下,我長大,娘變老,娘從風韻猶存的女子變成一位婦人。為了養大我,娘以賣魚為生,天還沒亮就去漁港批一些漁貨到市場擺一個小攤來賣。最後賣不完的漁貨為了保持新鮮,就送給老人院的老人享用。有時一整天下來跟成本算一算只賺了一點點,或是根本沒賺甚至虧本。即使這樣,生活上也還算過得去,娘總是覺得,生活一切從簡,越簡單越好。若不是隔壁大嬸跟我說起,我不知道娘在嫁給爹以前原本是一位手不動三寶的千金大小姐,是家中的掌上明珠,娘的爹最疼娘,結果娘卻選擇嫁給一位門不當戶不對的小夥子,兩人一見鍾情,在認識不到三個月後就互許終身,爹的家裡是養牛的。娘不顧反對帶著豐厚的嫁妝嫁了過來,剛開始爺爺奶奶看娘帶來很多有價值的東西,對娘還算好。但娘嫁入的時間一久,什麼家事都不會做,更不會煮飯,這令奶奶心中非常的不悅。隔壁鄰居還笑奶奶娶了一個媳婦回來伺候,讓奶奶覺得在眾人面前抬不起頭,所以對娘的成見一天比一天深。就在爹有一天出門去放牛時,將牛牽到岸邊去喝水,自己就站在大石上等待。突然間有一條狗不知從哪裡衝出來,吼叫在牛群之間,把牛群嚇得到處亂竄,爹為了安撫牛群,一個不小心從大石上踩空,跌入溪中,頭部碰到石頭暈了過去,就這樣淹死在溪裡。當鄰里急急忙忙地跑回來通知時,爺爺奶奶跟娘全都跑來溪邊,不論怎麼哭吼喊叫,爹都回不來了。替爹辦完喪事後,奶奶更無法忍受娘,說娘是一個剋夫的女人便把娘趕出了門。娘被趕出家門的幾天住在一個破舊無人的房子內,沒多久就發現自己懷有身孕。娘在我的出現後變得很堅強,沿路行走到了隔壁村,開始自己一個人全新的生活。母親本身是一個很有教養的人,所以教導我每一個細節都不馬虎。母親並不知道我小孩的軀殼之中是一個成熟的靈魂。聽到了母親遇上了父親後的故事,還有母親現在獨自一個人以賣魚為生養活我,我感嘆這世間可憐又可笑的情感。

得到人身之前的幾世,我一直在找尋方法要替這靈性洗去「情」的波動,但都沒有成功過,因為不管我投胎成為青蛙或是鳥類,都本能式的會發情,會尋找伴侶。就算我自己不想要靠近異性,也會有異性主動靠近我,跟我示好,讓我不得不深陷其中,甚至我們還會有愛的結晶,孩子。當有了孩子之後,關注的眼光除了在伴侶身上,當然也在孩子的身上,可以說除了找食物外無一時刻離開這個家,這些守護的人。這些是身體上自然而然的反應。

有一世成為狗時,看到某一隻公狗正在欺負母狗,我猛力的上前將公狗驅趕,母狗見到我的英姿後便一直跟隨在我後面,我用靈性告訴他:「不要跟著我。」但母狗還是一直跟著我,雙眼還透露著愛慕的眼神。本來覺得我一點都不需要母狗,沒想到幾個月過後,我這狗身居然有了不一樣的反應,喉嚨開始發出嗚嗚嗚|的發情聲,這讓我很緊張,因為除了我身邊這位母狗自動的靠近之外,還有附近的母狗也都用水汪汪的眼神看我。那種情波一出現,我便自動地被吸引,和母狗發生關係。每當發生關係過後,我的靈性就會很懊悔,為什麼自己要讓身體這麼做?我的靈性如此清明,為什麼會被這身體的欲望控制?身體的欲望就像是禽獸,所做出的就是禽獸的行為。當我的靈性這麼告訴我的身體時,身體會收到訊息,並告訴自己:「知道了。」但當下一次又再發生時,身體還是被拉走,還是一樣有著動物的本能,慾望還是無法止住,還是繼續癡迷。在這樣的情況下,有時我甚至會氣自己,氣自己這個色身。這些輪迴之中所發生的事,因著我沒有喝孟婆水,都深刻的留在我的意識之中。稍微長大後,人與人之間的相處,動物與動物間的相處,我看得非常清楚。看到隔壁嬸婆和他媳婦相處不愉悅的樣子,我就想到之前我投胎當蛇時,看到一隻毒蛇被吊在樹上,於是好心的問自己可不可以幫上忙?毒蛇不客氣地說:「我看你的樣子幫不了我,我是被一名獵人吊在樹上的,這名獵人是我過去世的媳婦,過去我講話就苛薄,不留情,盛氣凌人之下在家中一定要站上最有理的高位上,家裡要把我當成皇太后那樣尊重,就在處處打壓媳婦的情況下,自己死後變了這條蛇。當那位打獵的獵人接近我時,直覺告訴我,他就是我過去世的媳婦。沒想到他用很簡單的方式就把我這條毒蛇抓起,掛在樹上,把我會傷人的頭給固定住。他不想殺我,綁住我就是不想要其他人受到傷害,因緣果報就這樣報在我身上,蛇說:「我這條蛇身,被掛在樹上不知道還可不可以活命,小子,不要看我笑話,你快走。」這是我當蛇時最有印象的畫面,現在看到隔壁嬸婆對媳婦的態度,讓我為嬸婆捏一把冷汗。對嬸婆來說,我不過是個毛小頭,他不會聽我的,跟娘說又怕嚇到娘,所以我暫時選擇不說。

每當我看到家中娘批回來的魚貨,心中就有一絲擔憂的心,我知道娘這樣賣魚養家,會有因果。想了想後,我決定向娘說一個善意的謊話,我跟娘說:「娘,我最近夢到自己被丟入海底,全身被魚咬,我好痛、好害怕,這個夢境已經不只一次了,我都沒跟娘說。娘可不可以不要賣魚,或許是賣的那些魚來找我、咬我。」娘聽了以後有些震驚,決定順從我的意思不要賣魚。於是娘找了大戶人家幫傭的工作,雖然掙的錢比較少,但生活上也還算可以過去,我心中滿心的感謝娘。長大一點後,只要我看到可以讓鄰里間避免因果的,我都會去做,都會去勸,大家也覺得我奇怪,明明年紀還小,卻懂這麼多,講出來的話卻是頭頭是道。有理之下,鄰里們都會聽我的話,避免了許多殺業,還有爭執。除了勸導人之外,走在郊外,我也會開導一些畜生道、蟲類,跟他們說理時,外相看起來像是對牛彈琴,但其實他們有些還是有聽進去的,會動一下觸角,或是眨眨雙眼。

為了幫助更多人,我道別了娘,以雙腳行走的方式到處開導可以幫助的人。這一出門就離開了二十多年,走過大江南北,讓我的視野、眼光更開闊,甚至更看清楚生命之於萬物的關係。我知道人間並不適宜久待,所以除了沿路上開導人外,我還開始尋找身體之內的靈性在沒有了身體後該往何處去?當我心中冒出這個問題時,我有信心在未來某一天可以尋找到答案。

當我二十幾年後再次踏上家鄉的路,娘已經不在了,留下來的,只有打掃整潔的桌椅、家具。我沒有太傷心,因為幾世的輪迴早就讓我知道,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人之生命終究還是要各走各路,我並不知道娘死後去了哪裡,我只知道自己死後會再回去見到閻王。四十二歲的世壽差不多到了,不多也不少。從我開始勸人,開導萬物的那一刻,我的身體越來越沉重,我自己知道這是怎麼回事,但是我無所懼,最後我的雙腳難行,回到家鄉。我感受諸多的眾靈壓在我身上,我們一起等待我生命終結的那一刻來到。突然我又想起了閻王告訴我:「這一生要好好把握。」我問自己:「這一生有沒有虛度?」答案在心中很踏實,我勸導了很多人遠離因果,即便現在身體極度不適,我也沒有遺憾跟後悔。四十二歲又十三天,閻王派人來接我上殿堂,跪於殿堂前,我的腰很挺直,因為我覺得自己無愧於心。閻王大聲地拍了桌上的板子,我並沒有嚇到,因為這樣的畫面我已經看過好多次了。閻王說:「因果啊,因果,並不是因你的勸說就可以扭轉的。如今有一些眾靈告你講話不公,不夠中立,除此之外,今生你確實幫助了不少人避免因果的傷害。二者之下,無知干擾因果之事仍需受報,受報後於第七殿上任獄卒。」我心中雖有些訝異,但一切順從判決。於受報後,在第七殿擔任獄卒約五十六年的時間。於獄卒期間我從不懈怠,也特別注意因果之事。於第七殿聽聞蘇佛講經才知道自己當初錯在哪,不公在何處,還有太多自己需要學習的地方。就在接到自己可以進入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的名單後,於今日終於到達西方極樂世界,此地的殊勝難以言喻,但我一心還想要精進用功,至西方後我便於彌陀座前聽經,將來有機會還想要盡自己一責來幫助眾生。感恩佛和蘇佛給我和五十九位獄卒如此殊勝之機緣,向仁不忘來日要報佛恩。感恩殊勝現於世間的香光大佛寺,希望更多眾生可以一同受益,感恩彌陀慈引。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心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