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地獄獄卒,  下度地獄

獄卒《少欲知足》

訪問獄卒—吳東勳

    少欲知足

二O二O年十二月十二日

「吳東勳!」地獄中較高階級的官員喊出我的名字,我立刻大聲的答「有!」,從那天起,我就排列進入被蘇佛送往西方的名單中。等待了六年直到今日,就是東勳與其他五十九位獄卒往生西方的日子,東勳心中非常期待、感恩,百感交集,這是多麼令人高興的一刻,終於等到了。

此刻,東勳已經站在西方柔軟的地上,眼前七彩奪目,耀眼無比,高大巍巍的阿彌陀佛綻放金光,就在我的面前,好近好近,我立刻跪地叩首,三叩首感恩我佛慈悲;三叩首感恩蘇佛慈悲。

大家好,我叫吳東勳,出生在明末年間。有人曾經在我六歲時問過我:「你會埋怨你的人生嗎?」我毫不猶豫的大力搖頭,回答他:「一點都不會。」

我從出生時就失去了父母,被遺棄在一戶有錢人家的大門口外,我想,把我丟棄的父母應該是想要我被這戶有錢人家撿走,讓我過著榮華富貴的生活吧!只是,一個人一生的命運會如何,如果沒有做出任何改變的努力,自然有一股力量會牽引你走向命運該走的那條路,過著你命運中該過的生活。

我這一生,不是富貴命,雖然我的父母把我丟在有錢人家門口,但是把我撿起來的是一位非常貧困的窮人。這位窮人雙眼失明,手拿著一支竹竿一邊敲打,一邊行走,靠著音聲來分辨周遭的變化。當時,這位貧窮的盲人就是聽到我微弱的喘息聲,才會走到這間有錢人家門口,把我從地上抱了起來。他的耳朵貼近我的嘴鼻,感受我呼吸的強弱及音聲,來辨別我目前的身體狀態。他對著我說:「你是個健康的孩兒。」

這位窮盲人不需要用眼睛看,就知道我是個被丟棄的孤兒,他也知道這間賈府是鎮上有頭有臉的大富人家,我會被丟在這裡,肯定是父母希望我能被賈府的人撿回家養。但,他還是把我抱走了,他告訴我:「遇上了就是緣,就聽從上天的安排吧!」他一手抱著我,一手拿著竹竿在地上敲打,慢慢走回家中。

這位窮困的盲人,成了我今生的養父,他將我帶回家照顧,陪伴我成長。

養父住在一間非常破舊的木屋裡,屋頂破了三、四個洞,每當下雨或颳大風時,屋裡不是溼答答,就是被風吹得一團亂。養父沒有工作,但他是還是能養活自己,現在又多了我一個,對養父來說,似乎也不成問題。很多人都好奇,養父到底吃什麼維生?為什麼沒有賺錢,也沒有向人乞討,還能活得好好的?當養父被人家問這樣問題時,他只回答:「死不了。」在外人眼中,我的養父很冷漠,是個獨來獨往的人,少與他人接觸,所以很少有人,不,應該說從來沒有人真正認識養父。

當有人看見養父把我抱回家中照顧時,他們都替我感到可憐,有婦人說:「可憐的孩子,一出生就沒有爹娘要,現在又被這個窮瞎子帶回家,這一生不知道要過多苦的日子。」一旁的人全都附和,他們都替我的處境感到可悲,覺得我是出世來受苦的孩子。

嬰孩時的我,每當我肚子餓時,在我還沒放聲大哭之前,就有食物塞進我嘴裡;當我渴了想喝水時,就有水滴入我口中。好像我不需要哭泣,不需要發出聲音,我的養父都能知道我需要什麼,每一次都不會有差錯。我就這樣慢慢被養父養大,到了三歲時,已經會走路,會講話,開始對我的養父感到好奇,每天都跟在養父身後,想知道養父在做什麼,也想學養父的一舉一動。

四歲時,有一天,我和養父一起走在一座森林裡,我們必須穿過這座森林,才能去到另一個城鎮。走到半路時,我肚子餓了,還沒開口對養父說,養父已經知道我肚子餓。養父用他手上的竹竿比了東北那個方向,告訴我:「往那個方向走十步路,用手挖地上的泥土。」我聽養父的話,往東北方向走去,從一數到十,然後停下來,低下頭看著腳邊的泥土地,馬上用手去挖,才挖不到一下子,真的有東西被挖出來,是從來沒有看過的果實,咬起來很清脆,我問養父:「爹,要不要吃一口?」養父搖搖頭說他不餓。我好奇的趕快跑回養父的身邊,問養父:「爹,你怎麼知道那裡有東西可以吃?而且真的剛好十步路!好精準!爹又怎麼知道這個果實是能吃的?我從來都沒有看過長得這麼特別的果實。」養父回答我:「把心靜下來,就算沒有眼睛,沒有耳朵,什麼事都還是能清楚明白。」我好欽佩我的養父,原來養父就是有這樣的能力,才能不用工作就可以把我養大;原來養父就是有這樣的能力,才能在我還沒開口前,就知道我要說什麼。

七歲那年,有一天,我告訴養父:「爹,有人跟我說,我跟著爹很可憐,每天都有做不完的事要做,小小年紀就要上山砍柴,要到河邊提水,要挑糞,要燒飯,要做所有的家事。他們說,如果當初爹沒有把我從賈府門口撿回來,現在我已經是賈府的大少爺了,不用過這種窮苦的日子。」養父聽完我說的話,對我說:「你的心動了。」我好驚訝,問養父:「什麼意思?」養父說:「當你聽到別人這麼對你說時,你的心已經被動了,但你還沒察覺到。」我緊張的問養父:「難道在我的心裡,我也覺得自己過得很苦,想去當賈府的大少爺?」養父說:「不,你不見得想去當賈府的大少爺,但是人心本就有貪婪之性,如果沒有經過後天的教化,改掉這與生俱來的習氣,很容易就會在日常生活中將這種貪性養大,變得越來越貪。剛剛你聽到別人對你說那些話時,你心中的貪性開始在騷動,這股貪性讓你心底層也開始想著『富貴生活,到底是什麼樣的生活?』當你起了這樣的疑惑跟好奇,可以看見你的心已經動了,爹看得很清楚。」養父這麼說,我真的好驚訝,我立刻向養父道歉,養父笑著說:「這是很自然的事,不需要緊張,更不用道歉。」我告訴養父:「我不知足,不懂得感恩,養父辛苦的照顧我,我竟然為了別人的一句話而心動,富貴生活怎麼能跟養父的智慧相比!」說完,養父帶著我去了賈府一趟。

我們站在賈府門外,養父說:「再過一會兒,賈家的大少爺就會出現了。」果真,沒過多久時間,就看見賈家大少爺從馬車裡酩酊大醉,搖搖晃晃的走出來,身邊還跟了兩個女子。養父說:「這就是賈家大少爺的樣子。」我搖搖頭,對養父說:「還好我沒有變成這種樣子。」接著,養父又帶著我走回家,但我們並沒有馬上回家,而是繞到家中後面的那塊空地上。養父說:「你現在站著的這個地方,下面有非常多金條,大概是過去的人留下的,如果你將這些金條全挖出來,就可以瞬間致富,成為一個有錢人。你要挖嗎?」我立刻搖頭,回答:「我不挖,現在的生活什麼都不缺,我不需要這些金條來讓我成為有錢人。」養父說:「早在四十年前,爹就看見這些金條了,只要爹挖出這些金條,就不用過著這種窮困的生活。但是,富貴的生活又如何?大魚大肉吃在我嘴裡,跟山上的苦野菜吃在口中,我寧願選擇吃苦野菜。那種苦味比一般的苦還要苦,但是吃完苦後,連原本無色無味的水,都變成是甘甜的好滋味,沒有這種苦,我也不會明白清淡的好。再多的珍珠瑪瑙,再昂貴的衣裳,都不如一件破衣服的自在。你能明白嗎?」我點點頭,告訴養父:「孩兒明白!沒有這樣的生活來磨練我,我小小年紀怎麼能學會做這麼多事。沒有錢在身上,我才能沒有欲望,保持心上的純淨,過著簡單樸實的生活。」養父又說:「但是有一種人可以有錢。」我問:「什麼種人?」養父說:「懂得布施錢財的人。這樣的人會將錢用來幫助別人,他的錢就是有價值的錢,有意義的錢,活在世間,才是個有用的人。」

這一生,我過著淡薄名利、知足常樂的生活,我學習養父從清淨、無欲、無念的生活中淨化自己,讓自己的身、心全然保持在不動的狀態,這個不動,並不是真的身體不動,而是沒有一樣世間的東西可以干擾我心上的平靜。

我用我的能力幫助人,但我不刻意去賺很多錢來救人,一切都隨順自然,有多少能力就幫助多少人。我的雙眼到我十二歲時,也和養父一樣,能看見ㄧ般人看不見的空間,那是身心淨化下的本能。我不是用這樣的能力來讓自己得到什麼,我用這樣的能力來幫助人。

當有人走在我面前,我可以知道他身上有什麼疾病,如果他來問我,我可以告訴他有什麼治療方法可以醫治,但是不管我說了再多的方法,不變、持久且斷根的藥方,還是「心善」兩個字。心純、心善、少欲知足,不貪求世間任何一物,自然能遠離疾病。

我的生命到了九十六歲這年走到盡頭,從小到大,不管我活到幾歲,不變的是我心中的「正念」,我用正念來感化世人,我也用我的正念來救人。正念讓我自在的過完一生,不貪戀世間一切,不迷世間萬物,我只用身體來幫助人,剩下的都不需要。

生前所做的功德,讓我得以擔任地獄中的獄卒,我用蘇佛所講的經來開導這些罪犯,大家都是沒有被教導,才會誤入歧途。當年若我能聞得此大法,我必定出家修行,度化群生。我盼望佛法能弘揚世間,只有佛法的弘揚,才能讓世人得到正確了脫生死的教育,往生西方極樂世界。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菁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