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地獄獄卒,  下度地獄

獄卒生命故事《教育決定命運》

訪問獄卒—程祥順

    教育決定命運

二O二O年十二月五日

祥順再多的話都沒有辦法形容此刻的心情和感恩之意,祥順和其他五十九位獄卒,跪於佛前不停的叩首,感恩我佛慈悲,感恩蘇佛慈悲,讓我們六十位獄卒能往生西方極樂世界。

看見西方殊勝莊嚴之景,祥順的靈魂沒有忘記,過去的自己也曾經在此,但那已經是三萬六千年前的事了,這三萬六千年來,祥順都在六道中輪迴。地球只是祥順投胎輪迴的其中一處,祥順也曾經去過其他星球,這條靈該投生哪裡,祥順在這三萬六千年裡似乎沒有辦法自己做主,因為祥順忘了佛法,忘了念佛,忘了還有西方,任由這個身體主宰一切,而後淪落各處,直到此時此刻,才又蒙蘇佛牽引,帶著祥順回到西方極樂世界。

祥順心中非常感恩,卻也感慨萬千,原來要在人道中甦醒,真正看破放下一切,是需要莫大的決心、覺性與靈明,一點點偏差都需要及時的發現與改變,才不會任由自己的身體擺布,最終難逃輪迴的業力,難以回到西方故鄉。祥順有感而發,盼望所有人道眾生,乃至靈靈眾生,都能有機會歸返西方,西方才是我們真正永久的故鄉。

有多少次,我都好像快要清醒,卻又被這個身體拖拉下去,繼續沉淪在業海之中,忘記自己身中的靈性,忘記世塵間的苦相。我在迷茫之中又繼續輪迴,一次又一次的輪迴,靈性的清明距離我越來越遙遠,每一世,我都只記得那一世的自己,不記得還有過去,也就不知道自己身中的靈性有多苦。幸好,在最後一世,我醒過來了,我不再聽從命運對我的控制,我也不再聽這個身體告訴我要做什麼,我要重新找回自己,回到最初的純樣。

程祥順是我後來的名字,在改名為程祥順之前,我叫李九泰。我出生在李家,名叫李九泰,在我還沒出世之前,也就是還在母親肚子裡時,已經有好多人對祖父母和爹娘,說:「絕對不能讓這個孩子出世,這個孩子跟你們李家有很深的仇恨,他是來報仇的!長大後絕對是個敗家子,要讓你們李家傾家蕩產!」一開始,祖父母還不相信,他們覺得我是李家的子孫,怎麼可能會傷害自己家人,但是,當越來越多人都這樣告訴祖父母時,他們開始不得不相信,我真的是刻意投胎來李家,準備要來討報的。

祖母告訴母親:「這個孫子我們不要了!快點把他拿掉!」母親哭著求祖母:「孩子是無辜的,千萬不要聽信外人所言,孩子是無辜的!」母親不停的求祖母,請祖母放我一條生路,在母親苦苦哀求下,最後祖母答應讓我生下來,但是,祖母對母親說:「這個孩子,我可以讓妳把他生下來,但是他不能做我們李家的子孫,不能姓李,也不能住在我們李家,跟我們李家一點關係都沒有。如果你能做到,我就讓妳把他生下來。」母親立刻點頭答應,只要能保住我的性命,不管什麼條件,母親都能答應。

我在母親肚子裡一天一天的長大,這十個月裡,母親很少有快樂、開心的時候,她經常是憂愁、害怕,充滿著擔憂,母親的情緒狀態深深影響著我的成長狀況,當母親越是低沉、憂鬱時,我的身體就好像有一股強大的壓力在壓著我一樣,使我難以呼吸。當母親害怕、恐懼的時候,我的身體也會變得很不安穩。這十個月裡,母親總是忙忙碌碌,她到處尋找願意收留我的家庭,而且是適合我成長的家庭。

當我從母親產道滑出,出生在世間時,我哭得好大聲,身邊的人很急著幫我清洗身體,急著幫我包上布巾,所有的動作都非常快速,好像趕著把我帶去哪裡。

我被迫和母親分開,母親依依不捨的緊緊抱著我,那是我最後一次感受母親溫暖的體溫,母親告訴我:「就算娘不在你身邊,你也要好好長大。千萬要記住娘的話,一定要學會做一個善良的人。」我其實聽不懂母親在對我說什麼,但是我能感覺到母親是關愛我的,當有人將我從母親身上強行抱走時,我哭得好傷心,但是我沒有辦法做出任何反抗的動作,只能任由別人將我帶走。

我是在半夜裡出生,外頭一片漆黑,還是得連夜趕路。抱著我的人是母親身邊最信任的丫鬟,她聽從母親的命令,準備把我帶去給願意收留我的那戶人家家裡。

天就快亮了,陽光微微的從黑暗中露出光芒,程夫人接獲消息,知道我出生了,立刻穿上一件厚衣裳,從房間裡走出來,坐在客廳裡等著我到來。程夫人就是那位願意收留我的好心人,母親與她其實並不相識,是有一次與母親在街上偶然相遇,才彼此互相認識。當時母親一個人挺著肚子坐在路邊哭泣,程夫人看見,立刻上前關心母親,母親便將我的事情告訴程夫人。程夫人似乎能看見什麼,她對母親說:「這孩子確實與李家過去有冤仇,今生出世來做李家的子孫。如果真的決定要把孩子送走,我可以收留這個孩子。」母親抬頭看著程夫人,程夫人的相貌看起來非常和善,母親立刻跪地感恩程夫人,相約在我出生後,就將我送到程夫人家中。

程夫人是個寡婦,她年輕時就喪偶,丈夫死去時,她肚子裡已經懷了孩子,靠著丈夫留下的財產,獨自扶養兒子。

程夫人問家丁:「孩子到了嗎?」家丁回答:「在路上,快到了!」程夫人滿心歡喜地等待著我,當我被抱進程家時,立刻有人大喊著:「夫人,小少爺到了!」程夫人立刻從椅子上站起來,將我抱在懷裡,高興的說:「你終於到了!我不只等了你十個月,而是等了你五百六十年,現在終於讓我等到你了。」一旁的僕人全都露出茫然、驚訝的表情,他們聽不懂程夫人在說什麼,唯獨程夫人自己一個人知道。

程夫人把我取名叫程祥順,我從此不再叫李九泰,與李家完全斷絕關係,我正式成為程家的孩子,程夫人成了我的養母。

不知道是過去生的個性,還是母親在懷我時,我的心性受到母親狀態的影響,我一出生就非常愛哭,經常動不動就大哭。當我大哭時,就是我有需求的時候,但程夫人每天按時間餵養我,也按時間讓我睡眠,所以我絕對不是因為肚子餓或想睡覺而哭泣,而是有另外的需求想要被滿足。家中的僕人聽到我大哭的聲音,立刻衝過來要抱我,這時候程夫人就會阻止他們,對僕人說:「不准抱他,你們退下吧!我來處理就好。」僕人們聽程夫人這麼說,看了我一眼後,全都退下。這時候,這些僕人在外頭議論紛紛,他們討論著:「為什麼夫人對這孩子這麼苛刻?難道不是自己親生的就有這麼大的差別?以前大少爺哭的時候,夫人就立刻把他抱起來疼,現在小少爺哭成這樣,怎麼夫人一點動心都沒有,還要我們不要理他?」僕人們百思不得其解。我還是持續大聲哭鬧,這時,程夫人朝著我的搖籃走過來,對我說:「如果在李家,你大概已經被抱起來疼,因為你是他們唯一的子孫,但是這種被寵愛的結果,就是害你走入地獄。我既然要照顧你,就是要救你,如果你聽話,就能改變你的命運,否則按照你原本命運的安排,這一生你將會因為被寵溺而造下罪業,一生全都毀滅,這樣的人生你想要嗎?」原本還在哭鬧的我,瞬間停止哭泣,因為我已經知道,對程夫人哭鬧沒有用,他不會理會我,所以我不哭了,不白費力氣,在程夫人的調教下,乖乖聽話。這時候,程夫人把外面的僕人全都叫進來,對這些僕人說:「你們應該都知道我還有一個九歲的兒子,他是我的獨生子,當初他就是被我溺愛,現在心性大變,已經變壞了,當我發現兒子變了,才知道時間已晚,後悔都來不及。現在祥順才剛出生不久,我絕對不要讓祥順走大少爺的後路,所以我改變照顧孩子的方式,這樣你們明白嗎?」僕人們聽夫人這麼說,全都明白了,他們不再猜疑、細論,全都配合夫人對我的調教方式,絕對不因我是小少爺,就順從於我。

雖然程夫人很有錢,但我並沒有因此過著榮華富貴的生活,從我四歲開始,我就必須跟著家裡的僕人學做事,他們教我一些簡單的粗活,像是拔草、掃地,只要我能做的事,程夫人都要求他們一定要教我做。一開始我很不服氣,這個不服氣的個性是與生俱來的,我不服氣為什麼我一個堂堂大少爺,要做這些僕人做的事?甚至還要被這些僕人使喚來,使喚去,好像我才是個僕人一樣。但不管我怎麼不服,程夫人都不會因此而改變,甚至在我越不服氣時,要我做得更多,還要求這些僕人對我兇一點。原本程夫人應該是我的靠山,但程夫人卻是那位要求我做事的人,就算我再怎麼鬧脾氣,也不會有人替我說話,到後來我也覺得沒戲唱了,耍了幾次個性都無效後,只好乖乖聽話,免得挨打。

我所有的東西,所有想做的事,全都是被限制住的,程夫人絕對不會順從於我,而且所有的東西,都只能有一,不能有二。就像是我喜歡吃糖,程夫人每次只給我一顆,不會再給我第二顆;我喜歡穿好看的衣服,程夫人不給我自己挑,一定要穿她挑給我的;我喜歡到外面遊玩,程夫人一定會陪著我,而且在按定的時間內回到家中。所有的規矩全都被程夫人條列清楚,我必須按照這些規矩來過生活,不能有我自己的意見,就是為了改掉我與生俱來的個性,特別是貪念、自我、傲慢,跟強烈的執著。

有時候我會偷偷向僕人抱怨:「為什麼娘把我管得這麼嚴?」他們都會告訴我:「小少爺,夫人很用心在救你,你一定要聽話。」我聽不下去這樣的說詞,我不懂什麼「救我」,我明明就活得好好的,為什麼每次都說程夫人是要救我?有幾次我忍不住偷偷往外跑,但程夫人從來不會給我零用錢,就算我跑到外面去,我也沒有錢可以花用,到最後都只好自己摸摸鼻子走回家中。

程夫人並不是沒有給我放鬆的時候,有時她也會給我一點自己的時間,做我自己想做的事,這時候我很快樂。要得到這種放鬆的時間,通常都是在我表現好的時候,聽話的時候,程夫人就會用這樣的方式來獎勵我。像是我喜歡射箭,程夫人就會在我表現好的時候,讓我盡情的射箭,直到累了才回家休息,那當下我好過癮。有時候,我表現很好,程夫人也會帶我去買東西吃,這時候我已經懂得知足、感恩,程夫人帶我去吃什麼,我就吃什麼。有幾次程夫人故意試探我,帶我去吃我不喜歡吃的東西,我還是滿心歡喜地吃下肚,程夫人看我的表現她很滿意,立刻又帶我去吃我喜歡吃的東西,作為獎勵,但通常那時候我已經吃不下了,我就會告訴程夫人:「娘,我已經飽了,下次再帶我去吃吧!」程夫人高興的點點頭說:「很棒,你真的變了!要是以前,你就算吃得再飽還是會繼續吃,現在你已經改變很多,不像以前那麼貪心,娘很滿意。」

當我知道不管我耍什麼個性跟脾氣,在這個家裡都不管用,甚至還會因為這些個性、脾氣而被懲罰時,這些個性和脾氣就會漸漸從我身上減弱、淡化,然後聽從程夫人對我的教導,重新調整、改變自己。這段被調整、改變的過程,是從我一歲就開始,一直持續到我成年都是如此,程夫人非常了解我的個性,一點都不敢馬虎,就只為了把我徹底改變。我一直不懂,為什麼大家都說程夫人是要救我,直到我二十歲那年,我才開口問程夫人:「娘,為什麼大家都說妳是要救我?」程夫人這時才將我出生在李家的事告訴我。我很驚訝,很震驚,原來我是李家的子孫,程夫人真的救了我,她將我的個性完全改變,如果不是程夫人調教我,現在我大概已經是個到處揮霍、鬧事的敗家子,因為那是我天生骨子裡的習氣個性,非常顯明。我問程夫人:「娘,我與你之間沒有任何血緣關係,為什麼你願意這樣幫助我?」程夫人說:「我看得見我們兩個的過去,我很後悔,後悔在五百六十年前,當我們是一對母子時,我沒有把你教好。那一世,我寵你、愛你,最後害你走上歧途,入了地獄受罪後,直到現在我們兩個才又相遇。當時,我就告訴我自己,無論如何,我絕對不要再讓遺憾發生,所以我將你帶到身邊照顧,我不再像以前那樣對你溺愛,我要教育你,讓你明白道理,讓你當個規規矩矩,而且懂得幫助別人、替別人想的好孩子。現在你的表現,我很滿意,不枉費這二十年來對你的教導。」原來,我和程夫人在過去就是母子關係,這一世她是我的貴人,是我一生的貴人,改轉我的人生和命運,我非常感恩。

回到李家一趟,雖然我是李家的子孫,但從來沒有在李家生活過,不管是和母親、父親還是祖父、祖母,乃至我的親兄弟間,彼此都是陌生的。原來家庭是假的,彼此間如果從小沒有相處,就算身中流著同樣的血液,還是像陌生人一樣的陌生,那又何必執著什麼感情?

我的祖父看見我的改變,又看看另外李家三個已經被寵壞的孫子,他希望我能回李家繼承家業,我沒有心思在經營事業上,所以我拒絕了祖父,但祖父最後還是有將財產均分給我,我將所有得到的財產,全都拿出來布施。布施是李家從未做過的事,不管是祖父母還是爹娘,他們都不曾布施過,所有賺來的錢都存起來自己花用,在他們的觀念裡,顧自己家庭比外人更重要,所以他們絕對不會把錢拿出來布施,這和我在程夫人家中所受的教育截然不同,命運當然也就不一樣。

這一生,我得救了,我深刻明白教育對一條生命的重要,所以我一生都致力在教育上,我將錢不斷投入在教育中,有些家庭不懂得如何教育孩子,我都將這些孩子集中起來教導,他們的家長,也讓他們受特別的教育,讓他們懂得如何教育自己的孩子。有些流浪街頭的孤兒,我也都將他們收留在孤兒院裡,不管是什麼年紀的孩子,我都可以安排適合的老師來教育他們,讓他們學好、學善,改變自己的人生。

這一生我活到六十七歲,我沒有結婚,但是我有很多孩子,所有的孩子都是我的孩子,我要用良好的教育來教導他們,讓他們從小就懂得學好。

死後,我成獄中的文官,當我在整理案件時,我心中真的很感慨。這麼多條靈,輪迴了這麼久,如今還在繼續輪迴,就因為沒有教育來教導他們,他們才會做壞。如果有好的教育,讓他們從小學好,他們就不會做出這些種種的錯事。

現在聽了佛法,更是清楚看見因果間的關係,我建議閻王讓所有的罪犯都能聽見蘇佛講經,閻王覺得可行,於是在所有罪犯受刑前後,都能有機會聽見蘇佛所講的經,當他們知錯懂得懺悔時,就有救了。

感恩阿彌陀佛的教誨,感恩蘇佛不捨我們每一個人,我希望大家都能聽經改變自己,改掉個性,念佛一句,永脫離苦。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菁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