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地獄獄卒,  下度地獄

獄卒生命故事《付出》

訪問獄卒-邵承德

 付出

二O二O年十二月四日

看到西方極樂世界的殊勝莊嚴後我知道人生再也沒什麼好計較的,到此刻或多或少終於可以看破放下。緊抓著自己這個身分、這個名諱,其實毫無意義。西方極樂世界的清風吹拂了我的心,此刻除了感恩我佛慈悲、蘇佛慈悲之外,無第二句話。同我今日一起往生的其他五十九位獄卒,臉上也都掛著彩亮的光彩,大家齊同感恩。

我為邵承德,是位八十五歲的老人,從年輕到老都很有活力,我的活力來自於對身邊的每一件事我都會先說「好」。說了「好」之外,還會順道在臉上掛一個笑容。我雖然每年都變老一歲,但每一時刻掛在臉上的笑容都讓我比實際年齡上看起來小了三十歲。當我六十幾歲時,十幾歲的孩子第一眼看到我還是慣性地叫了伯伯,不是爺爺。我的心很開朗,叫我伯伯、爺爺都好。我有一把二胡,每天太陽下山的傍晚,我就坐在四合院的大門藤椅上拉一曲輕快的二胡,聽起來就像是百花盛開的民間小調,伴隨著我哼唱著高高低低的小調,閉上雙眼享受其中,這讓附近鄰居都成為我的聽眾,在我開始哼唱沒多久,就會有一群孩子們圍繞著我,跟著我一起合唱,整個村子在我們的樂音伴隨歌唱下顯得很熱鬧、很快樂,沒有太多的憂惱。

在鎮上,我有一個修理皮鞋的小攤,攤子很小,我每天都會到修皮鞋的小攤上等客人來到,從早上天亮時等到晚上天黑時。有時候一整天只有一兩位客人,有時甚至連一個客人都沒有,這讓我連要果腹的錢都沒有。沒錢吃東西,只好收攤回家,邊走邊大口大口的吸空氣,希望能夠有些飽足感,回家後先去溪邊舀一大桶的水,以水來將自己的胃給填滿。多少的日子都這樣一天一天過,我並不會抱怨,也不會覺得這是老天爺給我的考驗,反而我還是笑笑地過日子。

在這個鎮上我沒有家人,我是唯一陪我自己的人。我的家人都在我小時候逃難後離我而去了,我沒有再看過家人,一個人努力地存活下來。我知道生命很珍貴,所以每一天我都當作最後一天來活。過去的日子雖然過得很苦,但雙眼可見還有更多比我更苦的人存在於這世間上。從十三歲和父母分開後,我受到好幾位貴人幫忙。先是受到李伯伯收留,李伯伯是當時的大員外,看我自己在街上乞討,長得討人喜歡的樣子,才會好心收留我,讓我在他家中擔任長工,怕我被其他年長者欺負,特別安排我跟在管家身邊學習。管家把我手腳都訓練得很伶俐,我的反應快,所以雙眼也看得很快。李員外有三位太太,每次經商回來後,身邊又會帶著不同的女子。每次一出門就是一到三個月後才會返家。返家後大家都必須坐在餐桌上團聚,大大小小,氣氛有些特別。三位太太雖然沒有正眼看員外,但其實所有的注意力都投向在員外身上,對於員外和帶回來這位女子的互動特別的關注,一個餐桌上看似團聚,卻是醋味、酸味、悲傷味、流淚味、傷心味、小心翼翼味都有。而員外的孩子們除了和員外吃這餐飯之外,其餘方面幾乎是沒有任何的互動。反而吃完飯後,員外看到站在旁邊的我,上前關心了我幾句,問我工作各方都適不適應。我點點頭,員外拍了拍我的肩膀,叫我繼續努力,我再次點點頭。

就這樣在員外家待了快十個年頭,後面這幾年時,員外甚至把家中重要的職事都交給我,讓我可以替管家分攤。我做得很上手,就連管家都對我讚不絕口,這十年的努力,員外和管家都非常的認同我。員外打算把他最疼愛跟我相差三歲的小女兒嫁給我,讓我真正成為李家的人,還想將自己一部分的事業撥給我管,對於員外這突如其來的告知,我有些受寵若驚。經過一個晚上的深思後,雖然在員外家三餐無虞,但男女之間那種酸甜苦辣的情感,自己已經在員外和太太身上看到了,我並不想要再次重複這樣的人生,我知道除了離開之外,自己是沒辦法拒絕這些員外安排好的事。三天後,我在桌上留下一封簡單的信,信中提到自己想再去闖闖天下,請員外不用擔心。收拾簡單的行囊,我離開了生活十年的李家,雖然不知道自己未來的去處在哪?我還是抱著開朗的心情來接受自己決定的改變。

走過一個又一個小鎮後,我落腳於一個客棧,客棧整體所散發出來的氣氛顯得有些詭異,說不出來的毛骨悚然,我打了個寒顫後安慰著自己應該沒事。隔日一早聽到了騷動的聲音,在還沒反應過來時,官兵大力地推開我的門,口中大叫:「這可能是兇手,抓起來。」我不懂官兵講的是甚麼意思。關入大牢後的一日夜裡我被水給潑醒,官兵問我:「客棧那些人是不是你殺的?」我搖搖頭。官兵又說:「如果不是你,為什麼整個客棧這麼多人只剩下你一個人活著?」我驚訝地聽官兵說完後,非常堅持自己完全不知道這件事,自己才剛到這個小鎮,完全不認識這個小鎮上的任何人。雖然我的態度堅持,但官兵還是不相信我的說詞,堅持要我說出事情發生的前因後果。在僵持不下的情況下,我的身體忍受著官兵施暴於我身上的各種酷刑,三個月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地牢日子,在抓到兇手後才將我放出。官兵完全不承認對我的誤判,也沒有要賠償我的意思,當初我從李員外家帶出來的盤纏也早就在被官兵抓時全數被沒收,就連一點碎銀都沒有還我,被放出來時我身無分文,穿著破爛,衣裳幾乎沒有一處是完整的。三個月來我從壯碩的身體被折磨得全身是傷。即便如此,我心中無怨,我相信老天是在考驗我,讓我更懂得珍惜這個人生,人生每一個挫折,都有其存在意義的必要。當我正想要好好體會時,突然有一個聲音叫我,問我要不要加入他們,我看了他穿著的奇異服裝跟散出來的奇怪氛圍,便拒絕了他。

我緩慢行走在大街上,鎮上的人看了我覺得害怕,甚至覺得我是一個行屍走肉的人,有些孩子還紛紛對我丟石頭,我沒有生氣,面對這樣的鄙視,我勸自己接受。我告訴自己,這世界上本來就沒有任何人需要接受自己,人生是好、是壞是自己的心決定,現在即便外相不好,但我的心可以選擇向好。在確立自己的正向信念後,我每走一步都顯得昂首闊步,我相信他處必有我容身之地。大街上一位瞎眼的老婆婆差點就被馬車給撞上了,我趕緊奮不顧身地向前衝,將老婆婆給快速扶開,老婆婆對我萬般的感謝,並問我有沒有可以報答我的方式,我向老婆婆要了一套乾淨的衣服,將全身都清理得很整齊,準備要離開時,婆婆叫住了我。婆婆說:「我的時日已經不多了,前陣子失去了兒子,我唯一的依靠,才會將自己的雙眼給哭瞎。你跟我兒子所散發出來的感覺很像,不知道你可不可以當我兒子,陪我走人生最後一段的路?」聽到老婆婆這麼說,為了不讓老婆婆傷心,我便答應。我將老婆婆視為自己的母親,關心老婆婆、奉侍老婆婆。老婆婆讓我體會人老之時的無助,都想要有一個依靠的心情。因為有我的陪伴老婆婆又多活了五年,最終是握著我的手安心地離開的。這讓我開始想,老婆婆需要有一個人陪伴才安心,那我現在沒有人陪伴,是不是心中也充滿著不安?看了看自己的心,發現陪伴老婆婆的這五年時間,我很努力的調適自己,我不讓自己有想靠別人的心,也訓練自己隨時保持著願意付出的心,我發現懂得付出的人不會不安。

老婆婆離開後,我暫時住在老婆婆的家,老婆婆生前把所有的財產都交給了我,要我好好運用。老婆婆知道我不會亂運用他所留下的錢。這些年來跟我相處,他知道我是一個願意付出所有的人,鎮上的人對我也都留下了很好的印象。

在我決定再次踏上旅程前,我將老婆婆的財產分成好幾份,留給真正需要的人,也在鎮上蓋了一個土地公廟來守護大家的平安,讓大家心裡都可以有一個慰藉而不會無助。

這一生我至各處行腳,體會了不同的人生,每到一處只要看到需要幫助的人我都會樂此不疲的向前伸出援手,懷著想要幫助對方的心,我非常知道對方現在需要聽到怎麼樣的話,或給予什麼動作、表情就能夠安心。

人生到達五十歲時,我落腳於一個單純的小鎮上,以我這一生的經歷分享給鎮上的孩子們,告訴孩子們要有一顆懂得幫助人的心並且要讓人心安而不慌張,我成為孩子們崇拜的爺爺。我雖然年紀大了,但我的心一直都還停留在年輕時充滿活力的樣子。我不怕死的那一刻來到,因為活著的每一天我都在想怎麼幫助人,怎麼讓孩子懂得孝順、活得快樂,更教導孩子怎麼樣活出有意義的人生。我認識的字不多,無法成為學堂的夫子,但我所分享給孩子的是能讓孩子用上一輩子都生活順利的觀念,叫做「付出」。

第八十五個年頭,我人生也到末了,我不知道哪一天生命結束,我身上沒有任何病痛,我臉上總是掛著笑容,就連鎮上圍繞在我身邊的孩子也跟我一樣充滿笑容。我斷氣了,斷氣的前一刻我還在微笑,就連官差來接引我的靈魂時,我也微笑,因為只要笑,眼前所發生的事都會變成好事。

閻王看到我時,那嚴肅的臉居然也對我笑了一下。閻王告訴我:「今生你做到讓人心安,所以你死時可以無任何的恐慌、害怕。你的笑容影響許多孩子有積極正向的人生,是一大功勞,今生的功與過去的過計算一下,你可以成為土地公,除此之外你也可以選擇在地獄擔任獄卒繼續服務。」不假思索下,我決定要繼續當個「付出」的人,我於地獄服務相當的認真,也經常會勸導受刑人改變心境。口沫橫飛之下,受刑人當下是答應了,但一旦進到六道後,就連受刑的一切都忘得一乾二淨,還是習慣會跟隨著習氣走,一次、兩次、三次、十次,自己的靈識都必須要承擔著自己所造作的果報,所謂的因果,在六道間清楚明瞭。我無法幫助大家改變什麼,就只能在自己崗位上盡力而行。擔任獄卒七十五年來,終於在等了四年半後於今日由蘇佛大手一牽見得西方極樂世界的殊勝,美景當前,無任何塵勞,感恩佛及蘇佛。我等六十位獄卒跪拜感謝。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心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