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地獄獄卒,  下度地獄

獄卒生命故事《 大時代下的人生》

訪問獄卒-古建邦

 大時代下的人生

二O二O年十一月二十七日

我不知道怎樣表達此刻的心情,因為我的心從來沒有像現在這麼安祥過,生活在大時代下,我不得不配合環境,我的心一直想得到安定,終於看到西方極樂世界,如此美好殊勝,心中只有無比的感恩,感恩佛及蘇佛讓建邦和五十九位獄卒都可以有歸處,此歸處為永遠的歸處。

很多人會對我的身世感到好奇,其實連我自己都想要知道,在我有印象以來我就在急駛的火車上,當時我三歲,上火車前是我見到母親的最後一次。印象中當時車站一片混亂,人潮好多,眼看火車就要行駛了,火車上已經擠滿了人,以當時的情況來講,這是一列逃命的火車,能夠擠上火車的人就有活命的機會。母親眼看火車已經擠不上去了,火車門就要關起來了,在火車門要關上那一刻,把我硬擠了進去。就這樣火車門關起來了,火車上沒有任何一個我認識的人,整列火車擠滿著人,大家幾乎沒辦法動彈,甚至有些呼吸困難。火車不知道行駛了多久,突然聽到有人喊道:「便當,便當。」這便當,便當才喊了五聲,便當全部被一掃而空,好幾節的車廂都還沒去,便當就沒了。我還小,我不知道便當是甚麼,但聽起來是吃的東西,這讓我的肚子咕囉咕囉叫了起來,除此之外,我的雙腳站得好累,於是我蹲了下來,最後連整個身體都沒力氣了,就直接坐了下來。我這樣坐不能坐得太久,因為我會佔到人家站立的位置,會變得更擠,所以只能用不斷地變換姿勢來解決身體的疲累,最後我的身體不堪負荷,直接站著就睡著了。沒多久火車突然到站煞車,我隨著煞車的前傾力道彈出去時才嚇醒過來。看到火車外一樣擠了很多人想要上車,但火車上完全沒有人下車,所以想擠上來的人都擠不上來。我雖然很小,但看到大家的臉都很緊張、很恐慌,我不知道到底發生甚麼事。火車繼續行駛,連續停了五站,站內要不是全部沒人,就是都擠滿了人。火車行駛一天後,我都沒吃任何東西,就連水也沒喝一滴,我整個人幾乎是虛脫了,快要失去了意識。就在這時,火車又到站了,這似乎是火車的最後一站,等了好久火車都沒有再開,火車上擠滿的人也都下車了,剩下我,雙眼呆滯,望著四周,不知道自己可以去哪裡。火車到站時是晚上,周圍都黑壓壓的一片,三歲的我,心中害怕、不安,又餓又渴,好像連哭的力氣都沒有。下火車後我一個人在火車站內走來走去,看到了有一個透明櫃台,裡面全數擺吃的,還有水,我就站在那透明玻璃前一直看、一直看。看了不知道多久,就在這櫃台前坐著睡著了。不知道多久後,迷濛之間我感覺有人在拍我、叫我。我努力的將眼皮給撐開,眼前是一個走路起來跛腳,穿著正式的老伯伯。他問我:「你這麼小,怎麼一個人在這裡?」我不知道怎麼表達,瞬間肚子發出咕囉咕囉的聲音,雙眼看著透明玻璃裡的食物。老伯伯知道我的意思,問我:「孩子,你餓了,對吧!」我點點頭,老伯伯把我帶到火車站的休息室內,給了我一碗泡麵和一瓶水,麵需要等,我就咕囉咕囉把整瓶水都喝下去。等了一回兒,打開香噴噴的麵,大口大口的吃了起來,因為太餓又吃得太急了,舌頭有點被燙到,咳了好幾聲。老伯伯安撫著我說:「孩子,別太急。」我有聽到,但太餓了,所以將整個頭都埋進在麵碗中,吃完麵後,我整個人都恢復了力氣。老伯伯問我說:「孩子,你要去哪裡?」我搖搖頭。老伯伯又問:「孩子你從哪裡來的?」我還是搖搖頭。老伯伯看我雙眼很無助,問我火車坐了多久,我答:「從天黑黑到天亮再到天黑。」老伯伯口中喃喃自語,大概是從戰區逃出來的孩子吧!真讓人心疼。第一個夜晚,老伯伯讓我在火車站裡的一個角落睡一下,幫我身上蓋上了大衣,然後說:「孩子,這裡很安全,睡一下吧!」我點點頭,很快在不知不覺中就睡了。

就在聽到火車好大聲噗噗噗|的聲音後,我的雙眼再次張開,已經天亮了,我沒看到老伯伯,也不敢亂走,就坐起來等。沒多久老伯伯提著熱呼呼的豆漿還有饅頭遞給了我,我小小的手握著大大的饅頭,將豆漿和饅頭都吃一半,剩下的可以晚一點吃。老伯伯看了我留下了的食物,問我:「你不喜歡嗎?」我搖搖頭。老伯伯說:「吃完吧!孩子,下一餐不用擔心。」聽到老伯伯這麼一說,我就大口大口的把饅頭吃完,豆漿喝完。老伯伯告訴我:「孩子,我是這火車站的巡邏,也就是保安,我住的是宿舍,那裡沒有辦法帶你去,你只能先睡在這裡,希望不要被人發現,我會定時來送東西給你吃,你不要亂跑,現在外面都很亂,一個不小心就會沒命的。」我點點頭。自己待在這不知道是哪裡的小小空間,我知道我現在安全了,但是從白天到黑夜都是一個人,我心裡其實好害怕,我開始想念我媽媽,當我想起媽媽的身影和媽媽的味道時,我忍不住開始低聲哭泣,眼淚停不下來,哭到我睡著了,又醒來。一個人在這小空間等待老伯伯送飯的時間大概維持了一個多月,我都不曾踏出這個小空間。直到聽到了好大的碰碰|兩聲,我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我還是乖乖沒有出來,每天都在等老伯伯。但自從那碰碰|聲音傳出後,已經第三天了,老伯伯都沒有來,我實在餓得受不了,才從那小空間走出來。一走出來後發現眼前的火車站跟我剛來時不一樣,火車站成為了沒有任何人煙的廢墟,電線桿、火車站附近的房舍都東倒西歪的。我試著張望著有沒有老伯伯的身影,在沒看到老伯伯後,我試著走出廢墟。碰|的一聲,眼前一片火光,我被火光彈了起來暈了過去。當我再次醒來,全身都很痛,腦袋一片空白,我忘了所有之前發生的事。當我張開眼時,我聽到了對話聲,但那些語言我聽不懂,只看到他們圍在一起討論了一些事,最後一位長相為外國人的樣子朝我走了過來,他說了一聲:「你好。」但我沒有任何的反應,他們給了我飯吃,對我很好。幾個月後,帶我坐上了飛機,飛了好久好久飛機才降落,來到了一大片土地上,看著這片土地,我相當的陌生,語言我一句也聽不懂,我沒有害怕,只有疑惑,因為我已經忘記過去的事。此處透露出嚴肅的氣氛,大家的動作、講話的方式都顯得拘謹,彼此間照面不會打招呼,幾乎都是板著臉。我年紀小,但他們卻要我換上跟他們一樣的衣服,跟他們做一樣的事,我被帶到一個大房間內,上下的床鋪,我雖聽不懂他們講什麼,但意思就是,這個於房間中間的下鋪位置,就是我睡的位置。我沒有任何屬於自己的東西,所有的東西都是他們發給我的。

隔天一大早,房間廣播器開始播放音樂,我張開眼睛,看到全部的人都起身開始動作,我坐了起來不知道現在的情況,隔壁大我很多的大哥哥拍了我一下,叫我趕快。大家拿起床底下盆子跑到一整條的水龍頭前開始刷牙,刷後再以最快的速度開始整裝,最後集合在空地處,這一連串的起床動作非常快速,就連被子也要摺得整齊。休息時間大哥哥很照顧我,帶著我去裝水喝,也教我吃飯的規矩,所有的作息,大哥哥都陪著我。剛開始我語言不通,只能用比手畫腳的方式來表達我現在想說的話,大哥哥很有耐性,總是什麼都幫著我。幾個月過去,我開始學會這裡的語言,從大哥哥口中,我才知道我所在的國家為俄國的軍營。七歲時,他們便要我進入一個緊閉室內,以槍砲彈藥從不知道的角落飛出,來訓練我的動作和反應的靈敏,若不成功躲過就是死。這些年入軍營的嚴格訓練,我已經成為俄國最厲害的菁英部隊的隊員之一,菁英隊伍專門完成國家的特殊行動。在一切軍事底子都訓練完後,俄國政府開始為我安排一連串的中文訓練課程,讓我學習講中文。說也奇怪在學習中文這個語言時,我有種特別熟悉,學得特別快的感覺,就連我心中也很疑惑。中文學習熟練到對答如流後,俄國政府密函派要我出任務,三天後將出發至中國,我的中文名將叫做古建邦,如果人家問起,就說自己來自東北。接到任務後,我沒有太多的反應,因為軍隊生活,被訓練不需要有感情跟情緒。時間到後我坐上了飛機,飛到了一處平台後將我放下,幾位跟隨在我身旁的俄國弟兄隨我一起下飛機。下飛機後迎面而來的是一位中國人,他朝我伸手,示意要跟我握手,他說:「你好,我叫古建邦。」我心中充滿了問號,這不是俄國政府幫我取的中文名字嗎?就在這位中國人簡單和我講了幾句話後,帶我熟悉環境和他的工作。一天夜裡,我於睡前聽到了奇怪的音聲,於是提高了警覺,偷偷打開窗外一看,看到一具屍體被兩位高而強壯的人拖走。直覺告訴我,那兩位高而強壯的人就是跟隨我一起來的俄國弟兄。隔日一早,俄國弟兄便告訴我,俄國政府要我接掌中國官員古建邦的位置。我感到訝異,發現這位中國官員所掌管的為中國當地的開發地下有價礦物的總負責人。俄國政府打算要我用如今中國官員的位置,將這些有價礦物以便宜的價錢賣給俄國,彼此間有了互通有無的關係後,將來會一步步掌握中國經濟,甚至順利成章的偷中國的資源。我的角色便是俄國訓練最有素的臥底,另外兩位俄國人,所扮演的角色就是監視我。當我的角色在中國確立後,我這角色的重要資訊,也就是中國不公開對外的機密都會傳回至俄國政府那裡,這讓俄國政府非常清楚中國的每一時刻動態。幾年後,我三十二歲,接到俄國政府的密函,要我以中國官員的身分向俄國政府買武器,若是不從,俄國將直接發動戰爭侵犯中國。這讓我瞬間進入了兩難,我直覺接下這個任務後我會傷害很多人,夜晚時,我的心陷入了兩難當中。最後我決定表面假裝配合,實際上讓這件事不要有所成。我用盡各種方法拖延,也假裝中國政府的其他官員不配合或是持反對態度,所以事項上一直無法進行。幾個月後我被俄國兩位監視我的弟兄給拆穿,話語傳到俄國政府去,一天夜裡,一陣騷動聲,我提高了警覺,但卻還是難逃一死,兩下槍聲,一槍太陽穴,一槍心臟,我就此喪命,死時三十二歲。眼前一陣黑後,我便跪於閻王殿前。閻王拍了一下,問道:「殿前何人?」我答:「古建邦。」閻王問:「一生所做何事?是否有傷及無辜?」我答:「慚愧於今生為俄國臥底,盡量不傷及無辜。」閻王說:「確實,擔任此角色還可以保有此心境,確實不易,念你最後為不傷人之心境,心中一份所存的正直,可得獄卒一職,為地獄中繼續服務。」我點點頭,靜靜地聽閻王判決,並且接受。於擔任獄卒的期間我沉默寡言,靜靜地去體會地獄所發生的每一個景象,每個哀號的受刑台,原來受刑、受報的原因莫過於跟隨著自己的性情而行,才會造業。世間人不可對此掉以輕心,否則果報將會一一的報回自身。於地獄服務五十年的時間,接到可隨蘇佛送往極樂世界的名單,我等了二年半,終於等到了今日由蘇佛大手一牽,到達了西方極樂世界。感恩佛及蘇佛慈悲。我的心總算是安穩了下來。我同五十九位獄卒跪拜叩謝,感恩不盡。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心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