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地獄獄卒,  下度地獄

王致強獄卒生命故事《淫害慧命》

訪問獄卒王致強

淫害慧命

二O二O年十一月二十二日

王致強:

感謝我佛慈悲,救了我這迷失的慧命,若沒有此際之因緣,我無法知道解脫之重要,無盡的感恩難以言喻,謝謝蘇佛慈悲之心幫助我們,能有今日因緣,我們相當珍惜。

我曾是一隻蟲,我從一顆蟲卵孵化後就一直不停在交配,每一次交配完都會讓我失去許多精力。我的壽命並不長,不到數天的時間我就會死亡,死亡後我仍然會在空間中繼續交配,直到下一次,我再從蟲卵中出生。如此不斷循環,其實這樣的過程非常痛苦,但是在於當時候的空間,我已經忘去了痛苦的感覺,完全沉浸於空間之中。這世間的蟲,或許都是同樣的情境,茫然於空間之中,不知道自己已成蟲身。當蟲的時刻,生命是微乎其微,有時一場意外,生命便會終止。像兩隻蟲兒正在行交配之事,突然一場意外,這兩隻蟲便在交配之際結束生命。蟲的生命便是這麼微弱,看清楚才知,其實一直皆是在受報之中。

過去的我,從未想過當時候的自己在死後會去當蟲,而且還輪迴生生世世困難脫離蟲身,這在當時是多麼難以想像的一件事情,簡直天方夜譚,胡言亂語,但卻在那一世死後真實發生,我的這些經歷,可以讓現代世間人有所警惕。

我在過去的那一世裡,曾經是一位小王爺,成日遊手好閒,跟著京城裡諸多位公子哥兒玩在一起。當時最有名的就是京城紅樓,那是夜裡最多人會去的酒樓,酒樓裡的姑娘各個妖豔動人,每次去到那裡,都能感到身心舒暢,十分快活,被誘人的姑娘餵入口中的酒水,喝起來總是特別有味道。每日夜裡,我與這些公子哥兒都會來到這裡,和這些姑娘共度春宵,時間一久,我也習慣了這種生活,似乎每一天都要來到酒樓,否則就會渾身難受,來酒樓這件事已經成為我的癮,已經難以控制自己。

好幾年的時間,我每一日都是這樣度過,夜夜笙歌,白日還會幫著家裡做生意,到了夜裡便跟著公子哥兒們前往酒樓過夜。我從十二歲開始學會到酒樓,這樣的生活亦是從爹身上所學,爹娶了許多妾室,我是正房所生的長子,從小便經常看到爹每日夜裡帶著不同女子回家,我非常厭惡這些女子,因為有了這些女子才讓爹不再關愛娘與我,所以我討厭她們。有一日夜裡,爹同樣帶著女子回來,女子看到了我,對我露出奇怪的眼神,這個眼神令我作嘔,女子和爹進房後,我在屋外吹了一陣子風,才回房休息。三更半夜,我已躺在床上昏昏欲睡,忽然屋外傳來聲音,聲音由遠而近而來,頓時讓我清醒過來,我警惕地環顧四周,發現確實都沒有人後,才鬆懈下來。此時房內飄來一陣異香,我當時並不知道這是什麼味道,不久我便全身燥熱,我在後來才知道那陣異香便是迷情藥。那一年我只有十二歲,我在自己的家中了迷情藥,渾身難受,當時我並不知道怎麼辦,我看見跟著爹回來的女子推開我的房門,笑著走了進來,她告訴我她可以幫我,我內心相當排斥她,憤怒地想將她推開,但她卻笑著將自身衣服脫下,這是我第一次看見女子的身體,我的全身因為中了迷情藥,渾身燥熱,僅存一絲意志,我逃到房外,頭也不回地跑出家中。三更半夜我在大街上奔跑,不知道自己該怎麼消除身體的反應,我很難受,也不知跑了多久,才終於停了下來,一個人蹲在街上,想著剛才發生的一切事情,我厭惡這個女人對我的勾引。在這一日後,我對所有女人只剩下厭惡,再無任何感覺。

十二歲經歷了這件事情,在我心中產生極大的影響,事後我沒有告訴任何人,因為我認為這件事情是對自己的羞辱,從那一日過後,我變得與以前不同,對人態度冷淡,對這個家更是再無任何情感。再後來,我便結交了許多朋友,每日夜裡開始和這些公子哥兒到酒樓裡玩樂,起先我並不碰這些女人,時間久了,便也女人一個換過一個,我沒有辦法克制自己不這麼做,我對這個世界沒有正常的情感與態度,對這些女人就像對當初爹帶回來的那幾位女人一樣,我的內心是充滿厭惡的,我討厭女人,我在她們的身上只不過是想要洩慾,滿足我身為男子的需求。當時沒有人教育我有何不可,我不知道這樣的心是不正常,且變態的,我只感覺到自己的心好空虛,需要這種淫慾上的快感來滿足我的心中需求。我在那一世只活了三十六歲,仔細算起來,是在滿三十五歲不久的夜裡,暴斃在女人床上。死後我便當了蟲身,但是我並不知道自己已經當了蟲。

我在蟲身的輪迴受報之中,依然每日都在行淫,就像是我當時所過的日子,並無二樣,所以我並未察覺自己已經非人。當蟲不知過了多少世,我下了地獄,在銅柱地獄受盡苦痛,燒紅的銅柱燒烤著我的下身,下身因為炙熱的溫度逐漸緩去淫慾的癮,每日我都會被送上銅柱刑台上,我難以控制自己的慾望,只有在受刑過後,才得以因為皮肉所受之苦,緩去淫慾之癮。

受了上百年的地獄苦刑,我又來到了人間,距今大約是四百多年前,我出生在一戶貧窮人家,這一生安分守己,出生的家庭爹娘和善,雖然家裡貧窮,但是對我的教育相當仔細,爹娘用心地帶我,教我如何做一位好人,即便家中貧窮,爹娘還是以身教法,從我小時候便帶著我到處行善布施,期望我成長後能成為一位知道助人的人。

這一生改變了我許多,重新出世以後,因為喝下孟婆水,忘記了過去一切,我現在往回看過去,非常感恩這一世讓我遇到這樣的家庭,帶給我好的教育,這一世我才沒有走偏。

過去世的經歷,因為沒能學好,讓我後來生生世世都在淫慾之苦與果報,這樣的痛楚難以言喻。還好這一世,我終於重新開始,這一生,因為家庭的教育,讓我學會怎麼當一位好人。成長以後,我考中了官職,一路官途順遂,在我三十二歲那年當上縣太爺之職,一生謹記爹娘教誨,持續樂善好施,濟困扶危,我將擔任縣太爺的俸祿,大部分都發給縣內困苦的百姓,希望幫助困苦家庭度過難關。我在這一生沒有娶妻,現在才知道這也是過去世的原因。我將所有縣內子民當作是我的孩子,我也教育許多學齡的孩子正確的人生觀,這些事讓我每日皆非常忙碌,但是為了大家,我樂意為之,這也是我的責任,幫助大家是自己應該做的。

這一生我活了八十九歲,原本還可以活超過百歲,但是我已經無能力繼續幫助縣民,開始需要別人照顧我,我並不希望自己造成大家的負擔,因此我在一日夜裡,遇上了地府官差前來,我便跟上前,再也沒有回到人間,活了八十九歲的生命,就此結束。

離開世間,地府官差將我帶到了閻王殿前,閻王笑著問我:「怎麼這時間就趕著過來?你還可以有幾年陽壽。」我便回答閻王:「活在這世間,若不能幫助人,反要人幫助我的話,不如早些離開,不帶給旁人負擔。」閻王聽了大笑說道:「這世上多少人能像你有這般勇力,大家都到了我閻殿,跪在我面前,還在哭喊著自己還不想死,你特別有勇氣,很正確的人生觀念,這一生,你值得了。」閻王開始對我的一生做了審判,審判結果閻王派了我一個官職給我,讓我管理這些獄卒,為眾生服務。

在地府的時間,一日過一日,不知覺中,人世間已經過了數百年,很慶幸能在如今遇見蘇佛講經,蘇佛所講演之道理,與解脫之淨土法門,皆令我為之震撼,我很感恩能在此際遇見大法宣講,蘇佛所講之法,令我終於知道自己應該求生死解脫。我很感恩蘇佛幫助我清醒,生生世世輪迴,真實苦不堪言,清醒之際,我哭了好長一段時間,下定決心,找回解脫之路。

感謝蘇佛慈心幫助,我才知道自己數千年以前也是蘇佛座下弟子,曾經也是出家僧人,但是後來因為情慾,毀去自己的慧命,生生世世墮入輪迴受報之中。感謝蘇佛再次將我從痛苦塵泥之中救起,我現在清醒過來,希望發心發願,隨佛出家救世。

這一日,非常感恩蘇佛悲心,救了我們,無盡感恩之心,定以發大心願回報我佛慈恩,在此代表今日送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之眾,叩謝佛恩,南無阿彌陀佛。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璽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