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地獄獄卒,  下度地獄

陳育仁獄卒生命故事《殺業回首》

hunting, war, army and people concept – close up of young soldier, ranger or hunter with binocular observing forest

訪問獄卒-陳育仁

 殺業回首

二O二O年十一月二十一日

我感覺人生是一條長長的道路,彎彎曲曲的,直到現在,我終於到了道路的終點,西方極樂世界。西方極樂世界是最美好的人生結局,卻沒有幾個人可以跟我一樣如此幸運,感恩蘇佛的大慈大悲,今日帶我和五十九位獄卒一同前往西方極樂世界。無盡法喜、無盡感恩。

我跟別人比較不同,我想倒著說我的人生,我為第九殿獄卒,在第九殿當獄卒最特別的就是,大家的心性都相當的顯明。狗有狗的特徵,猴子有猴子的特徵,鱷魚有鱷魚的特徵,說穿了都逃不了「個性」這件事。

暴戾之氣將可能投胎豹、獅子、老虎等,此三種動物除了暴戾之氣外,心性中也有些微差別,就是這樣的些微差別而轉生受身,成為不同的動物。說起來進入畜生道,大部分都是在受報,於得人身之際耍上了個性,或是喜歡上了某種動物而癡迷,這種種的條件下,便會被閻羅王判刑進入畜生道。

擔任獄卒期間最有印象的就是一位審判人名為王阿三,在世上,他專門偷牛,他偷牛的理由有很多種,第一個理由是他老婆跑了,剛出生的孩子沒有奶喝,他必須去偷一隻充滿奶水的母牛來餵養孩子。第二個偷牛的原因是,偷回來的母牛在發情,會四處亂撞,他只好偷一隻公牛回來陪伴母牛。第三次偷牛是母牛準備要生小牛,生小牛的那一天因為母牛難產,小牛一出生就沒了呼吸,為了不讓母牛傷心,他偷了一隻剛出生沒多久的小牛來當作母牛的孩子。這位王阿三和王阿三的兒子,還有三隻牛變成了一家人。有一天母牛生病了,全身有氣無力的樣子,眼神顯出無助的樣子,王阿三很緊張的在家中來回踱步,在沒有能力醫治母牛的情況下,母牛還是必須要走上死亡一路。就在母牛死後沒多久,家中突然有人急促的敲門。原本正在睡覺的阿三,從床上跳了起來去應門,沒想到一開門,眼前竟然站了好幾個官兵,說阿三偷牛的行為罪證確鑿,要將阿三給抓了。被抓走的阿三很想念他的兒子和牛爸爸、牛小孩,被關在牢中後出現了各種牛的行為,包括牛的叫聲,以牛吃草的方式吃飯。死後閻王判決他要去當牛,他竟然馬上點頭答應,領著牛皮去當牛,就連他的魂識也認為自己是牛了。除了當牛之外,生前阿三沒有傷害過牛,所以當牛時也受到主人的愛護,那養牠的主人就是當初的那頭病死的母牛。於地獄之中可見得因因果果皆是糾纏在一起,一點也沒有差錯。

之所以來到第九殿,也是跟諸多動物有因緣。過去我曾是一個獵人,不論是射箭功夫還是進到森林後雙眼之視力和靈敏都相當的快速。只要草叢裡有一點動靜,我餘光一看,馬上就可以知道是什麼動物。當下我可以快狠準的射箭,也可以讓動物就在我眼前溜走。通常我打獵完後,會將這些獵物賣給店家讓他們去轉售,店家每次看我帶回來的獵物都會一直稱讚,這是上等貨物,以高價跟我收購,再以高價轉賣。店家布簾上通常會寫到「新鮮現貨」,一掛上這布簾,店家馬上就會有人來圍觀,才一下的時間我所獵的獵物就會被一掃而空,老闆都會笑得合不攏嘴,甚至把所賺的錢分一些給我,希望我可以繼續上山打獵。

我沒有結婚,也不想結婚,女子也看不上我這長相粗獷又有點像是動物的樣子。打獵十年的時間,我對附近山脈的地形還有山脈與山脈間互相連接處都相當的了解。於山中我曾經救了好多位於山中迷失的人,他們都相當感謝我,但我沒有放在心上。

我住在一間山腳下的破房舍內,曾經肉攤問我為什麼不改裝一下房子,我沒有回答,只是搖搖頭。我是一個簡單的人,做簡單的事,不需要過於奢華,就連穿的衣服也是最破舊的那套,過年不買新衣,就算是穿了新衣也不知道要給誰看。曾經鄰居送我一件保暖大衣,我也給了附近比我更需要的人。每天不管有沒有打獵,我都會上山、下山一趟來訓練體力。

曾經某一次我在山中遇上了大雨,大雨快而急,讓所有山間的道路變得濕滑,無法繼續行走,我只好停留在原地。夜半的山林,冷風進到我的骨頭裡,讓我打了好幾個寒顫,我找了一個可以遮蔽的大葉子下待著,度過濕冷的一夜。清晨時分,太陽出來時,我開始小心翼翼地往山腳下行走,沒想到腳一下滑落,我整個人就滾落至山凹裡面,意識迷茫之際,我感覺到全身好痛又好癢。當我睜開眼時,看到好多螞蟻都爬在我身上,甚至咬我的皮膚,我想甩開牠們,但是全身的骨頭都疼痛得沒辦法動。這是第一次我感覺生命垂危一線間。我閉上雙眼、大口大口的呼吸去降低傷口的疼痛,這全身撕裂的感覺就像是動物被支解的疼痛。

我所待的地方,前面的草堆忽然動了一下,我知道是一隻羚羊,如今的我連站都站不起來,對任何事都無能為力。山中又再次進入夜晚,就在我極渴之時,感受到草叢在動,隱約之間我看到那隻羚羊用嘴巴拖了一個木頭,木頭裡裝有水,羚羊把木頭拖到最靠近我的地方後,就快速的消失在樹叢內。我勉強挺起身子,將水喝進去,水喝入後快速地進到身體的各處,讓整個身體器官又開始活躍了起來,肚子餓到咕嚕咕嚕叫時就只能拔地上的草來吃。五天後我才被人發現,將我攙扶下山,這段時間除了羚羊之外,還有貓頭鷹會提醒我有危險了,必須要躲起來,或是曾有狐狸叼了個果子來給我。這幾天讓我恍然大悟,原來動物也有如此高的靈性,這些幫我的動物都是我曾經手下留情不殺牠們,或是牠們的家人,如今我遇上了劫難竟然是牠們幫了我,這真是太不可思議之事。從那刻起,我知道原來動物跟我們人類沒有太大的分別,分別之處只是在於外相上不同,我開始懂得愛惜動物,甚至是身邊的其他物品,有生命的、沒生命的,想必都有靈性吧!於山中的那幾日,我打算不再當獵人,甚至想轉而照顧這些動物。我盡力勸導那些賣肉的攤販,還有獵人,甚至是無知殺生之人皆可以回頭,不要再傷害生命,我以我的範例來勸導大家。我成為一名挑水夫,到處送水時就跟大家分享我的經歷,希望可以有更多人知道尊重生命。我還是住在那破房子內,將所賺的錢給需要幫助的人,自己一毛都不留,每天就繼續靠著挑水來養活自己,生活反而過得比以前更簡單快樂。隨著年紀越來越大,我的體力大不如前,於六十一歲時身體越來越衰,最後雙腳、全身都無力,躺在床上迷茫之際,看到許多不同的動物朝著我走來,我來不及反應就斷氣了。黑暗之際,我跪於閻王殿前,靈還算清楚,閻王拍板向我說道:「今生造業可自知?」我點頭說:「成為獵人之殺業,我相當懺悔,今生也盡力補償。」閻王說:「確實,你後半生殺業不再造,且有勸人和你一同改過,真誠之心幫你自己消了許多災障,原本滿滿第九殿的告訴,如今一一解了。勸人不殺生之德可得獄卒一職。當獄卒時我相當認真,也在有緣之下勸導進入第九殿的眾等知懺悔,得動物皮者莫再愚痴或是執著。擔任獄卒三十五年期間,接到可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的通知。金色金光,無比光亮,感恩之心,蘇佛之大手牽起六十位獄卒直往光際,看到眼前就是西方寶蓮,心中微笑、朗明。感恩佛之接引,蘇佛之慈悲。六十位獄卒叩首。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心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