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地獄獄卒,  下度地獄

李得祥獄卒生命故事《樂善好施》

訪問獄卒—李得祥

    樂善好施

二O二O年十一月二十日

得祥與其他五十九位獄卒跪地感恩我佛慈恩,感恩蘇佛慈悲,三年的時間,終於等到這殊勝的一刻,我們六十位獄卒心中歡喜,法喜充滿,感激不盡。

從我八十七歲死後,我就一直維持在這個年紀的樣子,現在到了西方,我突然感覺自己變年輕了。我們六十位獄卒,大家互相對望,給彼此一個燦爛的微笑,很快,我們就各自分散,再也沒有見到彼此,但都知道彼此都在西方極樂世界中享樂。

西方極樂世界好大、好大,我坐在蓮花池前望著又大又透亮的蓮花,每一朵蓮都散發出西方獨有的芳香,這裡的清淨、清幽與寂靜,和地獄裡完全天壤之別。我突然有種感嘆,如果大家在世時都能知道西方的好,絕對會積極的求生西方極樂世界,不會造下難以償還的地獄之罪,在地獄裡分分秒秒受盡苦刑,何苦來哉!

現在就讓我來跟大家介紹自己,大家好,我叫李得祥,出生在元代,大陸安徽。我不是一個有什麼特別身分的人,我就只是個小老百姓,和我的父母住在安徽的鄉下地方。

我很感恩我的父母,感恩他們生給我一個健全的身體,讓我可以用這個身體來做很多事。從小,家裡的經濟小康,父親在巷口開了一家茶行,賣了一些上等的好茶,這些茶大多都是一些高官或有錢人才買得起。賣了幾年後,父親發現很多生活水平沒那麼高的小老百姓,其實也都很愛喝茶,所以父親在店裡也賣了一些價格比較便宜的茶。曾經有上流社會的客人來到父親店裡買茶,便問父親:「為什麼你不專賣這種名貴的茶就好?還賣那些便宜的茶,讓整家茶店的素質都降下了,真可惜!」父親對這位客人說:「我賣茶的目的,其實也不全然是為了賺錢。一泡好茶喝下,能讓人心情愉悅,帶給人歡喜,所以我們很多中國人都喜歡喝茶,包括我自己也是。我希望所有的人,不管是什麼身分、背景、地位的人,都能因為喝到一泡好茶,一整天都感覺到開心,這是我賣茶的目的。所以我賣的茶,就算是價格比較低的茶,其實也都是上等茶,刻意賣低一點的價格,賣給一般的小老百姓,讓大家都能品嘗到好茶。」我學習父親總是喜歡替人想的好個性,雖然沒有辦法做到面面俱到,但可以盡力滿足大家的需求,讓大家都能感到開心。我們家的經濟來源就是靠著父親這間茶行,生活不至於過得富裕,但也不會太差,剛好每個月都有足夠的錢花用,不用為了錢而擔憂。

很多人談到「錢」這個字,眉頭就緊縮在一起。我記得小時候大姑姑經常來到我們家,聽父親說,大姑姑嫁給很有錢的姑丈,在大城市裡過著非常富裕的生活。確實,我每次看到大姑姑,她都穿得很好看,身上散發出淡淡的香味,手上也戴了很多昂貴的飾品,那時候大姑姑給我的印象,就是一位大富婆的樣子。六歲那年,村裡發生了一場災難,連夜的大雨把很多家戶的房子都打壞了,地上也淹起了大水,雖然還不至於嚴重到有人喪命,但有許多村民在大雨中為了修補屋頂而跌落受傷,很多種植蔬果維生的家庭,也都因為這場雨災而生活出現危機。父親特地寫了信給大姑姑,想拜託大姑姑幫幫忙,布施一點錢來救濟這些災民,讓大家的生活早日恢復平穩。大姑姑跟父親感情一向很好,原以為大姑姑看到父親這封信,很快就會把錢寄過來,沒想到等了好一陣子,大姑姑那邊都沒有任何消息,後來父親又再寫一封信,大姑姑才回信說:「我沒有錢,你再想想其他辦法吧!」從那天開始,大姑姑就沒有再來我們家,我疑惑的問父親:「怎麼爹提到錢的事之後,大姑姑就都不來家裡了?」父親知道大姑姑一向把錢看得很重,只是不知道竟然是到這種程度,一提到錢就再也不聯絡了,讓爹非常錯愕。爹拿出了家中所有的積蓄,完全不夠使用,後來爹又寫了信請求一些官員幫忙,希望國家能發放救濟金,幫助百姓重建家園。我和父親也到其他城鎮去募款,希望有好心人士可以捐錢來幫助這些受災害的村民。經過一番努力下,終於籌到足夠的錢,讓每一家戶連續半年都有錢可以領,這些錢除了用來修補房子之外,也可以買一些乾糧、食物。在這半年之中,村民們不用為了錢而擔憂,他們積極的重建家園,很快就恢復原本生活的樣子,村民們全都很感恩,父親告訴我:「不管再多人的感恩,都要知道,這都是我們該做的。」

經過這次到處募款的經驗,我就知道「錢」對很多人來說,是比生命還重要,要他們從荷包拿出錢來,比登天還難。但我也看到有些人,就算生活過得再貧困,他也願意救濟村民,拿出自己一點點微薄的錢來幫忙。

這些把錢緊緊咬住不放的人,不管他有沒有錢,我看得出來他們都過得不快樂,臉上都是綁住的,少了開朗和自在;而那些沒有錢,但卻願意布施的人,他們反而過得很快樂。從這樣的體悟中,我就明白,「錢」是害人的毒物,一旦有了佔有之心,他的心就會被錢緊緊的綑綁住。雖然當時我的年紀還小,但是這樣的體悟深深影響我的一生,錢對我而言,就是一個可以被活用、運用的東西,它就像流水一樣,是流動的,不是像阻塞的臭水溝那樣被堵住的。

錢放在我的口袋裡,不一定只有我才能花用,這個錢是流動的,當我看到有誰需要,我就會將錢掏出來幫忙他,這時候錢又開始流動了,不是死的。如果我看到有人有困難需要幫忙,我還將口袋裡的錢抓住不放,這時候最先阻塞的就是我的心,我的心會因為這一點自私而被綑綁住,這划不來,我不做這種事。所以我的錢永遠都是流動的,哪裡有需要,就往哪裡流,這樣的生活,讓我過得很舒服、自在,也養成我慷慨、大方、隨和的性情,到哪裡都能與人相處得很好。

我雖然不是很有錢,但是我從來不缺錢,我的錢總是源源不絕的出現,尤其在我想要幫助別人的時候,那筆錢就會突然跑出來。我在想,大概是老天爺在幫忙我吧!知道我想要幫助人,就讓我達成夢想,讓我得到剛剛好的錢,將錢全部用在我要幫助的人身上。我不是一個誇大的人,我有一分錢就幫助一分;我也不是一個會藏私的人,我有十分錢,十分都會拿出來助人。好幾次,我出了遠門辦事情,看到路上有人需要幫忙,我就把自己身上的錢全拿出來給他們,完全忘了在回到家的這段路上,我還需要用到錢。我不會後悔把錢全都拿出去,心想著:「船到橋頭自然直。」果真!每到我需要用錢的時候,路上就會有人突然冒出來幫忙我;當我走路走到肚子餓了,就會有路邊的店家送我東西吃。我很感謝這些幫助我的人,看他們的面孔都好像似曾相識一樣,但其實我並不認識他們,這讓我覺得很奇妙,好像冥冥之中,有人在守護著我一樣。

我不是一個有法術的人,但是我卻能呼風喚雨,這說來沒有多少人相信,但卻真實發生在我身上。大概是因為我一心都是想幫助人的關係,所以我的心念容易成真。像是有一次,我和父親跋山涉水到處遊走,我們想要看盡天下事,了解人生,看透人生。當我們走到一個村落時,發現那裡每一家戶門口都放了一個大容器,我問他們:「請問這容器是用來做什麼的?」他們回答我:「這是用來儲水用的,我們這裡已經好久沒有下雨了,一滴雨水我們都非常珍惜,所以在家外擺了這個容器,不管什麼時候下起雨來,我們隨時都能把雨水接住,不會浪費任何一滴水。」我看了看整個村落,花草樹木全都乾枯,每個人走在路上,身體都好像很缺水的模樣。我抬頭望向天空,看見有一片烏雲帶著水氣,其實是可以降落到這裡的,卻遲遲沒有降落。我問村裡的村長:「請問村子裡有發生過什麼事嗎?」村長搖頭說:「沒有。」這時,我聞到一股羊騷味,我問村長:「這是什麼味道?」村長說:「剛剛殺了一隻羊,煮了一大鍋的羊肉湯,等一下要送去給村裡的孤兒們吃。」我驚訝的問:「你們很常吃肉嗎?」村長得意的說:「你有看到我們後面那座山嗎?那座山裡有很多動物,我們村民常常去那裡打獵,每天都能獵到動物回來,所以大家常常有肉可以吃。加上每一戶人家也都會養家禽、動物,要吃肉變得很容易,每餐都能吃到。」我又抬頭看了一下那片可以帶來雨水的烏雲,它們被一股力量給擋住了,我告訴村長:「如果全村從小孩到大人,每一個人都能茹素一個月,這場旱災就會結束了。」村長有些半信半疑,我告訴村長:「相信我一次。」村長為了化解旱災,曾經試過各種方法都無效,但現在看我信誓旦旦的樣子,他姑且相信一次。於是立刻招集村中重要的幹部,將這件事傳達到每一家戶,告訴每一家戶,為了要化解乾旱,一定都要謹守。

一個月後,我又回到這個村子,我還沒開口問村長,就知道村民們全都有茹素,村長說:「你沒有住在這裡,怎麼知道大家都有茹素?」我笑著告訴村長:「現在踏進村子裡的感覺和一個月前完全不一樣,全身也舒服許多,而且我感覺到空氣中已經開始出現水氣了,很快就會下一場大雨。」話才一說完,我的鼻頭立刻滴到一滴水,接著額頭也滴到,頭頂也滴到,我告訴村長:「你看,下雨了!」村長非常驚喜,這時全村子裡的大人、小孩都跑出門來大聲歡呼:「下雨了!下雨了!」為了不浪費雨水,他們趕快又拿出好多個大小不一的盆子出來接雨水,每位村民臉上都帶著高興的笑容。我聽說後來他們全村都改吃素,再也沒有遇上乾旱。

我也曾經去到一座城市,那座城市的天空永遠都是烏雲密佈,陰雨綿綿不斷,有時還會鬧出水災,讓居民們非常困擾。父親問我:「你看看他們這是怎麼一回事?可不可以幫忙叫老天爺不要再下雨了?」我和父親住進那座城市裡的一間客棧,整整三天都在那座城市裡。這三天之中,我和父親到處查看,終於讓我發現問題了,這座城市裡,不管是普通小老百姓,還是上面的官員,心中的貪念都非常強,從他們的眼神和言行舉止就能觀察得出來。為了幫助他們,我寫信告訴官員停雨的方法,就是要停止貪念,學習知足,如果他們能夠做到,這場災難就能化解。官員們第一次聽到這樣的說詞,原本他們不相信,但是當他們要把我寫的信撕掉時,外頭的雨又下得更大,我告訴官員:「就相信我一次吧!」三個月後,我又來到這座城市,天空上出現了藍天白雲,每個人臉上的貪樣也少去很多,我問城市裡的居民:「你們是怎麼改變的?」居民說:「現在每週都有人會來上課,每一家戶都一定要派人出來聽課,聽完課後要回家說給全家人聽,每週上的課就是『知足』兩個字,教我們從日常生活中學會知足,斷去我們的貪念。」這些城市的居民其實都很單純,我看見教他們課的是一位老和尚,看來官員是找上寺院裡的師父幫忙,讓百姓們都因此而改轉心念,成功化解這場災難。

我一生都是這樣到處幫忙別人,到後來,我年紀大了,雙腳比較走不動,就比較少出門,但是經常會有人來家中尋求我的相助。八十多年來我都在幫助人,無形中增長了智慧,很多事情在他們還沒開口前,我就已經看見解決問題的方法,這大概就是助人的經驗,所以我家中的門很少關起來,只要有人想問我問題,我隨時都歡迎他們來找我。

我沒有娶妻生子,身上的錢從來不怕有花完的一天,因為只要沒錢了,就會有好心人送上錢來,其實我常常不好意思收下,但他們說我以前幫忙過他們,這是他們一點小小的心意,就叫我收下。

這一生我活到八十七歲,在睡夢之中靈魂出體,被地獄裡的官差帶到五殿閻王面前,閻王說這一生我助人有功,可以擔任獄卒一職。我很榮幸能有這個職位,一直都很認真在自己的崗位上。在地獄裡,我還是像生前一樣喜歡幫助人,看到這麼多罪犯在地獄受報,我都很想盡自己一點力勸導他們,希望他們不會再來受這種苦。

聽了蘇佛講經好幾年,我越來越明白道理,全都在這顆心,所以養心很重要,這也是現在世間人所缺乏的。雖然現在我已經不是世間人,但我不忘記助人之心,來日有機會再當人,我希望我會是一個懂得說法給人家聽的人,勸人學佛,才能真正解脫離苦。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菁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