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雨,  突破空間、時間

訪問圖文巴南區生靈,代表:魯進南《求雨》

訪問圖文巴南區生靈,代表:魯進南

 求雨

二O二O年十一月十二日

魯進南:

感恩蘇佛慈悲相救,在蘇佛的幫助下,我們這些生靈總算得到雨水的滋潤,還有很多靈在蘇佛的法身救度下,全都離開他原本的空間,往光明的世界而去。謝謝蘇佛。

大家好,我是魯進南,其實我沒有臉介紹自己,但是為了懺悔我一生所造的罪業,我還是逼著自己要出來說話,在佛的面前,向我的父母和祖父母懺悔、道歉。

我是一位中國華僑,出生在大陸江蘇,大約在六十多年前,剛好是我十歲那年,全家移民到澳洲。我們家境不錯,有祖傳的事業一直在穩定經營著,傳到了父親這一代,生意更是蒸蒸日上。我是家中的獨生子,從小被嬌生慣養,手不動三寶,全家人都非常疼愛我,尤其是我的祖父和祖母更是把我寵上天,不管我要什麼,祖父、祖母都一定會滿足我。

一歲大的我,就懂得吃糖,當我吃到人生中的第一顆糖後,我就懂得糖的甜美滋味,接著我就從一顆糖,變成要兩顆糖、三顆糖。只要我想吃糖,我就會大聲地哭鬧,我媽媽不給我吃糖,我就繼續哭鬧,這時候祖父母一定會來關心我,他們只要塞一顆糖給我,我就立刻停止哭泣,甚至還會立刻笑出來。漸漸地,我就這樣養成吃糖的習慣,一歲多的年紀,一天就可以吃上十顆糖。

一歲的我要糖吃;三歲的我,要錢花;十歲的我,要女人;十一歲的我,要菸抽;十五歲的我,要車開;十七歲的我,要槍玩;二十歲的我,要毒品;到了二十三歲的我,已經要棺木了。

我的人生,整整就是活了二十三歲這麼短暫,這全都是我自己造來的。三歲的我,已經懂得什麼是「錢」,知道錢能買我想要的東西。祖父母每天都會給我一把錢,然後帶著我到市場去買我「看上眼」的玩具。我所買的玩具,從來沒有一樣玩過第二次,有的甚至連拆封都還沒拆,就被我丟掉,無形之中,已經養成了我貪婪、不知足的個性。

十歲的我,已經非常清楚知道「男與女」之間的關係,我喜歡女生,我告訴這些女生:「我有錢,只要你們跟著我,我可以給你們很多錢買衣服。」這些跟我一樣愛玩的女孩,一聽到我可以給她們錢買衣服,全都要跟我在一起。但是這些女孩跟我在一起沒多久,我們家就準備移民到澳洲,使得這些在中國交的小女朋友,全都哭哭啼啼地,捨不得我離開,還說要跟我來到澳洲。我當然沒有辦法讓她們來,於是我便帥氣地告訴她們:「等我去澳洲當了大老闆,就回來把你們一個個娶回家!」這些女孩傷心欲絕,我可是一點都不覺得心疼,因為對我來說,只要有錢,要多少女人都像吃飯一樣容易!來到澳洲後,我身邊還是不缺女人,只是我的女朋友從中國女孩換成了洋妞!才十歲的年紀,我已經擁有七八個女朋友在身旁,她們全都非常聽我的話,我要她們做什麼,她們就做什麼,因為我會給他們錢!我享受當一個大男人的滋味,非常爽快!

十一歲時,我已經跟朋友學會抽菸,剛開始從一天一根菸,到一週後就變成一天三根菸,很快在短短的時間內就已經上癮,不到幾個月的時間,每天都一定要抽上一包菸才過癮。

十五歲時,在祖父的教導下,我已經學會開車,但是我還未成年,法律上還沒有開車的資格。這個「沒有開車的資格」是政府規定的,在「我的世界裡」,我想做什麼就做什麼,誰也阻擋不了我!我懇求祖父買一台車給我,祖父原本並不答應,在我幾次又是撒嬌又是懇求下,祖父就答應買給我了,而且買了一台豪華的大車,非常氣派!我不管會不會有警察捉我,每天跟著幾位有錢人家的公子,在澳洲大片的曠野上,盡情的飆車,追求這種會讓人心跳加速的刺激感!我每天還會載著不同的馬子跟著我,聽到她們坐在旁邊興奮、尖叫的聲音,我就覺得好爽快!覺得自己真是個又帥又猛的男人!

十七歲時,我的性情變得非常暴躁,經常在外面跟人家打架,我不甘示弱,只要誰欺負我,我絕對要他們好看!後來我透過關係,結識了一大群黑幫的人,他們教會我很多不法的行為。我給他們錢,他們就會給我小弟帶在身邊,這下我更威風了!只要誰敢捉弄我,我就派我的小弟去打人。後來,我又給了這群黑幫一筆錢,他們就送給我一把槍,我更是無法無天地拿著槍到處威脅人。十八歲時,在一次毆打事件中,第一次開槍射死人,我嚇得立刻逃之夭夭,聰明的我懂得怎麼閃躲警察,才沒有馬上被抓到。

為了怕被警察發現我的行蹤,我從墨爾本躲到圖文巴小鎮,住在一個非常偏僻少有人居住的地方。跟隨我搬到這裡來的,還包括我身邊的小弟和女人,我們全都住在這裡。我覺得人生該玩的,我都已經玩過一輪,現在搬到這個鳥不生蛋的地方,生命瞬間失去光彩,每天無聊至極。一天,一位小弟突然問我:「大哥,要不要嘗嘗這個?」我一看就知道那是毒品,但是我從來都沒有試過,現在的生活無聊得發慌,剛好有毒品可以帶給我想要的刺激感。我的雙眼瞬間發亮,拍拍這位小弟的肩膀,稱讚他:「聰明!養你是對的!」就這樣,我開始吸食海洛因。在身體吸入毒品的那一刻,我就像神仙一樣的快活,全身充滿快感,好舒服,好爽快。我也給我身邊的女人吃,只要一吃下毒品,我們就會忍不住上床辦事,享受在激烈快感之中。很快,這些女人一個個都懷了我的孩子,但是我並不想要這些孩子來找我麻煩,只要誰有了我的孩子,我就立刻叫她們拿掉,甚至威脅她們:「如果不拿掉,就不要做我的女人!」這些女人已經毒品上癮,她們根本離不開我,就算再怎麼心疼孩子,也會選擇犧牲孩子的生命,繼續跟在我身邊。

二十三歲這年,我們的行蹤被發現了。一天清晨,我還在睡夢之中,突然聽見有人撞擊大門的聲音,立刻從床上跳起來!我心中有預感事情不妙,當下顧不了身邊的女人和小弟,趕快拿起床邊的衣服穿上後,就準備從後門逃出!我的動作非常快,原本以為可以快速地脫逃;不料在我伸手要轉開門把時,我的心臟突然一陣劇痛,痛到我叫不出聲音來,很快就倒地身亡,結束我二十三年的鬼混人生。

死後,我立刻被抓進地獄裡受報。我從來沒有孝順過我的父母,只會給父母帶來麻煩與擔憂,家產傳到我這一代,全都被我敗光,還負債累累。我甚至在短短的幾年裡,連續殺了好幾個人,造下難以償還的罪業,在極黑的地獄中不斷受報。數年之後,當我看到我的祖父、祖母、父親和母親全都陸陸續續被墮入地獄受報,我哭得跪地磕頭,深深懺悔我這一生的無知。他們全都是因為我才墮入地獄之中,我非常罪過。我的罪深重難還,我懇求閻羅王:「請讓我一個人受報就好,我的祖父、祖母、爸爸、媽媽全都是被我害的,他們有勸我走回頭路,是我不聽,才會繼續淪落下去。他們不該為我受罪,懇求閻羅王原諒他們!」閻羅王並沒有因為我的懇求,就讓我的家人免受罪。他們在生前沒有教好我,養成我成為社會上的敗類,作惡多端,我所造下的種種罪業,我的父母和祖父母全都要共同承擔後果,一起到地獄受報。

在地獄裡將數十年的時間,我的刑期還未結束,但是我卻提早從地獄中解脫,因為我每天都不斷地懺悔,心中發出強大的願力:「如果能讓我回到人間,我一定要用我這個身體來償還罪業!我絕對不會再像這一世一樣,輕易地就將我的人身給毀去!」我的心是百分之百的真誠,感動地獄的官吏和閻羅王,才讓我提早離開。然而,離開地獄後,我並沒有馬上得到人身,閻羅王告訴我,雖然提早離開地獄,但是我必須當小蚊蟲五百年後,才能再得到人身。

我成了一隻非常小隻的黑色小蚊子,我的身體裡有毒性,而且會叮人,被我叮到的人,會因為我的毒液進到他的身體裡,皮膚開始發紅、發癢,嚴重者還會腫起來。和我同類的黑色小蚊子,只要有人類出現在他們面前,就會用盡方法去叮人類的皮膚,只要喝到人類的血,我們的身體會很舒服。但是,我並沒有像其他同類的蚊子一樣去叮人,我不想再傷害人,就算這個身體有多麼喜歡血水的味道,我還是強忍著,然後去吸湖裡的水。幸好我的身形小,需要的水量並不多,只要一小滴水,就可以讓我吸飽。如果天氣乾得連一滴水都沒有,那我寧願死去,也不要傷害人類。

連續當了十多年的黑色小蚊子,這十多年來,我已經不知道生生死死多少回,但不管生在哪兒,我都還是一隻無法脫身的小蚊子。

圖文巴這片大地非常乾燥,天空總是不下雨,就算有雨,也下得非常少,所有的生物都很辛苦地活著,大家就像活在沙漠上一樣的痛苦。經過這麼久的時間,我以為這塊土地永遠都會是這種乾裂的樣子;沒有想到蘇佛竟然會出現在這裡幫大家求雨!大家全都非常地高興、感動。

不知道我的罪業這麼深重,有沒有資格叫蘇佛一聲「阿嬤」?看到蘇阿嬤,我真的很讚歎,我也想起我的祖,母。我的祖母在我二十歲時,年紀也差不多跟蘇阿嬤現在一樣;但是我的祖母已經走不動了、老了、病了,牙齒全都掉光了,胃口不好,常常吃不下任何東西,一身的病痛讓她非常痛苦。這是我對我祖母的印象。但是,我現在看到蘇阿嬤的樣子,每天活力十足,還可以救這麼多眾靈!跟我的祖母完全天差地別,不禁讚歎阿嬤真的了不起!讚歎佛法的厲害!

蘇阿嬤帶著我們大家一起求雨,雖然我現在只是一隻黑色小蚊子,但是我也很賣力地想要幫忙念佛求雨,我想要盡我的力量,讓大地這麼多生靈都能夠有水喝。無水之苦,在這十多年來,我也嘗到了,真的很痛苦!當求來的雨一滴一滴,滴在我們身上時,大家全都好感動、好開心!那種感覺不知道你們能不能體會得到?

佛法真的不可思議,如果當年我能聽到佛法,我想我的人生不會是這樣的……這都是命運吧?不過我現在遇上佛法還不遲,我每天都很認真地聽阿嬤講經,聽了經才知道自己錯得有多離譜,我會努力地改過!如果我有機會再來當人,我一定要做一個能為社會付出的人,能救人的人,就像阿嬤這樣。阿嬤了不起,是我的偶像!我一定會好好聽經,跟阿嬤學習!

訪問內容由佛弟子釋法菁主筆所收訊息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