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地獄獄卒,  下度地獄

獄卒《屠宰業果》

訪問獄卒郭勝浩

屠宰業果

二O二O年十一月十五日

郭勝浩:

我是郭勝浩,謝謝蘇佛的大力,幫助超度地獄有緣眾生,還有幫助這一次求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的獄卒,若非蘇佛慈心大願,我們真的難以出離,蘇佛之恩澤,勝浩無以回報,定會積極做利益眾生之事。

我在過去看過一位屠夫,在市集裡專門卸載雞、鴨、牛等牲畜,他的工作每天須要屠宰上百隻雞、鴨,數十頭牛、豬、羊等,有時也會宰殺狗、兔、蛇、鰻等。市集的工作每日都很繁忙,因為須要供應許多地方的訂購,尤其是好幾家上品酒樓,每天市集裡來來去去會有許多牲畜送來這裡,由屠夫將牠們屠宰切割,好多牲畜是在這雙手下失去性命,曾經我也不認為這有什麼錯誤,直到有一天看見業報找上。

從小我就在市集裡長大,沒有讀什麼書,出生在平凡家庭,家裡世代都是在市集裡賣菜。自小我便喜歡到市集裡遊玩,有時也會在市集各處打雜,這樣多少可以賺到一點碎銀,我知道賺錢辛苦,看著市集裡每個努力工作的身影,我知道自己有一天長大了,也要像這些人一樣,為了三餐生活努力,為了賺錢而辛勤工作。

家裡在市集裡有一處店鋪,我經常會去幫忙,店裡的生意時好時差,有時生意不好之時,這些來不及賣出的蔬菜便會枯、黃,爛掉,常常損失都是好幾日的盈利,看著這樣經營上的困難,還有經濟壓力,我便想要將其改變。我常在市集各處打雜,學習別人的經營之道,還有學習各種行業的技能,因此在成長過程,我已見識過各種不同模樣的人,這讓我在經營上累積不少經驗。當我接管家中店鋪後,我便著手進行改變,一開始我只有將經營方式做了些許的調整,生意逐漸出現改善,店裡也開始賺錢,經營一段時間後,店裡的生意已經多出以往許多,這讓家人相當滿意,也放心將生意完全交給我。

我在市集經營店舖數多年,店裡的生意越來越好,有時店裡的蔬菜在售完後,便可以提早收店。在一日的下午,我打理好一切,收店關門,獨自走到街上,想著逛逛市集各處,走著走著,突然看到一位老人正蹲在一家小店內清洗刀具,好多大小不一的刀,有尖的、有長的、有寬的、有窄的,好多不一樣的刀,唯一一樣的是每一把刀的刀鋒都被磨得非常利,我看著老人俐落的清洗著每一把刀,清洗完又為每一把刀上油,我看見老人還會將刀鋒磨得更利一些,前後動作只花了極短的時間,老人便已經完成這些工作。老人收拾好刀具,抬起頭來,這才看見了我,我對著老人笑了一下,便轉身離開,這是我第一次與老人相見。

之前我並未見過這位老人,平時也沒有太多時間前往市集閒逛,只是有時提早收店,才能有多的時間可以逛市集,在那次遇見老人後,我便過了許久都沒有機會再到市集。時間過得很快,又到了新春,每年過年家家戶戶都會上市集採買年貨,我也同樣帶著家人上市集採買。在經過老人店舖之時,我特意停下腳步,家人以為我是想要買肉,便告訴我這家店的肉品都是上等,須要提前預訂,我們這麼臨時過來是沒有辦法買到。就在家人與我說話的時候,老人像是聽見我與家人談話的聲音,老人抬起頭來,赫然發現是我,便笑著問我需要多少肉?我一時沒反應過來,反是家人代替我回復老人:「半斤。」老人應聲:「好勒!」老人快速的刀法,不一會兒便割宰了半斤多的肉給我們,老人只收了我們不多的錢,與一般攤販售價相差不遠,家人驚喜地道謝,回到家還開心地講著:「這麼好的上等肉居然給了咱們這麼好的價位。」聞聲,我只有笑了一下。

與老人這一次相見,時隔了半年,這也是我第一次看見工作中的老人,老人熟練的刀工令我驚訝,還有老人在工作中的神情,似乎與上一次見到時不同,似乎判若兩人,就連老人在工作時抬頭對我那麼一笑,那笑容也令我感到陌生,怎麼會有這樣的差異?這令我百思不得其解。隔日一早,我起了個早,想要再次前往市集看看老人,因著春節節慶,市集上分外熱鬧,每年過年我都會將店舖休息數日,一方面準備過年,另一方面也希望讓一些賺錢機會給其他市集上的店舖,在這充滿喜氣的過年,大家都能謀個好年過。今日出門得早,很快就走到老人的店舖門口,果然老人已經開始工作,一塊塊的肉塊被老人熟練的刀法快速切成片片肉片,一整隻牛很快就被老人分解完成。我在旁正好看見整個切割的過程,平時我根本難以想像自己所吃的肉是經過這樣的宰殺過程,今日一見,不禁讓人感到相當難受,這些牲畜該是受了多少痛苦?而所受的痛苦卻只是為了滿足人類的口腹之欲。正當我還想著之時,老人已經抬手進行下一頭牲畜的切割,老人的動作迅速,處理起來乾淨俐落,老人在工作之中完全不像是位年老的人。我看見老人不知工作了多久,突然轉身咳了幾聲,那聲音有些像是牲畜的喊叫,當時我並未多想,只覺得今日看見屠宰經過,令我仍心有餘悸,於是我只逛了一下市集,便選擇早些回家。

回到家中,在晚上用餐之時,餐桌上擺出好幾道佳餚,其中便有肉食,看到切割齊整的肉片,讓我瞬間想起今日在市集所看見的切割過程,這讓我完全沒有了食慾,簡單吃過晚飯,我便回房休息。當是夜裡,我夢見許多哭吼求生的牲畜,牠們痛苦掙扎,最後依然難逃一死,牠們被割宰成一片片肉片,那痛苦神情,讓我驚醒過來,心中始終難以平復這般震撼的畫面。我躺在床上,看著屋上,久久難眠,直到天亮,簡單梳洗過後,我便出了門,今日是店舖休息最後一日,我來到店舖先做整理,明日開工做生意。

在我店舖開工的時間,市集上許多店舖才正要開始休年假,市集上有一些零散的顧客,在這時間總需要走過好幾家店,才會遇到開門的店面,我便是其中一家,這時候的生意並不差,每日也是早早便賣完所有的貨,我便關門收店。好幾日過去,過年的節慶也結束了,市集恢復平日的模樣,唯有老人的店居然關起了門,我想或許是老人需要休息,才沒有開店營業。

一連數日,都不見老人開店營業,直到半年過後,一日我上市集,經過老人店舖,發現老人的店開了,往店內一看,便看見老人依然俐落地處理著肉塊,但不同的是老人的身型似乎有了變化,老人的身體駝背了,手腳也好像有些萎縮。我聽說老人這半年來是生了場大病,好不容易才從鬼門關前回來,雖然老人的刀工還是很好,但是這半年多來沒有營業,生意受影響了大半,老人其實並不缺乏這份工作所賺的錢,只是受客人請託,便繼續做肉品切割的工作。後來又過了半年,在過年前我就聽說老人已經死去,而且聽說老人死的時候手腳似乎都被砍斷,死狀悽慘,後來官府抓到人,才知是他的小孩回來要錢,最後弒父。市集上到處都在討論這事,老人的生命令許多人感到相當惋惜,而我看見的卻是業因果報。

老人一生當了屠夫,最終還是沒有逃過這些殺氣的反噬,以往每回來到老人的店舖,都能感受到濃濃的血腥味及殺氣,而老人在執行工作之時,神情的專注,還有動作俐落,全身散發的氣息都不像是老人本人,反像是老人充滿殺性的另外一面。老人的事情讓我覺得因果可怖,尤其最後這殺氣還影響了老人的小孩,讓小孩桀驁不遜,最終還用老人每日屠宰的刀具,殺害了老人,並且分割老人的屍身,讓老人身受當初這些牲畜被宰殺同樣的痛苦。這世間業報輪迴,因果不假,不是不報,只是時候未到。

從這件事過後,我再也沒有吃肉,開始茹素,清淨口味,不造殺業,逢人我也都會奉勸幾句,勸人行善,勸人茹素,勸人不造殺業,勸人信奉因果。多年過去以後,我再次從市集上聽到老人家中的事情,聽說老人的小孩被放出來以後,因為得罪了一幫兇賊,最後被亂刀砍死,棄屍在山林之中。會被發現是因為頭顱滾到了路邊,嚇壞晨間上山採野菜的人,報官後才知道死者是老人的小孩。這樣的因果報應,著實帶給社會教育,殺生及食用這些牲畜,那都會有殺戾之氣,並且會讓人的心無法平靜。

我在七十六歲那年離開人間,我走的時候很平靜,是在夜夢中離開的,在離開之時,我能放得下一切,店舖早年已經交給孩子管理。我在人生晚年,過的是平靜的日子,平常說最多的就是勸人行善,還有茹素,世間事我都不再關心。我離開世間之後,來到陰間市集,我知道自己已經死去,但我不清楚自己該往何方?走在這與世間相差不遠的陰間市集,我在內心不禁感慨,人的生與死,究竟是如何的因果?又該如何解脫?我不知道自己這一生的經歷,還有行為需要面對多少果報,因為我在的時代因緣裡,沒有佛法,沒有這些因果教育,是老人的經歷提醒了我要做人行善,否則我也不會知道因果的重要。

在我死後不知過了多久,我被人帶到了閻殿中,我猜想這是要開始審問我的因果。我恭敬的跪在閻王面前,仔細凝聽閻王對我的判決,我的一生沒有做太多的行善之事,反而還有一些是在管理店舖之時所造下的業,閻王告訴我可以給我一個將功贖罪的辦法,便是要我擔任獄卒的工作。我一口答應了閻王,成為了第九殿的獄卒,閻王說因為我在生前常勸人茹素,因此無形之中便與這些牲畜結下善緣,所以才會派我去第九殿擔任獄卒,管理這些與牲畜相關案件。

我擔任獄卒多年,很榮幸在近期能夠聽見蘇佛法音,這才讓我認識了佛法,在我過去的生命中,我並沒有機緣能夠認識佛法,很感謝蘇佛慈悲日日講經說法,讓地獄眾生也能夠受益,我也在聽到蘇佛講經之後,希望發願往生西方極樂世界。非常感謝蘇佛為眾生所做的一切,我亦同樣會學習蘇佛之願力,盡我所能,幫助眾生。

感謝蘇佛慈悲,感恩南無阿彌陀佛,郭勝浩代表今日往生之有緣眾生,叩謝佛恩,南無阿彌陀佛。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璽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