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地獄獄卒,  下度地獄

獄卒《一線生機》

訪問獄卒—巫傑洋

    一線生機

二O二O年十一月十四日

傑洋代表六十位獄卒,向我佛及蘇佛跪拜,致上最真誠的感恩之意。現在傑洋與其他獄卒,已經站在西方遍滿金沙的地面上,眼前所見全是透亮繽紛的色彩,晶瑩剔透,享受在西方淨土的莊嚴與淨中。

阿彌陀佛,大家好,我是巫傑洋,好榮幸能有這麼殊勝的因緣,可以蒙蘇佛牽到西方,現在還能擔任代表接受訪問,這不知道是我巫傑洋過去幾世修來的福報,心中非常珍惜、感恩。我發誓一定要生生世世跟著我佛阿彌陀佛,隨佛救度眾生,報答佛恩。

一九五五年,我出生在馬來西亞,父母都是公務人員,有穩定的收入,生活過得還不錯。我們家除了父母之外,還有祖父、祖母也同住在一起,是三代同堂的大家庭。祖父喜歡種菜,我們家很大,不只房子大,連田地也大,我喜歡跟著祖父學種菜,也喜歡到處跑跑跳跳,所以我的體能很好,長得很高,很健康,種的菜也好吃。

我從小就是個討喜的小孩,很有長輩緣,長輩看到我都很喜歡我,因為我的嘴巴很甜,不管看到誰,我都一定會很有禮貌的向他們打招呼,有時候他們遠遠的出現在我面前,我也會大聲的叫他們,他們聽到就會非常開心。有長輩緣的孩子有個好處,就是永遠都不怕沒東西吃,從我三歲會講話開始,我能吃的東西就源源不絕的出現在我面前,因為每個大人都很疼我,一看到我就會把好吃的東西塞到我的嘴裡,我尤其喜歡吃隔壁林伯母做的馬來糕,那是我吃過最好吃的馬來糕!我很有口福,每次林伯母一做好,就會馬上叫我去她家,我立刻飛奔過去,看到桌上一盤又一盤的馬來糕,好高興,大口大口的吃下肚,好滿足!所以小時候我長得很胖,不是天生的胖,完全是自己吃來的胖,也好,這樣反而讓我長得更可愛,更討喜。

我有一個優點,就是喜歡跟人家分享,只要我有東西,絕對會拿出來跟身邊的人分享,不會自己多吃、多拿、多佔有。像是林伯母做的馬來糕,每次我要離開林伯母家之前,林伯母就會準備好兩盒馬來糕讓我帶走,就算我再怎麼喜歡吃馬來糕,我也不會把這兩盒馬來糕帶回家自己吃,而是會到處跟人家分享,讓大家都能吃到這種美味的食物,心情愉快一整天。

我是個樂觀開朗的孩子,我天生就喜歡笑,我的母親說,她在懷我的時候,每天心情都很好,而且每天都有好笑的事情發生,所以她常常笑個不停,或許我就是受到母親的影響,才會天生的樂觀開朗,自信大方。

我還有一個優點,就是喜歡做事,只要是我能幫忙的事,我都很樂意做,而且動作很快,做得也很好,在做事的過程中,我也能學習到做事的訣竅、靈敏度,還有基本的應該要有的做事態度,這都是父母不斷在教導我的,母親告訴我:「態度才是做事的關鍵。」母親說的一點都沒錯,再怎會做事的人,如果他做事的態度不好,他所做出來的事也絕對不能圓滿。

我的父母希望能把我栽培成全方位的人才,對我來說,那實在太有壓力,人生就只有短短的幾十年,如果把時間用來學習那麼多技能,實在很浪費,當我學會所有的能力後,人生也已經失去一大半了。後來我和父母商討後,父母答應我,就學幾樣我有興趣的就好。

我除了喜歡種菜之外,我也喜歡游泳。父母讓我從五歲開始學游泳,在教練的教導下,我游泳的技術在短短的幾年內就突飛猛進,而且非常熟練。游泳讓我消耗非常多的體內脂肪,也讓我快速長高,所以我在短短幾年內,從一個小胖子,變成身材很好的陽光男孩,皮膚曬得黑黑亮亮,是非常健康、壯碩的樣子,在世俗人的眼光看來,我算是個帥哥。

我其實也沒有什麼遠大的人生目標,二十三歲時去當國中校園裡的體育老師。學生都很喜歡我,因為我不像其他數學老師、歷史老師,還是國文老師那樣,總是板著一張嚴肅的臉,我表現出非常活潑、輕鬆的模樣,學生很自然就喜歡靠近我,跟我像朋友一樣。但是,我該嚴肅的時候,我絕對會表現出威嚴的樣子,不容許學生侵犯師生間的界線,這點我的學生都非常了解,所以縱使他們常常跟我嘻嘻哈哈,對我還是非常恭敬,尊敬我是他們的師長。

在我的人生觀中,一個孩子的成長過程,只要他有異常的觀念或行為,都必須要即時的被發現、導正,然後找出他的問題處,伸出溫暖的手關懷他,幫助他找到解決的方法。我雖然只是一位體育老師,但其實我負責的不只是教導學生體育方面的技能而已,當我發現孩子在其他方面需要幫忙時,我也會主動的表達出對他們的關心。

在我們這個年代,其實有很多學生,家裡都很貧困,能夠來學校讀書,是非常不容易的一件事,他們常常在下課後,就得趕快跑回家幫忙做事。早上他們也特別早起,幫忙把家裡都處理好後,才來學校上學,他們都很乖,絕對不會遲到缺席。

在我的教書生涯中,我幫助過非常多的學生度過他們人生中的難關。我記得在我教書第二年,我就發現一個學生很特別,他總是一個人躲在角落,上體育課時,他也不像其他孩子一樣活潑,我感覺得出來,他的心非常悶,應該是家裡發生了什麼事情。我特地找機會關心他,他一開始對我非常防備,跟我講話還帶有一點敵意,但我並不因為這樣就放棄了解他,我用各種方法去知道他到底發生什麼事。整整一年的努力下來,他才打開他的心,真正願意對我坦誠,這時候我才知道,原來這個孩子一直都過得很辛苦。他的父親生重病躺在床上,每個月需要非常大的開銷,母親為了賺錢養一家十口,只好去做非法的行業。這個孩子其實很想要去外面找工作,但是他的母親不准,要求他一定要來學校上課。他心裡總是擔心著父親和母親,每天鬱鬱寡歡,也沒有心思在課業上多用功,甚至還自己偷偷去找好工作,準備在下課後去上班。他是個女孩子,我已經感覺到他那份工作會利用他的身體,對他將會是一大傷害。為了救這孩子,不要讓他輕易的毀了自己一生,我找了很多能夠幫助他的社會資源,讓他的家庭可以暫時喘口氣,不會因為父親生病,就全家都跌到谷底。在社會的幫忙下,這個孩子得救了,雖然最後父親還是病重過世,但至少在這段日子裡,他沒有被傷害到,讓他感受到社會的溫暖,保護住他正向的心念。

我也幫助過一位辛苦的孩子。我在他國中一年級認識他,那時他還是正常的樣子,但是到了國二升國三時,他的樣子完全變了,不是變壞,而是變得非常消瘦、皮膚暗沉,臉也不像他這個年紀該有的樣子。我很驚訝,他怎麼會變化這麼大?於是多花了很多時間在下課後關懷他,聽聽他到底發生什麼事。一開始,他和前面那位同學一樣,不想告訴我真相,我知道應該有什麼事情不敢說出口。我同樣不放棄,繼續等待,繼續陪伴,用我最大的愛心,包容他在我面前的所有行為表現,我所有的付出,就只為了要救他,不希望他的人生會在這段難熬的日子裡發生遺憾,那將會是一輩子都挽回不了的事,所以不管再怎麼辛苦,就算下班後要多花我私人的時間,我也願意這麼做。我常常騎機車載著他,去到附近便宜的麵攤吃麵,看他吃麵時很珍惜的樣子,我就知道他很少吃晚餐。歷經半年的努力,他終於對我說實話了,他的家庭同樣不美滿,母親生下他後就又嫁給新任的丈夫,然後把他丟到路邊,有好心人把他帶回家養,這位好心人就成了他現在的母親。這位母親的身體不好,原本還能賺錢養活他和另外三個孩子,但在他國一時,養母生病了,他為了照顧養母,經常一整夜都沒睡覺,隔天凌晨兩點又去市場打工,當天領薪水,一拿到錢,就立刻衝到學校上課。在學校我也很少看到他吃東西,每到吃飯時間他就會不見,現在才知道,原來他不像其他同學有熱騰騰的便當可以吃,他只有水喝,還有一小塊硬得像石頭一樣的麵包。那些麵包全是他有一次去麵包店時,剛好遇到他們將賣不出去的麵包丟掉,他全都撿回家,然後一天吃一塊,吃到現在那些麵包已經變得又硬又難吃,有的甚至還發霉,但他還是都吃下肚,只為了要省錢給母親看病。我很心疼這孩子才十多歲的年紀,就過著這般辛苦的生活,於是我同樣找了很多資源來幫助他,幫忙他分擔照顧母親的經濟壓力。他在畢業典禮那天,緊緊的抱住我,對我說:「謝謝老師救了我們全家。」我對他微笑點點頭,拍拍他的肩膀,告訴他:「畢業後,要懂得回饋社會。」他笑著回答我:「我從來沒有忘記這個社會對我的幫助,我一定會將這份溫暖繼續傳遞下去。」這孩子很乖,很老實,我很慶幸他的家庭沒有毀了他的一生,在社會的幫忙下,讓他找到生命的希望,也讓他學會用自己的雙手去幫助更多弱勢族群。

我在教育界中待了二十年的時間,四十三歲時就退休了,如果還有體力,其實我還想繼續教導學生,但是我沒有想到我的身體這麼快就病了。我得了肺癌,歷經了幾年的病痛折磨,做了各種醫藥治療,還是抵擋不了死亡的來臨。當時的年紀其實還算年輕,不知道為什麼,就這樣得病,如今回頭去看,原來過去受我幫助過的那些學生,他們的冤親全都找上我,在我一次得了嚴重的重感冒時,快速的侵襲我的身體。

死後,我的靈魂被獄官帶到四殿閻王面前,得到了獄卒一職,死後還沒去輪迴,先在地獄裡服務。

看到進到地獄裡的眾生,一年比一年多,一個比一個年輕,我真的很感嘆,感嘆世界真的變了。這些孩子讓我看得好心疼,沒有一個孩子天生想要做壞,但是環境卻逼得他們走上迷途,毀了他們一生,害了他們的靈魂。幾年前,我開始聽蘇佛講經,才認識什麼是佛法,也才知道原來佛法是教育,真的可以教導孩子一些正確的觀念,幫助他們不要走偏。我就用我所聽來的經,在地獄裡說給這些年輕的孩子聽,我希望能多少幫助他們一點,不要白白浪費這條寶貴的生命。

看見世間的變化,我深深盼望著佛法能夠弘揚,用佛法真正來教育孩子,從幼小的生命開始救起,這個世界才有得救的機會。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菁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