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地獄獄卒,  下度地獄

獄卒《什麼樣的人生?》

訪問獄卒-歐正齊

 什麼樣的人生?

二O二O年十一月十三日

西方極樂世界五彩繽紛的大蓮花讓我看得目不轉睛,雙眼連眨都捨不得眨,寶蓮池中蓮花的葉瓣各個澄清透亮,還散出金色的光芒,這讓我的心法喜充滿。也感恩如此殊勝的機緣和其他五十九位獄卒一同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並成為代表,但願大家不要嫌棄我這平凡的人生故事。

在世上我曾經是個賣花的人,賣花以前我是一位花精靈,不要以為花精靈都是女生,花也有雄性花蕊跟雌性花蕊。大自然間需要藉助蝴蝶、蜜蜂或是鳥類來傳遞花粉,當雌性花蕊有了花粉後才能夠順利的結成果實。我當了花精靈有四百年之久,於花世界的王國中,我為女王花身邊跟隨的小精靈,當女王花盛開時,我就成為襯托在女王花旁的一片鮮豔花瓣,讓人看了賞心悅目,都會忍不住多看我們幾眼,每天我們都展現出自己最美的樣子。美,是多少女生所追求的。

成為花精靈時,看到一對又一對的佳偶,都相繼會來欣賞我們的美,有許多都是成雙成對的鳥夫妻、狗夫妻、蝴蝶夫妻,當然還有人類夫妻。當他們看到了女王花,通常都是相視而笑,好像一整天都值得了,女王花也成為彼此之間的回憶。那時我就在想天下有情人這麼多,究竟會不會圓滿呢?這問題一直在我心中盤旋,我不斷地觀察天下有情人,希望可以找到答案。幾年的時間過去,女王花每年都會盛開,我也一樣待在女王花旁邊,發現其中一隻小鳥飛到了離我們不遠處,一直在看女王花。我問女王花:「他為什麼一直看我們

?」女王花說:「因為他很傷心,他的愛人不在了,他看我們,是因為他在回憶,希望過去甜蜜的日子再回來。」我不明白的問女王花:「那他真的等得到嗎?」女王花答:「當然等不到啊!沒有一個人能夠超越死亡,死亡到來後就只剩下傷感和回憶,甚至最後連傷感跟回憶都不再了,沒有一個人會記得自己,這就是萬物的一生,誰也逃不了。」我聽明白了。女王花又說:「雖然我們每天站在這裡,但周邊都在不斷的變化,不要小看一隻蟲子、一粒泥土,都跟我們一樣有生命力,也都有生死,就連我自己也不能確定我什麼時候會死。」我答:「那我也不知道我什麼時候會死?」女王花點頭。從和女王花這番對話後,我就比較少講話,我在觀察女王花所說的萬物都有生死。

突然有一天我們跟前出現了一位長相清秀卻滿臉愁容的女子,他一看到女王花就開始哭泣,心情非常的激動,也用心念對女王花說了一些話。女子說:「我和我的愛人出遊,一場車禍意外,他讓我逃脫,自己卻來不及逃脫。從此我便失去了他,如果可以選,我想跟他交換,我寧願死的是自己。女王花,你記得嗎?數年前我們就是在這裡定情的,當我們一見鍾情時,我就決定和他走上一生也不懊悔。雖然他沒有說出來,但他看我的眼神,我知道他也是和我一樣這麼想的。為什麼命運要如此的捉弄我們?」女子哭得泣不成聲,讓我心頭一陣酸。我看了女王花一眼,女王花沒有任何的反應跟動靜。我問女王花:「你不為他感到傷心嗎?」女王花說:「我看太多了。天下任何關係最後都不是關係,都會分離。我以前也跟這位女子一樣,否則我怎麼會成為花。我成為花幾百年了,到現在對感情受傷那深刻的傷痕都還是在,是我逼自己麻痺,才會看世間之情都沒感覺,卻不知道我心中那深深的傷痕還存在著。」我驚訝女王花跟我說這些,我第一次感受這位自信女王花心底深處的脆弱,平常女王花表現得很高尚,讓我相當的尊敬他,沒想到女王花還有這樣的一面。我感受到生命原來有很多我不知道的面貌,我希望自己可以多明白一點,將來可以幫助其他人,或許可以讓人不要苦、不要悲。

跟在女王花身邊數年過後,我們遇上了一場大雨,這場大雨下得又急又快,剛開始我被大雨打得快要喘不上氣,最後花瓣撐不住就掉落下來,我失去了意識,進入了黑暗。奇怪的是,我沒有繼續投胎當花,而是被一道白光給接走。

我進入了母胎內,我感受到一個溫暖的聲音一直在跟我講話,那便是我的母親,於母胎內我感覺母親是一位很溫柔的人。我迫不及待來到這世間,所以母親懷我時胎動得特別厲害,他知道我應該是一個活潑的孩子。我和母親的心好像連在一起一樣。當我要出生的那一刻,母親一個人堅強地把我生下來,抱著我感動得流淚。就這樣我有了新生命,除了母親之外我沒別人,沒有任何親戚,也沒有父親。我不知道為什麼,我很想問但又怕母親的反應會很大,所以每次話已經到了嘴邊,還是不敢開口。母親不喜歡和別人打交道,每天就是很辛苦地賺錢,從早到晚,都不曾休息,我知道母親很辛苦,所以我很聽話,也很乖。

母親為了要讓我上學,從我出生開始就每天接三份工作,將我托給鄰居照顧,所賺的錢就是為了將來要給我上學。我從很小就看得清楚母親的用意,知道母親一舉一動,母親的心念,也看到母親一年一年的蒼老,我無力阻止,只能盡力完成母親對我的期望。我成為學堂裡老師口口稱讚的好學生。母親問我:「長大後有沒有甚麼願望?」我答:「我不想要人生只有這樣。」母親問我說:「那你想要怎麼樣的人生?」我回答不出來。

十五歲時,母親病了,為了照顧母親我停掉所有的學業,打一些零工來貼補生活上的家用。母親越來越沒有力氣,身體越來越瘦,最後只能臥病在床。看到母親這樣,除了工作外,我幾乎日日夜夜都不離開母親身邊。但最終母親還是離開我,我好傷心,在這世界上我沒有親人了。一個人生活的日子好孤獨,我心中常常很孤單、很悲傷。在我最無助時遇到了一位女子,他看到我做事情很靈活,就好心幫我介紹了一個花店的工作,我欣然地答應。第一次走進花店,看著每一朵花,好像都很有生命力,我忍不住微笑。這樣的微笑從失去母親後就不曾再擁有,每天到花店,我先巡過每一朵花,有沒有因為水分不足而凋謝,每一朵花好像在跟我打招呼一樣並跟我道謝。介紹我來花店的女孩,每幾天就會來花店跟我聊天,我不以為意,沒想到幾個月後他竟然跟我表白,說明他對我的愛意,我感到非常的訝異跟錯愕。從小看到母親這樣辛苦,我並不想要組成家庭,向女子說明我不想談感情的原委後,他能夠體諒我,從那時開始我們變成無話不談的好友。我跟他提到:「我一直在找尋生命的意義。」他聽後覺得很有道理,如果有什麼心靈課程的課時,他都會幫我報名,來幫助我找到我心中真正想要知道的答案。在上過無數的課後,其中一堂課叫做「無私服務」。我和這位女子名為黃蜜,去到了很多偏遠山區去替山地人或是一些弱勢的人服務,包括幫忙重建家園或是清理房舍等等。從他們身上我看到了生活上不同的辛苦層面,很多人一輩子就是這樣過活。在找不到人生答案的情況下,我遇上了佛法,我知道佛法有著超生死之說,有另一個極樂世界可以前往,我決定一心要追求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我向師父提出自己要出家,並承諾會好好修行。我出家典禮中只有黃蜜來參加,他很替我高興,高興我終於可以找到努力的目標。為了讓我可以好好修行,黃蜜沒有再來過佛寺。修行的這些年我不斷地閱讀經典,想從經典中得到答案,終於我悟得答案,這個答案叫做「放下」,唯有放下過去的人生,才能夠真正無牽掛、無煩惱、無懼生死。

修行的這些年我一直在往這目標努力,沒想到心中都還是未能開明,自我探討之下,是我把過去抓得很緊,把我母親帶給我對人生的觀念抓得更緊。師父曾經點了我幾次,但我就是不願真正的放下。幾年的修行,我找到了人生目標,卻沒有達成,我認為不能夠放下的我愧對佛祖,所以我選擇還俗,以帶髮修行的方式來修行,因為我覺得我自己都走不出來,並沒有能力談上出家眾要度眾生這個責任。這一輩子我都在自己的思惟裡打轉,包括對於修行的觀念,也有偏差。既然我無能力,便以入塵後所賺的錢養活自己,剩下的錢布施佛寺,佛寺可以幫助更多人破迷開悟,也可以彌補我幫不上眾生的遺憾。到死前我都還走不出自己這一生的迷失。我以自己為中心去看待一切事物,我不懂修行在於這顆心,在於將自己放到空白,真正無私、無我。二十三歲出家,二十八歲再入紅塵,五十歲病死,死前受大、小病殘身。斷氣的那一刻,我以生前在家修行居士的模樣跪在閻王殿前,閻王說我這一生過的苦,都是因為不斷的思惟,用自己複雜思惟想法過活。出家後未盡出家人之責任,觀念依舊偏差,須至挖腦地獄、糞尿地獄等地獄受報。

其實早在我決定還俗後,我的靈在夜半時分就已經抓去審問跟受報了。我驚訝自己探尋了真理一生,居然是要受到地獄的果報,我感到自己這一生都白過了。當我這麼想後,閻王馬上制止我,告訴我,我在生時就是這樣未想好,觀念才會偏差,這一生你雖觀念偏差,但幫助人、護持佛寺有功,於受報後可得獄卒一職。我驚訝於閻王的判決,在審判結束後,一個眨眼的時間我便已經入地獄開始受報。我的靈性痛苦,並知道懺悔。於幾個地獄輪轉受報結束後,閻王又再次招見我,給了我一套獄卒服,要我好好做,我點點頭。成為獄卒七十三年以來,看盡數不盡的人來地獄受報,當然也包含出家人,「地獄門前僧道多」,多數人都跟我一樣不知道自己錯了,便有了念頭或行為上的偏邪,這都是不可不慎的事。

蘇佛每日法身超度都來救拔地獄,以佛光、佛號救拔起願意懺悔或念佛的地獄眾生,甚至每日的講經說法音聲也遍及整個地獄。句句所講皆是真言,也正是我花了這一生一直在找尋的真理,我盼求有一天自己可以跟蘇師姐一樣真正了脫,真正幫助眾生,沒想到我之願真的達成了,就在我認真擔任獄卒接到我的名字被寫在蘇佛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名單內,我心中不敢相信,心情激動久久未平。就在今日蘇佛化身牽起我們的手,一下就到西方極樂世界了。我忍不住歡呼說道:「到了,到了,好美、好祥和的極樂地啊!」感恩佛及蘇佛慈悲,如今融入西方極樂世界,如蘇佛有任何需要,我可以站出來幫忙,以報佛恩。感恩一切。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心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