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師大德,  訪問歷代祖師

訪問弘一大師 《共駕慈航》

弘一大師

共駕慈航

二O二O年十一月一日

因果一朝一夕間。多少因果於虛空。

上演你來又我去。各個空間時空留。

皆是自我之執心。執念執行壞態生。

空空一世就此過。隨業而去歸虛空。

諸眾現在過的是何人生?此生又該有何用?先是反問己、反觀己,答案是為何。若非是真正體悟人生,卻無法放下人生。許多人以為自己本是娑婆人,所行皆是世間事,卻見日日衰老樣。鏡面一照,眼前的自己不如過往,心上亦是如同外貌滄桑了幾分,多了幾分不如意,身邊多了幾位失去的人,這就是人生。諸種萬象其實皆照映在自己身上,物換星移時時於眼前,眾等看了幾分?悟了幾分?可了知你是誰?他又是誰?過去的你在哪裡?未來的你又在哪裡?大哉問下便是希望諸子皆能懂得看破、放下之真意。

弘一隨蘇佛超度,數不盡的空間就現於弘一眼前。為了能夠幫助大家從空間中解離,弘一領著新佛子不停歇地念佛,佛號穿越傳至各層空間,為度、所度是進入空間之情欲男女。放縱情欲的交疊,讓男男女女的臉都變了形,卻還是不知醒。此些情欲空間從老年、中年、少年,甚至十幾歲的孩子都有,這讓弘一看了極為痛心。

當年弘一曉知情為毒物之時,便誓願斬斷情念,分毫不留。情之糾纏,於識念之中的碰撞,皆讓色身換來無際的代價。男女有情便是業,因情所困為心頭綑綁,綁是此身,卻將此靈賣給了此身,與所結下之情緣生生世世相伴於其中。或許相愛,或許相戀、相吸,甚至轉而仇視,都只是情果在作用,在變化。嘗盡酸甜苦辣以為好,卻難清醒,不知年、不知世。

弘一不知道短暫的這些年過去,世間萬態變化如此劇。從當初男與女間失去平衡,男大女小,到如今的平起平坐,諸多空間癡情男女、嬰靈倍增、堆疊,空間中之拉扯,甚至影響現今男男女女的心,讓其更無法自拔。這都是弘一超度之際盼能夠勸導的。但空間中之癡情男女所執之見強烈,並非佛號超度即可成,弘一倍加努力。誰知空間眾靈如人性不放、拉扯或哭喊,人生何值?賠了靈識更是何值?

於此末法時期,淨土為歸。「末」之意乃為人心的變動,世態的衰微。自我保護之念人人有,才會讓災難頻起,人民必須共同堪受。於此之下,弘一隨蘇佛帶動無邊際的山河大地、各個空間,以六字洪名淨化整體大磁場,讓諸多變異的空間能夠回明,能夠恢復清澈之貌。除了山是山、河是河之外,更讓山是佛,河亦是佛,回復無邊時空、無邊靈眾之佛性,讓諸眾可見得心底的真光。時空之大轉盤正在轉入正軌之中。在諸護法、新佛子配合下,場場超度更不計其數。

人啊!該清醒!不清醒之下,自己便將成為不計其數的眾靈之一。眾靈是哭喊了天地多久後才得此超度因緣,亦還有諸多未開啟的空間眾靈正受困、受苦於其中,這也是蘇佛每日都不停歇在超度的原因。慈悲之力展揚於虛空之中,講經更是勸眾不得再癡迷。問自心,自心醒了多少?執著之身放下了多少?是真心地願意求生西方極樂世界還是以「我」為重,以「身」為重?心中是不是還有你我他的分別?諸子當明,當懺,當自解。

弘一於西方極樂世界,亦於香光大佛寺,勸眾,能夠解救自身的是自己,就看大家要選擇西方極樂世界還是繼續走世間路?是要極樂還是無盡的苦楚存於生生世世?

佛為大導師,如今現於世間救拔眾苦,解夢人、夢中人自選,自明。

弘一感佩蘇佛之大力及願心,便同蘇佛之佛心隨緣度眾。彌陀慈悲,蘇佛慈悲,與大願大福者共駕慈航。

南無阿彌陀佛。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心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