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類別,  突破空間、時間

訪問「廬山」超度情形 — 迷幻夢境

訪問「廬山」超度情形

—迷幻夢境

二O二O年十一月十一日

法菁法師:蘇佛法身超度中國廬山,禮請位於廬山的眾靈接受訪問。

山中霧氣:

你們好,我叫李旬,生於唐朝,今天接受你們的訪問,我很意外;想不到現代的人類竟然有人能跟我說話!我之所以會強調「現代的人類」,是因為現代人的靈性早已經被強烈的欲望、科技給蒙蔽住,根本不可能有人能聽見我們的聲音。這麼多遊客來到此地,他們也是走走看看,跟身旁的人聊天、拍照,絲毫不曉得他們在山林間所吸的每一口氣都有鬼在裡面,而且都可以跟他們說話。

廬山長年充滿霧氣,蘇東坡曾經來到此地,留下名句:「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霧氣之多,讓人無法看清楚廬山真實的樣貌,蘇東坡有感,把這樣的情況提了這首詩,至今大家耳熟能詳。

我之所以會提到蘇東坡這首詩,正是因為我就是廬山裡大霧中的一小粒水分子,從我死後到現在,我都在廬山,未曾離開過。廬山之美,讓人深深著迷,我也是著迷其中的一位。我不會寫詩、作曲,但是我懂得欣賞美景。當時我來到這座廬山賞景,我尤其喜愛站在雲霧之中,感受那種濛濛霧霧,好像看清楚卻又看不清楚的朦朧之美。我多麼想要就住在廬山裡,每天一睜開雙眼,就可以看到如此令人著迷的景緻!

然而,當我來到廬山的第二十三次時,意外就發生了。我坐在瀑布前一顆石頭上,欣賞飛流直下的瀑布,一旁還有霧氣飄在空氣中,非常美麗。我深深迷戀其中,持續好幾個時辰都沒有移動過位置,直到天色開始變暗,我才準備站起身來。當我一站起來時,瞬間天旋地轉,兩腳發軟,搖搖晃晃地站不穩,全身感到非常不舒服,眼前變得一片漆黑,什麼也看不清楚。撐不了多久,「啪」一聲,我掉進水中,臉部朝下,被水嗆得無法呼吸,感覺瀑布就在我身旁離我很近。這時,我眼前不再是一片漆黑,變成了非常美麗的廬山之景,而且現在看到的景色又比之前看的廬山更美,到處都是煙霧瀰漫,讓廬山變得非常夢幻。此時,我完全忘了自己還倒在水中,也忘了要掙扎,很快就因為無法呼吸而溺斃身亡。

死後,我的靈就被吸進霧氣之中,成了霧中的靈魂之一,環繞在廬山的山峰。我其實不是很清楚自己已經死了,我感覺自己還在欣賞廬山的美景,我是快樂的、著迷的,卻也是不清不楚的,不曉得真實狀況。直到蘇佛的法身在數年前開始超度廬山之時,我才從霧氣的空間中清醒過來。不能說是清醒,因為在那當下,蘇佛的金光照在我身上,我看見自己死了,而且成了廬山裡的霧氣,但是我並沒有想要離開;我反而覺得這樣也很好,可以繼續欣賞廬山的美,所以有好幾年的時間,我還是執著在那個空間之中。

當我成了靈魂飄在廬山中時,我才看清楚,原來廬山裡的每一處滿滿都是鬼,而且廬山裡不論山峰、瀑布都非常具有靈氣。有很多曾經在山中修過道法、法術之人,在死後依然存在此地的空間,他們的靈魂比我們這些沒有修的靈更具有靈性。我也看見,過去那麼多詩人、文人來到廬山,他們能在廬山裡擁有強烈的創作靈感,快速提筆寫下一首又一首的詩句,其實也是這裡面的文人鬼在傳遞訊息給他們。古人沒有像現代人染濁深厚,他們很多靈感來源其實都是空間中給他們的訊息,只是他們不曉得,以為那是自己內心激盪出來的美麗火花,不知空間的複雜,隨時隨地都有聲音從空間中傳出,成為他們的創作內容。

整座廬山融合了儒、釋、道三家,空間更是混雜。來到此地賞景之人看不見廬山裡其實有許多幻境存在,就如同我當時的樣子,被幻境所迷。因此,有很多人的魂魄其實都遺失在山中,未曾歸去,包括那些喜好寫詩之詩人,他們一向喜歡美景,當太過執著於景中之時,魂魄就悄悄被帶走了。

如今的廬山與我當年的廬山有些不同,受到人類的開發與破壞,及每年都有非常多的遊客來到此地觀光,整座廬山全然變了樣子;唯一不變的,就是存在山林間的靈靈眾生,大家依然還在當時的空間之中。

不過,自從蘇佛開始幫廬山超度後,好多好多的靈都開始從空間中出離。當它們習慣蘇佛的聲音以及蘇佛的金光後,只要蘇佛一出現,大家就快速地湧出,拼命地想趕快離開此地的空間。而我,在蘇佛幫我打開空間後,直到今年已經是第三年,我決定不再執著,要隨著蘇佛的金光離開廬山。

從自己身上,我看見執著的可怕。一個人的執著,可以將自己的靈魂綑綁其中,而且甘願如此,即使有機會得救,依然還深迷在裡面。我慶幸現在自己終於想開了;否則如果蘇佛不再來到廬山超度,我不知又要繼續待在廬山多少年月,才有可能出離。

每一次蘇佛來到廬山,金光照耀廬山裡每一座大大小小的山峰,山裡層層無盡的空間一層一層地全被這句「南無阿彌陀佛」聖號打開,包括山林中的植物、動物、雲霧、河水、瀑布等也全都被蘇佛打開空間,回到他們原本的模樣,然後不停地跟著唱頌「南無阿彌陀佛」六字洪名,隨著金光而去。

廬山已經有好多好多的鬼全都被蘇佛超走,只是鬼眾之多,才超走一批,下一秒又有新的鬼出現!這些新的鬼對蘇佛還不熟悉,他們也還沒清醒,所以目前跟隨蘇佛離開的,大多都是已經見過蘇佛好幾次的老鬼。這些老鬼雖然原本安逸在廬山的空間裡,但是待久了,也知道只有跟著蘇佛的金光走才是對的。到了近一兩年來,這些老鬼大量地跟隨蘇佛而去,他們都怕蘇佛突然不再來廬山,就沒有被超度的機會,因此趕快放下執著,離開廬山,往光明處前進。

我李旬也蒙受蘇佛的超度,準備從霧氣中離開。感恩蘇佛慈悲,救起廬山這麼多靈靈眾生,大家都被困在廬山中,不識廬山真面目。

南無阿彌陀佛。

訪問內容由佛弟子釋法菁主筆所收訊息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