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地獄獄卒,  下度地獄

獄卒《教育孩子為社會有用的人》

訪問獄卒俞再民

教育孩子為社會有用的人

二O二O年十一月八日

俞再民:

感謝蘇佛,真的非常感謝蘇佛,像俞再民這樣的小人物,如果不是蘇佛,真的很難解脫生死,謝謝蘇佛每天講這麼好的道理,讓虛空法界眾靈皆得以聽聞,感謝蘇佛的幫忙,俞再民真誠感謝。

我是一個很普通的人民,生前擔任鐵路站長的職位,後來因公殉職,死後被帶到陰間,成為一位獄卒,幫忙在陰間與陽間之間來回,我在世的時候為人正直,因此擔任獄卒角色之時,也能勝任。

我是出生在台灣南部鄉下,父母都是老實的農民,在我出生那個時代,正好是日本統治台灣之際,其實當時生活並不好過,在我出生那日,母親還挺著孕肚下田耕作,是突然感到下身濕冷,才意識到自己就要生了。母親很快地被送到附近的診所接產,還沒送到診所,孩子的頭就已經完全出來。當時父親嚇得沿路扶著孩子的頭,嘴裡還不停念著觀世音菩薩的聖號,期望觀世音菩薩保佑母子順產平安。終於經過一番折騰以後,孩子生出來了,母親只有身子虛了些,母子平安。父親謝天謝地,也感謝觀世音菩薩慈悲保佑,因此當日父親就將我送給了觀世音菩薩當作義子,祈求菩薩保佑孩子可以健康成長。

父母都是虔誠道教信徒,家中供奉主神便是觀世音菩薩,從小父親就要我認觀世音菩薩為義母,在我的成長過程,觀世音菩薩就像我的守護神一樣,我亦相當尊敬觀世音菩薩。小時候我常會生病,或逢厄運,父母親為我求來觀世音菩薩的香火袋,我總不離身的掛在身上保平安,因著父母的信仰,讓我也相信觀世音菩薩能為我帶來好運,消災免難。

在我的成長過程,一切都很順利,從小我便學習獨立,不讓父母為我操心,課業會自己完成,完成課業後會幫忙做家務,替父母分擔工作。家中只生下我一個男丁,後面還有三個妹妹,但是因為家裡生活條件不好,妹妹在很小年紀便送給別人家養,所以家裡只有我一個孩子而已。

父母都是老實人,世代都在鄉下種蓮霧,一年之中每到產收的季節都是最忙碌的,也是父母最操心的時刻,有時產量過多,價格就低,有時遇上天災,那便會血本無歸,父母沒有辦法左右這些產收時期的變數,所以每到產收之期總會是最擔憂的時候。我沒有辦法幫助父母,只能在自己能做到的範圍盡力,學習好課業,還有整理家務,這些是我可以為家庭付出的,分擔父母的辛勞。

我待在家鄉一直到上大學才離開家鄉,這是我第一次離開家,父母耳提面命,要我出門在外要小心謹慎,父母也塞給我一筆費用,我知道這是父母在這些年辛苦賺來的錢。母親在拿錢給我的當下,我並不好拒絕,但我不捨花這筆錢,我偷偷地將這筆錢存了下來,希望留著可以有一天讓父母過上好一點的生活。

上大學的日子,我很努力讀書,為的便是想要圖一個成就的機會,我比其他同學還要積極於課業上,每當有人邀我外出去玩,我都會婉拒,一個人待在圖書館內用功。父母給我的錢我全部都存了下來,平日開銷我會用自己賺來的錢,課餘之際找了一些工職,所賺的錢剛好足夠生活,省著點用,還能過去。有時候錢多了,我還會用各種名義寄回去孝養父母,我希望盡自己的能力,報答父母養育之恩,也期許自己可以在人生中闖出一片天。

在我讀大學第四年的時候,我遇到了當年父母送出去的第三個女兒,如今已經長得亭亭玉立。在與妹妹接觸之後,發現妹妹變得不一樣了,變得愛慕虛榮,且心中對父母懷有埋怨,甚至還有恨意。我雖努力想改變妹妹的心念,但是妹妹多年來的想法已經難以轉變,妹妹也不願與我接觸,漸漸不再與我聯繫,自此之後,我便再也沒有見過妹妹。在我心中,父母是非常善良的好人,會選擇將妹妹送出去也是迫於無奈。人所遇上的命運,許多時候皆是沒有辦法決定的,在這個社會,有富者,就會有貧窮之人,每個人有不相同的命運,但自己可以有不同命運的選擇。其實只要念轉,於生活上知道知足,不要有太多追求,就算命運不能夠作主,但也能夠隨遇而安。自己的命運還是自己能夠掌握的,想要過什麼樣的人生,完全是在自己的心念。

遇上妹妹的事,我沒有告訴父母,我知道這些年母親經常會在妹妹生日的時候偷偷哭泣,這些年母親一直很想念自己的女兒,母親很愛她們,但是為了讓孩子可以有更好的生活環境,父母不得不做出這樣的選擇。我知道母親常常會私下嘗試聯繫妹妹的養父母,但是妹妹的新家庭早就已經搬走,母親連絡不上的失落,讓我決定要更努力孝養父母,連同妹妹的份一起孝順,我很努力想要成就,希望自己的成就可以讓父母不再輕易想起對妹妹的思念。

我在大學畢業那年,成功考上鐵路工作,起初我還只是小小的職位,工作之中我非常努力,工作三年後我又參加了培訓,考取了鐵路駕駛,後來又升上了站長。穩定的職位,還有不少的薪水,我終於可以讓父母過上好的生活。我買了新的房子,好說歹說終於勸父母賣掉果園,回到家中享清福。為了讓父母寬心享福,我娶了結識多年的朋友,以結婚為前提交往,婚後很快生了一對孩子,讓父母在家中含飴弄孫,這樣的人生,我已是相當滿意與知足。

十多年後,父母因病相繼過世,我沒有連絡上妹妹來為父母送終,自己獨力將父母的後事圓滿,這一生父母的命運讓我體會到許多,也令自己更努力成長。在教養兒女上,我也用了許多心力,期望兒女都可以有正確的心態,也教導兒女們要有對的人生觀,兒女成長得很好,這讓我相當欣慰。人生中,命運總會有許多無常,從小我就教育兒女要對自己的命運知足,也要懂得在自己的人生上努力,自己要知道改變命運。

我很努力工作,也給了家庭一個好的環境,孩子在家庭的保護下成長,茁壯。我告訴孩子們:「這個家庭是養育你們的搖籃,培育你們的溫床,但這不會是你們將來的命,自己的人生要靠自己去努力,就像當年我上大學並不曾用過家裡的錢,我是靠我自己的力量才在社會上立足。我相信只有自己努力所得的,才真正足夠支撐自己走到最後,若是靠家裡所得的,總會在有一天意外結束掉,到時候自己沒有能力,後悔莫及。」我教導孩子不要做後悔之事,一定要時時把握、積極,不管做任何事,成就都是靠自己努力經營來的,天下沒有不勞而獲的事情。

做人要知恩圖報,我也告訴孩子對家庭要感恩,對所有曾經給過自己恩惠的人也都要報恩,受人點水之恩,必當湧泉以報,我告訴孩子要知道回饋社會,同時也要知道盡力去幫助困苦的人,幫助別人走出障礙,可以讓別人的生命重新燃起希望,對自己的人生也是正向的影響。

我教導孩子許多,孩子都成長得很好,這令我相當欣慰。我在四十二歲那年,於工作中發生意外,意外結束了

的生命,在遇上意外之時,我知道自己已經活不了了,我並沒有太多驚慌,反而是將微小的存活機會留給了需要活下去的人的人生已經相當心安理得,家庭讓我可以放下心,所以即使今天需要犧牲性命,我知道家人可以生活得很好,我沒有牽掛,因為我已將我的命運準備完整,我並不畏懼無常,既然是自己的命已該絕,我也已經知足。

我在死後,靈魂出體,我被帶到一個從沒有看過的地方,我看見那裡有好多人,但是這些人我都不認識,我一時不知該何去何從,直到人群之中,有人喊了我的名字,我才驚醒過外橫死的人,生命隨時都在經歷無常,生命亦隨時都可能喪失,這也提醒著大家,真的要珍惜生命。

閻王問起了我的一生,也看了我死前最後的念頭,我是在平靜的心境下迎接死亡,甚至我將唯一逃生的機會留給年輕人,閻王讚我如此不畏生死。在開始審判之時,閻王留意到我對孩子的教育,閻王告訴我,現在雖然我已經死了,但我對孩子的教育在世間都還有影響,閻王還說孩子已經將我死後得到的補償金全數捐給弱勢家庭,這份功德令我可以有好的投生。閻王告訴我,原本橫死的生命都是要再度經歷輪迴生死之苦,但是因為我生前對孩子的教育有成效,以及我在生命最後不貪生死,救人一命,不執於命運之苦,所以我能夠有清醒的靈識,以及能夠有好的出路。閻王告訴我,現在獄卒有缺,可以讓我先擔任獄卒,不久之後將可以得有解脫之機。

我感謝閻王之恩,努力學習獄卒之職。在擔任獄卒期間,我看見了許多不同眾生,以及諸多業因果報,這可以知道教育真的很重要,人心若沒有教育好,造業之後要受果報,輪迴之期更是無止時。我在陰間看見了我的父母,他們正在受苦,但我無法幫助他們,父母所受的苦是因為生前沒有教育好妹妹,讓妹妹心裡有恨,妹妹在社會間亦沒有貢獻,更多的是影響社會之行為,所以父母生下妹妹,沒有教育妹妹應利益世間,亦沒有孝養父母,這份責任令父母在陰間受苦。像父母這樣的情形還有太多,可惜世間少有人知,世人只有生下孩子,卻忽略教養之重要,孩子不正,父母都是要負起責任,期望世間人可以注意起此事。

我在陰間擔任獄卒多年,直到最近有幸聽聞蘇佛講經,攝受諸多法義,甚感歡喜,非常感恩蘇佛悲心大願,讓諸多眾靈可以聞法受益,今日可以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亦是非常感恩蘇佛恩澤,無盡謝意,感謝讓吾等可以得解脫機會,俞再民代表六十位獄卒,叩謝佛恩,叩謝蘇佛,南無阿彌陀佛。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璽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