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地獄獄卒,  下度地獄

獄卒《戒癮》

訪問獄卒-汪平瑜

 戒癮

二O二O年十一月六日

西方極樂世界如同我想像的那樣,有五彩繽紛的發亮樹,平靜的磁場,蓮花池內有著五彩繽紛的蓮花,當我心中想著,不知道自己的蓮花是什麼顏色時,就讓我看到,含苞透亮的黃色蓮花,心中露出了微笑,這個微笑讓我感受到自己的靈魂得到了生世以來真正的解脫,我的心好感恩、好平靜,和五十九位獄卒跪地叩謝佛及蘇佛。

我名為汪平瑜,是清朝末年一名高官的女兒,汪平瑜是我融入世間的名字,清朝末年時,我名為隸平各雅和。當我出生時清末政府已經開始走下坡,許多外國人想要侵犯我國,甚至已經在我國上劃線領事區域,準備以此區域作為將來統治中國的基礎地。對當時的時局來說,政府腐敗,軍心渙散,根本沒有能力抵抗外敵,面對各國的侵襲,有些國家會跳出來和滿清政府談條件,他們將提供軍事上的護衛協助,但必須割地來換取,將此割讓之區域歸於他國管轄。

滿清政府站不穩腳步,受到各個國家遊說無法主意之下,便把沿海的大城市割讓了出去,讓此區域成為許多國家的領地劃分區域。

對外國人來說,中國領土之大,未開發資源豐富,讓許多國家都想攻占中國,納為己有。當時最早看上此土地的英國人便以進口鴉片來控制中國人,尤其首先讓滿清皇室內的皇族及官員嘗試鴉片,吸大煙成為了當時的病態。我就是在這樣混亂的大時代下出生的,父親為最親近滿清政府的官員,母親則是父親第三個姨太太。當我準備臨盆時,父親沒有陪在母親身邊,因為母親懷孕的過程,種種跡象都顯示母親腹中的這胎是女生。母親懷孕的過程遭受許多無情冷眼的對待,就連原本會幫夫人、姨太太燉補的僕人,也有一餐沒一餐的幫母親煮燉補湯藥,母親就這樣受著無數的委屈後將我生下來。父親等我生下後五天才來看我,我長得跟母親一樣標緻,父親看了我後馬上喜歡上我。於是我成為父親最疼的女兒,母親也因為這樣在家中地位才有所提升。

我喜歡跟著父親,父親為了讓我方便和安全,會叫我跟他出門時扮成男裝,許多不知道的人,看到我,都會向父親稱讚我的一表人才。當時和父親交流的人,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或是大商行的商人,於此交流之下,父親也開始學起他們吸大煙。這大煙可以讓父親有全身放鬆的感覺,父親總喜歡在看完公文後,在書房的躺椅上抽大煙。某一天我興奮的想跟父親分享一件發生的事,門也沒敲,就推開了書房的門,父親正在抽大煙,他的臉部呈現放鬆、舒服的表情,但整個人所散發出來的感覺很不對勁,就連我用力推開門,父親連看都沒看到我,好像整個人享受在抽大煙當中。父親那種眼神,是我從沒看過的樣子,讓我心中打了一個抖,有點害怕。我默默地再關起父親書房的門,回想起剛剛所看的那一幕,在花園內不安的來回走動。一個不小心之下便把經過花園的僕人給撞倒,我連忙道歉,並快速的回到房內。幾天以來父親抽大煙的畫面都在我的腦海中盤旋沒有散去。幾天後母親來房裡看到我失神的樣子,才關心的問我:「雅和,你怎麼了?」我和母親說出了自己看到父親在吸大煙的樣子。母親當下沒有反應,於是我便追問母親:「你知道阿瑪(父親的意思)在吸大煙?」母親輕輕的點頭,我知道母親這個點頭有很多的意思,其中最直接的意思是,他也管不了。那天我心裡不知道為什麼有些生氣,扮了男裝後什麼也不顧的就跑出了門,連看門的阿比都擋不了我。走在大街上,我以非常敏銳的眼神觀察街上的人,竟然發現許多人的眼神都跟父親很像,有些人感覺全身輕飄飄的,走路無法集中,有些則是一臉上癮無法自拔的樣子,整個臉呈現凹陷的黃色,有種人不像人的可怕感覺。

當我走進商行觀看時,老闆看到我的穿著不同於凡人,便上前來主動招待我,那種貪婪的眼神,讓我看了快速倒退,出了商行。平常父親很保護我,出入皆有人護著,不知道如今整個百姓的生活已經變成如此腐敗、腐爛、不安,我看了很震驚,心中也很難過。當時十六歲的我,很想要幫忙改善民間的亂象,這件事就這樣一直掛在我心頭。

幾個月後,父親把我叫到跟前,跟我說:「雅和,阿瑪幫你找了個好親事,對象為阿瑪的好友瑪哈達陸新的兒子瑪哈達一吉,阿瑪看過他的馬術,他的馬術可不亞於他的父親,也不亞於阿瑪,就連書畫方面,也有一番才能,阿瑪覺得他是配得上你的。阿瑪決定要在五個月後幫你們舉辦大婚,這樣阿瑪跟瑪哈達陸新就是親上加親了。」聽完父親講後,我的心和胸口有著強烈的反彈之意,但當下我並沒有馬上說出來,只是一句話都沒說。父親問我:「你不想嗎?」我假裝脹起臉害羞的樣子。

大婚前,我一直在想該怎麼辦?

父親給了我好大一筆嫁妝,讓我很有面子的帶到夫家,就在大婚前三天,我請平常照顧我的僕人幫忙我脫逃,我給了僕人十兩元寶,讓他可以夠過活好一陣子,此僕人為我準備了一批馬,我收拾幾套男眾的便裝,帶了些銀兩便往馬跳上。我不知道我可以去哪裡,騎著馬穿越一莊又一莊,看著一莊又一莊的生活,最後我決定停在一個純樸的村落中,找了一個看起來沒人住的舊房子,做了簡單的布置跟收拾,便決定先在此處待下。此處的村民單純,一看就知道我是外地來的,為了融入百姓的生活,我便改了名字叫做汪平瑜。一切生活穩定後,我腦中開始想著該怎麼幫助中國人民戒掉大煙,也就是鴉片。我將所有父親給我的嫁妝全數帶出,綁在馬上,我知道有一天我會需要用到這些有價之物來解決鴉片的問題。已經從家中北京跑出來一個多月了,確定不會被家人找到後,我才開始比較自在的在街上行走,買了一些粗布衣,一些饅頭、包子,把自己生活過成最簡單的樣子,也樂意幫助村上的人,但皆是以男眾之相於大街上走動,所以村民們沒有人知道我其實是一個女眾之身。

一段時間後我開始去到較熱鬧的區域觀察,觀察此區是否有販賣菸草之情形,結果發現他們都是在靠近大城市的郊區港口進口鴉片的。暗地多次觀察後,我開始假裝靠近他們,裝作一個想要買鴉片的商人,第一次見面我就將一箱元寶放在他們面前,並詢問這些元寶能夠收購多少菸草、鴉片,幫忙跟外國人交涉的這位中國人,露出發亮的眼睛,貪婪的嘴臉回答我:「公子,這些足夠買這整車的鴉片,我點頭,給我載去近郊之處擺放。」他們詢問清楚交貨地點後,便啟程而行,我則站在交貨地點等他們。等他們離去後,看著整地堆得高高的菸草、鴉片,想著,若這些都販賣出去,將有多少子民受害。聽說許多鴉片上癮者,傾家蕩產都想要去買鴉片,身體會因為沒有吸大煙而變得無力,甚至出現幻象或是身體抖動,全身上下都不舒服。當一口鴉片吸下去後,全身頓時又再放鬆、癱軟、舒暢、心情愉悅。好害人的鴉片,眼前我點了一把火,把這些鴉片、菸草全給燒了。

第二次,我又到了交貨港口,一樣看到了這群人,便詢問固定進貨時間,這次我又買了他們全部的貨,他們驚訝我都把上次的貨給賣出去了,我假裝露出邪惡的眼神說道:「這還不容易啊!」他們對我露出了佩服的眼神。這次我在他們離開後,將這些菸草、鴉片全數推往海中。心中想著,我一直買鴉片、銷毀鴉片並不是根本的解決之道,我必須從高位者,真正願意限制菸草、鴉片進口來著手。於是我想到了阿瑪哈達陸新,我父親的好友,本來要跟他兒子成婚,最後選擇逃跑。我想到這位叔叔跟當朝官員們都很熟絡且關係比父親更好,我打算請他幫忙來限制鴉片入境。

於是我回到小屋中找到了當初從家裡出門時所穿著的高級衣著,便走一趟瑪哈達陸新叔叔家中。叔叔在父親身旁見過我扮男裝的樣子,所以認得出我。他驚訝我怎麼會出現在他眼前,我對我的逃婚跪地和叔叔認錯,並說明自己的來意。當我表達後,看到叔叔陷入了沉思。最後,叔叔告訴我,不是不幫我,而是這層面牽涉到太多複雜的關係,包含國與國之間,政府與地方之間,這中間一旦有一個環節出問題,會牽連很多人,也可能公然會跟好多國家及外國人對立,也或許會遭他國打壓、威脅,要再三思。聽叔叔講完後,我不說話,叔叔看得出來我的眼神很堅定,叔叔說:「既然我沒辦法幫你,叔叔知道你做的是好事,叔叔給你一筆錢,讓你在將來可以用上吧!」我非常感恩的答謝叔叔。既然叔叔這條線不行,我找了幾位較次要的官員,幾位跟我有一樣想法的官員,願意跟我一同組成一個反鴉片的團隊,我們一同向滿清政府建議要撤除鴉片進口。放眼望去,就連政府也受到鴉片的控制,就算剛開始表面答應我們,卻會在幾天後官員、後宮需要鴉片時又被丟在一旁。好幾次來來回回,我們已經看了好幾次,知道政府的話已經不能再信任了。我們便私底下以假傳政府之話來抵制鴉片進口,我們來到海關、港口處假傳政府聖令。幾次後,外國人開始抓狂,他們該賺取的利益全數被擋了下來,於是這些鴉片進口商便找上了滿清政府來協談。這時政府才發現,原來有一群人私底下這麼做,假傳聖令。為了給外國人一個交代,也為了讓外國人繼續保護我們的國土,便只好妥協,到處去查,到處去抓,就是要揪出我們。我們從假傳聖令這明目張膽的作業轉成地下作業,還是以各種方法至港口抵制菸草、鴉片進口。這一段時間我們一一失去抗鴉片的弟兄,有些被外國人槍斃,有些被餵食鴉片,讓其上癮後又不給予鴉片,虐待的方式死去。最後我在一次銷毀鴉片的行動中當場被槍殺而亡,當場血流如注的死去。當下我除了身體劇烈疼痛外,很快就失去了意識,我的眼前一片黑暗。當我還在痛苦掙扎時來到了閻王殿前,我依舊是我生前打扮男裝的樣子,這一生除了家人之外,幾乎沒有人知道我是一個女眾。最終我沒有完成我的願望,將外國人及鴉片驅離中國。閻王沒多說什麼,只問我今生為了牴觸鴉片是否有傷害人。我答:「有。」閻王說:「為此,你必須先去受報。」我沒有解釋,只有為自己所做來負責。於翻攪地獄、挖腦地獄、血池地獄受報滿後,閻王又再次召見我,告訴我:「受報結束之餘,尚有今生發心幫助人所積之福。」問我是否要接受獄卒一職,我毫不考慮的答應,我看盡了諸多人性,一點都不想要再當人。當獄卒一百多年後的如今,聽聞蘇佛講解佛法之出離大法,盼求自己可以得到一絲光明。終於在今日如願,蘇佛大手一牽,我們很快就到了西方極樂世界。此地遍處安祥,真是清淨之地,我綁住的心在此刻解開,感恩佛創造如此美的西方之境,感恩蘇佛之慈悲。

如今我耳邊南無阿彌陀佛佛號未曾停歇。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心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