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地獄獄卒,  下度地獄

獄卒《生命的光明》

訪問獄卒林明淵

生命的光明

二O二O年十一月一日

林明淵:

感謝蘇佛,感謝讓我有此機會得以重生,林明淵可以有此機會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明淵真的感到非常歡喜,謝謝蘇佛,感謝讓我可以有這個機會,明淵代表六十位獄卒,叩謝佛恩。

明淵從小生長在乏人問津的大牢之中,我的生命從來都是黑暗的,我是不被祝福的生命,從出生下來就沒有爹娘疼愛,唯有一位養育恩人,對我照顧,讓我這條生命得以存活。

我很感恩恩人的照顧,如果沒有恩人,不會有今日的自己,林明淵這三個字也是恩人為我取的,我的生命就像一個萬劫不復的深淵,恩人盼我在生命中可以有條明路,所以為我取名為明淵,希望我能於深淵之中,找見光明。

我的出生是在娘的屍中被恩人發現,爹、娘都是大牢中的重犯,爹娘曾經殺人無數,爹是武術高強的霸主,娘是無惡不作的神偷。爹娘在被關進大牢之前,並不相識,於大牢內,終日過著暗無天日的日子,一日的因緣,爹娘發生關係,不久娘便懷胎,娘懷孕之事無人知曉,即使娘的肚子一天一天大起來,也從未有人關心,關進大牢的性命,猶如螻蟻一般不值,直至死亡,都不會有人問起。

娘在死的那一天,是大牢裡出現黑衣人,黑衣人暗箭誤傷了娘,娘被箭刺中要害,當場一命嗚呼,黑衣人劫獄,救走了爹,娘是在死後多日才被人發現。恩人在發現娘的死屍之時,意外發現娘已經懷有身孕,恩人原先想直接處理掉娘的死屍,但不知從何而來的念頭,竟想看看腹中胎兒是否還有生命,恩人私下找來了有接產經驗的大夫,大夫原以為應當是胎死腹中,卻沒想到大夫剖開娘的肚子之時,發現胎兒還有生命,於是恩人買通大夫封鎖消息,抱著剛出生的胎兒回到家中。

恩人是個慈悲善良之人,雖常年駐守於大牢之中,看盡無數的朝廷罪犯,各是凶神惡煞之樣,但恩人的心中仍存有柔軟之處,因此我才有了活命的機會,恩人不捨我幼小的生命死亡,私自決定將我帶走,並撫養長大。從小恩人便告訴我關於身世的事,雖然我的身世悲慘,但恩人訓練我堅強。恩人不會給予我過多的情感,在養育我的過程,教導我獨立,教育我學會自己生存,我從小就被帶在大牢中成長,肚子餓了,要自己找東西吃;身體不適要自己度過;受欺負了,也要自己堅強再爬起來。恩人告訴我凡事皆要靠自己,既然我的出生不在光明之中,自己便要自立,踏上光明,而不是懦弱被命運擊敗。

恩人帶我的方式,未曾有過一分柔軟,我知道恩人是希望訓練我,讓我能夠獨立生活下來。在恩人的教養之中,幾乎是讓我靠著自己的能力生存,我知道在我生活的環境,沒有能力,是活不下去的,雖然恩人的教導嚴厲,但是對我的幫助很大,成長過程我並沒有受到太多欺負,反是讓自己的生命更堅強與茁壯。

我是無父無母的孩子,恩人養育我,給予我成長機會,但並不是認我作為孩子,我與恩人之間的關係,亦師亦友,恩人有時得空了,會與我聊上幾句。從小我就跟在恩人身邊,看著恩人辦案,逮捕犯人,有時甚至也看著恩人對犯人施刑,這個世人認為殘酷、冷血的大牢,就是我從出生到成長的家。我在這裡看見太多人間的黑暗面,所以恩人才會形容我的生命有如黑暗的深淵,希望明淵這名字,可以為我帶來光明。我的姓氏,林,只是個代號,是恩人替我取的,形容著大牢裡的困與綁。

在我成長之中,恩人教會我許多生存技能,也告訴我大牢中有許多可以學習的地方,常說起罪犯的生命故事,恩人說過每個人都有與生俱來的命運,像我出生在黑暗的生命深淵,想要解脫自己的命運,就要靠自己努力去經營,還有突破,這些罪犯就是選擇了不正確的方式,最終才會受到惡果懲罰,恩人要我看清楚命運,自己要懂得於命運之中生存。

我的生命過程,少不了恩人所帶給我的教導與養育,在我開始學會走路,恩人就讓我學習各種武術,培養我的武功基礎,恩人不會期許我能學會多少,只是告訴我成長是要靠自己。所以恩人每次教我一分,我若不懂得精進,便只有學得此一分,倘若我能夠精進將一分擴展至二、三分,主動向恩人請示學習,那麼我能學的便會是更多、更深入的功夫。恩人從不會主動告訴我下一步要怎麼做,因為下一步選擇在自己手中,努力亦是自己應該去做的,恩人教導我功夫,但後續如何成長,都是自己的事。

日子過得很快,在我二十歲那年,我與恩人坐在大牢內值夜,桌上放著兩壺美酒,我與恩人對飲。在夜黑風高之際,看似四下無人,但其實我與恩人皆已經聽到四周前來無數的腳步聲,來者不善,我與恩人手上的酒杯皆未放下,等這些人接近後,我們才迅速的起身動作。恩人很快察覺來者便是二十年前逃獄的大牢罪犯,秦標,此次前來不知所為何事?可知絕非是善,在雙方開始扭打,不知過多久,場面才終於平靜下來,恩人笑問來者秦標:「此次前來,所為何事?」秦標冷眼看向大牢,說著:「我來找回我的東西。」當年逃獄走得倉促,並未來得及帶走神偷,柳默娘,秦標並不知道柳默娘其實已經死於獄中,這麼多年,秦標還在惦記著當年獄中相識的神偷,此次前來,便是想來帶走柳默娘。恩人笑著搖頭,心想著該來的,還是注定要來,恩人看向我,告訴我:「這就是你的命運,這次我帶不走你,面對與選擇,要你自己決定。」我知道恩人的意思,眼前這位就是我的親爹,我出生在大牢這個深淵,這就是我註定的宿命,我不會逃,我只會堅強前行。

在親爹面前,我坦然走上前,秦標一臉訝異的看向我,我告訴親爹:「我就是你留在大牢的東西,娘在我出生那時,便已死去。」秦標不可思議地看著眼前與自己相貌相似的年輕男子,在聽見娘已死的訊息,頓時閃過一絲哀傷神情,但過不久又大笑出聲,秦標表明今夜便會將我帶走,我並沒有拒絕,只是回到大牢與恩人道別。我們都知道總會有這一天到來,恩人只是淡然地敬我一杯酒,我亦回敬恩人,感謝多年養育之恩。當日夜裡,我便與爹離開大牢,這是我第一次離開大牢,我從未見過外面的世界,但我的內心並不因此好奇,因為在大牢見識太多,讓我對生命並沒有太多感受,只是順隨命運安排而行。

我知道爹是武林霸主,曾經入獄亦是因為殺人無數,現在回到所佔領的領地,所作所為亦是許多不正當的經營,我雖不曾來到世間,但是跟隨恩人辦案這麼多年,感染了一身正氣,自然可以知道這些經營上有不法,但我只有悄悄地待在一旁觀察。

我與爹沒有太多互動,爹知道我武功底子好,當帶我回到領地,便開始栽培我成為下一任霸主,每日對我的武功進行訓練,以及帶領我了解許多地方生意,這些生意都有惡勢力,像是錢莊、酒樓,還有一些買賣人口的事。我在大牢裡見識過許多犯法的罪犯,所以當爹在為我介紹這些生意之時,我的內心產生牴觸,但我掩飾住,並未讓爹發現。跟著爹回到領地一年後,爹將手上的生意交由我管理,接手之後並沒有讓爹失望,生意又賺了許多,這讓爹相當歡喜,更放心將生意交給我。

我在每個生意中重新管理,將所有不法之行為,轉調成正當之舉,我並沒有讓生意變差,爹知道後便沒有阻止我。一日夜裡,爹找我飲酒,爹問我為何要做出這麼多改變,我告訴爹我心中真正的想法,邪不勝正,我不希望這些生意繼續做不正當的行為,這麼多年我都在大牢之中,看多了犯法的人,我不希望自己在離開大牢後,還要繼續看著身邊的人犯法,我希望轉正,生存並不一定是需要傷害別人才可以活下去,這種選擇是在自己的決定,如果可以不要犯法,為何不為?爹笑著表示同意我的作法,爹告訴我他這一生最高興的事就是能有我這個傳承的後代,最欣慰的事便是我沒有像他走一樣的路,爹很是贊同我的決定,並也感謝我讓他的人生多了一點光芒。

這是恩人告訴我的,沒有人生來希望為壞,每個人皆是不能決定自己出生的命運,所可以選擇的是自己將來的命運,選擇的對錯,便是自己可以決定。恩人過去教導我的,讓我的人生真正如明淵之名,突破自己原本注定於黑暗之中的命運。我將爹的生意管理得很好,換了經營方式,弟兄們很快也都經營上手。對於這些所賺來的財物,我並不上心,在一次的因緣,我將財物與多數有價值之寶物布施給城裡受難的人民,因為自己曾在黑暗人生中度過,如今自己的生命可以出現光明,便希望大家也能同樣有機會過上好日子。以往在大牢裡的生活並不算好,因此我對於生活的要求不多,可以過活便行,這些多餘的身外之物可以用來幫助人,讓人重新找回希望,這讓我感到很好,自己可以有多餘的能力,在他人的人生中相助,就像恩人在我出生那年幫助我一樣。

我在生命的尾聲,八十二年的歲壽,離開人間。回顧自己人生,在大牢裡出生的生命,原是黑暗之中的深淵,因著明淵之緣,最後成了光明的大地主,城裡所稱的大善人。我的人生很多經歷,恩人所告訴過我的,至今還深深影響著我,一輩子做人,我都知道要靠自己,生存也是在自己的經營,我很努力突破自己的命運,感恩且珍惜自己生命中所遇的一切,我從未抱怨任何一事,只有再更努力地學習與突破,積極成長。在生命之中,我未遇過難事,因為我相信只要自己努力,就算為困難之事,亦終將會成。恩人教會我堅強與毅力,我的一生一直很感恩這盞支持我活下去的明燈。

恩人逝世那天,我得到消息便趕回去見他最後一面,我依恩人的心願完成後事,此後我便再也沒有回到大牢,我很感謝這個黑暗的地方,讓我在往後的日子更為珍惜光明的時刻。明淵,是突破黑暗深淵的人生故事,我在死後進入一片黑暗,雖然眼前一片黑暗,但我相信前面就會是光明,在我走入光明之際,我走進了閻殿之中,因緣安排下,我開始擔任獄卒,直至現在遇見蘇佛說法。我很感恩,這些講法讓我悟盡了人生的一切,立願想求解脫。

非常感恩在今日之時,可以有機會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無盡的感恩,我非常珍惜如此光明之期,林明淵是世間之緣,輪迴之生命,現在得能悟醒出離,萬分感謝蘇佛恩澤,助能解脫輪迴之苦,深深感動,林明淵代表六十位獄卒,叩謝佛恩,感謝蘇佛,南無阿彌陀佛。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璽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