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地獄獄卒,  下度地獄

獄卒《念父》

訪問獄卒—郭善宗

    念父

二O二O年十月卅一日

我佛慈悲,蘇佛慈悲,善宗跪地叩首感恩,代表六十位獄卒,向我佛及蘇佛叩謝,叩謝佛恩。這一日,善宗等待已久,西方真如,妙善莊嚴,金光奪目,遍地金蓮。佛恩難報,謹記在心,眾生之苦,不曾忘卻,精進在心,時時提念,緣熟之際,必定如願,下生凡間,度眾離苦。

人生在世,苦苦無盡,不知珍惜身,未知苦有盡,終有歸處在何地?茫茫世間行妄路,命終之時幽暗冥,如今西方於眼前,哀嘆世人難能知,即使知曉難得入,望眾皆能離塵苦,莫迷塵中苦自靈。

善宗為我名,明白父心盼,我以善為依,依善為我宗,一生奉行不曾忘,報答父恩與母恩。

各位好,我是郭善宗,出生在明朝年間,提起我的過去,我只有「感恩」二字,感恩我的父與母,即使環境再艱困,不忘教我行善行,方能有緣成獄卒,如今蒙蘇佛牽引入西國,心中更是感恩我父與我母。

二歲前的我,還迷迷糊糊,不知父,不知母,只知飢餓哭求食,寒冷哭求暖,夜裡哭求安,我不知道身旁這位是何人?只要能讓我心安,能滿足我需求者,我就緊緊與他相依。三歲後漸漸懂事,方知原來我還有爹,爹經常來探望我,卻總是不能長久陪伴左右。

我懂事後才知道,從小在我身邊照顧我的人,是爹的妹妹,我稱呼她為姑姑。姑姑年紀還不大,我出生時她不過才十五歲,受爹所託,在家中照顧我。姑姑告訴我:「你的爹娘都很忙,平常不能常常在家裡,所以才會拜託姑姑照顧你,只要爹娘有空,他們就會來看你,乖,要聽話。」姑姑從我三歲就這樣告訴我,所以為了見我的爹娘,我一直都很乖,很聽姑姑的話。

確實,真的就像姑姑所說的那樣,爹不定時會出現在家中,每次他來見我,都會和我說很多話。爹對我說:「善宗,這名字是爹給你取的,你一定要記得爹對你的期盼,這一生,不管所處的環境如何變化,你都要想善、行善,以善為宗。如果哪天,你聽到人家說出什麼讓你難以接受的事實,你也要記得爹教你的,以善為宗,其他什麼都不需要管。爹娘生你來世間,卻沒有辦法時時刻刻陪伴在你身旁,只好拜託你的姑姑來照顧你,心中對你深感愧疚,只能趁著有機會來看你的時候,多把握時間和你相處,在這短暫的相處時間裡,教會你做人的道理。」看著爹每次為了來見我,辛苦的奔波,常常在不經意時,臉上露出疲憊的神情,很快又用笑容掩蓋過去,爹以為我沒有看見,其實我都看在眼裡,心中萬分不捨。

姑姑自己在街上開了一家小店,賣著女性用的飾品,那全都是姑姑親手做的,就靠著這一點微薄的薪資照顧我,有時我也會看見爹塞錢給姑姑,她不希望姑姑因為照顧我而苦了自己。看見爹和姑姑都這麼辛苦,我更要做一個懂事的孩子,不要讓爹和姑姑為我擔心。

至於我的娘,我其實從未見過她,也不曾從爹和姑姑口中聽過娘的消息。唯一知道的,就是娘為了生下我,差點難產而亡,所以爹一再的告訴我,只有我用這個身體來服務大眾,回饋社會,才是對娘最大的孝敬。爹的話,我都牢記在心裡,因為我心知爹娘的辛勞,只有聽話、照做,才能報答父母的恩情。

我的年紀還小,有時候我也不知道自己能幫忙別人什麼,爹告訴我:「雖然你才四歲,很多事情都還幫不上忙,但是沒有關係,你要學習的就是心善,不管看人、看事或聽到人家說什麼,你的心都要保持善念,不能有一點分別,不能起一點壞念頭,甚至要學會把別人講不好的話都轉成好的,這樣也是在做好事。」我聽明白爹教我的,我要做的就是守護好我的心和念頭,不管在什麼環境下,遇到什麼樣的事情,我都要想善、念善。

我和姑姑生活過得貧困,有時爹會給我一點零用錢,是要給我買糖吃的,但是我從來都沒有買過糖吃,我知道這些錢都是爹省吃儉用,省下來要給我的,我不能為了自己想吃糖,就把爹的錢輕易的花掉,我寧願將這些錢用來幫助街上那些比我可憐的孩子們,也不要花在自己身上。因為爹教過我,我的身體是用來服務大眾,回饋社會,我不需要寵愛我的身體,我只要珍惜它,善用它來行善助人,這樣就夠了。

隨著年紀的增長,我也想要幫姑姑分擔一點辛勞,總不能都靠著姑姑做生意來扶養我,在我十歲這年,徵求爹和姑姑的同意,讓我去學做工。我還只是個學徒,師傅給我一點錢當作薪水,雖然錢很少,但我心裡還是很感恩,我終於能靠我自己的雙手賺錢給家裡花用。我將第一個月賺來的錢布施一些出去,讓街上的孤兒們有糖吃,剩下的我買了新鮮的食材回家,親手做料理給爹和姑姑吃,我好高興爹那天剛好回到家中,能夠吃到我自己親手做的料理,爹吃得很高興,還看見爹偷偷流下感動的淚水。

不知道為什麼,姑姑每次看見我和爹相處的模樣,她的表情都是一種難過、感傷的樣子,我曾經問姑姑為什麼,但姑姑只有跟我說:「我是看到你們父子倆相處的樣子太感動,不要想太多。」又奇怪的是,每次我和爹相處到一半時,姑姑就會把爹叫走,爹便匆匆忙忙的離開,有時我連和爹道別的機會都沒有,爹就走了。好幾次問姑姑為什麼,她只告訴我:「你的爹工作很忙,他每次回來都叫我提醒他時間,只要時間到了,我就必須趕快叫他離開。」雖然姑姑是這麼說,但我總能聽出來,事情的真相並非如此,應該有什麼事情是我不知道的。

從十一歲這年開始,爹來看我的時間越來越少,原本一個禮拜可以看見爹兩三次,漸漸的變成兩三個禮拜看爹一次,到後來幾個月才能見到爹。我問爹:「怎麼爹越來越少回來呢?」爹摸摸我的頭說:「爹最近工作比較忙,沒有辦法常常回來,等這一期工作結束,爹就能常回來看你了。」我看著爹的臉和背影,覺得爹每一次回來都變得更老,體力也沒有以前好,不知為何,爹常常跟我說不到幾句話,就必須到外面去透透氣再回來,我真的不曉得到底爹有什麼事情隱瞞著我,不管我怎麼問,爹都不肯跟我說。

十三歲這年,我等了半年都沒有見到爹,又等了一個下半年,還是沒有見到爹,我急著問姑姑:「爹今年怎麼都沒有回來?」每次我這麼問姑姑時,姑姑都會找藉口離開,什麼都沒有跟我說,我從姑姑的眼神裡看出她心裡非常難過,我不得不亂想:「爹發生什麼事了?」

這天,我沒有出門工作,一個人待在家裡。當我坐在椅子上發呆時,突然聽見有人開門的聲音,我以為是姑姑回來了,站起身走到門口一看,竟然不是姑姑,是一位陌生的婦人。我問:「請問有什麼事嗎?」婦人看見我,趕快將大門關上,問我:「你就是郭池的兒子郭善宗嗎?」我回答:「我是,發生什麼事了嗎?」婦人說:「現在外面的人都在說郭池是個大強盜,到處都貼了單子要逮捕郭池,你跟你姑姑趕快跑吧!」我很震驚的問婦人:「會不會搞錯了?我的爹怎麼可能是個大強盜?爹從小教我好,教我要做個善良的人,怎麼可能會是個強盜!」我不相信婦人說的,一定是搞錯了!婦人看我激動的樣子,趕快把我拉到椅子上要我坐下,婦人告訴我:「孩子,你聽我說,我跟你爹很早就認識,他的事情我最清楚。事情既然都到這個地步了,我也沒有什麼好再隱瞞下去,就把實情都告訴你吧!你的爹確實是個強盜,但是他是被害的,他其實是個善良的好人,在還沒成為強盜之前,我和你爹就已經是多年的好友。當年你爹被一群人陷害,他們逼迫你爹服下了會上癮的毒品,而且劑量非常的高,這一服下,只要毒癮一上來,你爹就一定要再找這群人拿毒品,如果沒有服下毒品,全身都會不停的抽筋、發抖,甚至還會做出傷人的行為,但是這群人可不是白白給你爹藥吃,他們逼迫你爹要去搶錢來給他們買毒品吃,你爹是個善良的人,他怎麼敢做這種事,他寧願自己死,也不要做出這種傷天害理的行為。但就在這時候,你爹得知你的娘懷孕了,肚子裡的孩子就是你,原本你爹已經想要拔刀自盡,又想到你一出生就沒有爹,還要讓你的娘獨自扶養你,他這麼一想心就軟了,開始每天聽話替這些壞人搶錢,然後換來毒品來控制自己的身體。因為如此,所以,你的爹才沒有辦法和你住在一起,他常常趁著那些人沒注意的時候偷溜出來,出來沒多久,只要毒癮一上來,他就得趕快離開,就是這樣,他才會常常跟你相處一下子就突然走掉,就是因為毒癮上來了,他必須在發作前離開,才不會讓你看到他發作的樣子。至於你的娘,在生下你時就已經難產而死,你爹才會把你交給他的妹妹照顧,這些事情你的姑姑也全都清楚。」我真的不敢相信事情的真相竟然是如此,爹為了我受了這麼多苦,我趕緊問婦人:「我爹呢?我已經一年多沒看他了!」婦人說:「你爹跑去躲起來了,捕頭到處在找你爹,他跑去躲起來了。」我立刻站起身來,婦人緊張的問:「你要做什麼?」我告訴婦人:「我要去替我爹受罪!我不能讓我爹受這種折磨,他是被害的,他是逼不得已的!」婦人不准我這麼做,不斷拉著我的手要阻止我走出門,正當我們兩個拉拉扯扯時,突然有人喝止了我們:「別再吵了!」我抬頭一看,竟然是爹!爹告訴我:「善宗,爹教過你的事你都忘了嗎?不管你聽到什麼事情,你都要想好、看好,而且你不能忘記,只有用這個身體來服務大眾,回饋社會,才是對你娘最大的孝順,現在如果你去替爹頂罪,那不就枉費你娘用他的生命來換你這條命嗎?我不准你這麼做!爹造的罪,爹自己會去自首認罪,你好好做人,這個社會需要你。」我第一次看到爹這麼嚴肅的樣子,我真的不忍心爹被關進大牢裡,但是我沒有任何辦法,只能乖乖聽爹的話。

後來,爹去自首了,我都還沒有機會進到大牢看爹,爹就生了重病在大牢裡去世。我將爹的屍體安葬,哭了好多、好多日才慢慢平復。爹為了把我教好,他選擇被毒藥控制犧牲自己,看到我的爹娘都為了我而死,我告訴自己:「我一定要報答父母的恩情。」

這一生,我都在做善,只要是有利於他人的好事,我通通做。別人不想做的,我都自告奮勇的撿來做,只要我能做的,我沒有一樣會推辭,因為我把這些助人的事,看作是我這一生最大的責任,這是我爹娘生給我這個身體的用意,不是要我沉迷在這世間,而是要我奉獻這個身體來為人服務。

這一生我也沒有活得太久,三十九歲那年,我為了救一個即將被馬車撞上的男孩,自己被馬車輾過身體,瞬間斷氣身亡。我不曉得我已經死了,我的靈魂從身體出來後,我還在找那個男孩,想知道他有沒有發生什麼事。我才剛要跑過去,身體就立刻被拉住,我轉頭一看,是兩位穿著官服的官差,他們告訴我:「郭善宗,你已經死了,別再管陽間的事了,快跟我們走吧!」我看著滿身是血的自己,我真的死了,想不到才三十九年的歲月,我就死了。我跟著官差進到三殿閻君面前,閻君問我:「世間還有什麼讓你放不下的?」我搖搖頭說:「沒有,只是對爹的感情沒放,這些年來雖然都在做好事,但是我的心底還是想念著我的爹,所以我活得不快樂,我的心其實很悶。」閻君說:「就是這份情念,成了你的私心,讓冤親找上你,得以在時間內向你討命。」我看見冤親們過去被我殘害的樣子,立刻跪地磕頭向他們認錯,他們以前也都有家庭,卻被我害得家破人亡,我想念我的爹,他們怎麼可能不想念他們的家人!我真的很自私,真的很自私!這份私心,就算我做了再多好事也無法彌補。閻君告訴我:「你這一生所做的好事確實也積了不少功,功與過相抵,足以讓你當上三殿獄卒,好好做吧!」

我很認真的擔任獄卒一職,看到這麼多人都因為私心而受報,真的不值,一點都不值,我勸導這些還有人身卻已經來地獄受報的靈魂,千萬不要再自私了,白白受這些苦一點都不值得,不如將心放寬,可以活得更快樂,更自在。

五百多年的時間,我都在地獄裡擔任獄卒,也幫忙勸導這些受報的靈不要再造罪,我不捨得看見他們受苦,盼望他們都能夠清醒。沒想到,在三年前,我意外的被告知排上被蘇佛牽往西方的名單,得以在今日蒙蘇佛牽往西方極樂世界,心裡非常感恩。

感恩我佛慈悲。

感恩蘇佛慈悲。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菁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