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地獄獄卒,  下度地獄

獄卒《新生》

訪問獄卒-許育仁

 新生

二O二O年十月三十日

從小父母就教我一定要發財,要當一個有錢人,當時我不知道父母為什麼一定要這麼說。如今到了西方極樂世界,遍地都是金銀琉璃,是世間絕無僅有的,雖然不是我所擁有,但我感覺自己變得很富有,我不像父母都是個愛錢的人,看到這些反倒是心很平靜、很法喜。沒有想過自己真有一天到了西方極樂世界,也不知道這個世界原來如此的美好且真實存在。好感恩,我代表五十九位獄卒向佛及蘇佛致謝。

我叫許育仁,從小就過著躲躲藏藏的日子,我的父母都是小偷,家裡常常都會出現稀有珍寶。父母每天回到家中都將門鎖上,在房間裡討論事情,有時我經過時,他們講得很大聲,我就會不小心聽到。有一次母親對父親說:「我看到鳳大姐手上戴了一個價值不斐的戒指,那天我趁他不注意,跟在他身後,知道他家住在哪裡。如果明天那個不成功,就去鳳大姐家。」我沒聽到父親回話。過沒多久房門打開,母親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走到廚房去煮飯。只要父母親臉上愉悅,我們那天就會吃上好菜,大塊大塊的肉,甚至是海產等。我沒有任何的兄弟姊妹,父母對我的態度普通,沒有不好,但也沒有特別疼我。在我小小的心底好像知道父母這些行為都是不對的,但我幾乎沒有接觸任何人,只能學著父母親的一舉一動。父母親的許多行為就像是偷偷摸摸的老鼠一樣,心中有很多秘密及不可告人之事,做任何事都非常小心、謹慎,容易緊張,不相信任何人。他們沒有這樣教我,但我自然而然行為也就像是隻小老鼠一樣。

我們每過一段時間就會搬家,從原本的城鎮當中搬到完全不認識的城鎮。父母親會打扮得好看,到處去認識城鎮裡的人,甚至大手筆地跟許多攤販買東西、打交道,裝作很有錢的樣子,直到城鎮裡的大家都卸下心防後,一一去了解大家的家世背景,再開始設定目標。多半父母親會先以中高等的家庭做為下手對象,父母動作俐落,許多被父母偷的家庭都報了警,卻還是查不到這是誰做的。我們家對這城鎮來說是外來客,父母為了不要讓鎮上的人將偷東西懷疑到自己的頭上,於是上演了我們家也被偷的戲碼,警察到我們家左看、右看,查不出什麼,因為這一切都只是父母在演戲。

等到我七歲那年,大概已經是個懂事的孩子了,心中開始對父母有種排斥的感覺,本來心中還不想承認,但父母親種種誇張的行為,讓我心中非常的厭惡,甚至就連父母親為我準備的三餐我也不想吃,我不想成為父母親這個樣子。應該除了父親對母親,母親對父親之外,我就是最了解他們的人。父母親除了讓我吃飽之外,幾乎不太會關心我,他們成天的頭腦裡面都充滿了偷盜計畫,猜疑各種人性。

這一年父母親讓我去上學,我從沒接觸過這麼多人,剛開始去學堂時我不相信任何人,甚至連老師對我的關心,我都懷疑,我怕自己受到傷害。每天上學時我都提心吊膽的在觀察每一個人,希望大家不要知道我的家庭背景,知道我的父母是小偷,我逃避的心性,讓我成為學堂中最不起眼、最安靜,最不知道該怎麼表達的人。老師其實很想要幫助我,甚至想要去家庭探訪,我都拒絕了老師。直到半年後的某一天放學回家,家門一打開,我發現老師就坐在客廳跟我的父母親講話,我心中不禁冒了冷汗,進門後我想直往房間奔去,母親卻叫住我,叫我跟老師打招呼。我鞠躬一下後便衝進去房間,脫下書包,我貼在門上偷偷聽老師和父母親的談話。老師希望父母親多跟我互動,讓我的心可以不要太脆弱,太保護自己。父母親和老師談天談得很愉快,當老師起身要離開時,我心中浮出了一絲擔心的影子,我擔心父母親會跟隨老師的身後,知道老師住哪,去偷老師的家。我發現父母親已經把「偷」這件事成為了慣性,甚至很自然而然的習慣。我非常的羞愧,也希望自己擔心的事不要發生。

自從老師來家裡探訪後,我試著把自己的心打開一點,去接納外在的人事物,當我這麼做時,我發現自己的心變得比較不那麼憂愁,老師為我的改變感到高興,並常常私底下鼓勵我、激勵我,告訴我,說我也是很有才能的人。在學校時,老師看到我的畫畫,便告訴我:「你畫得很好,老師沒看過畫這麼好的。」我的心開始能夠接受老師跟我所講的每一句話,並真心的感謝老師帶給我生活中不同的希望。

某一天上課,老師在台上講說:「偷盜是不可之事且須要背負因果,所做不正確的事將來都會有果報回到自己身上。」我很緊張,老師為什麼突然會說這個,該不會我擔心的事發生在老師身上。我想走進老師的辦公室向老師問清楚,但又有點畏畏縮縮的,好不容易,幾次來回踱步後才勸自己走到辦公室門口。還沒踏步進去時,就聽到老師跟隔壁老師說自己家中昨天遭了小偷,偷走母親送給自己的珍珠項鍊,珍珠項鍊上有一朵用金子刻的花。我心中一驚,當下沒顧及還沒下課就立刻收拾東西揹著書包跑回家中,進到家中時,家裡沒人,我連書包都沒脫,就連忙衝去打開父母親的房門,通常父母親的房門在他們不在時都會是鎖住的,沒想到今天居然是打開的,我開始進去翻箱倒櫃。就在房間木頭櫃最下方發現了一個漂亮的錦盒,我將錦盒打開一看,真的是一條珍珠項鍊,上面有個金子刻的花,我的心瞬間盪到了谷底,我沒辦法原諒父母親偷了我最尊敬的老師。對我來說,他們這麼做,就是在傷害老師。我先是不動聲色,將房間恢復成我沒有進去過的樣子,那一夜我跑出了家門,沒有回家,在大街上來回踱步,不知道該怎麼辦。坐在公園的盪鞦韆上,我衝動地想明天就去告訴老師,就是我父母偷你的東西,但又想起,前幾日,母親跟我說:「育仁,母親懷孕了,你即將有個弟弟或妹妹了,到時候你要好好的教他喔!」這種錯綜複雜的心情,已經在我的心中積累太久了,終於我受不了的潰堤,哭得泣不成聲,哭得好大聲,我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出生在一個這樣的家庭中,老天沒有給我選擇,只要叫我默默地接受,然後無情的讓我了解,他們就是偷了很多人東西的小偷。這些年來他們做什麼幾乎都成功,從來沒有人可以抓到他們,所以他們才會不停的做。於鞦韆上想了一整夜,我決定一早就到學校去告訴老師這件事。當我心中堅定地走到老師的辦公室時,老師看到了我臉上有了不同於平日的表情,問我:「怎麼了?」我告訴老師:「老師,你最近家中是不是遭小偷?」老師問我:「你怎麼知道?」我說:「老師,偷你東西的人就是我的父母親。」老師非常驚訝的看著我,問我:「你怎麼知道?」我說:「我的父母從我小的時候就是小偷,以做小偷為生,將我養大的。昨天我聽到老師丟了珍珠項鍊,於是回家翻箱倒櫃,真的看到老師的珍珠項鍊就在我父母親房間的抽屜裡。我再也受不了,我活得很痛苦,我不想要有這樣的父母,但是我別無選擇,從小看盡他們做了這麼多的壞事,我不想再偏袒他們了,偷東西已經成為他們的慣性,他們從剛開始的緊張,到現在一點感覺都沒有,我認為他們不可以再繼續這樣下去,也不可以再傷害人了。」老師點點頭,雙眼很心疼我,問我:「你想要老師怎麼做?」我堅定的說:「請老師報警,把我父母都給抓了,讓他們真的知道自己錯了。但是老師,我的母親懷孕了,我不知道母親會受到怎麼樣的懲罰,也不知道母親肚子中的弟弟或妹妹將來會不會順利生下來。不管將來如何,我不可以讓我的弟弟或妹妹跟我一樣承受這樣的痛苦。」老師點點頭,陪著我到警察局,把這些年父母親所犯下的罪都跟警察招了,並告訴警察在什麼時間點可以去追捕到父母。當晚警察就去家中把父母給帶回,並在家中搜出好多的贓物,我沒有出現在父母面前,我知道父母被關入了牢中。我某部分變得安心,但也有某部分的心好像快要碎了。父母被帶走時我快九歲,成為無父、無母照顧之人,當然也沒辦法上學。就在我最無助之際,老師在第一時間把我接回了他的家中,給了我一套新的衣服要我去洗個澡,全身都換上新衣服,代表新的生活,我點點頭。在浴室洗澡時,我把水開得很大、很大,淋在身上,從頭到腳,水聲落地時,我止不住自己的淚水,放聲大哭,我不知道自己此刻的眼淚是為何而流。我讓自己盡情的發洩,希望讓從小到大心上的傷能夠療癒。老師明白我,讓我在浴室待了好久、好久,直到我走出來。老師對我微笑,我也勉強擠出一個笑容,老師這個讓我安心的笑容是我從小到大從來沒有得到過的。第一個在老師家中的夜晚,我睡得很安穩。我本來無法再去學堂,老師幫我向學校爭取了半工半讀的機會,那些要繳交的學費就由老師幫我出。我對老師心中滿心的感恩,從那一刻起我就想跟老師一樣成為一名在別人最脆弱時可以幫助人的老師,我向老師說我將來想考教育學校,像老師這樣幫助學生,老師聽了很開心。在學校幫忙打雜的時候,我相當的認真,學校不管是主任或是學校的校工叫我做事,我都會盡力做到最好。在生活進入正常軌道後,我並沒有去看我關在牢中的父母,只是打聽訊息,母親是否有生下孩子,獄官告訴我,母親確實於三個月前產下一名女嬰,女嬰目前是由母親帶在身旁,跟母親在牢中,我聽後相當的心疼,和老師討論該怎麼做,我還沒有能力可以養妹妹。老師一聽後立刻說:「我去你母親所關的牢獄中看看吧!看他願不願意讓我把妹妹帶出來收養,給妹妹好的教育。」我心頭好溫暖,好感謝老師。隔天假日,老師一早就出發,去到牢中和母親會面,母親手上正抱著出生沒多久的妹妹。母親看到老師時有點訝異,老師說明想收留妹妹的來意後,母親相當感動,老師和母親保證會給妹妹最好的教育。母親雖然不捨,卻還是把妹妹交給了老師。母親必須還要關在牢獄中十五年的時間,看著老師抱回來的妹妹,我滿心歡喜。老師這一生沒有結婚、就伴著我還有妹妹長大,直到五十二歲時生了一場大病後死去。幾年後我沒有辜負老師的教導考上了正式老師,於學校的輔導室中服務相當多的問題學生,學生的問題一一被我導正回。我導正諸多學生錯誤的觀念,讓他們可以更積極、正向的看待人生,往後不會過得太辛苦,妹妹則是成為一名護士,在醫院盡心盡力的照顧病人。我沒有讓妹妹知道父母的所做所為,只告訴妹妹父親、母親出遠門後就沒再回來了,所以老師才會收留我們。妹妹也沒有再多問,生活一切平順、正常。

我沒有結婚,我將全部的心力放在學生身上,希望學生除了自己的成就之外,也可以回饋社會。我活到四十二歲,從沒再見過父母一面,也不知道他們的去向,我身邊圍繞著許多忠心的學生,他們都把我當父親那般。四十歲過後,我感覺自己的身體越來越沒有力氣,最後四十二歲在浴室跌了一跤撞到頭部而死亡。當下我感覺眼前一片黑暗,而後來到了閻王殿,閻王告訴我,之所以會遇到今生的父親、母親成為他們的孩子,乃是我過去曾經嘲笑聾盲瘖啞之人,毫無同情心,今生才會心不安,處於緊張、壓抑之中。而幫助我的老師是我曾經一念善起幫助之人,今生來報我的恩,將我養育長大。一切因因果果,乃至人與人之間的因緣相牽都在閻王殿前清清楚楚。了結一切後,閻王給了我獄卒一職,在第五殿服務了六十多年後,因獄卒期間表現優良、盡責,於是被提名超度至西方的名單中,於今日和另外五十九位獄卒一同前往西方。西方的美麗無憂,讓我享受其中,如今世間諸苦,人性變異,自己將於西方精進,將來可以再盡己之力幫助眾生,感恩蘇佛。最近蘇佛在超度疫情,整頓整個大環境,育仁盼求一切都能夠如願,大家能夠解苦。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心主筆寫下

註:許育仁之老師王然芝於空間中於蘇佛牽至香光大佛寺西方法性土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