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地獄獄卒,  下度地獄

獄卒生命故事《返回老家》

訪問獄卒夏哲明

 返回老家

二O二O年十月二十三日

才一下的時間,我身體就輕飄飄的一直往上,好快,就到西方極樂世界,我和五十九位獄卒以至誠感恩的心感謝蘇佛,也感恩二殿閻羅王將我之名提至往生名單內。吸一大口氣,閉上雙眼,感受到西方極樂世界滿室的芳香,心變得好輕鬆,終於結束了五千年的輪迴回到西方,我忍不住哭了起來,跪在佛前,跟佛說,弟子回家了。佛無聲,只給弟子一抹慈悲的微笑。感恩蘇佛牽弟子返回西方極樂世界。

五千年以前,弟子跪於佛前跟佛說自己要去解救苦難蒼生,當時的心是如此的堅定,沒想到這條路走了這麼久,最後是由蘇佛牽弟子返回西方的。慚愧、慚愧。於佛前,我之名為赫巴,那是我即將降世的名字,赫巴將降至一個充滿殺戮的星球中來勸阻。星球中的人不多,卻是你爭我奪,赫巴之所以來阻止的原因,是因為看到這些人在戰役中養成了你爭、我奪,你搶、我鬥的習氣,大家開始以「我」為中心,也有非得到不可的心態產生,這些戰爭結束後,死亡後的靈魂將投胎至其他不同的時空當中,也即將會將這爭鬥的心態帶到其他星球之中,會為宇宙中更多地方帶來不平之氣,這非是我所樂見的,我決定當下就下到這星球來矯正這些人民。

當我即將下到此星球時,戰場上正打得火熱,此空間以刀劍比劃來、比劃去,就在刀劍刺往這位魁偉大將軍的胸口時,大將軍「啊!」的一聲,我以最快且極大的能量進到了大將軍的體內,以閃躲對方的方式來躲藏,最後我以極大的力氣將他手上的利刃給甩了出去,將刀架在他脖子上,我無意傷害他,他卻在我臉上吐了口水,大聲喊道:「要殺就殺!」我並沒有殺他,將他綑綁了起來,和他協商很多的條件,就是希望能夠停止戰爭。他原本持著強硬的態度,轉為軟,甚至願意答應我的條件,至少暫時不會再有戰爭爆發,他將兵帶離此地後,我以大將軍的身分出錢出力來重整當地人民的生活,讓人民都可以安樂。並親手刻一尊南無阿彌陀佛佛像,教人民念佛拜佛,告訴大家要求生西方極樂世界。

就在這大將軍的身體快到末了時,當初答應我不再侵犯的那位相對者,確實沒有再來,轉而來侵犯的是他的兒子,終究,這殺戮的性格還是傳了下來。這時我的身體已經是快六十歲的高齡,軍隊已經抵達了城中郊區,我穿上昔日的戰甲,願意以我這條命來換取城中人民的安樂,甚至將我所有的家產都交出來慰勞對方的士兵。年輕氣盛之王者,無法顧及人民的安定與安樂,一心認為權力和名利為眼前最重要之事,在我面前大笑了幾聲,領兵往前攻佔,我知道這一次我真的阻止不了,才幾天的時間,我聽到城池裡面人民哀號、逃竄的聲音,人民的心不再是平與順,而是不安、怨恨。我以心念和這位強者身上的魔眾溝通,魔眾笑了,笑我的無知,原來那天這位強者在我面前笑的樣子就是這位魔眾,利益薰心的他,身體早就已經被魔眾給佔據了。我可以感受到魔子魔孫遍布在這空間中,一條又一條染污的靈魂四散到各處,我懊悔不已,我的靈魂在這大將軍身上哭得泣不成聲,情緒的波動很大,終於這老邁的身體受不了,在一個很冷的夜晚,生命消逝了。

我的靈魂離開了這位大將軍的色體,進到了一個旋轉的空間當中,有好多聲音在我耳邊環繞,有男人、女人,有各種動物的叫聲,也有餓鬼道的樣子。依著我當初的願心,我選擇進到了餓鬼道中,此處有許多的無明烈火,燒著身體尤其是喉嚨炙熱難以堪受,有些則是於刀劍山上受著穿身之苦,面容都因為承受的苦痛太苦而變得難看、扭曲,若是人間有特別祭拜,我們也才有辦法吃。苦海的日子來自於各自的心,有了還想要有,一心占人便宜,又或是貪了又貪,無底洞的貪婪之心,就在死後全歸為無,並隨著這樣的念頭至餓鬼道受報。

我的全身上下都承受著無明火的灼熱感,我必須要體會他們有多苦,我邊承受著苦痛,邊以心念來勸說和我一樣承受痛苦的餓鬼道之人。我問他們:「想不想離苦?」痛苦的表情告訴我,他們當然想離苦。我叫他們要懺悔在這世間的罪狀,很多受報之人不懂,不懂自己當初犯了什麼罪,需要受到這樣的果報。我可以看過去,便一一的告訴他們,勸他們要認錯,也教他們念佛。有些態度強硬者,不認為自己有錯,更不想念佛,他們仍舊在受報當中;願隨我念佛者,如今已經重新投胎,成人,成畜牲,轉換了這個受報的空間。於此餓鬼道空間待上兩百多年的時間,教導餓鬼道眾生轉心轉念,當我一心在度化他們時,也就沒感覺到靈魂承受的苦痛。二百多年後我感受到一道光芒,靈魂就此離開了餓鬼道,喝下了孟婆水,進入了人道及他道之中輾轉了好幾世,才成為如今的夏哲明。

有印象以來祖父就拿著一個涼扇,搧來搧去,突然聽到母親大叫一聲:「明兒。」我快速的溜走,因為剛剛我闖禍了,我把廚房裡的醬料全數打翻,是因為老鼠躲在醬料罐之間,為了抓老鼠,我只好伸手進去左右晃動,當老鼠一躍而出時,我手一滑,醬料罐就都跌落到地上,有些破了,撒了一地,我不管老鼠了,自己即將跟老鼠一樣被母親追著跑,我趕緊跑去躲起來,沒想到母親大喊,這大喊的聲音讓我不敢不站出來,不站出來的結果會更慘。母親問:「是不是你?」我點點頭承認。母親要我去跪在祖先牌位前,我就去跪,在祖先牌位前,我小聲地碎碎念,跟曾經看過已故的曾祖母說:「祖母,剛剛是老鼠的錯,並不是我的錯。為什麼娘都只看片面呢?片面怎麼能夠代表一切呢!」母親聽到我的聲音,大聲地說:「閉嘴!不要解釋,錯就是錯。」我嘟起嘴,一臉不甘願的樣子。

幾個時辰過去,我累得攤倒在地上,祖父在我旁邊搖扇,瞬間我感到一陣涼風,醒了過來,祖父把我叫到跟前,問我:「你做錯什麼?」我說:「我為了抓老鼠,把廚房內的醬料全部打翻了,因為沒有認錯,所以就被娘給懲罰了。」祖父說:「你認錯了嗎?」我說:「大概是吧!」祖父說:「男子漢大丈夫,有錯就要承認,就算沒錯,也不需要解釋,讓自己的肩膀能夠挑重物,將來才能夠成大器。」祖父又問我:「你將來想要做甚麼?」我答:「我想當一個文質彬彬的人,不想像娘一樣當個大嗓門,也不想像爹一樣做工,苦一輩子,抱怨一輩子。祖父說:「明兒,你該看的是父母親為你付出一輩子的辛苦,當初你出生時,他們是如此開心,如今為了這個家,兩個人都老了,孝順是你應該要盡的本分。你父母親對我可是很孝順的。」我點點頭。

從祖父跟我說的那一天起,我就改變了對長輩的態度,甚至當一個很願意付出、幫助人的人。看了市場菜攤的生意不好,我就走進菜攤當中幫忙大聲地叫賣:「來來來—最新鮮的蔬果,剛拔起來的菜。」整個攤子死板板的氛圍被我給帶了起來,紛紛有人圍過來買菜,就這樣幫助菜攤的收入多了一些,也可以提早下班,幾回後,我跟市場上還有家中附近周圍的人都變得很熟悉。看到路邊的乞丐,我試著幫忙他們在市場上找一份工作,讓他們可以養活自己,我成為市場上人人稱讚的熱心小伙子。

就在有一天,村上來了一個外地的算命師,他看了我的面相,居然驚訝的說我有帝王相。這麼荒唐的事,怎麼可能發生在我身上,他跟我要了一根頭髮,左看右看,非常篤定的說,這真的是帝王相。算命師說的這話我不敢張揚,這叛國的話要是傳了出來,可是要殺頭的。算命師離開後他所講的話深深烙印在我的腦海中,我還是過著一樣的生活。

直到某一日村上來了一群面相不友善的山賊,他們已經在村上打劫一輪了,準備又繼續這麼做。這時十歲的我,小小的年紀,站了出來,想要保衛村莊,山賊看到我的勇氣,拍手叫好,便說:「如果你跟我們走,這個村我從此不再來。」我毫不猶豫,也沒有問過父母,就這樣跟山賊一起離開。第一天到山賊窩時,雙眼看到了好多他們搶來的寶物,讓我的雙眼目不轉睛。當還在觀察四周圍時,突然一位山賊敲了一下我的頭,指示要我去做事,幫忙煮飯給他們吃,在山賊窩裡做任何可以做的事,好好做才有飯吃。山賊大王一直想要培養我成為山賊,但我總是裝作笨手笨腳的樣子,在我認知裡知道做山賊並不是一件正確的事,雖然我的行動被限制了,但我的心非常知道對與錯。

某一天山賊老大非常興奮的招集大家說,進貢皇宮的珠寶將會經過不遠的山路,大家準備要大做一場,就可以撐上好幾年不用再出去,每一位山賊都好興奮,他們在走前要我好好顧著這個山賊聚集地,我點點頭。半天的時間過去,突然有一位山賊慌慌張張地跑回來,大喊著說:「官兵要來了,官兵朝這方向來了。」好幾位山賊抱著自己覺得珍貴的寶物,逃了出去,有好幾位來不及逃,官兵就將此山賊窩給圍了起來並且搜出好多的稀有珍寶。官兵將我和山賊帶回關入大牢中,這時的我十七歲,他們問我:「你如此年輕,為何要做山賊?你所散發出來的氣質跟山賊完全不同,為何會在山賊窩中?」我沒有回答,也不想解釋這麼多。就這樣在牢裡靜靜地待著,不知道多久的時間過去了,我每天都在望著牢中的小窗戶。

有一天牢門突然打開,幾位穿著華麗的人看著我,口中唸唸有詞地說道:「這小子確實跟皇上有幾分相像。」沒多久他們將我給帶了出來,命人幫我梳洗打扮,還給我穿了華麗的衣服。當再次看到我時便說道:「果真長得一表人才。」他們為我暗中做了好多的訓練,訓練我吃飯的動作,講話的語氣、穩定度,還有判斷事物的能力,訓練的日子約有二個多月,我整個人就像是脫胎換骨,出生名門世家一樣。

半年後,我被正式帶上了殿堂,穿著皇帝的衣服,文武百官齊同跪拜於殿前,我說了一聲:「愛卿請起。」這一切都好像是在作夢,我想搞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突然大臣們開始討論起國事,我不得已先以保守的態度來應對。聽大臣報告才知道此時國家正處於動盪的時期,百姓們正過著竄逃的苦日子。一段時間下來,我好不容易才從幾位年長大臣的口中隱約聽到,原來皇上因為國家的動亂,為皇族命脈的延續,已經安排連夜潛逃、躲藏,為了維持皇室的穩定才訓練了我成為皇上的替代品,我不知道自己這樣的身分將要維持多久,也不知道未來會如何。

自從知道這件事後我整個人充滿著動力,我想要盡我所能來幫助國家和百姓恢復安定的日子,於是開始認真地學習成為一個皇帝該有的樣子,幾年過去,我成為一位大家口中的好皇帝,給予侵犯的敵軍最優渥的條件,讓他們願意不再侵犯。在人民生活還沒穩定時,我下令減稅,任何大臣們給予的建議我都願意聽,合理之事,也願意推行,就此穩固了國家。二十年過去,原本的皇帝看國家局勢一切平穩後悄悄地回到了皇宮,我和皇上見了一面,二話不說,告訴皇上自己會離開,也會做回原本的自己,並不會把這些事給透露出去。皇上歡喜地給予我很多的銀兩,讓我離開皇宮時可以花用,我跪叩感恩。

在隔日天還沒亮之際,踏上離開皇宮的路,帶著簡單的行囊、穿著素衣,徒步行走,就在走到近郊的客棧時,我決定要至客棧休息片刻,吃點熱的食物,走入客棧當中時,發現客棧是空的,什麼人也沒有,沒想到在我還在疑惑之際,一群蒙面的黑衣人出現,在我還沒反應過來時就拿著利刃朝我心臟之處刺了下去。我大大的喘了幾口氣,心中知道這是當今皇上所為,當我要斷氣的那一刻,心中沒有怨,我認為此生能夠為百姓做點事,自己已經盡力了。

我閉上了雙眼,斷了氣,沒想到再次張開雙眼時看到了兩位穿著紅衣服的官差,領著我這死去的靈魂到了閻王殿,閻王將我的生死簿看過了一遍,便告訴我,今生有功,也將過去欠給當今皇上的一條命還了,功過評論之下給了我獄卒一職。成為獄卒的日子我不講話,只管做事,看著許多人還是因為放不下的名利和慾望沉淪,我的心很難過,我希望自己還有機會可以幫助他們。

某一日執行任務時我聽到了蘇佛的講經,知道有蘇佛可以幫助地獄受報的眾生,相當歡喜,在聽蘇佛講經後解開了我心中一直存在的結。越是聽經我心越是靜,盼求有一天自己能夠有所解脫,等了三年半,也看到了自己過去的過去,相當慚愧自己這條靈魂輾轉輪迴至今,終於在今日可以回西方老家,若不是蘇佛,我這條靈仍在流浪,感恩蘇佛大恩大德。哲明和五十九位獄卒跪地感謝。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心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