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地獄獄卒,  下度地獄

獄卒生命故事《人間之情》

 

二O二O年十月二十五日

獄卒阮敏浩:

我學佛多年,打從娘胎就已經開始接觸佛法,佛法之教化能使我心安,這也是我畢生的唯一信仰,雖然我的生命最後沒有往生西方,但我依然堅信佛法,到了陰間擔任獄卒,我仍然會找機會學佛修行,因為我相信這條學佛之路非常有價值!

我非常感恩蘇佛幫忙我們,讓我們有機會可以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我知道這是蘇佛的慈悲大願,沒有蘇佛,便沒有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的機會,我很珍惜,也把握機會修行,我會繼續積極學佛。這些年聽了蘇佛講經,讓我醒悟許多,原來過去學佛的心出現錯誤,最終才不能往生西方,我很感恩今日的往生機緣,真是千載難逢。

我出生在六十年前的中國海南島,我的母親是虔誠的佛教信徒,但我知道我的母親只是在迷佛,母親非常虔誠,但不是真正在修行,因為母親的情執非常深厚。母親從小就生長在海南島上,父親不是島上的人,父母親相愛是因為一個偶然的相遇,父母相識不到一年,母親便懷胎八個月,即使母親即將臨盆,父親還是選擇離開海南島,回到江西家中。父母的相愛並沒有結果,父親離開後,母親獨自一人面對懷孕生子的事,母親並沒有畏懼未來會有多少困難,堅持要將胎兒產下,不顧所有人的反對,母親決定離開海南島,獨自來到江西尋找父親。

母親其實並不知道父親家住何方,憑著父親留下的祈福袋,上頭繡著一間古寺的名,尋找父親的住處。母親當時並沒有把握自己可以找回父親,但是母親願意去賭,賭自己和孩子的未來。母親初到江西古寺之際,母親並不知道自己有沒有機會再次見到父親,這是母親初次出遠門,對於許多事情都不明瞭,母親挺著八個月孕肚,一個人拖著行李走在路上,還沒能找到住宿,母親的錢袋就已經被搶劫,礙於身體不便,母親也沒有過多掙扎,只想保護住自己的肚子,被劫以後,母親想著自己今夜該如何度過?眼看天就要入夜了,母親只好走進古寺,此時古寺內傳來陣陣晚課的音聲,古寺內沒有什麼人走動,母親也不敢上前打擾,只好悄悄坐在一棵樹下,等待僧人晚課結束再去詢問是否能夠借住一宿。

母親不知道自己在樹下等了多久,因為一路從海南島過來,舟車勞頓,又因為挺著大肚子,這時候母親已經非常疲憊,不知不覺便睡了過去,待母親醒來之時,晚課已經結束許久,母親著急地站起身來。這時看見身旁有一位僧人正看著母親,母親面帶歉意地向僧人開口述說自己的來意,懇求僧人能夠幫忙,僧人看著母親的狀況,只說要再回去問過住持,說完僧人便先領著母親前往齋堂,為母親準備簡單的飯菜,待母親用完餐之後,僧人回來了,僧人告訴母親可以先住在居士念佛堂的一間空房,先度過今晚,明日再做打算。母親非常真誠的謝過僧人,便拖著疲憊的身體回到房間,簡單漱洗之後,便沉沉睡去。

一覺醒來,睜開雙眼看見四周陌生的環境,母親這才想起自己身在佛寺,因為懷孕晚期,身子已經非常不便,母親艱難地起身,將自己打理乾淨後,整理好房間,便到昨日的大樹下等待住持師父。母親坐在大樹下聽著早課的聲音,不知不覺,母親已經淚流滿面,母親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哭,只知道自己在聽完早課之後,內心充滿悲情與哀傷。

早課結束後,母親看見不遠處,住持朝著自己走了過來,母親趕緊起身迎接,住持在了解母親的狀況以後,便告訴母親可以安心的留下來,住持請一名居士帶著母親辦理掛單,重新安排了住處,因為母親懷有身孕,所以每日只有安排簡單的打掃工作。一直到生產,母親都住在佛寺內,每日聽著早、晚課,母親自己也開始學習做功課。生產的那天,母親被緊急送進了醫院,就在這一日,母親在醫院裡看見了父親,而父親懷裡正抱著一位懷著身孕的女人,父親在看見母親那一剎那,有片刻的失神,懷裡的女人察覺到父親的反應,而問父親:「是認識的人嗎?」,母親在陣陣產痛之中,聽見父親絕情的一句:「我不認識。」母親難過地被推進產房,父親沒有再看過母親一眼,母親感到心灰意冷,生產過程並不順利,起先難產,到後來出現大血崩,母親一度命危,母親說當時是因為聽見我宏亮的哭聲,才將母親從鬼門關前拉回來。原本母親還沉浸在情人背叛的痛苦之中,聽見我的哭聲,才想起自己已經是一位母親,還有一個孩子需要餵養。好不容易才度過生產大關,母親被送進了觀察室。

生產完的母親,情緒一直很低落,醫生說母親出現產後憂鬱,需要密切觀察,母親說他確實一度想要帶著我了結生命,但一想到我才剛出生,心生不忍,便打消這種念頭。在醫院的日子,住持來看過母親幾次,還有佛寺裡的居士也前來探望,這都讓母親感受到溫暖,母親開始把全心依於佛法,佛法成為母親心中唯一的支柱。

母親的狀況逐漸轉好,我也在住院期間一瞑大一寸,被養得白白胖胖,很有人緣。在母親要出院的前幾天,父親突然出現在病房內,父親看著我,心裡很激動,想讓孩子認祖歸宗,但是母親不肯,母親已經不想要過去這段感情。母親在出院後帶著我回到佛寺,不料父親還是窮追不捨,父親不斷地糾纏母親,甚至還說著自己的苦衷,苦求母親原諒,母親最終還是原諒了父親,也同意帶著孩子和父親回到家中。

這是母親第一次接觸父親的家,父親的家人並不接受母親,但卻對我相當關愛,急著想讓我認祖歸宗。母親在家中看見了當日在醫院出現的那名女人,他是父親明媒正娶的妻子,兩人的婚姻早在十年前就已經成立,只有母親傻的被騙了感情。那名女人因為一直無法生育,直到此時才終於懷胎,但是種種懷孕跡象都顯示是個女娃,所以在父親意外得知母親所懷的是男孩之後,才會用盡方法想要讓我認祖歸宗,讓母親進到家裡,也只是為了讓我認祖歸宗的一個辦法而已。

從大家對待母親的態度,可以知道母親在家裡沒有任何地位,父親對母親亦不再有任何感情,每到夜裡母親還要承受父親的情慾索求,母親起初還可以忍耐,但是時間一久,母親再也無法忍受這樣的生活,母親決定要帶著我離開,但是父親與家人百般阻撓,母親在不得已之下,獨自回到佛寺,將我留在家中。

回到佛寺以後,不久母親便發現自己又懷了身孕,母親不捨打胎,在住持及其他居士的幫忙下,懷胎十月,順利生下一名女孩。母親從離開家後,再也沒有見過我,母親沒有離開過佛寺,辛勤地在佛寺幫忙,還有認真做功課,每當想念我的時候,母親就會抄寫一部心經。好幾年過去了,母親抄的心經已經有上萬部,但是母親對我的思念,還是沒有減少,反而越來越深。

在我六歲那一年,我從父親和那個女人的爭吵中,意外知道自己還有一個親生母親,在這之前,所有人都告訴我這個女人就是我的母親,但是在我的內心之中,一直覺得這層關係相當生疏,女人對我一直是不冷也不熱的態度,如果沒有那場爭吵,我也不會發現事情真相。我背著所有人私下調查,才終於讓我找到母親所在的佛寺,我循著機會偷偷去了幾次佛寺,沒讓母親看到我,但我自己偷偷看了幾次母親的身影,我知道這熟悉的親切感,這就是我的親生母親,我不敢上前找她,因為我有點害怕,不知道是不是母親不要我的,才會從出生到現在一次都沒有出現看過我,所以縱使我很想念母親,我還是選擇遠遠的看著她,不敢上前。

十年的時間,只要我一有機會,我都會到佛寺偷看母親,母親是一位很單純、善良的女性,當時的我並不知道過去究竟發生什麼事情,才會讓母親不要家庭,獨自留在佛寺修行。在我二十歲那年,父親因為意外過世,家裡沒有了父親,那個女人再也無法對我露出笑容,開始對我處處針對,念在女人對我的養育之恩,我並沒有和她起過正面衝突,每次我也都是選擇退讓。那年過年,家中不再如同以往,在吃過年夜飯之後,我又來到佛寺,這次我選擇悄悄接近母親,這是我第一次與她真正見面,當我走靠近之時,我發現母親在哭,這種悲傷的感情令人感到痛心,我在一旁看了許久,突然一位女孩出現在我身邊,她感傷道:「我母親每次想哥哥的時候,都是這個模樣,也不知道哥哥什麼時候才能知道自己的母親如此愛他。」我驚訝地看著這個女孩,再看向母親之時,母親已經擦乾眼淚,抬起頭時正好看到我,我與母親第一次四目相接,我看見母親有剎那的失神,待母親回過神時,母親難以置信地朝我走近,母親站在我面前,緩緩地伸出手摸著我的臉頰,過了許久,母親再度熱淚盈眶,哭著說:「我兒,這真的是我兒!菩薩保佑,終於讓我看見我的孩子。」母親伸出雙手想擁我入懷,我一時難以面對,便後退了一步,母親張開的雙手撲了空,臉上露出難受的表情,因為不忍母親難受,我便上前主動抱住了母親,母親感受到真實的擁抱,頓時泣不成聲。當日我留在母親的房間沒有離開,吃了第一頓母親煮的飯菜,還有聽了母親當年為什麼選擇獨自離去,即使母親不說,我也能夠明白當年母親為什麼選擇離去,家裡的情況,還有所有人對母親絕口不提的態度,我知道是母親受委屈了。我與母親相認後,每次我要離開,母親都會萬分不捨,我只能向母親保證自己會經常回來看她。

我能清楚母親的不安,在與母親相認之後,我也認了母親後來生下的妹妹,我知道母親和妹妹這些年的辛苦,我也很感謝佛寺收留母親,讓母親和妹妹有個依靠。這一年,因為認回了自己的親生母親,還多了一個妹妹,我的人生才終於感受到圓滿,我的心像是終於找到歸處,很溫暖,很安心。

因為母親的關係,從小我便接觸到佛寺,認識佛法,這一直是我最歡喜的一件事。佛法教會我許多道理,也讓我不有錯誤觀念,我非常感恩母親給了我學佛的生命,是母親讓我有學佛的因緣。從我六歲那一年開始,每年我都會匿名布施給佛寺一筆錢,我都是依自己當時的能力去做布施,不知不覺這樣的習慣也過了十幾年,直到與母親相認,我還是不停歇地往佛寺布施金錢。

父親過世以後,我接手家裡的事業,每次公司有多餘的收入,我都會拿到佛寺做布施,或者拿去做好事。接手公司以後,我沒有太多機會去到佛寺探望母親,曾經向母親提過要接她出來一起住,但是母親以住慣了佛寺為由,拒絕離開佛寺。

與母親相認後十多年,母親因病去世,整理母親遺物之時,我發現母親多年來對我的思念,是滿滿的心經抄寫,心經被母親抄滿了一張又一張的紙,有些紙上還有數不清的淚痕,可以知道母親當時內心有多麼哀傷。處理好母親的後事,我將妹妹安排在公司內工作,也算是完成母親生前的交代,照顧親生妹妹,雖然與妹妹沒有太多情感,但彼此間相處還算融洽。母親過世後,我更常回去佛寺,我不知道這是否是一種懷念的心情,我請住持留下母親生前住過的那間房間,每次我回到佛寺,都會到這個房間小住幾天,我在房間裡也會抄寫心經,還有讀許多經典,這讓我感到心安,還有平靜。

我沒有娶妻生子,或許是因為父母親的樣子,讓我失去對愛情的憧憬,我一生都在追求佛法中的道理,常會向師父請法,也會自己研讀,我喜歡沉浸在佛法的薰陶之中,許多的時間我都用在學習佛法。

自從母親的離開,這件事讓我體悟到許多,我漸漸放下世塵許多事,妹妹在公司學習得很快,我也將許多公司重要決定權交給妹妹,我讓自己有更多時間學習佛法。在我四十歲那一年,我決心將整個公司交給妹妹,自己也將所有的資產全數護持佛寺,我開始在佛寺裡修行,每天努力學習佛法經典。

我是在六十歲那年走的,因為生了一場大病,生病過後,身體開始變得很虛,不久便在夜裡離開人間。我在死後進入一片黑暗,在那片黑暗中,我看見了不斷尋找溫暖的自己,我還在不停地尋找自己的歸處,最後我終於看見一道光,我朝著光前進,走著走著我就來到了陰間。

我被帶到閻王面前審判,閻王見我一生布施許多,後又因孝順母親,閻王讓我留在地藏王菩薩身邊學佛,後又因地獄滿患,閻王問我是否願意擔任獄卒積功累德,我才因此上任。

這些年擔任獄卒,偶遇蘇佛講經,受益許多,感恩蘇佛大慈悲心,讓我可以有更深之領悟。今日非常感謝蘇佛慈悲,幫助牽引我們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我等才能有機會解脫輪迴,萬分感謝,我佛慈悲,阮敏浩代表六十位獄卒,叩謝恩澤,南無阿彌陀佛。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璽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