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病實例,  身心療法

先母求討

有關于居士身上,干擾其身心安寧之眾靈,請佛慈悲開示。

二O二O年四月一日

阿彌陀佛開示:

安心、安身、安命、安靈。

「安」是一生所追求,

 

過去的記憶過去放,

未來則於明行之中。

 

情業拉扯何時離,

知佛、從佛、當信佛,

苦中盤旋才得清。

一波未停一波起。

是為心波不安平。

本身佛身佛中做。

自當發揮自心明。

 

可為蘇佛左右柱。

不因自心毀於前。

佛門之中養慈悲。

自信之心自性明。

南無阿彌陀佛

 


 

禮請于居士身上干擾其身心,複製其平常模樣的眾生出來說話,南無阿彌陀佛。

眾生說出于居士心聲: 悶,我的心很悶,我不喜歡這種感覺,我快要喘不上氣了,我念佛,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我心裡害怕,我還不想離開,我還有兩個很愛的女兒需要我照顧,他們還沒有讓我放心,我女兒優秀、也長得漂亮,我自豪他們遺傳了我的基因,所以我要保護好他們,不要讓他們汙染。

除了女兒之外,一整天在家中除了做事外,我還要念《無量壽經》,要精進用功於佛道上,要跟隨阿彌陀佛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但我的心有時候好累,想要有人可以體諒我、了解我、認同我、保護我,雖然我很有能力、長得又漂亮,但大家需要的我也需要,多麼希望全家可以團聚,但不敢多想,也不敢說出口。我就努力眼前可以看到的、抓到的。兩個女兒是我生活的重心,我必須有責任保護好他們,這樣才是一個好媽媽。大女兒令我感到驕傲,小女兒我必須再調一下。

好不容易我可以找到蘇老師,希望兩個女兒可以跟蘇老師一樣開悟見性、講經說法,這就是心底最深的盼求,女兒上課如果昏沉,拍他清醒。空間打開後,希望可以跟其他人一樣一篇又一篇的訪問空間。總而言之,他們的成就就會是我的驕傲。

哈哈哈哈!皇后就是這個個性,永遠都是得理不饒人,沒改,不會改,就算學佛也一樣。以前皇后也學佛,也布施寺廟,但在皇宮內也是傷害很多人啊!你們都不要被他外表給騙了,他內心可剛強的很,除了皇上之外,他不會把任何人看在眼裡。

法心法師:請問你是取代于居士的眾生菩薩嗎?

眾生:我,我還不配呢!要能取代他的,必須跟他一樣有聰明的腦袋、動作快速靈敏,講了一口頭頭是道的話。

法心法師:那請問是哪一位?

眾生:你問,你問他就要出來嗎?他做了什麼功德或彌補了人家什麼,想要叫人家出來,談何容易,過去他把人家害得傷痕累累,現在那麼簡單就要叫他出來,放過他嗎?不可能的。

法心法師:于居士帶大家來這裡遇上了真佛,對於過去傷害大家的,佛都可以幫忙大家,她也在學習、改過。

眾生:不用講這麼多了,我們看他一點都沒改,一樣傲慢,一樣看人不好,一樣心中有高低分別。

法心法師:我看大家都跟他好幾世了,尤其是那位取代于居士平常樣子的眾生,心中有恨,恨心讓大家苦了好久,如果大家可以彼此放下一點,心也可以不要這麼苦,否則就算報仇了,自己也無法去到好去處,又要再次進入另一階段的苦,相當的不值得。佛可以幫大家解,解大家心中的苦,跟了他這麼久,這一刻如果願意放下出來,是最值得的,佛的溫暖已經照向大家,大家不如先出來聽經,不然他無法聽經,你們也無法聽經,彼此間都是無盡的輪迴。請大家給自己一點機會,佛會幫助大家,給大家公道。

眾生:控制他的,是他過去的母親,說到這樣的身分,就可以知道他過去有多狠。今生又為什麼會受到這樣的遭遇,都是有因果的。我有盡量勸他母親,他母親恨他、氣他、憎厭他,對他極度反彈的心,就是他心為何很多時候都緊縮的原因。個性,一切都是他的個性。

(試著收那位母親的訊息)

母親:不要靠近我,不要靠近我。啊!(尖叫)

法心法師:我沒有要傷害你的意思。

母親:不要看我笑話了,我被我最親的人給傷害,我恨死了!(雙手握拳、尖叫)

法心法師:請你先冷靜下來,看看如今的佛地,看看佛的雙眼,你很安全,你安全了。

母親:我在他心中一直防備,防備會再次受到無情又無預警的傷害。

法心法師:不會,你已經安全了。

母親:(痛哭失聲)

法心法師:你現在很好,你現在非常的好。

母親:(情緒漸漸平穩)我是他十二世以前的母親,從生下他後我就為他驕傲,他長得好看,從小的能力不落於人後,就連哥哥的表現都不如他。他說一口好口才,廚藝、射箭樣樣行,父親對她疼愛有加,但傳統的家庭有著重男輕女的觀念,就算他再怎麼表現,我這母親也沒有特別注重他,我將家中所有好的東西都給了他的哥哥,並幫她說了一門嫁到邊塞的親事,他心中不服、也不從,他所想要的生活是富貴,是皇宮的生活,因此他說服父親把這門親事取消,並參加宮中的徵選。我大力地阻止他,希望他不要去到宮中那複雜的地方,他並不懂我的用心,覺得我對他永遠不好,他不想要再聽到我的嘮叨,於是在進宮前在我的飯菜中放了毒藥,想將我這對他一點都不照顧、一點都不好、一點都沒有關心他的媽媽給毒死,他也不要我阻擋他美好的前程,他認為以他的外貌和才華絕對可以在宮中成大器。就在我把飯菜吃下肚後,發現整個胃部、食道開始灼熱,就在倒下的那一刻,我從門縫中看到他在屋內偷看的身影,我氣、我恨他的不孝、狠心,居然謀殺自己的親生母親,我不能原諒他這樣的作為,所以從我死後就一直跟著他,他果然是進到宮裡,坐上了大位,於後宮之中造下無數的業。多個地獄就是他的業因果報,狼啖地獄、挖心地獄、挖腦地獄、灌腸地獄、熱鍋地獄、萬蟲鑽洞地獄等。於此世他出生,當然我也在,我讓她母親不愛他,也讓他女兒忤逆他,讓他氣到心痛,就如他當時害我,我如椎心刺痛那一般,我取代他,讓他嘗受苦果。我不是要對他那麼狠心,但還無法原諒他。我想告訴他,你不需要怪妳女兒,是應該要怪妳自己,進宮後養成的個性、保護自己、對人防備,也讓妳身上的眾生很不甘願,妳的傲慢,盛氣凌人,讓眾生氣妳。妳越是讓自己個性現前,就越無法清明,也越無法做主,妳的眾生要妳好看,尤其在妳頭部、雙眼,但身為母親的我,無法幫妳,因為這是因果,如果妳願意好好跟我懺悔、道歉,我願意平下來。我出來,可以讓妳的心痛、心悶好很多,但若妳自己脾氣又顯前,又得理不饒人,其他人會在來,那麼好的機會遇到佛,若妳還是用打壓那一套對女兒,就像當初我對妳一樣,都不會是好的結果,這是身為母親的我勸妳的。

法心法師:阿彌陀佛,幫您寫下牌位。

 

牌位  于居士心:過去世無知傷害之母親名為魏櫻。

 

(入香光大佛寺西方法性土)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