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地獄獄卒,  下度地獄

訪問獄卒《捍衛家園》

訪問獄卒—劉凱安

    捍衛家園

二O二O年十月十七日

凱安代表六十位獄卒,向阿彌陀佛及蘇佛跪地叩謝,感恩蘇佛慈悲,牽引凱安和其他位獄卒,於今日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心中的喜悅與感動,難以在三言兩語之中說盡,用最真實的行動,全體跪地叩謝,叩謝我佛慈恩,叩謝蘇佛恩。

凱安是一位台灣的原住民,阿美族人,劉凱安是我的漢名,我的本名叫做布魯巴˙希瓦,從小在花蓮長大。我們阿美族是個母系社會的原住民族,很多族裡的大小事務,大多都是由女性來擔任重要角色,家家戶戶多是重女輕男。我的性別就是個女人,但是我的名字跟長相,其實都像個男人。我有壯碩的體格,兩道粗粗的眉毛,雄厚的音質,還有全身黑銅色的皮膚,若不仔細看,真的會將我誤認為是一位男性原住民。我留著一頭的長髮,將頭髮綁了很多細細的小辮子,大多時候都是將這些小辮子紮成馬尾,方便我做事。我是個能幹的女人,三歲就開始跟在母親身邊學做事,我不會挑什麼事喜歡做,什麼事不喜歡做,只要是我能做的事,我通通都做,所以我樣樣都會,沒有一件事可以難得倒我。

我的體能一點都不輸給男人,要說跑步,我兩條腿就像裝了馬達一樣,跑起來的速度相當驚人,不輸一匹黑馬!所以從小我也有個綽號,叫作黑馬,跟我的速度一樣快,一樣衝!我的母親尤其喜愛叫我跑腿,每一次我都能在最快的時間內,將母親交辦給我的任務完成,我自己也很滿意自己的表現。

我們的部落坐落在山邊,環山的景色相當優美,鳥語花香,四季宜人,又有好聽的山歌,民族的舞蹈相伴,我非常喜歡我們的部落,喜歡我們居住的環境,喜歡我們的族人,每天都過得好開心,好滿足。

還記得,小時候我和兄弟姊妹們最喜歡跳到大樹上玩,這是我們的比賽遊戲,遊戲規則是:每個人都先走到距離大樹的幾公尺外,手上拿著一根長竹竿,輪到你的時候,你就必須帶著竹竿快速的往前跑,然後將竹竿往地上一撐,身體被竹竿的反作用力撐起,身體往上彈跳,這時候快速的跳到大樹上,成功的人就真的可以安穩地站在樹枝上,失敗的人就會跌落在地上,或者只有手抓到樹枝,沒多久撐不住就掉下來。我們覺得這遊戲好玩,總是百玩不膩,有時候還會挑戰更高難度的,像是跳到別人家的屋頂上去。有一次,我的飛毛腿跑得太快,一下子跳得太猛烈,將隔壁家的屋頂給踩壞一個大洞,那次被母親修理得好悽慘;還有一次,我也是跳得太高太快,竟然衝過別人家的屋頂,掉進他家庭院裡的魚池中,大家全都捧腹大笑,笑得淚流滿面,這大概是在我十歲那年發生的事吧!現在想想,還真好笑!我的童年過得非常歡樂,部落裡到處都充滿著喜悅與笑聲,我就在這樣的環境下長大,養成我樂觀、開朗、豁達的個性,所以我不太會有煩惱,再複雜的事經過我這顆簡單的腦袋過濾出來,都能變成簡單的事,這也算是我的優點吧!

從小我就喜歡做頭,因為我的塊頭大,講話又大聲,做起事來動作又比別人快,所以大家都喜歡叫我帶頭,每當我帶頭的時候,大家都會變得跟我一樣活潑,我絕對不會只想到自己,我會去關注每一個人的狀況,狀況不好的人就會特別去拉他一把,讓他可以融入我們,跟我們一樣快樂!我喜歡人家快樂,喜歡看到人臉上有笑容,我覺得人生就是應該如此,每天都生活在快樂之中。

在我們這座深山裡,除非是當地人,對這個區域很熟,否則很少有人能夠進到這裡來,因為我們這裡非常偏僻又隱密,就像世外桃源一樣,還沒有被外族開發破壞,保有最原本的純淨自然。就因為沒有外來的資源,所以我們這裡沒有醫療,沒有醫院,也沒有診所,如果有人生病了,我們還是用最原始的方式來治療,就是用祖傳的秘方,採集適合的草藥對症下藥,不管是外傷還是內傷,都能夠醫治,而且效果很好。

然而,從我二十三歲那年開始,整個部落就開始出現變化。有部落裡的青年開始到外面去求職就業,他們將外來的文化帶進來部落裡,也開始將漢人帶到我們部落中,這些漢人對於我們部落的環境非常讚歎,他們難以相信竟然還有這樣的地方存在!於是開始動了腦筋,想要開發我們這裡純淨的環境,帶動觀光,促進國家的經濟發展。我非常反對這件事情,如果真的將我們這裡變成了觀光景點,那我們原本平靜的生活絕對會被大肆破壞,我們的後代不可能再像我們以前那樣,擁有快樂純真的童年,對孩子而言是一種傷害,所以我非常反對,我希望能尊重我們族群,保有我們自己的生活。

為了保衛我們的家園,我帶動部落裡的人集體反抗,我並不是要造反,我只是想要維護族人最基本的人權,不能因為我們是原住民,就輕易剝奪我們的權利。族人們都跟我是一樣的想法,我們都想保護我們的居住地,但是我們整個部落的人數不到一百人,要說我們反抗的聲勢有多浩大,實在非常有限,加上在漢人統治的社會裡,一旦是漢人做出的決定,我們實在很少有機會反駁成功。

就這樣,從我二十五歲那年開始,整個部落裡的型態變得越來越不一樣,所有的造景都變得很人工,很刻意,還設置了許多賺錢謀利的機制,建造了很多模仿我們部落特色的建築物,但那都不是我們最初的樣子,全都是漢人打造出來的,只為了吸引漢人觀光的熱潮,讓整個部落變成一個觀光勝地。

看著部落的變化,我的心真的很痛,我的童年就只存在我的記憶裡,部落裡的一草一木和房舍,全都變得不一樣了,從原本的真實,變得虛假。部落裡的居民,也不再只有我們部落裡的族人,開始有漢人嚮往我們這裡,開始在附近建造樓房,搬遷到我們這個區域居住,享受城市外的部落村光,作為他們休閒遊樂的渡假勝地。隨著外人的入住,部落裡的族人也開始接觸到外界的資訊,我們不再是活在自己的空間範圍內,開始知道很多外來的消息和整個國家的狀況。部落裡的青年不再耕作打獵,大家都嚮往著往都市發展,大家開始把到都市工作當作是一種風潮,從十歲孩子的口中就能聽出來,一個部落裡的十歲孩子很得意的說:「我媽媽答應我,十二歲就要讓我搬到台北去讀書!」他旁邊的孩子全都露出羨慕的表情,又有一個孩子說:「我爸爸也說,等我長大之後,要讓我去大都市工作,那裡比較有工作機會,而且可以賺很多錢。」聽到孩子們這麼說,我嘆了好大一口氣,我們部落裡的純淨已經不見了,孩子們從小就開始追隨漢人的生活模式,就快忘記我們部落原本的樣子。

我不是老頑固,我只是想要保護我們的家園,但是不管我做再多的努力,都已經無法挽回我們當初的原樣。部落裡年輕人外流後,剩下的全都是走不動和無法生產的老人,這些老人的孩子全都去外地工作,逢年過節才會回來部落一次,看著這些老人,他們都是從小看著我長大的叔叔、阿姨們,我長大了,他們老了。我經常去每一戶家裡關心、陪伴這些年邁的叔叔、阿姨,他們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地方,我都會很熱心的幫忙,這是我唯一能為部落做出的貢獻,保護和照顧我們部落裡的每一個人。

曾經有一次,一位八十三歲的叔叔問我:「你什麼時候要嫁?」我笑出聲來:「嫁?叔叔別說笑了!你看我的樣子跟男人沒有兩樣,有誰會想要娶我這個男人婆?」叔叔看了我幾眼說:「有,絕對有!」果真被叔叔給說中,在我三十六歲那年,還真的有人喜歡上我,說要娶我,他是個漢人,但是我拒絕了他。我既然長得大丈夫相,穿著、打扮像個男人,就是對男女間的情感沒有興趣,我不去碰那種纏人的東西,對我來說,一個人的人生永遠不屬於第二人所有,我的人生由我自己主宰,我不浪費我的生命在感情世界中。

這輩子,我沒有離開過我們部落,我積極的照顧部落裡的老人,他們成了大家疏忽的一角,大家都只想到賺錢和經濟發展,沒有想過這些老人生活過得多麼孤獨與無趣。我每天帶著這些老人在部落裡走動,講一些有趣的事給老人聽,幫他們的生活增添一點樂趣。

我們部落裡一直都有泛靈信仰,我們相信多神,相信大自然萬物都有靈性,而且可以跟靈性對話。有一天,我聽到山林中一顆上千歲的老石頭靈跟我說:「快帶大家逃難,有災難要發生了!」這顆老石頭靈平常很少開口說話,它大多時候都是保持沉默,這天突然開口說話,絕對是事情重大。我不敢驚動老人家們的心,沒有告訴他們有災難要發生,用各種理由要將他們帶離開部落,但是老人家們很固執,他們就算死,也要死在部落裡,不管我用什麼方法,他們都不願意跟我走。

一週後的一個夜裡,整個山林間狂風暴雨,土石夾帶著大量的雨水開始鬆動,那天夜裡我清楚聽見山林間有很多聲音,全都在叫我們趕快逃命。我不敢再睡下去,穿了一件單薄的衣服就往外跑,冒著大雨到每一戶家裡敲門,要他們趕快跟我跑,這些老人有些行動不便,我趕快招集更多的人力來相助,趕快將大家都帶到安全的地方避難。然而,我的速度還是不及於大自然,很快的,土石開始往下流,來不及逃跑的就在土石中被淹沒,而我身上揹著一位斷了雙腿的老人,在大雨中跌了好大一跤,老人將我的身體壓住,我的雙腿受了重傷,我們最終難逃死劫,在大雨與土石流中離開人間。

斷了氣後,我還繼續在救人,我的靈忘了我已經死了,還在大雨中奔波,直到有人叫住了我:「劉凱安!」我一時之間還沒聽到,他又叫了一次:「劉凱安!停下來!不用再忙了!」這下我才聽到有人在叫我的聲音,我轉過身一看,是兩位穿著古代服裝的漢人,不知道他們怎麼會出現在這裡?兩位告訴我:「我們是地獄裡的官差,你的陽壽已盡,快跟我們走!」我死了?我又轉過頭看了一眼混亂的災難現場,果真,在我的腳邊趴著一具屍體,這個人就是我,想不到,我的一生就這樣結束了,享年三十九歲。

來到地獄三殿閻君面前,閻君命令旁邊的官差將我一生的功過一一列說出來,我好驚訝,一筆一筆清清楚楚的記載,沒有一件漏掉,有些我都已經忘了的事,在地獄閻君這裡都記得非常詳細,想逃也逃不了。我這一生沒有造下什麼罪業,大多時候都是在幫助人。閻君告訴我:「雖然你是個女眾,在這裡都是同等無別,不管男眾還是女眾,造了業都該受果報;積了功,都能得到同等的報償,本王派任你當三殿的獄卒,負責看管地獄裡的刑犯,誰敢脫逃,立刻捉拿回來!」這真是我的專長,我的飛毛腿無人能敵,沒有一個罪犯可以逃過我這雙腿!閻君真是會善用所長!

在地獄裡我非常積極的在我的職務上,我們沒有休息的時候,靈魂不需要休息,分分秒秒都在工作中。數年前,我意外的從地獄裡看見蘇佛金色的法身,我問了身旁的獄卒,才知曉那位是蘇佛,每天都下地獄救這些苦靈。從那天起,我每天都能聽到蘇佛講經,每一句經典都深深打動我的內心,我才明白,原來這就是佛法,原來佛法能救萬物萬靈,原來還有個西方極樂世界。

我沒有奢望過自己能排列在送往西方的名單裡,沒想到我竟然能有這樣的福報,大概是因為我聽了蘇佛講經後,心中自然生起了想救度眾生的心,就讓我有機會被排進名單裡,還被推派為代表,在今日蒙受蘇佛牽往西方極樂世界。我心中萬分的感恩,劉凱安再次代表六十位獄卒向蘇佛致敬,感恩蘇佛牽引我們來到西方極樂世界,此地殊勝莊嚴無比,各各讚歎不已。

感恩我佛慈悲。

感恩蘇佛慈悲。

南無阿彌陀佛。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菁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