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地獄獄卒

訪問獄卒—關元浩《保家衛國》

訪問獄卒—關元浩

保家衛國

二O二O年十月十一日

關元浩:

生命的故事,是生世所走過的歷史。從過去至現今,我經歷過許多事情,我也相信所有眾生也跟我一樣,在生世輪迴之間,經歷過無數次生死之事,我很感恩這裡,澳洲香光大佛寺,才能讓我解脫輪迴,解脫生世之綁障,如果沒有解脫輪迴,生生世世都會在業障之中,無法出離,實是苦不堪言,世人不知道苦,是因為忘去過去這些慘痛的經歷,生世輪迴太苦了!今日能夠解脫,我真的很感恩蘇佛,感恩慈悲的南無阿彌陀佛,解救苦難眾生,誠心感謝!

我是生長在明朝的讀書人,後來因為習武,當了邊關鎮守的大將軍,我的生命故事不多,一生當在保家衛國,最後亦是犧牲在戰場之上。

從小我的家境並不富有,我的家人為了讓我有機會接受教育,爹娘傾家蕩產,也要把我送到鄰近的書院裡學習,數多年的時間,我一直很積極學習。但後來一場意外,無常的大火奪走了爹娘的性命,一時之間我成了孤苦無依的孤兒,後來幸有善心的義父收養了我,還栽培我成為一位統帥,義父對我的養育之恩,我用一生報答,也努力達成義父對我的要求。

義父是皇室冊封的王爺,當今皇上的兄長,當時皇上為了削弱諸侯的勢力,強行下達許多道命令,也包括將義父發配到邊境生活。義父分配到一座城池,有著享受不盡的榮華富貴,唯一沒有的便是兵權,明面上義父接受聖上的旨意,亦表現在城池內戀酒貪色,每日過得逍遙快活。皇上派去的親信將所看見的情形如實回報,以致皇上漸漸對義父失去了戒心,皇上不知道義父私下所安排的計謀,一場皇位掠奪之戰,已經悄悄佈下戰局。

皇上所知道的都是義父巧妙安排的一場戲,其實義父私下建立了一支私兵團,而我便是義父所安排帶領這支私兵團的統帥。我從十四歲開始跟隨義父,義父給了我吃、住,還對我十分照顧,用心栽培我十年,將我培養成為文武雙全的將才,為了就是要讓我接管這支私兵團。私兵團被巧妙地安排在京城周遭的各處位置,義父長遠的計畫,便是希望推翻皇位,自己登基為皇。

我是在接管私兵團之後,才開始知道義父隱藏的野心,這時候的義父已經不再像以往那般對我百般關懷,義父開始經常對我嚴厲的管教,以及約束我的思想,義父不容許我的背叛,嚴禁我出現任何個人的行為,我看見義父瘋狂的心性,義父為了奪取皇位,整個人都失去了人心的溫度,義父變得冷血、殘酷、無情。外面都在傳義父已經沉迷酒色、淫欲氾濫,當大家都以為義父已經癲狂之時,其實義父正在進行一場大規模的戰事,義父的心令我感到恐怖,但為了報答義父養育之恩,我並沒有對義父做出反抗,亦不曾讓義父感到失望,我順從義父的所有要求。

義父對我很信任,交付我許多責任與任務,許多義父籌劃中的戰事機密,我都十分清楚,按照義父安排的每一步棋,戰事逐漸燃火引發。我被義父安排在布局之中,第一場戰,我們順利拿下勝利,攻下一座不小的城池,義父大喜之下便要把城池贈送給我,我婉轉地拒絕了義父的意思,告訴義父這些都是我應該做的,無功不受祿,義父聽言更甚歡喜,隔日並加派我更多的重要職務,義父希望能在今年拿下皇位。

義父的野心,讓皇上開始有了反應,皇上派出大量兵馬,準備要與義父對抗,義父私下準備了十多年的勢力,已不是輕易會輸給皇上的能力,義父十分有信心可以戰勝皇上。為了贏得這場戰,義父不惜讓自己的女兒隱姓埋名多年,在三年前嫁入皇宮,當上貴妃,與義父裡應外合。義父為了奪取皇位,用盡心機,義父告訴我,這場戰無論如何,只可以贏。

在戰爭開打之後,影響最大的便是百姓的生活,戰事告急,許多地方都受到嚴重的影響,百姓苦不堪言。我是在無意間看到這一幕,一名老婦人,身穿破舊髒亂的衣裳,背上揹著一名嬰孩,手上還牽著一個骨瘦如柴的男童,男童看上去病了,臉色蒼白如紙,老婦人背上的嬰孩也沒有精神,我看見老婦人辛苦地拿著破碗乞討,但在這時,所有人都趕忙著逃命,沒有人願意停下腳步。我看見老婦人淒涼的身影,這讓我不禁想到我去世的爹娘,我的內心湧起一陣酸楚,我開始心想,難道我幫義父這麼做,真的做錯了嗎?義父曾經告訴過我,是他的弟弟用詐奪取了屬於他的一切,義父還告訴我,皇上是位不仁不義的昏君,我因為義父對我的養育恩情,選擇相信了義父的說法,後來又因為義父的栽培與重用,我幫助義父打了這些戰爭,我開始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做錯了?這麼多人的生活受到破壞,還有多少人像這位老婦人一樣辛苦,沒有飯吃?我的內心好難受,但我不知道誰可以告訴我答案,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該怎麼做?

當日,我趁著夜裡,藉著外出巡視的名義,我又回到這個受破壞的村莊,村莊裡已經了無人煙,所有人幾乎都已經離開這裡,只剩下年老,或者是沒有能力、走不動的人還留在村莊之中。忽然我聽見微弱的哭聲,我循著聲音找到了一間破舊的茅草屋,屋內正是今日白天所遇到的那位老婦人,男孩跪在老婦人身邊哭得很傷心,我看出老婦人似乎發生了事情。正想進門之時,我看見一道比我還快的身影快速走近床邊,我看見他為老婦人探了氣息,老婦人果然是沒了氣,我看見他是位年輕俊才的男子,看上去身分非凡,為了避免洩漏我的身分,我躲在暗處看著屋內,年輕男子輕拍男孩的背,像在安慰著男孩。很快屋裡進來了幾位大漢,他們將老婦人抬了起來,只用了一個晚上的時間,老婦人的後事便已經完畢,年輕男子帶著男孩及嬰孩離開。我想這位年輕男子應該是位好人,我在心裡默默希望男孩可以有好的未來,重新新的人生。

當我回到兵營,我發現義父已經回來了,義父問我深夜去了哪裡,我告訴義父我在夜裡看到的情形,義父非但沒有任何感情,反倒還喝斥了我,義父教訓我:「要成大事,不得有婦人之心。」此事過後,義父不再對我重用,許多重大的決定,義父也都刻意避開了我,我知道義父是擔心我會因為感情用事,破壞了他的大局。

這場戰事打了將近一年,最終是義父戰敗,義父一心只想奪回皇位,卻不知這樣的強烈慾望,已經讓義父迷失了心性。義父最相信的親生女兒,最後愛上了皇上,親生女兒害怕自己深愛的丈夫會真的死於義父的計謀,親生女兒選擇背叛自己的親爹,事先將計謀告訴了皇上,而皇上也答應讓義父可以有個好的死法。最終義父死於毒酒,皇上讓義父留了全屍,並且同意將義父厚葬,葬入皇陵之中。義父死後,皇上命人將義父所有的家產收回,並且派了大批兵馬控制住義父所留下的私兵團。

我的身分一直不屬於兵團之中,因為對於義父來說,我一直是他保留住的一步重要的棋子,所以當皇上接管私兵團時,並沒有人發現我。我獨自一人,心裡感到憂傷,義父的一切都不存在了,義父也走了,這些年就像是一場夢一樣,我知道我真的是做錯了!但是義父的養育之恩,我還是想要報答。這一年我剛滿二十五歲,我不知道我的人生還可以有什麼樣的發展,不知不覺我又走到了老婦人的家中,在那一日之後,這間房子再也沒有人回來過。我推開簡陋的草門,走進屋內,看著屋內的擺設,我想著老婦人在屋內生活的情形,雖然日子過得辛苦,但我相信老婦人他們應該是幸福的,這就是一個家的感覺,哪怕家裡環境再不好,只要是一家人在一起,彼此間那種家人的關懷,這樣的家都會是最溫暖的。我好想念我的親生爹娘,但是這樣的日子我再也體會不到,所有人都離我而去,我又是一個人。

就在我沉浸在過去回憶的感傷之時,突然有人走進了屋內,一時間我沒有任何防備,當我看清楚來人之時,發現他就是那日夜裡帶走男孩的年輕男子,他看著我說著:「那一夜是你,對吧?」我當時愣了一下,很快我回答他:「那兩個孩子,你會對他們好吧?」年輕男子聽著大笑出聲,說著:「你一個殺人不見身影,冷血的私兵統帥,居然會關心這種人間之事!」我抬頭看向他的神情,只留下一句話,起身就想離開,我告訴他:「只要你能照顧好他們,那就夠了。」當我走到屋外,年輕男子說著:「你那私兵團,還是適合你這暖心的統帥帶著,保家衛國這事,才適合你!」我驚訝地回看著他,我問道:「你是誰?」那一日夜裡看見他身上所散發出來的氣息,當時就認為這個人是有身分的,只是沒想到他居然可以掌管皇上收回的私兵團命運,年輕男子笑而不語,只留下一封信,很快便不見身影,我手裡拿著這封信,半天都沒有反應。

夜裡,我買了一壺酒又回到老婦人的家中,那一夜是我這麼多年來最沒有自制力的一次,我放任自己喝得爛醉,藉此發洩自己沉悶的心情,無法作主的人生令我感到無力,我醉得不省人事。醉夢中,我彷彿回到了我過去的生活,爹和娘都還在我的身邊,我還沒有遇到義父,也沒有發生這些害人的戰爭,我在夢裡好滿足、好開心,好想一直都在夢裡,不要醒來。後來我是被烈日的陽光照射才醒過來的,醒來我知道這一切都只是一場夢,這些事情都發生了,已經再也回不去了。我忽然想起昨日年輕男子對我說的事情「保家衛國」,我不禁嗤笑出聲,心裡想著:「我還有資格嗎?」正當我起身想收拾一下屋子,看見地上的那封信,我將信撿起來,打開看信的內容,內容裡寫著是一道聖旨,原來那位年輕男子是當今的太子,我受到太子重用,太子隱瞞了我的真實身分,命我為私兵統帥,信裡還特意提到兩位孩子也將由我教導,我的心裡十分猶豫,不知是否應該答應。當我翻到信件後面,我看到信件背後寫著大大的「保家衛國」四個字,我的內心感動,決定再一次接任私兵統帥的職位。我收拾好屋內,準備離開,走到門外我便看見太子正站在那裡等著我,我朝著太子微笑,太子輕拍我的肩膀,讓我換上一身軍裝,從那一日起,我開始了「保家衛國」的使命。

私兵在重新整頓之下,越有規模與氣勢,不久我便奉命帶領私兵前往邊關鎮守,我成為了一位大將軍,長年守護著邊境的安寧。我不喜戰爭之事,鎮守邊關數十年,外敵無再侵擾,「保家衛國」我如實地做到,內心亦感激太子賞識之恩,兩位孩子積極練武,長大後成為我的副將。

我在五十二歲那年,因奉命出兵擊退內亂,意外中箭,傷重不治。我死的那時彷彿看見爹娘來接我,我好開心迎上前去,我想告訴他們:「浩兒做到了『保家衛國』,浩兒沒讓爹娘失望。」但當我上前,爹娘已經不見了,我到處都找不到,突然有人拍我的肩膀,告訴我:「關元浩,你壽命已盡,人生已經圓滿,跟我們回地府一趟。」來到地府,我跪在閻王面前,閻王細數著我這一生所發生的事,起初的戰爭造業,殺生害命無數,但是後來保家衛國有功,亦因心善撫育兩個孩子成長,孩子都有所成就,亦都利益眾生。在一項項審判過後,閻王派我擔任獄卒,在陰間為眾生服務,積功累德,我感謝閻王之後,便就上任了。

擔任獄卒數百年,此際我才聽到這麼好的生命道理,感謝蘇佛講法,讓我能夠心開意解。在世的那些日子,我感受到世間無常與變化,我真的知道人生好苦,我感恩蘇佛讓我知道解脫之道,我希望求離輪迴,我想求生西方極樂世界。

感恩今日讓我有機緣得以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感恩我佛慈悲,南無阿彌陀佛,感恩蘇佛,大慈大悲。關元浩真的難以言喻我心中的感動與激動,我希望與我有緣的眾生,在聽完我的人生故事之後,可以知道清醒,生命真的不能作主,任由命運擺弄,有太多的無可奈何,只有求解脫,那樣才是最真實的。關元浩代表今日往生之獄卒,叩謝佛恩,感恩我佛慈悲,感謝蘇佛,南無阿彌陀佛。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璽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