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地獄獄卒

訪問獄卒—韓日誠《護國抗日》

訪問獄卒—韓日誠

    護國抗日

二O二O年十月十日

韓日誠代表六十位獄卒,向阿彌陀佛和蘇佛鞠躬!敬禮!感恩蘇佛大慈大悲,牽我們六十位獄卒來到西方極樂世界,永離六道輪迴,我們心中無限的感激,紛紛掉下感動與感恩的淚水,感恩西方極樂世界的阿彌陀佛,感恩世間有蘇佛,沒有蘇佛的仁慈博愛,我們可能百世、萬世都難能有這樣的福報因緣來到西方,再次向蘇佛叩首感恩。

我是韓日誠,出生在二十世紀中國落後的一個鄉村裡,我從小就是個孤兒,沒有爸爸,沒有媽媽,四歲以前,被一個獨居的老婆婆收養照顧,老婆婆就像我的祖母一樣,但是婆婆在我五歲那年就因病去世,只剩下我一個人。為了生存,我到處向人討飯吃,就像個乞丐一樣。我從小就長得奇怪,我的臉上有一大塊像被火燒過一樣的傷疤,佔滿了我的右半臉,看起來非常嚇人,婆婆說這個疤是跟著我來出世的,或許是我在母親肚子裡的時候發生了什麼事,沒有人知道為什麼,我也不能改變什麼,只能接受自己這張醜陋的臉。就因為這張臉的關係,每一次向人討飯吃時,都會嚇到路人,每個人都覺得我長得很可怕,很常因為這樣而討不到飯吃。每當我難過地窩在街上的角落時,我就會想到婆婆,婆婆是世界上唯一一個不覺得我長得醜的人,婆婆能接受我的長相,把我當成自己的親孫子一樣照顧,所以婆婆在世那段日子,我過得好開心,好快樂,就算沒有爸媽,我也不覺得怎麼樣,只要有婆婆在我身邊就好,怎麼知道,婆婆竟然在我五歲這年就走了,想著想著,自己坐在路邊大哭起來,哭得很傷心,很難過。當我哭得正大聲時,突然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我抬頭一看,是一位身穿軍服的軍人,軍人嚴肅的表情裡,帶著一抹淺淺的笑容。

「你叫什麼名字?」軍人問我,我回答軍人:「我叫韓日誠,是婆婆幫我取的名字。」軍人問:「婆婆是誰?你為什麼一個人在這裡哭?」我告訴軍人:「我是個孤兒,婆婆從我出生時就收留我,照顧我,但是婆婆在三個月前去世了,現在只剩下我一個人,我沒有東西可以吃,只好在街上向人討飯。」軍人又問:「你是個孤兒,今年幾歲?」我回答:「五歲。」軍人重複我的話,並沉思著:「五歲……。」然後開口問我:「如果可以不用為三餐溫飽而擔心,但是需要賣掉你的身體,你願意嗎?」我毫不猶豫的就答應,因為現在最讓我苦惱的,就是每天要出來討飯,我長得又醜,年紀又小,找了好多工廠,都沒有人要讓我工作,如果每天都不用為三餐擔心,就算要我做什麼我都願意。軍人站起身來,說:「那就跟我走吧!」

沿路上,軍人告訴我:「你住在這個落後的鄉下可能不曉得,現在各國間戰爭頻繁,我國的兵力需要再擴大,才能有更強的勢力來戰勝其他國家,所以國家大力的培養年輕有為的青年從軍,最小的就是像你一樣,五歲的童子軍。」我問軍人:「所以我要被帶去做童子軍嗎?」軍人點點頭。

我們走了好長一段路,到了一個偏遠的地方,看到一台車子停在草地上,軍人說:「車來了,上車吧!」我立刻跳上車,車子很快就開走,開車的人看他身上穿的服裝,應該也是一位軍人。整路上,車子裡沒有一點聲音,兩位軍人也都沒有互相交談,氣氛非常的凝重,我感覺有點怪,但又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

車子開了好長一段路,開到一個非常隱密的地帶,有一間建築物蓋在那裡,建築物的外牆都被漆上跟大自然一樣的顏色,看起來是刻意漆的保護色,讓人不會輕易的發現,具有隱密的效果。車子就停在這棟建築物前面,軍人說:「到了,下車吧!」我快速的跳下車,軍人走在我的前面,我跟著他走進這棟建築物。

一進到裡頭,看到好多跟我年紀差不多的孩子,他們面露痛苦的表情,正在被密集的訓練中。離我最近的這幾十個孩子,他們身上背著好大顆的石頭,蹲在地上不斷的跳跳跳,他們看起來已經都沒有力氣了,但是還是得繼續跳,因為一旁的軍人手上拿著長鞭,等著要打人。很多人的衣服已經殘破不堪,身上滿是傷痕,看起來是被打出來的。就在我正要往前走時,突然有人被用槍往他的頭部打下去,被打的是個看起來十歲左右的男孩,他立刻趴倒在地上,軍人大聲的罵出:「巴嘎壓樓!(日語)(中文:王八蛋)」有人用水將他潑醒,將他從地上拉了起來,要他再繼續跳。他們說的全都是日文,我只能看懂他們的動作,不曉得他們在說什麼。剛剛帶我來這邊的軍人,他竟然也用日文和裡面的人對話,原來他也是個日本人!我好驚訝,竟然能將中文說得這麼好,讓我完全沒有覺察出他是個日本人!這天我雖然還沒有被開始訓練,但是我已經輾轉難眠。

夜裡,睡在冷冰冰的地板上,腦子裡不停的在想:「我這樣做對嗎?這些日本人到底要做什麼?」就在我想得正投入時,突然有人從後面拍了一下我的肩膀,我嚇得跳起身來,這個立刻發出氣音:「噓!快躺下!」我趕快又躺下來,轉過身,小聲的問他:「剛剛是你拍我嗎?」他說:「對,我看你好像睡不著才拍你,你叫什麼名字?為什麼會來這裡?」我小小聲告訴他:「我叫韓日誠」,並將我遇上軍人的經過告訴他,他也向我自我介紹,他叫金允賢,今年七歲,大我兩歲。金允賢告訴我:「你知道現在我們中國人正在抗日嗎?」我完全不曉得抗日這件事,住在偏遠又落後的鄉村裡,絲毫不知道現在國家發生了什麼事。金允賢說:「日本人侵略我們國家,現在這個地方已經完全被日本人給侵占了,好多百姓都已經被殺死,你沿路過來應該有看到,到處都是血腥的畫面,日本人只要看到我國的人民就立刻開槍,相當殘忍,慘不忍睹。」我完全不知道有這樣的事情,我問金允賢:「那你怎麼會被帶進來這裡?這些日本人把我們帶來這裡要做什麼?」金允賢說:「三個月前,我和我爸媽在一個郊外走失,正當我著急的找我爸媽時,就遇上了這群日本軍人,他們看到我,立刻把我帶走,我完全無力抵抗他們,很快就被帶到這裡來,我很擔心我的爸媽,他們一定到處在找我。」

「這些日本人,每天都在灌輸我們不好的觀念,他們教育我們反叛中國,說中國有多麼的不好,只有日本才是最好的國家,一定要由日本人來統治中國。」我問金允賢:「這裡的孩子都是這樣想的嗎?」金允賢說:「很多孩子都還不懂事,從來都還沒有接受過教育,現在日本人這樣教他們,他們就以為是對的,思想與想法都變得不一樣,完全像個日本人的樣子。」我激動的說:「這怎麼可以!」金允賢緊張得立刻叫我:「噓!小聲一點!要是我們被發現就完蛋了!肯定會被日本軍給殺死的!千萬不要大意!」我立刻摀住自己的嘴,小聲的說:「那怎麼辦?我是中國人,我不可能背叛我的國家的!」金允賢說:「現在也沒有辦法,走一步算一步,依你的能力,怎麼可能對抗的了這群日本軍,他們一槍就立刻把你射死。」我陷入一陣沉默,心中告訴自己:「這些孩子是無辜的,絕對不能讓這些孩子受害!」

在這個軍隊裡,我開始每天被操練,被灌輸不好的想法,但是我完全不為所動,我清楚知道,我的祖國是中國,我絕對不能背叛我的國家。我深怕這些孩子會被這群日本人的教育影響,我不認識字,只好拜託金允賢幫我寫字,我教導這些孩子:「我們要保衛我們的國家,我們不能讓國家被日本人侵害,我們不能讓國家陷入戰爭的迫害之中,我們不能成為國家的叛徒!不管日本軍怎麼教我們,我們採取不聽、不信、不想,千萬不要被他們錯誤的觀念給動搖!否則我們就太對不起我們的祖先,對不起我們的國家!」我每天都偷偷傳遞這樣的信念給這群孩子們,金允賢非常支持我的作為,不斷在幫我偷偷寫紙條給這些孩子,有些孩子不認識字,就由其他認識字的孩子,在日本軍沒注意的時候,偷偷小聲的念給他們聽。

十年的時間過去,這十年裡,我終於長大了,我長大成十五歲的少年,我們這群孩子也全都長大了,日本軍很滿意看到我們每個被訓練有素的樣子,他們開始要派我們上陣,要我們去攻打自己中國人。在被放出這個隱密的軍營前,我已經使了眼色告訴這群孩子,他們全都明白我的意思。

走到大街上,街上一片混亂,百姓們過著徬徨不安的日子,到處都有人傷亡,但是經過這十年來的抗戰,我們中國的勢力越來越大,日本逐漸衰敗。這群日本軍命令我們:「殺!看到中國人就殺!」我們面無表情的,沒有做出任何回應,日本軍看著我們,問:「你們在搞什麼?殺啊!」我們不為所動的行徑,完全激怒了這群日本人,日本人直接把槍放在我的手中,命令我:「開槍!射死中國人!」我不聽他的話,所有的日本軍全都圍住我們這群孩子,我們完全不聽從於他們的命令,他們發現我們竟然背叛了他們,所有的日本軍都把槍舉起來,對準我們每一個人的頭部,就在日本軍開槍之前,我們這群孩子已經搶先用自己手上的武器,將自己殺死,我手上拿的是一把槍,我直接將槍抵住自己的心臟,砰!一槍斃命。

為了保衛國家,我們選擇傷害自己,只有殺了自己,我們才不會做出傷害中國人民的行為。斷了氣之後,我的身旁立刻出現兩位官差,我以為又是日本軍要來命令我做事,我立刻做出反抗的行為,兩位官差告訴我:「看清楚,我們是地獄裡的獄卒,不用緊張。」我張大眼睛看他們,真的不是那群日本軍,我立刻鬆了一口氣。兩位官差說:「時候到了,快走吧!」我回頭再看這世間一眼,世間竟然沒有一樣東西值得我留戀,只有「苦」與「悲」二個字而已。

跟著兩位官差來到三殿閻君面前,閻君告訴我:「雖然那些孩子最後還是難逃死劫,但是你救了他們,使得他們沒有造下殺人的罪業,否則當時如果這些孩子全都殺人,街上將會是一陣腥風血雨,死傷無數。你所立下之功,得以讓你當上三殿的獄卒,幫助本王管理獄中的罪犯。」

數十年在地獄裡,我堅守自己的崗位,戰戰兢兢的在維持刑場的秩序。每天看著這些受刑犯,有年輕人,有中年人,也有老年人,全都難逃地獄之報,心中萬分的感傷。我很希望能解救他們,但是我卻無能為力,直到蘇佛來到地獄時,我才看見地獄之光,是蘇佛帶來的佛光,救起這些已經心生懺悔,且願意改過的眾生,幫助他們永離地獄之苦,去到光明之處。每一次看到蘇佛來到,我都跪地感恩蘇佛,沒有想到,從四年前開始,我竟然被排入蘇佛牽往西方的名單中,我非常欣喜,竟然能有如此大的福報!

今日,正是我往生西方的大喜之日,我早早已經準備好,穿著一身莊嚴的服裝,跪地蒙蘇佛法身牽引,將我和其他五十九位獄卒,一一牽往西方極樂世界,永離六道輪迴之苦。

感恩阿彌陀佛大慈大悲。

感恩蘇佛大慈大悲。

南無阿彌陀佛。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菁主筆寫下

※獄卒韓日誠的婆婆,死後當了一隻鳥,已蒙蘇佛脫去鳥身,牽至西方法性土上聽經。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