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獄卒—陶品誠《正向的力量》

訪問獄卒—陶品誠

    正向的力量

二O二O年九月十二日

獄卒陶品誠代表六十位獄卒向蘇佛頂禮三拜,百千萬劫才等到今日如此殊勝之因緣,得以蒙受蘇佛牽往西方極樂世界,品誠心中說不出的感恩與感動,跪於佛前磕頭誓願,並當精進修行,來日回返世間救度眾生。

現在就由品誠代表,述說自己一生的故事。

那天夜裡,天空陰雨綿綿,霧茫茫的一片,什麼也看不清楚。突然「碰!」一聲,我和娘都嚇了好大一跳,趕緊開門去看發生了什麼事。果不出娘所料,又有人跌落到山下了,娘趕快拿出銅鑼,大聲的敲響,大聲呼喊鄰居們趕快出來幫忙,鄰居們熟悉娘的銅鑼聲和叫聲,知道只要是娘一敲響銅鑼,就是有人又發生意外了,這時家家戶戶的壯丁全都會跑到這個經常發生事故的地點,大家一個拉著一個,往下爬到半山腰處,將跌落的那個人救起來,大家全都用盡全力,只為了救人,終於,那個跌落的人順利被救了起來,全部的人齊同大聲歡呼「唷呼!成功!」只要被救起來的人身體沒有受到太大的傷害,大家就會這樣高興的歡呼,但如果救起來的傷得嚴重或已經身亡,大家就會開始忙著幫這個人急救,村民們都已經培養出非常好的默契,一起分工合作,幫忙救起這些受重傷的罹難者。

一年一度的村長選舉,大家全都投母親一票,有人站出來替娘贊聲:「大家別小看默娘是個女子,他比我們這些男人更男人!救人總是衝第一,從不落人後!大家認不認同!」這時候台下的村民們全都大聲喊著:「認同!」幫忙贊聲的村民又喊著:「那大家是不是應該投給默娘一票,由他來擔任我們金美山村的村長!」這時村民們又高聲呼喊:「默娘村長!默娘村長!」娘坐在台前有些不好意思,因為娘從來都沒有想過自己會被提名參選村長,一直以來,娘都是默默的在行善,他從不想邀功,也不會刻意讓人知道,但就算娘不說,大家有眼睛也都會看,娘默默助人的善心與美德,早早就受到大家的認同,所以村子裡的每個人其實都很尊敬娘。

我是娘的獨生子,從小和娘相依為命,我的爹從我出生時就不知去向,娘沒有告訴我爹在哪裡,我也很自然的習慣沒有爹的生活,所以對於爹這個角色存不存在,似乎也不會太在意。從我又記憶以來,我和娘就住在金美山村這個村落裡,我們這個村落位在一座山上,這座山雖然不高,但卻經常起霧,山路走起來十分的危險,然而,所有要去到大都市裡的人,都必須要走過這座山才能抵達,所以常常有人因此而跌落到山下。有人因此稱這座山為「虎山」,虎山的意思就是形容這座山像一隻會吃人命的老虎一樣,每到陰天或雨天時就會出來吃人,奪取人命,才會有這樣的名字出現。

娘知道山路的危險,所以從小娘就經常帶著我走這條山路,娘問我:「你知道娘為什麼要經常帶你走這條山路嗎?」我搖搖頭,說:「不知道。」娘說:「你是住在這座山裡的人,一定要比別人都熟悉這條山路,走到哪裡有石頭、有坑洞,還是走到哪裡是比較會起霧,哪的區段是比較危險的地方你都要知道,這樣你才能救人;還有,如果有人在哪裡跌倒受傷了,你也必須要知道走哪一條捷徑救他的命比較快,這樣如果有外地的人來到我們這座山上,發生了什麼意外,你就可以在第一時間救他的性命,這樣你明白嗎?」我笑著對娘說:「娘!您說的孩兒都明白了!孩兒要像娘那樣,每天都在救人,每天都在替人想!」娘滿意的摸摸我的頭,說:「真是娘的好孩子!」

自從娘被選上村長後,娘又比平常更忙了,以前娘每天都可以陪在我身旁,現在村子裡大大小小的事都必須由娘親自出面去處理,娘常常一早就出門,到了傍晚才回到家中。我們這個村子不知道為什麼,每天不論大事或小事,都一定會有事情發生,有村民猜想:「會不會我們這個村莊被下了符咒?才會每天都發生不好的事情。」有很多人都相信一定是這樣,但從來沒有人可以真正找出證據,證明真的有人對我們村莊下了符咒。

我們這座村莊的村民,人數大約有一百人左右,是個小村莊,家家戶戶散落在這座山的各處。雖然距離沒有很近,但大家彼此都很熟悉,因為娘為了讓村民們更加凝聚、更親近,經常在村子的集會處所中舉辦活動,凡是來參加的人都可以得到糧食,有食物作為誘因,每一家戶都一定會前來,甚至還會提早到。透過活動的辦理,娘也讓大家更知道怎麼保護我們的村莊,也鼓勵村民們可以投資建設,讓整座山的安全性可以更加提升。

國家沒有錢可以改造我們村莊,我們只好自己籌錢來改建。為了不讓更多人受到意外的傷害,十五歲這年,我主動提出要幫忙募款,我將整座山每年意外發生的情況和次數都做出統計,將山中最危險的地方都標記出來,畫在一張圖上,就用著這些簡單的資料,到處說給村民們聽,讓村民們知道興建安全建設的重要性。不只在這個村莊募款,凡是所有需要路經我們這座村莊的地區,我都會去到他們那裏募款,讓大家共同出資,一同維護我們的安全。

努力了二年多的時間,我終於幫忙籌措到一筆龐大的資金,這筆錢剛好可以讓我們開始建設一些安全維護的措施,特別是在一些危險地段,多加防護欄或危險標誌,將非常不平的路面加以整頓,讓所有經過的人不會跌倒受傷。我對於整座山的每一個地方,乃至每一個角落都非常熟悉,所以哪裡需要加強,我都非常清楚,就用這筆資金來運作。整個工程一共花了將近一年多的時間,終於將整座山都改建成功。我很高興,現在整座山真的因為這些安全維護的建設,比較沒有人再發生意外。

原以為村莊會因此而平靜下來,沒想到才不到一年的時間,又開始有事情發生了。每一家戶開始傳出病情,好多人都染上奇怪的病症,如同傳染病一樣,其它村莊的村民,深怕會染病,在這段時間都不敢經過我們這座山,使得一些靠做生意維生的家戶,變得都沒有生意可做,天天唉聲嘆氣。大家因此更到處傳言:「一定是有人對我們下了符咒才會這樣,否則好不容易解決了山裡頭的安全問題,現在又出現傳染病這種怪事!」看著村子裡大家人心惶惶,娘和我為了幫大家治病,遍尋各處去尋找大夫,只要聽到哪裡有可醫治的藥,不管再遠,我們都會去尋找。試了各種的藥方,終究不見起色,找了各地方的大夫,他們都說路程遙遠不便前來,不然就是害怕染病而不敢幫村民們治病,所以到最後,還是沒有幫村民們找到藥醫。大家都垂頭喪氣的說出一些喪志的話,像是:「要死大家就一起死!」「這條命也活了幾十年了,現在死也沒差了!」「我孩子還小,但是他們現在也都染病了,全家人死在一起也沒有什麼好牽掛了。」大家深深感到沒有活命的希望,每個人口中都難逃這個「死」字,整個村莊陷入一片灰暗憂鬱的氣氛中。雖然當時的情況是如此,但我告訴娘:「我不會放棄!我相信一定有方法可以幫大家醫病!」我不像大家都說一些負面的話,我還是保持樂觀,保持正向,我不讓負面的思惟來影響我,我告訴所有的村民:「請大家不要害怕!我相信一定可以找到方法解救各位!」

離開村莊,我更積極的去尋找,我也爬到非常陡峭危險的高山上,去嘗試各種可能可以醫治的草藥,我很幸運的遇到一位懂得醫術的人,他對草藥非常了解,我借住在他家,那段時間他每天陪著我上山去找,找到天黑了,才摸黑走下山,我不顧生命的危險,就只為了救人。可惜的是,我們努力了好一段時間,還是沒有找到可以醫治的草藥。

眼前就快看不見希望,但我還是不放棄,我還是相信,一定有方法,一定有方法!我的正念是娘從小教我的,不管再大的逆境,我還是看好,我絕對不會說出任何一句會讓自己灰心喪志的話,因為我看好,我相信。這麼多年來,我就是這樣在過生活,所以我過得非常快樂,不管遇到什麼風風雨雨或再艱困的事,我都能一一迎刃而解,因為我看好。

一天,那位好心的醫者突然興奮的告訴我,他說他一位親戚有方法醫治,那位親戚已經成功的將類似的病症醫好。我聽了之後好開心,立刻跟著這位醫者去找那位親戚。隨同我們出發的,還有一群好奇的民眾,這段時間我們經常在山上尋找草藥,這群民眾也非常好心的幫忙找,現在聽說有藥可醫,他們全都非常有興趣的跟著我們一起去,想看看到底是什麼藥如此厲害。

我們走了好久,走到一個偏遠的地帶,有人問醫者:「確定是住在這裡嗎?這裡鳥不生蛋的,怎麼會有人住?我們走了這麼久了,一戶人家都沒有遇到,會不會是搞錯地方了?」醫者想了想,他確定就是這裡沒錯,我告訴這位民眾:「要相信就是這裡,那位神秘人物一定就是住在這裡沒錯。」正當我這麼說時,遠方的半空中有白煙出現,我告訴他們:「你看,那裏有人住,有一間好小間的屋子,裡頭有人正在煮東西。」大家全都異口同聲的說:「真的有耶!」我們立刻連走帶跑的往那間屋子的方向去,一走近那間屋子,屋子裡就飄出陣陣的臭味,四周的環境非常的髒亂,有民眾摀著鼻子問醫者:「這……這就是你親戚住的地方嗎?怎麼……怎麼這麼髒又這麼臭?」醫者也是第一次來拜訪他這位親戚,他也不知道為什麼會是這樣。這時候,屋子裡有人走了出來,是一位蓬頭垢面的老人,他滿臉的長鬍子,穿著一身破舊的衣服,看起來已經很久沒有洗澡了,身體非常的髒。大家全都搖搖頭說:「這種人怎麼可能會醫病?一定是搞錯了!」我還是相信眼前這個人,絕對有方法可以幫大家把病治好。我立刻上前請教這位老人:「請問,您知道有什麼方法可以醫治傳染病嗎?」我將村民們得病的病況描述給這位老人聽,老人聽一聽後,摸一摸他的鬍子,便從一堆雜物裡搬出一個大桶子,老人說:「把這桶水拿回去給他們喝,很快就可以醫好了!」這時候,所有人都睜大眼睛,大家都在猜這是什麼水,怎麼這麼有用?

告別了老人、醫者和大家,我帶著這桶水,準備回到村莊裡幫大家治病。這桶水非常笨重,每走幾步就得停下來休息一下,每當我停下來時,腦子裡想到村莊裡的人們受苦的模樣,就趕快再提起精神,繼續往前走。費了好大的力氣,終於走回到我們的村莊。我將水抬到集會所去,娘一聽見我回來,高興的跑到集會所找我,我告訴娘:「找到了!找到了!娘我們快點號召大家過來!大家的病都有藥醫了!」我和娘立刻敲鑼告訴大家:「解藥找到了!解藥找到了!各位鄉親,大家快到集會所集合!」村民們一聽到有解藥,全都在最快的速度內趕到集會所。我離開村莊已經有三個月的時間,現在回來看到大家,全都病得更嚴重了,聽說還有十多個人因為傳染病而過世,我聽了心中相當不捨。我將桶子搬到大家面前,告訴大家:「這是一位老人給我們的解藥,老人說桶子裡裝的是水,大家只要喝下這個水,身上的病就能治癒。」村民們全都露出高興的表情,痛苦了這麼久,終於有藥可醫。我將桶子的蓋子慢慢地打開,深怕不小心滴了一滴水出來,非常浪費。當蓋子一打開,全場的人立刻發出厭惡的聲音,大家全都摀著鼻子說:「怎麼這麼臭?這是放到發臭的臭水!怎麼能夠醫我們的病?」這水確實非常的臭,但是我相信,這水就算再臭,它還是具有療效。全場瞬間變得非常吵鬧,大家全都在討論這個臭水,我大聲的喊了一聲:「停!請大家肅靜!聽我說!」這時全場的人全都安靜下來,我繼續說:「這水雖然臭,但是它真的具有療效,只要你們相信,它就絕對能治好你們的病!什麼都不需要想,只要『相信』就絕對有效!」有的人聽我這麼說,他們真的就相信,深信這個臭水能治他們的病,這些人立刻排隊向我取水,我將水一一倒給這些人喝,他們因為相信,所以也不覺的水臭,很自然的就將水喝進肚子裡。全場的人都在觀察效果如何,結果這群喝下水的人,臉上爛掉的皮膚竟然變得更嚴重,這時看不好的那群人立刻說:「哈哈!就說沒有用,白白喝了一堆臭水在肚子裡!」我告訴大家:「要相信!那位老人已經成功的將人把傳染病醫好,你們只要相信就有救!」相信的人繼續排隊,他們不因為這些人臉上的傷變得嚴重就害怕,還是繼續向我取水喝。水桶裡的水變得越來越少,我算一算這些站在旁邊還不相信的人,人數大約有十個左右,偷偷的先將他們的水留下來,我相信他們最後絕對會來向我取水,因為這個水絕對有用。果真,過了一陣子後,這些已經喝了水的病人開始驚呼:「好了!真的好了!你們看我的臉,爛掉的地方都開始變好了!」大家全都轉頭看這位正在大喊的婦女,全都讚歎的說:「真的好了!」漸漸的,越來越多人接二連三的說:「我也好了!我也好了!」我看著他們變好,都好替他們高興,這桶水果然有用!現在就剩下這群原本不相信的人,他們各各面露難色,我趁機教育他們:「這就是看好的力量,只要你看好、相信,就算過程中遇到什麼樣的變數,只要相信,事情的結果絕對會是好的!」這些人全都低著頭不敢說話,我問他們:「那你們現在相信了嗎?」他們全都大力的點頭。這時候有村民說:「可是桶子裡的水沒有了耶!他們這群人是我們裡面病得最嚴重的,只剩下這些水恐怕不夠他們治病。」這群看不好的人全都緊張了起來,我看著他們緊張的樣子,趕快將剛剛先倒起來的水拿出來,告訴他們:「不用緊張,這裡還有水。這次就是給你們一個教訓,看不好的人,他的病就會比別人更重,因為他什麼都看不好,自己身上的病也不會好。」

這次,村民們全都得到解救,順利的度過這場難關,我自己也從中學了一課。為了答謝那位老人,我又走了好長的路去找他,我問老人:「請問那是什麼水,為什麼這麼有用?」老人跟我說:「你們都喝下肚了嗎?」我點點頭,說:「喝下去啦!而且大家的病都被治好了!」老人大笑三聲:「哈!哈!哈!」我不懂老人在笑什麼,老人說:「那是我放了陳年的尿水,從年輕時放到現在,想不到還這麼有療效!」我瞬間快吐出來,又忍了回去,老人說:「所有的病都是人的思惟引來的,只要你能看好、想好、做好,就算白開水也能治病!」老人說的沒有錯,我終於知道為什麼我們村子常常有事情發生,並不是有人對我們下符咒,而是我們村子的村民,從小就遇到太多災難和意外,大家從這麼多事故中已經習慣看壞,遇到事情都是先看不好,所以事情當然接二連三的發生,最後就是大家都得病,只有看好的人才能免除病災,一點都沒錯!

經過這次的教訓,村民們都開始學習看好,就算再困難達成的事,大家都還是看好,只要看好,再不好的事都會有轉機。

我在村子裡繼續為村民們服務,和娘過著簡簡單單的生活。這一生我沒有娶妻,我用我的一生在孝敬我的娘,如果不是娘從小教我好,教我助人,我不可能可以活得這麼快樂,所以我很感恩我的娘,也很孝順他。娘活得很長壽,一直到九十八歲才離開人間,那時候我也已經七十五歲了。看到娘安詳的走了,一點病苦都沒有,我心中好感恩。

三年後,我也壽命也盡了。那天夜裡,我躺在床上準備入睡,才剛睡沒多久,就有人把我叫醒,我聽見有人不斷在喊著我的名字:「陶品誠!陶品誠!」我迷迷糊糊的坐起身來,看著床邊的兩個人,問他們:「你們是誰?怎麼會進到我房間來?」那兩個人跟我說:「我們是地府的官差,你的陽壽已盡,快隨我們走吧!時辰不可耽擱!」我好驚訝他們說我的陽壽已盡?他們說:「不相信你轉頭看看。」我轉過頭一看,現在坐在床上的是我的靈魂,我的身體還躺在床上,我真的死了!

隨著兩位官差來到閻君面前,閻君告訴我:「做了一生的好事,積了不少福報與功德,讓你能當上獄卒一職,好好幹吧!」我很感恩能有當上獄卒的機會,分分秒秒都不敢偷懶懈怠。日子一天一天的過去,看到這麼多靈魂受苦,我的心真的很痛,就在我起了悲憫之心時,閻君突然把我招喚過去,我好驚訝,閻君竟然跟我說:「你被排上蘇佛牽往西方的名單了!」我聽過蘇佛,知道蘇佛是在陽間救世的活佛,而且法身經常來到地獄裡救度我們這裡的眾生,是大慈大悲的西方佛。我立刻跪地叩謝佛恩,叩謝閻君,讓我能被排上牽往西方的名單上!

感恩我佛慈悲。

感恩蘇佛慈悲。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菁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