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地獄獄卒

訪問獄卒-楚建華《名利之爭》

訪問獄卒-楚建華

名利之爭

二O二O年九月六日

楚建華:

感恩我佛慈悲,感謝蘇佛慈悲恩惠,幫助我們解脫,我們都只是默默無名的獄卒,感謝蘇佛發心發願,幫助我們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如果沒有蘇佛,我們皆是難能出離,這次的機會我們相當珍惜。

我是楚建華,從出生之後就沒了爹娘,我連自己的爹娘都沒有看過,只是聽奶娘說過。我是奶娘養大的孩子,在我出生之前,爹娘就已經為我找好負責照顧我的奶娘,結果在我出生不久,爹娘皆因意外雙雙去世,我被奶娘悄悄帶離,奶娘將我帶到了漁村鄉下生活,奶娘是道地漁村長大的孩子,所以奶娘將我帶回家中,扶育長大成人。

我聽奶娘說過,我的爹娘是遭人暗殺死亡的,在當時我被娘摀舞住口鼻,藏在床底下,娘為了讓我安全躲過刺客暗殺,娘為我阻擋住刺客的傷害,最終爹與娘都在那一晚刺客暗殺中去世,我雖幸運存活下來,但在這世上就只剩我一個楚家人。

我被奶娘帶到漁村鄉下生活,奶娘說我當時雖還是個嬰孩,卻像是懂得爹娘發生了什麼事,不哭也不鬧,生性乖巧,成長過程也很懂事,奶娘的家鄉環境並不優渥臥,都是辛苦捕魚的漁民,奶娘為了養活我,每日都會到港口幫忙卸謝下漁貨,還有幫忙做一些雜工,雖然只有賺一些碎銀,但已足以養活奶娘與我。

從小我知道自己的生世,也知道奶娘為我無私的付出與照顧,所以我知道自己要更精進努力,努力成長,讓奶娘不用再那樣辛苦,成長後也要孝敬奶娘,感謝奶娘對自己的培育。我告訴自己:「楚家只剩下我一人,自己更應當努力成長,才不負爹娘努力保住我的性命。」。

在十八歲那一年,我離開漁村,來到京城報考了王爺府的招兵,在報到之時,我告訴面試官我並不懂習武,但我願意學習,再苦都可以承受,面試官當時看著我的臉許久,最後問了:「你是楚家後代?」,我當時並不懂面試官的意思,面試官又說道:「你很像我曾經的一位故人,不過很可惜,十八年前那場暗殺,他與妻子都命喪其中,也不知他們的後代是不是有幸存活下來,如果活下來,應該也像你現在這麼大了。」面試官像是處於回憶之中,後來面試官回神才又道:「好了,你今日通過試驗,明日午時前來此處報到,習武是很辛苦的!參加了王爺府的招兵,將來生是王爺府的人,死也要做王爺府的鬼,從今以後你的命就是王爺府的,要一心向著王爺忠誠。」得知自己通過了試驗,我開心地回答道:「是!」面試官點頭說道:「好了,今日就早點回去收拾包袱服,明日再來報到。」我笑著點頭離去,面試官看著我的背影,神情難喻,喃喃自語道:「這小子和他有幾分神似,難道真的會這麼巧合?」。

隔日一早,還未到午時,我已經準備好,出現在集合地點,我仔細觀察周圍環境,檢視著各處細節,我告訴自己:「這裡將會是自己努力成功的第一步,無論再苦,都要堅持突破。」到了午時,我發現沒人前來集合,不禁心想:「難道是我記錯時間了?」突然我看到一支飛箭向我射過來,我快速的閃躲開來,很快左邊又來一支,右邊也來一支,我不懂如何回擊,只有左閃、右閃,努力躲開這些暗箭,我一邊閃躲著從四面八方飛來的暗箭攻擊,一邊退到隱蔽之處藏身,並且提高警覺觀察周遭變化,因為方才等候之時,自己仔細觀察過周遭環境,我開始判斷射箭者可能的躲藏之處,正當我做好了推測,我看見面試官從暗處內走出來,面試官邊走邊鼓掌,此時我才從躲藏的地方起身走了出來,面試官微笑地說道:「敏捷的身手,雖還沒有攻擊的能力,但確實是塊習武的好料!從今天起,你就跟著我學習,現在先到山上提十桶水回來,天黑以前必須回來此處找我。」我回答:「是,師父。」說完,我便轉身,往山上前進。

上山沿路上有許多障礙,還有陷阱,我仔細觀察,並且一一突破,一趟山路來回只有辦法提不到一桶的水,要提滿十桶水須要再更走多趟才能完成,我在心裡想著:「要是沿路同樣都是這麼多障礙,那要完成此任務確實有困難。」於是我在第二趟上山的路途,開始想方法突破,最後我找了一棵大樹,磨了利石,努力鑿招開樹幹,憑著小時候在漁村生長對漁船的印象,我做了一艘簡易的船,我努力將木船避開障礙與陷阱,沿著地面用力的推上山去,用力的行徑過程,木船在地面上壓出一條很深的痕跡,當我將木船推上山後,我將木船內集滿水,再沿著上山時所壓出的路痕,小心翼翼地將木床推下山,就這樣來回兩趟,我將十桶水順利集滿,完成了師父給我的任務。

這時師父走了過來,滿意地盯著木船看了許久,師父說:「今日對你的試驗結果,我很滿意,明日一早你跟著我上山,開始習武訓練。」我開心的向師父回答:「是!師父。」師父微微一笑:「今日早點休息。」師父說完便離去。我並不知道自己可以在哪裡休息,師父未講,想必這又會是一項考驗。我悄悄地將木船推到隱密處,我躲藏在木船後方,沒有直接躲進木船內部,我用樹葉虛掩住自己的身體,隨時保持著警醒地狀態,閉目養神。

果然在後半夜,木船內部遭到攻擊,我事先準備在木船內的紅果此時都濺見出了大量鮮紅色的液體,乍詐看之下就像是大量人類的鮮血一樣。我看見準備刺殺我的人發現這些紅色液體之後,便都退去了,他們以為我已身負重傷。刺殺雖然結束了,但我也不敢掉以輕心,我還是提高警覺,時時注意周邊動向,終於迎來了黎明。

天才剛亮起,我便輕聲地向山上移動,我沒有選擇走之前那條路,我選擇了一條沒有人走過的山路,費盡千辛萬苦,才趕到山上,當師父看見我之時,不免面露驚訝,但師父很快便收起了驚訝神情,師父讚嘆道:「果然是位可造之才,有機智,有勇、有謀,既然這麼多考驗都能讓你順利度過,那麼接下來的日子你要好好努力,把自己真實的力量訓練起來,你會是將來戰場上的一位勇將。」。

從那一日起,師父不再對我有任何的試驗,師父每日教我許多武術,還有戰略,每日我都相當積極訓練,十年過去了,我終於成為沙場上的勇將。十年的時間,我才第一次看見王爺,王爺見到我之時,神情驚訝了一下,但王爺很快收起了驚訝的表情,王爺封我為王爺府的大將軍,並安排要我準備出戰。

我不知道王爺是屬於哪一派,出戰又是準備攻打何方?當下我沒有機會想這麼多,我得到一筆豐厚的俸鳳祿路,我派人前往漁村迎接奶娘,希望能讓奶娘過上好日子,安享晚年。在我準備出戰的前一晚上,我做了一個很奇特的夢,夢裡我看見王爺充滿敵意的朝我射箭,那一箭我沒有躲過,箭刺進了我的胸膛,流下暗黑色的血,箭有毒!我看見王爺朝著我走過來,惡毒的神情中,王爺笑得好大聲,王爺在夢境中告訴我:「楚家的人,一個都不能留!」王爺在夢裡笑得好倉狂,我被這個夢驚醒,我並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做這樣的夢,但我總覺得這個夢很真實,心裡隱隱感知到就要有事情發生了。

隔日一早,我便帶兵出戰,這是我的第一場戰事,我格外謹慎注意,在出行前師父叮嚀我凡事小心,尤其當心暗箭難防,師父的話讓我想起了前一晚上夢見的王爺,這讓我內心不禁擔心,難道這會是王爺的一場計謀?

在我出戰的第二日,我在戰場上並未發現任何奇異之相,戰場上意外的平靜,我讓所有士兵提高警覺,不容懈怠。

入夜之時,終於戰場上出現了變化,是王爺親自來了!

王爺突然親訪戰場,雖然這不是太大問題,但這場戰事明顯有許多怪異之處,而王爺現在又突然前來,這其中必然有異。我親自前往迎接王爺,王爺的身後還跟隨著師父,及王爺的貼身武將,當王爺一進入軍營,王爺對我笑著說道:「楚建華,你是楚雄和胭脂的兒子?」我點頭道:「是。」當時我便知道了王爺就是殺害我爹娘的兇手,我警覺的觀察四周變化,我知道王爺是對我產生了殺意。

王爺居高臨下地看著我的舉止,笑著說道:「當年楚雄遭到刺殺,還能留下這麼有本領的兒子,果然楚雄有著非凡的能耐啊!但是再好的能耐,到我手裡,都一樣逃不了一字『死』!」王爺說完便對我射了一箭,這場景和我夢裡的畫面相似,當我正想要閃躲之時,突然一個人衝到我面前,替我擋下了這支箭,他是我奶娘。原來今日王爺還將奶娘劫來了,奶娘身中毒箭,氣息微弱,我哭著跪地抱住奶娘,當我正要起身想為奶娘報仇之時,奶娘拉住我的手,此時奶娘的手已經變得非常冰冷,奶娘微弱的力量拉著我,嘴裡已經發不出聲,但我知道奶娘是要告訴我:「不要為我報仇,雙手不要沾了鮮血,要好好……好好……活著,要頂天立地的活著。」奶娘從小就不曾要求過我要有任何成就,奶娘只希望我可以好好活著,我知道奶娘並不希望我出漁村求功名,但當時我並不希望讓奶娘這麼辛苦,所以一心希望自己能有所成就,可以讓奶娘過好日子,沒想到最終會讓奶娘喪命,我好傷心,但也不敢再違抗奶娘的心願,我憤恨地看向王爺,王爺此時神情顯得有些慌張,原來奶娘曾經是王爺深愛的女人,王爺曾經是爹府上的武將,爹才是真正的王爺身分,是這名武將殺害了爹娘,篡串奪了爹的王爺之位。

真相大白,師父在一旁面露難過神情,原來我就是師父曾經那位故人的兒子,師父所擔心的事終究還是發生了。奶娘剩下最後一口氣,娘要我放下她,奶娘向王爺招手,王爺此時已經心慌了,王爺抱起奶娘,奶娘已經沒有說話的力氣,奶娘拔起了自己身上的毒箭,大量鮮血瞬間湧出,奶娘用微弱的聲音告訴王爺:「不要再鬥了!」說完奶娘雙手無力的垂下,王爺大呼出聲:「不要!媚娘你不能死!我找了你十八年,現在好不容易你回來了,你不能死!」王爺將奶娘抱緊在身上,此時我看見奶娘緊握住毒箭的手,快速的刺向王爺的頸部,奶娘刺穿了王爺的頸部,可見奶娘用了多大的力氣才可以刺穿一個人的頸部,王爺瞪大雙眼,不可思議的看向奶娘,只見奶娘笑著對王爺說道:「一切都該結束了,你所搶來的也該還回去了。」奶娘又對我說:「孩子,你也有足夠的能力接管王爺府了。我的任務終於完成了,我可以有臉去九泉之下見老爺、夫人。」說完,奶娘沒了氣息,王爺的頸部不斷有大量鮮血噴出,因為箭上抹有劇毒,很快王爺氣血攻心,倒地死亡。師父在一旁,不禁搖頭,名利害人。

這場戰事自然也是王爺的一場計謀,王爺與奶娘死後,我將王爺與奶娘厚葬,我並沒有接管王爺府,我將王爺府所有的人遣淺散,我把王爺府內的金銀財寶全部分發給貧困的人,讓需要幫助的人得到幫助。

這世界上,最終還是只剩下我一人了,奶娘如今也走了,我獨自一人來到深山之中隱居,隱姓埋名。平時我會照顧老弱婦孺,當他們遇見危險時我便會出現,行俠仗義,幫助需要幫助的人。這些年,我都是獨自一個人度過的,直到晚年,六十歲過世。

當我死後,我以為看見了爹與娘來接我,我的內心真的好想念爹、娘還有奶娘,我的一生過得好孤獨,我死後進入一片黑暗,後來我發現自己來到閻王面前,閻王問我:「這一生都做了些什麼事?」我回答閻王:「平凡一生,多數時間獨自一人過。」閻王又問我:「為何沒有想要坐上楚王爺之位?王爺府原來就屬於楚家。」我回答閻王:「我一人,既不需要名利,何不讓需要之人,得到幫助?」閻王大笑:「好!很好!雖然你一世孤獨,亦是辛苦活著生命,如今你突破了此障礙,能不被名利、仇恨掩蓋住真心,你有真本事。」閻王讓我留在閻殿擔任獄卒,閻王告訴我,有朝一日會可以解脫輪迴的。

我在閻殿擔任獄卒數百年,終於在今日得能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從開始聽聞蘇佛講經開始,我便深深受到感動,原來生死就在此些道理之間,除了真理之外,其餘什麼也都是妄相,我很高興自己可以得此解脫大法,感恩我佛慈恩,不捨一人。

今日得能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如此殊勝之緣,建華定會珍惜,努力修行。感恩我佛慈悲,感謝蘇佛慈恩,楚建華代表六十位獄卒,叩謝佛恩,我佛慈悲,南無阿彌陀佛。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璽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