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地獄獄卒

訪問獄卒—翁國玉《善心善行》

訪問獄卒—翁國玉

   善心善行

二O二O年九月五日

國玉代表六十位獄卒向蘇佛頂禮,感恩蘇佛牽引我們六十位獄卒,踏上西方之路,現在腳底下所踩步步都是金蓮,美麗的西方國度就在我們的眼前,此刻,心中有說不盡的感動、感恩與歡喜,如此殊勝之因緣,國玉萬分珍惜,再次代表六十位獄卒向蘇佛致謝,南無阿彌陀佛。

大家好,我叫翁國玉,我是台北人,出生在一九六零年代,或許我也是出生在台灣的緣故,總覺得跟大家特別有一種熟悉的感覺!你們可以叫我老翁,老翁這個綽號,從我十多歲時就開始被這麼叫,一直叫到七十多歲還是叫老翁,所以很多人都說,我從年輕就被叫老。真的是老,我的樣子長得不好看,臉上戴著一副圓框的大眼鏡,還長了兩顆暴牙,經常穿著成熟的衣服,看起來真的很老。但是我無所謂,不管我怎麼打扮,我的樣子長得如何,那就是我翁國玉的樣子。

我這個人很喜歡交朋友,不是我特別喜歡去攀緣,而是我的個性隨和,長相又好笑,所以大家都很喜歡和我在一起,這些朋友們常常說,跟我在一起好像什麼煩惱都沒有!是真的沒有煩惱,我不喜歡煩惱,我覺得煩惱是很累人的事,所以我什麼都好,不管別人要我做什麼,只要不是什麼壞事,我都很樂意幫忙做。我們家在地方上生活算過得不錯,除了祖先留下來的遺產之外,我的爸爸也很會賺錢,他是個生意人,做人很老實,所以生意做得很好,不管賣什麼都賺錢。家裡是少數有電視機的家庭,我們很歡迎左右鄰居來家裡看電視,每次一有節目,大家全都相約來到我們家,整個家裡,從客廳到廚房全都擠滿了人,有些人太晚來,就得坐到電視機後面的地方,那裡看不到電視螢幕,就只能聽聲音而已,但是大家這樣也過癮,全都電視機裡的節目逗得哈哈大笑!

照理說,我應該可以去讀很好的學校,受到很好的教育,原本是這樣沒有錯,我爸爸都已經幫我安排好了,是我自己不喜歡讀書,讀那麼多書對我來說是很痛苦的一件事,所以我寧願跟著爸爸學做生意,我也不想坐在書桌前讀書。很多人都笑我傻,說我不懂得珍惜,但這種事真的是強求不來,我只要一打開書,就是書在看我,不是我在看書,可能書還比較了解我,我對它一點都不了解。

我爸爸做人很隨和,朋友很多,可能我就是遺傳到爸爸這項優點吧!我爸爸還有一個優點,他非常能接受別人對他的批評,不管別人怎麼說我爸爸,再難聽的話他都能夠接受,我曾經問他:「爸,那個林伯講話那麼直接又傷人,為什麼你好像一點都不生氣?」我爸爸說:「他講話不是傷人,那個叫正中紅心,一針見血,他說出我該改的地方,我感謝他都來不及,還生什麼氣?你不覺得他講的一點都沒錯嗎?如果爸爸沒有做不好,人家怎麼會來說話?就是我還有做不好的地方,人家才有話可說,所以我很謝謝他告訴我,昨天還拿一些水果去他家送給他,他覺得有點不好意思,哈哈!」我的爸爸就是這麼樂天,他習慣想好,不管別人是刻意中傷他、忌妒他,還是羨慕他,不管別人怎麼說話,他都能將對方的話轉好,所以我爸長得很年輕,不管再大的年紀,他看起來還是年輕的樣子,不老,就是因為他都看好、想好,自然心情好,樣子就好。我爸爸沒有叫我學他,但是我自然的就會想要跟他一樣,因為社會上很少有人像我爸爸這樣,什麼都看好,所以我想學爸爸的樣子,很努力在學,學得也有幾分相像,至少我也懂得把事情想好,不會執著在事情不好的那一面。有時候,事情真的沒有想像中的如意時,我也不會太在意,因為本來就是有壞的一面,才會凸顯另一面的好,這都是一種自然之中的事,也沒有什麼好在意的。

很多人都說我可能會是個沒有出息的人,因為我每天遊手好閒的,看起來無所事事的樣子,但是我爸爸好像一點都不擔心,我也覺得很奇怪,我就去問我爸爸:「爸,為什麼人家說我沒出息,你好像一點都不覺得怎麼樣?你不會替我擔心嗎?」我爸爸跟我說:「人只要知道做善、心好就好,大家把當總統的、做高官的叫做有出息,而種菜的、賣麵的叫做沒出息,我很不認同這種分別,不管是總統還是乞丐都得死,沒有哪個高,哪個低,而且如果當總統還貪汙,那哪是什麼有出息的人?但是當了乞丐卻還知道幫忙別人,做一點善事,我覺得這個乞丐比貪汙的總統還要有出息。」我的爸爸這麼告訴我,就是叫我心要善良,要多做善事,人活在這個世間,只要懂得做善事,幫助別人,那就對了,不用在乎自己做什麼工作或出生在什麼樣的家庭,那都是不必要的分別。聽到我爸爸這麼說,我又更快樂了,因為我不需要去社會上跟人家競爭,我可以過簡單一點的生活,所以後來我就去開了一家麵店,店面不是很大,但是生意卻很好,因為我跟我媽媽一樣,都很喜歡煮東西給人家吃,煮久了就越來越會煮,人家鼓勵我自己開店,我覺得可行,就開了這家麵店,沒想到生意竟然這麼好!

麵店每個月賺來的錢,我把一半都拿出來布施,我覺得這樣很好,在當時後的時代,有很多窮苦人家,他們生活真的過得很苦、很苦,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曾經有一個小妹妹,他連續三天都一直出現在我們這家店的對面那條街,我之所以會注意到他,是因為他的衣服真的很破爛,看起來家裡經濟狀況非常不好。那三天他都一直躲在電線桿後面偷看我們,我們也在猜這妹妹是不是想吃麵?可是身上沒錢不敢過來?到第三天還是在偷看我們,我就忍不住對他招招手,叫這個小妹妹進來坐沒有關係,妹妹還是有點害怕,不敢過那條街,我媽媽不忍心,直接走過去牽他到店裡,我媽媽說,他一牽到妹妹的手的時候,他的心全都揪成一團,因為妹妹的手好冰冷,天氣這麼冷,他穿得好單薄,身上的衣服還有破洞,媽媽把他帶進我們店裡,我立刻煮一碗熱騰騰的麵給妹妹吃,但是妹妹一直看著麵,就是不吃,我和媽媽都很疑惑,問這妹妹:「怎麼不吃?」妹妹小小聲的說:「我可以帶回去給我媽媽吃嗎?」我和媽媽聽了,好捨不得,這個妹妹真孝順,後來我們知道原來他的媽媽生病了,家裡就只有他和媽媽相依為命,以前都是他媽媽會去外面打零工,賺一點微薄的錢回來,還夠他們兩母女生活,但是他媽媽在一周前突然病倒,躺在床上沒有力氣起身,又沒有錢看醫生,只能一直拖著,家裡的米也吃完了,妹妹著急,才會出來找東西要給他媽媽吃。我和媽媽知道妹妹的情況之後,叫妹妹先把麵吃掉,我們再煮一碗給媽媽吃,妹妹一聽到還有另一碗給媽媽,馬上跪在地上磕頭謝謝我們,我們趕快把他牽起來,看了真的很心疼。等到妹妹吃完麵後,我們也把要給他媽媽的麵都準備好了,還多給了一些小菜要給他帶回去,我跟我媽媽說:「我們今天就關店吧!我們一起陪這個妹妹回家,看看還有沒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地方。」媽媽覺得很好,畢竟他們倆母女相依為命,妹妹年紀看起來才四歲左右,媽媽又病了,一定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地方。決定好後,我們立刻將麵店打烊,跟著妹妹一起回到他家。當我們看到妹妹家的時候,真的傻住了,他們家就只是一間很小間的鐵皮屋,裡頭大概也只容得下兩三個人而已,再多人就進不去了,然後他媽媽就躺在地上,裡面也沒有床,沒有桌椅,他們將破舊的紙箱撕開舖在地上當床睡,這麼冷的天氣也沒有什麼厚被子,身上蓋的全都是人家不要的破舊衣服,整間屋子都充滿臭味,他們可能也都很久沒有洗澡了吧!我們趕快把麵給他媽媽吃,他媽媽感動到流下眼淚,一直跟我們說謝謝。後來我們把這位媽媽帶去看醫生,幸好只是重感冒,吃吃藥再多休息就能恢復,我和媽媽擔心他們生活沒錢花用,還給他們一些錢過生活,他們不好意思收,但是我們還是硬塞給他們,甚至邀請他們多來店裡吃麵,他們都好開心,我們看了也好高興。

自從這次的事件過後,我和媽媽就決定要多幫助這些可憐的窮人,我們知道一定還有很多戶人家都像這對母女這樣,甚至比他們更辛苦的都有,我們既然有能力,就一定要多幫忙,所以我們每個月都布施很多錢到各個落後地方,希望這些生活辛苦的家庭,能得到一點救濟,讓生活好過一些。

有一天,我們店裡來了一位客人,他是個虔誠的佛教徒,他很信佛,念佛念得很好,我們看他的臉好亮,好飽滿,而且人有親和力,一看就知道是個好人。這位客人跟我們介紹佛法,教我們念佛,還送我和媽媽一人一串佛珠,我媽媽好開心,每天都把佛珠戴在手上念佛。這位客人跟我們說學佛很好,一定要多介紹佛法給別人認識,讓更多人都知道學佛,不用過這種苦日子。我們聽了這位客人的話,也開始想方法要推廣佛法,雖然我們自己還沒有把佛念得很好,但是我們知道佛法真的很好,所以想讓多一點人認識,這也是好事。後來,我開始在店裡面貼很多關於學佛的資訊,讓所有來到店裡的客人,都能看著牆壁上貼的這些資訊,知道佛法是什麼?為什麼要學佛?學佛有什麼好?當然,在貼這些佛法資訊之前,我們這家店就開始改賣素食,否則我們以前每天都殺豬、殺雞,就為了要滿足客人的口腹之慾,聽了佛法後才知道殺生不好,就馬上不賣葷了,全都改賣素的,這反而吸引了另一批吃素的人進來,當然客人還是沒有以前的多,但是沒有關係,因為我們知道這樣做才是對的,教大家吃素、學佛是很棒的一件好事,我們後來也去之前那位妹妹家裡,拿一些佛教的結緣品去跟他們結緣,教他們念佛,才不用過苦日子,妹妹真的很乖,也很有佛緣,聽說每天都念佛,念得很好,我們聽了都很替他高興。

後來,我也漸漸邁入中年,每天到處去做義工,哪裡有需要人幫忙,我都免費去幫忙人家。在做義工的時候,巧遇以前一位女的同班同學,很奇怪的是,以前看他就覺得很普通,沒有什麼太多的感覺,怎麼現在各自都四十多歲了,竟然一見面就互相觸電!這種感覺我也說不上來,真的是很奇妙!我們兩個都喜歡幫助人,開始每天相約去當義工,三年後就決定結婚,但是我們並不打算生孩子,一來是老婆也四十多歲了,算是高齡產婦,二來是,我們覺得人活在世間真的很辛苦,不想再讓孩子受苦,就不打算生了,兩個人過生活也很好。就這樣,我們兩個一起經營麵店,業餘時間到處去做善事,生活沒有什麼煩惱,兩個人感情也都維持得很好,就這樣過完這一生。

我快要死的那段時間,其實身體也沒有什麼病痛,但就是頭很暈,暈到沒有辦法起身,住進了醫院,醫生也查不出什麼原因。太太一直陪在我身邊,我看他日日夜夜都在照顧我,真的很捨不得,心裡不斷想著「不如讓我早點走,才不用讓他這麼苦」,但是我太太捨不得我走,我走了就只剩下他一個人,所以他死命的拉住我的手,不讓我走,壽命一旦盡了,怎麼可能拉住我的手就能不走。我在一天的半夜裡悄悄的走了,沒有機會和太太道別,我知道他早上起來看到我,一定會哭得很傷心,我很捨不得,但是我也沒有辦法改變什麼。

在我斷氣的時候,身邊立刻出現兩位官差,我知道是要來帶我走的,我看著太太為了照顧我,自己累到趴在桌子上睡著了,我一直叫著太太的名字,他完全都聽不見,我們已經是兩個不同世界的人了。我嘆了好大一口氣,轉身準備跟著兩位官差走,回頭再看太太最後一眼,他還在睡夢之中,我對著他說:「親愛的,我走了。」就再也沒有回頭,跟著官差離去。

來到地獄閻君面前,我以為我犯了什麼大罪,沒想到閻君告訴我:「你這一世心性善良,布施錢財還四處服務大眾,所積之功德足以讓你當上獄卒一職。」我立刻跪地謝謝閻君。閻君讓我看見自己今生離開人間前的模樣,我看見我的頭竟然變成一顆豬頭!這是怎麼一回事?我問閻君:「為什麼躺在病床上的我,是一顆豬頭?難怪那時候我頭每天都劇烈疼痛,醫生查不出原因。」閻君說:「你的麵店在還沒改賣素食之前,賣了很豬頭皮、豬耳朵、豬舌頭、嘴邊肉等豬料理,太多隻豬都因為你店裡的生意興隆,而必須慘死在刀下,成為人們口中的食物,他們當然在你氣虛的時候全都找你報仇。」原來是如此,那段日子我確實賣了不少豬料理,因為大家都喜歡吃豬肉,我就越殺越多,我深深的懺悔,明白一切都難逃因果。

我也很感嘆,自己在世學了佛,死前竟然將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妻子身上,忘了自己要念佛,我只能說自己的感情太重,學佛了還是沒有將感情放下,如果今生不是做了點好事,或許我已經去當豬了也說不定。奉勸世間的學佛人,千萬不要像我一樣,那就算一輩子念了幾百萬聲佛,也沒有用,真的可惜,可惜啊!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菁主筆寫下

 

※獄卒翁國玉之父親,名為:翁見明,於天道第三天,已由蘇佛牽至香光大佛寺西方法性土。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