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四聖法界聖者,  上度等覺

訪問辟支佛法界—釋運澄《我在修行表象上以為成就》

訪問辟支佛法界|釋運澄

我在修行表象上以為成就

二O二O年八月二十四日

釋運澄:

這麼好的殊勝因緣,能讓我有機會得生西方極樂淨土,這是我無法想像的機遇,感謝西方教主 南無阿彌陀佛,感謝蘇佛慈心悲願,感謝澳洲香光大佛寺。運澄得能往生西方,真實不容易,我相當珍惜此次機會,運澄定會好好修行,將來成就,弘法利生。

我是在唐朝時代出生的,當時候世風純樸,人們的心地善良、單純。當時的社會地位若不是高官達貴,那就會是貧窮的普通老百姓。我出生在貧窮的普通家庭。爹在我出生的那一年,選擇走向修行之路,一去不復返。家中只剩下身懷六甲的娘獨自一人,眼看娘臨盆的日子就快要到了,但爹毅然決然地選擇離去。娘只有依靠自己,苦命地將我生下來。

在我出生滿周歲之時,娘外出工作遭遇不測,便再也沒有回來。此時爹離開家中也已經一年,就在左鄰右舍對著嬰孩議論紛紛之時,爹突然出現將我帶走,幫助我遠離紛擾,從此我便跟著爹四海為家。

爹是在修行一年以後,再度出現在眾人面前,此時的爹已經與以往不同,不同於當初的富家公子,爹現在多了份脫俗之氣質,相貌莊嚴。我也是從娘口中才得知自己的爹曾經是位什麼樣的人。娘經常會嘲笑自己:「大家都在評論你爹的絕情,拋下即將臨盆的娘兒們,卻不知這些都是我自己罪有應得,是我破壞了你爹的修行,我才是那罪業深重的壞人啊!哈哈哈——哈哈哈——」每當娘提起爹的往事之時,娘都會露出這種慘痛的笑聲,深陷痛苦的回憶之中。

娘曾說過:「你爹出身名門世家,這個家並不是一開始就這樣殘破、貧窮。他是多麼的尊貴之身,是世間難得的奇才。他的外表英俊,我從小就被你爹深深吸引住,一心只想要嫁給你爹為妻;不料你爹的心思早就嚮往於塵世外的修行之路。」娘每次提起爹的事,總是會露出慘淡的痛苦笑容。娘還說:「你爹從小就看破紅塵,希望向著無邊的世界學習、修行。」在爹成年的那一日,爹當著所有貴族的面前剃度出家,這件事轟動當時許久。娘得知消息以後,哭了三天三夜,但娘還是想要嫁給這位完美的男子,最終娘決定用計將爹挽留在自己身邊。

爹淨身出戶,在出家以後,便遁入空門,住進了京城裡一座寺廟內,虔敬修行;不料娘當時就探親之名,前進寺廟內想求見爹一面。爹因為知道娘對他有著深厚的愛慕心思,心想:「見一面也好,好斷了這無可結果之愛欲。」爹決定出面見娘一面。

娘相約爹在郊外的一座涼亭見面,當時見面只有爹與娘兩人,娘的眼中露出對爹濃濃的愛意,當爹喝下娘所泡的茶水,爹便察覺到娘在茶中下藥。雖然爹有著過於常人的定力,但在喝下這杯茶以後,爹還是受到迷藥的影響,頭部暈眩。娘在旁緊張地觀察著爹的變化,發現爹雖然沒有完全被迷昏,但爹已經失去力氣,癱軟在椅子上。娘小心翼翼地靠近爹,緊張地一件件脫去自己的外衣,娘決定在今日將自己完全地獻給他一生最愛的男人,哪怕事後男人還是選擇離自己而去,娘都決定要這麼做。

娘在與爹發生親密關係之後,不久便發現自己懷了孩子,爹因為與娘發生關係,雖然不是發自自願,但爹還是覺得自己不適合繼續留在佛門。還俗後,爹娶了娘為妻,兩人住在偏遠村落的草屋中生活,爹不曾愛過娘,娘只覺得有爹陪在身邊就心滿意足了。

隨著時間經過,娘的肚子越來越大,爹本是想將就地與娘平靜過生活,但沒想到爹嘗試了一年,還是放不下想要追求真理之心,爹最後還是決定捨下紅塵中的一切。爹沒有選擇回到寺院,而是自己獨自一人雲遊四海。

這次爹會回來把我帶走,是因為爹知道自己對這孩子還是有責任的,爹擔心娘一個人會教育不好孩子才會回到村落;沒想到才剛回到村落就聽到娘的消息,才讓爹決定要將我帶走。

爹將我帶在身邊照顧了幾年之後,便將我帶到一戶人家中寄養。這戶人家曾經是爹最要好的朋友胡書、媚娘,兩人成親後膝下無子,在爹的請託下,同意收養了我。我在養父母的照料之下長大成人。自從爹將我放在養父母家中之後,我就再也沒見過爹。我經常會回憶起曾經與爹在一起修行的那些日子,在內心中一直期盼自己有一天也能像爹一樣雲遊四海,遠離世間紅塵。為了完成心中的理想,我決定在成年這一天告別養父母。我很感謝養父母對我的疼愛與照顧,但我一心只想像爹一樣追隨真理,行修行之路,我想像爹一樣出世修行。

在我踏上修行之路之時,我的內心相當快樂,我能明白爹當時不顧一切想要離開的心情,原來在世間有這麼多牽絆,還有障礙,出離世間原來這樣地好。我沒有選擇任何寺院,也沒有依止任何法門,我選擇自己一個人獨自修行。

行於人世間,看見諸多人心之間的變化,看到世間無常,也看見世間的喜怒哀樂等情緒。人與人之間會有愛欲、情愛,就像娘對爹的那份執著情愛,還有佔有之心。我也看見世間男男女女對這身體的迷戀與淫欲心,這些都讓世間人離不開塵世。我在各處地方,看盡了各式人們的生活情形,我在內心感嘆:「這就是世間?」我並不喜歡這樣多種複雜的人我是非,這世間有太多的雜染混於其中。我討厭這些人心的變化,最終我選擇歸於寧靜,找了一處山洞,隱居山洞內修行。

獨自在山洞中修行,精進了數多年,過著與世隔絕的人生。我在山洞內看了許多不同的書籍,也從中領悟到許多,從許多位修行人的文稿內,我發現到修行的諸種覺處,每一位修行人都有自己的覺悟之道。我學習著各式修行模樣,希望自己能解開世塵,期望自己能找回自性。

獨自在山洞修行數年,就在我以為自己已經有修行成就之際,我在山洞中突遇意外,這場意外讓我的生命出現了極大的轉變。

那一日,我一如往常在山洞中靜坐修行,山洞中很清淨,但是我能感受到天地萬物的變動。忽然土地一陣搖動,起初還只是輕微地搖晃,逐漸土地震動力量加大,山洞內也開始出現土石滑落、山崩地裂等情形。有好多大、小不同的石子從山壁上滾落,有些石子砸落到了我的身上,我的身體感受到疼痛。有些較銳利的石子直接割破了我的身體,身上被割破的皮膚開始流出許多鮮血。眼看自己可能就要在這場意外中喪命,但我並不想逃跑,修行這麼多年的定力,讓我能夠穩住自心,我在意識中不斷告訴自己,「穩住!」提醒自己這是一場修行考驗。

我仍舊保持靜坐的姿勢,任由大、小石子從我的身上滾落,有些石子直接砸在我的身上,雖然身體會感受到疼痛,但我告訴自己:「這都是修行的考驗,如果內心產生畏懼,逃脫的話,那將會永遠無法突破。」不知過了多久,天地間終於停止晃動,而我因為被石子砸中頭部,眼前呈現一片黑暗,昏了過去。

當我睜開雙眼,我的神識還有些茫然,雙眼看著眼前環境,內心疑惑:「這裡不是在山洞內?」我發現自己來到了自己所未見過的世界,我內心不禁想著:「難道我已經死了嗎?」我好奇地想爬起身子看看這個世界,但是我才剛移動身體,我的身體就產生劇烈的疼痛,不禁驚呼出聲:「這是什麼情形?」這時從我的口中居然發出柔弱的女子音聲,我摸著自己的聲帶,驚訝地喊著:「我的聲音!」當我舉起雙手,看到的卻是一雙女子纖細的手,我又喊道:「我的手!怎麼會這樣?」我發現自己變成了女子之身,「為什麼會這樣?難道我是真的已經死了,然後投胎到另一個世界了嗎?」我發現自己似乎是在另外一個世界重生了。

我發現自己重生來到另一個世界裡,這個世界是與唐代完全不同的空間。我的靈魂因為一場意外,來到這個不同的世界,且還重生在一個十六歲姑娘的身上。這樣的情形令我相當不能接受,我不停吶喊著:「怎麼會這樣?」每當我喊出聲,我就會聽到這位姑娘的聲音,這讓我幾近崩潰,我懷疑自己是不是陷入一場夢境?會不會在夢醒之後就能回復我本來的身分?我不斷告訴自己,這一切一定都是假象,我無法接受自己修行了這麼久,非但沒能成就,還重生成為一位十六歲姑娘。我不相信這會是真的,我嘗試讓自己閉上雙眼,希望自己再次清醒過來就能恢復原貌。不知過了多久,我睜開雙眼,發現自己還是十六歲姑娘的樣子,此刻我感到無比絕望,我放棄了掙扎,試著去接受這樣的現實:我從身材高大的男子漢,變成了十六歲的姑娘!

我重新讓自己靜下心來,仔細看著這位姑娘的模樣,他並沒有自己的神識,除了我的靈進入他的身體,這個身體再沒有其他訊息。我當時並不知道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情形發生,我只在內心不停想著:「我是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就算要重生,不也應該要找一位男子漢的身軀使用嗎?怎麼會重生在一位姑娘身上?」當下我的內心一直找不到答案,直到後來,我才慢慢知道原因,原來這是我修行中尚未放下的障礙。

這位姑娘的容貌很美,似乎在我過去的記憶之中出現過,他讓我有種似曾相識之感。我不記得自己是在什麼時候見過這位姑娘,但當我看見這位姑娘的美貌之時,他讓我感到賞心悅目,我的內心起了微細的變化,我不知道這已經影響了我的修行成就。

我不敢去碰觸這位姑娘的身體,我不敢看,也不敢想像。我在這位姑娘的身體裡只有規規矩矩地待著,深怕自己一個不小心就會誤犯錯誤之舉,所以我的任何行為都特別小心翼翼,甚至還有些緊張。

我意外地進入這個空間,我想知道這是個什麼樣的地方,想看清楚自己到底到了什麼樣的空間之中。這層空間令人感覺相當不同,在空間裡有一座村莊。這座村莊我看不見盡頭,感覺村莊好像很小,但又似乎很大,我無法看清楚。但我發現在自己心量小的時候,看到的就只有眼前這幾戶;當我的心量變大之時,好像無量無邊的住戶都會無止盡地出現在我面前。

起初我並沒有發現到這一點,當我走進村莊裡四處觀看,我看見幾戶人家時,我開始感到空間變得擁擠,令人難以喘息。原先我並不知道這一層意義,後來我才知道,原來是自己心量太小,縱使空間中有再多變化,也是自己的心應該調整。心量若是不大,再怎麼轉換空間,心裡的內在層面還是會一樣。心若未轉,心中永遠都會是吵雜、擁擠的。故重要不是在外在,而是在於自己的心有沒有改變的能力。

是心轉境,還是境轉心?

空間所遇,只是緣,改變與變化,是在於自己的心。

這就像是我當初選擇到了山洞內閉關,我雖然到了一個與世隔絕的清淨之地修行,但是我的內在沒有改變,縱使外在的環境改變了,但當環境一產生變化,自己的心還是容易會受到影響。此時便要問自己:「究竟是自己的心境能像山洞一樣清涼,沒有任何吵雜之音?或者只是自己想要這樣的清淨,但內心卻還像是世間一樣吵雜?」如果自己還屬於後者,那樣自己即使選擇到了清淨的環境中修行,那只是在逃避內在的狀況,內在的妄心只是被遺忘在角落,當自己又再度遇上環境中的改變之時,內在的個性就會再次顯現出來。

在這件事上,我發現自己的心量太小,沒有辦法容忍外在影響,不知道要改變自己。現在我才明白自己當初選擇入山洞修行,沒有深入改變內心,同樣不是在修行。因為當干擾又現前之際,自己同樣會再次受到影響。原來真正要改變自心,是自己真正要改,調整自己的心量,還要不有計較、分別。要把外在與自己當作是一體,是自己要能包容,自己的心要能有定。不動,便可以同體共存。

修行的微細,正是修行的重點。經過一步步的覺察之中,我發覺到自己的修行還有很多的複雜之處需要改變。原來修行並不是我自己所認為的那樣,還有太多深層的內在問題須要改變。原先我在村莊裡沒有看到任何人,我發覺這是因為自己的內心都只觀照在自己身上,這就像是我當初在山洞內修行靜坐,我所知、所改的都只是自己外在的狀態,以及自己身體的變化,我只有調整自己的修行形象。而這些情況都是經過自己修調以後,讓我以為自己修行很好的外相,原來這都只是一個自我虛想的幻境。

在這座村莊裡尚未遇到人以前,我認為自己修得很好,是有修行的模樣,但漸漸開始在村莊中遇見人以後,我發現自己的內在悄悄地出現了轉變。剛開始我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內在變化,但我發覺這是很嚴肅的問題,原先自己只修行在自己的外在表相上,所以自己所看到的層面就只有自己的表相之處,內在的問題自己都還無法知曉。就像自己只知道外表所學的修行模樣,卻不知自己的內在發展變成什麼模樣。

當發現此事以後,我決心想要試著突破,我嘗試想要接觸村莊裡其他的人。我開始四處在村莊內行走,遇見了形形色色不同的人。在當時我發現自己內在,突然有種聲音像在說著:「這些都不是與我有關的人。」我看見這些人的身上都有許多的習氣,而這些習氣都不是修行人該有的模樣。我不想自己也變成這樣,所以我的內心牴觸與這些人接近,內心認為這些人會影響到我的修行。當我看著村莊裡的人們,內心驚訝為什麼這些人會是這種模樣。有的人情緒苦悶,有的人神情凶惡,有的人高傲自滿,有的人生性多疑,還有的人悲觀負向,有好多種不同模樣的人。當看見這些人,我真的不知道如何面對,我在心裡想著:「為什麼這些人會是這種模樣,難道他們不知道改變嗎?」我在當時便告訴我自己:「我絕對不要有這種模樣。」我相信自己會像是個修行人,是修行人的模樣。但當時我所不知道的是自己的內心世界成什麼模樣,我只知道自己所表現的一定不能變成這樣,因為自己是修行人。這些都是道理上說要改變的樣子,所以自己絕對不能有這些表現;但我所沒想到的是,原來這些習性在我身上都能找到。

我發現自己並不能接受自己有這樣的習氣問題,這是我第一次看見自己有這樣的內在模樣,我很驚訝,也非常沮喪。這麼多年在山洞之中修行,我認為自己已經斷掉所有世間的習氣。原本我以為自己會在山洞意外中去世,可以往生清淨之地;但是沒想到我會重生到一位姑娘身上,現在又發現在村莊裡看到這些形形色色的人,他們的習氣在自己內在之中也是存在的。當發現自己的內在還有這麼多習氣,我真的難以接受,我無法面對自己的修行真相。

真相,常會是殘酷的現實。我持續走在村莊裡。當我看見一位富家公子經過,我看到他的身上有著高傲,且目中無人,他認為大家都比不上他的那種心性,讓我忽然感覺到熟悉,原來我也有這樣的姿態,我認為自己修行修得很好。所以當看見他人的習氣、個性之時,看著這些沒有修行準則的行為,我會在內心產生排斥,自然想要遠離這些人。

我從不知道自己的內心居然也是如此高傲的。這麼多年,在我的眼中只剩下修行的準則,過度執著在修行的外相上,所以自己沒有辦法容忍任何非修行的行為,因此我看人的眼光也同時變得不同,產生許多分別心念。過去,我沒有意識到自己的內心中有這麼強烈的分別心,這份高傲隱藏在我的內在心性。我沒有發現自己會這樣看待他人,一直以為自己就像表相上的隨和、好態,此時的自己才恍然大悟,原來自己真的錯了。

我開始重新反觀自己。過去,我也懂得反觀自己,我知道看自己、改變自己,這些道理我都明白,也使用在自己身上;但現在才知道,原來自己還是停留在表相上,並未真的深層改變內心。我在山洞中修行之時,我自觀自己,曾經真的認為自己的身上再也看不到這些修行以外的行為。那時的我覺得自己修行境界很高,在我看到世間人的習氣時,我的內心會有評論,會產生分別,認為這些是世間人,而我自己已經是修行已久的修行人。這樣的見解,對我有許多的誤導。這些年雖然我修行改變了許多,許多習氣在我身上也已經看不見,我的外表看上去確實是一位老修行人,直到現在我才知道,原來這一切都還有更深層的層面需要解開,修行原來只有更深、更微細,修行是沒有止盡的。此時我才終於知道,自傲、自滿有多麼愚痴!

我繼續走在村莊內,從原來沒有看見任何人,到後來我看到許多不一樣的人。我原本是相當排斥此些人們的變化,到後來我開始改變自己,重新再往更深層的內心探討自己。一路上,我看見許多不一樣的人,但我學習轉心念去看待,我學習去體會、包容,並且自我成長。我開始不再像是以前那樣,使用修行準則來看待人事物。我雖然會要求自己做到這些修行準則,但我知道自己也不能做到完全,所以我會學習去看見自己還需要再改進的地方,同樣也學習包容他人。自己都沒有辦法做到最好,我告訴自己,別人也還在學習。從這次的改變之後,我發現自己變得不同,我學會深入學習,也會用不同角度看見一切人事物,此刻我才真正懂得修行,而不是只依在自己的修行境界之中。

我體會到修行不當只是修行在準則之上的表象,而是應當探尋內心,是知道此些變化,而心不有分別;是知道心能融入這些變化,心不當有變異。或許有些人會像當初的我一樣,害怕自己會偏離修行模樣,當時的我內心總是執著在:「修行怎麼能夠有這些變態?修行怎麼能夠高傲?修行怎麼能夠多疑?修行怎麼能夠凶惡恐怖?修行怎麼能夠沒有修行人的樣子?」但當時的我執著在於此些修行準則上,便只會停留在表相,而不會修行內在深層。修行並不是容易做到徹底改變,要改個性並不簡單,所謂真正修行,是不斷地往內在逐漸地改變。若像當時的我,只停留在表層,永遠無法知道自己的內在還未改變。

許多人的內心都想要修行成修行人該有的樣子,但是排斥這些行為,存在於內心之中的個性還是不會消失。

不是看不見的問題,就不存在問題。

修行都應該要有改變之心,不是光只有道理,而不去行動。「道理」可以在許多修行人身上做得很好,但是內在卻不一定能有所改變。一位真實想要成就之人,如果有這些,內在都還有太多不足,隨時都應當精進。精進是用功在於內心,不一定要讓別人看見,而是自己應當知道自己的內在是否有在改變。自己要深達自己的內心,若是不能面對這些習氣,那麼自己便會無法突破更深層之自己。當自己總是避開自己的短處,那樣自己無法成長,也無法真實成就。

修行改變,是要不斷突破自己。

曾經的我,一直以為自己已經修得很好,我已經忘掉自己內性之中的真實模樣,外在的改變讓我迷失自己,錯誤以為自己已經改變許多。若不是這次經歷這些事,我的一生就會這樣過去,最終我也錯失了真正修行的機會,即使我的一生都在閉關修行,一生還是枉度。

這是很嚴肅的問題,如果不是我在自己的內在之中看見,我真的難以接受自己不同的內在心性。當我發現自己的真實內在之後,我才真正覺悟到,修行並非我所想的那樣,原來我自己只是在修行一條自己的修行路,而這條路上只有我自己所能夠接受的改變。當有一天還有人告訴我,我的身上還有這些個性、習氣之時,我會不能接受,因為這些不是我所認為修行之路裡面應該有的,我會將這些習氣問題排斥在外。我認為這些是與我無關的,但我沒想到原來自己不能學會包容之時,那已經反映出自己的內性同樣還存在這些問題,自己難以察覺,是自己無法面對,所以將之排斥、分別。

一位修行成就之人,真修行成就的樣子,是可以坦然面對自己所有的模樣。自己應當自知,在於內在還有多少不同的樣子?真修行,是能容納好與不好,能真正含容萬有。不害怕往自己的身上找出錯誤,是要真正知道改,要知道自己還有哪些值得改變,這才是使用這個身體,真正需要努力之處。

不再只有關心身體修行的美好之相。

當我知道這些,我知道自己的修行還有過多的假象,我真的好慚愧!我知道自己的修行只是在自欺欺人,原來自己修行這麼多年都只是表象,只有掩飾住自己的愚俗而已。

修行如此高深,修行真的不容易,是自己要真正能夠作主。修行不再只有表象,而是應當知道自性突破。

重生在這個空間,我成為了這位姑娘。原先我不知道自己為何會成為這位姑娘,現在我才終於知道,原來這位姑娘一直存在我的內心意識之中,這是我深藏於內在的愛戀之心,沒想到自己的內心還隱藏著這樣的欲望。我很難想像自己修行一生還會有此種愛欲。當我發現這個空間是我自己的內心世界,我很難想像一個人的內在有多複雜。人體內有著多重變化存在,空間層層疊疊,都是在不同空間中可以看到,而自己的身體內不也是如此?

這些來自於我的體內意識,我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重生在一位姑娘身上。當我逐步檢討以後,才發現原來我的心中還對男、女存有異念,這是在微細之中的想法,是修行人皆應當注意的。起初剛發現自己變成女態甦醒之時,我很驚訝,因為在我的觀念裡認為男女授受不親,所以我不能接受我一個男子漢大丈夫怎麼會變成一位姑娘。後來我才發現自己會害怕去面對這位姑娘的身體,是擔心自己會看到姑娘的身體,這是隱藏於內在深處的問題,因為在我的腦識中還有男女之別,自然也會有男女之特徵差異。從這之中「我發現自己還對女相會產生波動!」雖然我很不願意承認這項事實,但這卻是真實存在,我並沒有看破男女之事,只是於修行過程中被自己隱藏而已。

修行人須要看破紅塵,亦是指須突破男女之事,雖然修行會將男女眾分開,彼此相處也會有距離,表象上雖然做到此些道理,但於內心若還是有波動,或者看到異性會受到影響,那樣都還尚未突破。過去的我長時間在山洞之中,許久時間從未見到女眾,我亦以為自己已經無欲無求,清心寡欲,殊不知自己的內在還會有這種想像。過去的修行裡,我從沒有想過這些內心裡的想像,汙濁之思想,現在我才悟到,身之體只是因緣所變,但內在所想才是清明程度,自己是否清淨?

回想起過去,在養父母家生活,那時候年紀還小,並不懂什麼是男女之情,只是看見過養父母感情和睦。長大後,曾遇見過容貌美麗的女子,我那時並不知道何為動心,只知道自己在看見長相貌美的女子時內心會喜悅,而當看見男子時並不會有這種感覺,我不知道這是為異性吸引。我在當時,經常會想要看見這位漂亮的女子,他的容貌就像我現在重生的這位姑娘。那時候我常常會遇見他,他就住在養父母家隔壁,他年紀比我小兩歲,我並不知道什麼是喜歡,我常會特意經過他家門口,只為了想要多看他一眼。我也會躲在他常出現的地方偷看他,他的一顰一笑都深深觸動著我,我一看到他,就會感到心情愉悅。

直到有一天,我看見有人來到他家提親,不久他便嫁給了別人。我在當時失落了一陣子,總覺得心中像是空了一處,心裡有些難受。後來時間久後,我也忘了這位姑娘。直到現在,這位姑娘成為我重生的模樣,我才知道這在我的意識內有這麼深的影響。我不知道自己的內心會對男女有欲望,我好驚訝!這像是一道重擊,重重地敲醒夢中之人。

空間之中無限層級,心之所想,便是所現。當自己有同樣欲望之際,空間會帶領自己到達欲望中的幻境。為什麼我會到這樣的空間之中?原來我的內心一直從未改變,我還對五欲六塵有所追求,只是自己沉浸在修行表象之中,自己不能自知。

追求,會在修行中容易產生幻境。因為自己容易順隨著欲望,而會產生相應之幻想,當自己不易察覺之時,這樣的變動便是自己所不能自止的,自己會受障礙於其中,無能突破。

於此之時,我才發現真正成就不會有所追求,也不會有任何境界,一切盡在自然之中,真性自在。

在我的內性空間裡,我以為自己進入了姑娘的身中,但是沒想到那也是自己身體內部的一層幻象。當我從幻境中醒來之時,我像是做了一場很長的夢,夢醒後,我睜開眼睛,才發現自己原來還在山洞中。這場夢境讓我看清楚了自己的內在,我發心想要重新改起。當我看見自己的內在還有這麼多問題,我才知道修行要改個性並不容易,自己的身體裡還有許多需要面對的錯誤與問題,要從根本改,不再只是表面做道理而已。

這次我回歸了身體本處,我相當珍惜,因為有了此次機緣,我才能看到自己修行上的缺處,我很感恩自己還有機會可以改變。很開心自己能夠將這些修行經歷分享給大家,希望讓真正想改變、想修行的人,可以知道要往內在修調,真正改變。

我回到山洞之後,精進地往內在修行,我決定踏出山洞,到世間磨練自己心性。遊歷了數多座城鎮,到過許多形形色色的場所,接觸著數多種不同模樣的人,最後我真的想要放下了,我知道了自己內在所有的事。

經歷數多年的時間,我再次回到山洞中,我真實地放下身體,靈性出離身體空間,此刻,我來到了辟支佛法界。

身體含有無量空間、無量世界,身體亦是無量劫之綜合體,要自知身體之千變萬化,知道自己的內在,知修調、改變,如此才是為真修行。修行是要突破此身,提升自性程度,因為修行是在往內在改,那是自己靈性深處的習氣、欲望。若是自己可以知道改變這些,那樣在這個身體與靈性的配合過程,可以真正達成效果,突破自性。

我佛慈悲,感恩澳洲香光大佛寺,感恩蘇佛,讓運澄能有此機會得能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修行之中,自己經歷了那場夢境中的內在世界後,看見了身體內部有許多需要改變的問題,我也知道了自己修行的不足,才開始不斷努力想從世塵中修行,從各式環境中突破自己的內在。終於我真的放下了自己的身體,來到辟支佛法界,但是我的修行還是不及西方極樂世界。

因為修行機緣不同,我並沒有機會得遇大法宣揚,即使我是生長在佛法弘揚的唐代,但當時候的我並沒有選擇佛法,我選擇了自己修行。在我當時的修行情況,雖然最後突破了自我,來到辟支佛法界,但我的內在還是不及佛心的無量寬廣,因為我只是為了自己的內在突破,我還未有廣度眾生之願心。所以我只是為了我自己,而沒有捨己為眾,沒有服務眾生,更沒有超度眾生。

我的修行故事只適合讓大家學習突破身體,及改變內在個性,我的修行還未達究竟。要真正修行到達西方極樂世界,那樣才是真正無邊心量,才是真實的修行之境。

我佛大慈大悲,感恩蘇佛給我這個機會,讓我能與大家分享修行故事,也感恩讓我有機會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我很珍惜此次的機緣,我會再繼續精進修行,不再成為修行成就的自私者。我很懺悔自己過去的無知,只顧及在自己的境界上,我會努力改變。感謝給我這次的機會。此際我願隨佛出家,隨佛救世,法名釋運澄。運澄叩謝佛恩,感恩蘇佛,南無阿彌陀佛。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璽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