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訪】 地獄第二殿閻王—楚江王

02

訪問地獄十殿閻君 第二殿-楚江王  

二O一八年四月三十日 星期一 下午兩點三十九分

法慈法師:

禮請二殿楚江王分享自身經歷以及如何成為閻羅王,阿彌陀佛。

楚江王:

聽完幾位閻王所講,深知蘇佛用心良苦,欲要藉此機會教化世間人們,只要有一二位聽了故事得以警惕,就值得了。且就直接開始進入正題。
本名林昌明,生於朝代更替之時,正逢戰亂之際,從小父親就因參與戰事未能回家,未曾見過,母親獨力扶養我長大。從有記憶以來,母親雙手從沒有停下來過,總有做不完的工作,彎腰的時間永遠比挺直的時間還要長,久而久之,腰漸漸再也不能挺直。常常因為長時間蹲下或是彎腰,沒辦法站立起來,我總是待在母親的身旁,深怕一個不小心,跌倒在地。吃飯對於我們,更是重要大事,只要有東西吃就夠了,不知道什麼叫做吃飽。而母親總是優先將東西給我,但我清楚地知道,母親的身體一天比一天還要虛弱,繁重的工作,得不到體力的補充,不正確的工作姿勢,讓母親的狀況劇烈變化。每當吃飯之時,我總是偷偷地吃兩口,便告訴母親,我已經吃飽了,在外面看有果樹,已經先採了幾個吃下肚,剩下就留給母親吧!

就這樣,我們母子相依為命到我十歲之時,母親的身體終於承受不住,過度疲勞,病倒在床上。我頓時不知所措,幼小無依靠的我慌忙跑到街上,尋找大夫為母親治病。身無分文的我,不論走到哪間醫館都被趕出門外,但我不在乎,只要能夠拯救娘親的命,我都無所謂。大雨突然降下,街上所有的人瞬間都躲入屋內,剩下我一人,不知如何是好,被大雨淋溼全身。我默默地走回家中,看著躺在床上生病的母親,我跪於床前,默默對母親說:「孩兒不孝,無法為母親尋找到醫生治病。」叩首於床前,這夜母親終究因在體虛沒有藥物的治療下,撐不過去,在天明之際,撒手離開人間,奇蹟終究沒有出現。

徹夜的長跪,讓雙腳麻痺,無法動彈,雙眼眼淚早已哭乾,臉上所殘留的,只剩兩行流淚的痕跡。默默地側坐,按摩已經麻脹的雙腳,緩了一段時間,站立於床前,對著母親的屍首喃喃自語:「我會盡我所能,讓這樣的事情減少發生,這世間應該要有溫暖,而這樣的溫暖是不需要任何的代價。」這時開始,我心中有了前進的目標與努力的方向,努力背起母親冰冷的屍體,拖著沈重的步伐,一步一步走向城外。沒有多餘的金錢辦理後事,在城外的樹林,用雙手不斷地將泥土挖開,就算雙手已經破皮流血也不曾理會。簡單地將母親埋葬後,找了一塊大石頭,努力地推向母親的土堆前,方便日後辨認。在土堆前磕了三顆響頭說道:「等待我有成就之時,再將母親之墓重新翻整。」語畢,掉頭就走。回到家中,收拾起簡單衣囊,想要離開傷心之所,但卻不知道該往何方,也不知道三餐該往何求。拿起行囊走出家中,隨著道路往前,漫無目的地走。肚子飢餓之際,採野草、樹果止飢,身上的衣物被植物鉤破,變得破破爛爛。

一日走在山中小路上,因為過度飢餓,找不到食物及時補充,不慎昏倒在地。一位採藥老翁剛好從山中返回,看見昌明昏倒在地,全身破破爛爛,雙腳腳底磨破流血。老翁不放心昌明,想要將他帶回家,力量卻又不夠,取出身上隨身藥膏敷在腳底,拿出水袋一點一點地從昌明嘴巴倒入,在周圍簡單地布置,防範蚊蟲、蛇類之味道,靜靜等待昌明甦醒過來。一刻鐘過後,我緩緩地甦醒,飢餓的肚子瞬間發出聲響,還沒等我反應過來,老翁已經將糧食遞給我,心中生起一股暖流,有多久沒有人關心過!默默地接過糧食,低聲說道:「謝謝」,慢慢地吃。老翁:「你怎麼一個人在山中呢?」昌明道:「我沒有家了,我不知道該往何處去,四處漂蕩。」老翁言:「那你接下來有什麼打算?」昌明道:「我不知道,走一步算一步吧!」

講到這裡,老翁沈默不語。我低頭吃著,看見老翁身後的採藥籃,抬頭詢問:「爺爺,你是醫生嗎?」老翁言:「是啊!我上山收集藥草,以備不時之需。」昌明道:「那我能不能跟你學醫術?我的媽媽就是因為當初沒有錢請醫生而過世而亡。我希望我可以學到,去幫助更多貧苦的人,免費幫他們治療,讓這樣的悲劇不要重覆地發生。」老翁言:「我這輩子原本是不打算再收弟子;但看在你的善心之上,我會先給你一段考驗期,等你通過考驗之後,我才會正式教授你醫術。這不是一兩天就能夠學會。醫術包含辨認藥材、採摘藥材、藥材藥理、藥材配合、熬煮藥材,這些都是最基本須要學習的內容。當你這些都能夠掌握,才有辦法教授你更深入的內容。你以後就叫我鬼爺爺,明天就隨我回家,今天早點休息,回家還需要一段路。」我馬上跪在地上,對著鬼爺爺磕三顆響頭,感謝鬼爺爺給了我一個機會。這夜難以入眠,也是改變我一生的開始。

次日,跟隨鬼爺爺,經過半日的路程回到一處山谷。山谷之中種植各種藥材,一進入便聞到濃濃的草藥味,一大一小木屋矗立在山谷中間。鬼爺爺將我帶入屋內,告訴我,從現在開始,將在這兒生活與學習。帶著我,介紹生活環境。大木屋內主要是生活及煮飯,小木屋存放藥材及書籍,以後主要的學習都會集中在小木屋教學,只有在煮飯與睡覺才會回到大木屋。簡單地安頓後,鬼爺爺將我叫到屋外:「看見山谷中的藥材與藥田嗎?」我轉頭過去看了看,只看見大樹與雜草,並沒看見什麼像是藥材,回頭說道:「只看見雜草與大樹。」鬼爺爺笑了笑:「明日你要開始整理田地,但是不能破壞藥材,我不會告訴你哪些是藥草,你要自己去判斷,如何去判斷就要自己去想了。所有的東西都在小木屋內,你都可以使用。」我看著藥田想著:這麼大的地方要整理多久呢?外表上,點了點頭。鬼爺爺轉身,帶著我進房間休息,爺爺說:「好好休息,明天就要開始整地了。」語畢,將門關上。

我待在房間內,心中默默地對自己說:不論是對母親的誓言,還是感激鬼爺爺的救命之恩,要好好地努力!趕緊躺在床上,享受久違的溫暖。這夜是母親離開後,睡得最好的一天。

次日,天還未亮,便早早起床,將自己打理好後,推門而出。觀察到鬼爺爺還沒起床,小心翼翼地走去小木屋,尋找整理田地的工具。木屋一推開,藥材分門別類放置在木櫃之中,外面標示著名字。另一邊擺放著大量書籍,工具則有專門的擺放。還年幼的我,想起鬼爺爺的話,「不能破壞藥材」,可是自己根本不認識,苦惱了一陣子,看著書籍,突然想到:我不會,可是書籍當中有記載啊!衝向書櫃,一本一本地翻閱,字看不懂,但有圖可以辨認。不斷地翻閱,找到一本上面記載許多圖案,看起來像是藥材。歡天喜地拿著書籍,手上拖著鋤頭,走向藥田,拿著書本一頁一頁地翻找,一張一張的圖片去確認有哪一些是藥材,哪一些不是。沒有察覺時間過去了多少,回過神來,發現鬼爺爺站在藥田之外,笑呵呵看著滿身泥巴的我,我摸著頭傻笑。鬼爺爺:「傻孩子,先回來吃飯吧!吃飽才有力氣。」我才驚醒摸摸肚子,肚子叫聲連天,我紅著臉趕忙向外跑去,大聲喊道:「對不起,對不起。」

簡單用餐過後,鬼爺爺笑著:「你要如何區分藥材與雜草的區別呢?」我從身後摸出那一本書說道:「我不認識字,看著圖案去比對,不知道這樣對不對?」鬼爺爺摸摸我的頭:「沒錯,但是要學醫術不能不認識字。我會教你識字。這裡有幾本書,也是介紹藥材,你就先看著圖片去辨認。明天開始早上整理藥田,下午學習識字,與藥材介紹。」從身後摸出幾本書交給我,我歡天喜地地接過,大聲高呼:「謝謝爺爺。」

抱著書本走向藥田,再一次重新確認圖案,深怕看錯,將藥材當雜草去除。這一天除了吃飯的時間外,都在藥田當中比對圖案。每當比對一種成功,都讓我歡喜無比。直到太陽下山,看不見圖案,才從藥田當中離開。帶著全身泥土回到木屋,簡單地用過餐點,梳洗後,躺在床上,馬上進入夢鄉。次日晨間,如昨日,先去藥田辨認藥草。下午則是由鬼爺爺開始教授第一堂課。爺爺在第一堂只教了我一個字「仁」,對我解說:「仁,看到這個字就明白,人生存在世,不能夠只想到自己,尤其是為醫者,更須要能夠體諒病患的心情與狀況。若學醫只是為了金錢,那麼你永遠也只能醫療身體上的病苦,無法醫療心中的疾苦,因為你並不懂得細心與體諒,你注定成就有限。」年幼的我,聽得懵懵懂懂,只知道要努力將爺爺的話記住。接下來,爺爺拉著我的手練習寫這個「仁」字,用木棍子在地上的泥沙上,不斷地練習,錯了,就用腳將地上撥一撥,讓泥沙恢復原狀。地上就成為我寫字最大的練習地方。

每日在爺爺不斷地授課下,認識的字體越來越多。爺爺交給我的書籍,我也開始慢慢閱讀其中的內容,辨認每一種藥材的名字與特徵,慢慢累積經驗。藥田也在我的整理之下,變得井然有序。這樣的日子,日復一日地過去,時間過得很快,一眨眼已經從十一歲的男孩變成十八歲的俊俏青年。多年的勞動,讓身體變得強壯結實。在爺爺的教授之下,在醫術之中,算是進入熟練階段,接下來,就要靠經驗的累積,以及實際的醫療。

在爺爺的同意之下,我離開了山谷,踏上遊歷四處之旅。第一站,前往了一處城市當中的貧民區,擺攤看診,積累經驗。有許多人都因為昂貴的醫藥,而耽誤了就診的時間,因小病積累過久,而導致留下後遺症或死亡。從小生長在貧民區的我,深深瞭解這樣的狀況,能夠減少收費就盡量減少。除了必要的中藥材之外,基本上,看診都不收取費用,甚至有時候貼錢買藥給病人。慢慢地,這樣作為被醫館知道,開始抵制,不販賣藥材。從未面對過這樣的狀況,我不明白為什麼救人還會被抵制,這讓涉世未深的我受挫。為了突破這樣的局面,不斷地拜訪藥材商,希望他們能夠提供一些藥材給貧民使用。但這樣的要求都被拒絕了,甚至有人告訴我:「沒有利潤的事情是不會有人去做的,你放棄吧!」我不甘心,好不容易能夠救人,卻被這些唯利是圖之人干擾打斷,拖著疲勞沈重的心,回到暫時的住所,躺在床上,沈沈地睡去。

夢境中,一位老者帶著我不斷地向前走去,走到一座巨大的府邸,兩旁巨大的石獅趴在兩側,匾額上大字寫著「蘇府」,鐵畫銀鉤,帶著磅礴大氣。老者沒有做任何的停留,領著我走入府內。穿堂而過,進入一房間內,看見一名年輕貌美的女子躺在床上,面堂紫中帶黑,躺於床上。老者轉身向我三鞠躬,開口:「麻煩公子拯救小女,聽聞公子醫術無雙,懇請出手醫治,只要能夠治好,任何條件我們都願意付出。」正要出手把脈之時,眼前一片漆黑,再度睜開,發現自己仍躺於床上。不太明白這樣的夢是有何意。隨即開始每日的看診,但為了藥材補充之事仍舊煩惱,結束今日的看診。

走在道路上,腦海中還在盤旋解決之道,走著走著,看見兩邊熟悉的道路,好像在哪裡見過。再向前走,看見兩尊巨大的石獅,張牙舞爪,好不凶猛!匾額之上大大寫著「蘇府」,瞬間想起夢中之事。上前叩了叩門環,許久過後,一門童前來開門:「你是何人,有什麼事情嗎?」吾答:「小醫林昌明,不知貴府千金是否需要幫忙?」門童道:「你是聽聞消息前來的嗎?」吾答:「什麼消息?」門童道:「你不是聽聞我們蘇府廣招群醫尋求醫治千金之法嗎?可惜時間已過,群醫也沒人有辦法醫治。」吾答:「我是受一老人之託夢,拜託我前來醫治貴府千金,不知道我是否可以幫千金把把脈?」門童遲疑一下答:「請稍等,在此等候,我先通報夫人。」轉身向內跑去通報,沒多久,門童氣喘吁吁跑回來說道:「夫夫夫——人有請,請隨我來。」跟隨門童進入,看見府上兩側,亭臺樓閣,雕刻精美,進入大廳,看見一端莊婦人坐於上座。跟隨門童上前,門童說:「夫人,醫生帶到,小的告退。」我上前一拱手:「小醫林昌明,拜見夫人。」夫人言:「聽說你是受人所託,前來醫治小女,請問是受誰所託?據我所知,除了上次廣招群醫之外,沒有任何家族之人在外尋找醫生求助。」我答:「稟告夫人,是一名老者。」大概描述長相後,夫人大驚:「那是先夫,他很早就離開我們母女倆,沒有想到他仍牽掛著我們。既然是他所託之人,必當有他所考量之處,就請先生為小女看診吧!」

起身領著我向內走去,走到一房間外,轉身說道:「小女就住在這裡,從小他為了此病已經受了不知道多少苦,希望先生能夠助他脫苦。有任何的需求都可以提出,先生,請進吧!」推開房間領我入內,一妙齡女子躺在床上,如夢中所見面堂紫中帶黑,沈睡於床上。「請夫人將千金的手移出,好讓小生可以把脈。」夫人上前將千金之手從被子當中拿出,我將手搭於手腕脈搏之處,仔細地感受跳動與頻率,腦海中不斷地比對爺爺所教授的醫術及書籍。腦中一閃,發現這並不是病,這是氣血循環不好,瘀塞於全身,而面堂更是嚴重。默默地思索解決之道,想起爺爺為我瘦弱的身體所配置的藥浴,能夠刺激血液的循環加速;但千金的狀況比較嚴重,身體很虛,劑量不能夠太強。反反覆覆確認配方沒有問題後,開始對夫人講:「我觀察令千金其實並不是生病,只是氣血循環過慢,加上有些血液阻塞,才會導致面容呈現如此顏色。有一法可以嘗試看看,加速血液循環的速度,讓其自身的循環系統慢慢加速恢復正常,應該就能夠恢復原樣。至於血液阻塞之處,以針灸方式通順,雙管齊下,加速千金恢復的速度。不知夫人是否願意讓小醫嘗試?」夫人聽聞這一番話語,沈思片刻後,答應我的醫療方案。將所有需要的藥材都告知夫人,並詢問夫人是否能夠為我準備一批常見藥材。夫人二話不說,直接答應。隨即告知夫人,「明日早晨之時再來府上,先行告退了。」語畢,轉身離去。

回到住處,將明日的治療方案再度推算,確認步驟及細節,將身上的器具拿出來整理,擦拭乾淨,收拾好,做一套養生操,鬆開筋骨,提早入睡,養精蓄銳。隔日一早,簡單用過早餐後,背上隨身器具,起步前往蘇府,準備醫治千金。

進入府內,便聞到濃濃中藥味,踏步進入大廳,向夫人問安後,詢問:「是否都準備好了?」夫人答:「是,藥材都已經按照昨日所開配方熬煮,並將溫度調試完成,接下來的步驟,就要等小友幫忙了。」吾言:「千金先泡於藥水之中,直至全身氣孔打開,再行施針。前面這個部分要麻煩夫人幫助令千金,等待氣孔打開之時再通知我。我在外等候,以免失禮。」與夫人討論完畢後,開始整個醫療流程。當千金氣孔完全打開之際,快速使用金針刺入體內穴道,使氣血流通更加快速,並將瘀血排出。整個流程大約兩到三個時辰,整套流程完成之後,見千金之臉面帶紅潤。夫人歡喜下令擺宴歡慶,慶祝千金恢復健康。轉身握住我的手說道:「有任何的需求都可以提出,只要在蘇府的範圍內都可以滿足你。」吾答:「希望貴府能夠定期給貧戶提供免費的醫療措施,讓貧苦之人也能有得到醫治的機會,帶給他們一線的希望。我即將離開,而千金之軀亦要再使用藥浴浸泡,增加氣血流通之速度,大約一至兩個月會有更明顯的改善。」語畢,將東西收拾之後,收起當初請夫人多準備之藥材,背上行囊,與夫人拜別離開。

也因為此事,江湖開始流傳,有一醫生在四處流浪,為貧戶治療醫病,而若遇到貪官汙吏也會出手醫治,但收取高額的診金,購買藥材,醫治貧戶,或購買糧食救濟。也不貪名、貪利,只求用自己之力扭轉貧戶之狀況,如同幼年之自己一般,帶給世間一點點溫暖,希望能夠減少當年事情再次地發生。而這樣的努力,一做便是三十年,四處地遊走,不斷地醫治大眾,也被人稱「濟貧醫生」。一生並未結婚,隨身只收一藥童協同醫療,也將一身所學傳授與他。

每當母親祭日之時,總會回到墳前,報告自己的近況與努力,也對母親說一聲抱歉:「沒有多餘閒錢整修墳墓,恕孩兒不孝。一身毫無分文,身帶皆是藥材與器具,用於救助他人,相信母親也不會在意這些身外之物,等待孩兒完成使命,便會去伺候母親,報答母親的養育之恩。」每逢過年,則是回到谷中陪伴爺爺,直到遊歷第十年,爺爺坐在椅子上含笑而去,天空瀰漫著清香。簡單地將遺體埋葬在山谷之中,沒有過於繁雜之祭典,三炷清香立於墳前,告訴爺爺會將教授之醫術用於救助更多之人,以報爺爺的恩德。從此再也沒有回谷中,四海為家,醫治眾人。

五十二歲那年,一日夜晚當中,夢見自己走於黑暗道路之上,兩旁陰風吹過。我並不畏懼,我一生光明磊落行走於世,往前行,見到一手持書籍記載之官員。官員上前詢問:「是林先生嗎?」吾答:「我就是,有什麼事情嗎?」官員:「有人想要與你見面,請隨我來。」語畢,轉身向前走去。隨之跟上,約莫半個時辰的路程,看見一殿宇座落於前,磅礴嚴肅,匾額上高掛「第二殿」。進入殿中,看見相貌威嚴之中年男子站立於中,官員上前低聲道:「大人,林先生到了。」中年男子看見我大笑,我還沒搞清楚狀況,就被中年男子拉至大殿。之後,並悄悄告訴我,只要接替閻王之位就有機會拯救我的母親。我聽聞大喜,詳細詢問之後,表明願意。而中年男子特別交代,有一尊在世佛,化名蘇居士或蘇師姐,有時會需要幫助,一定要優先處理,而他也是拯救你母親的關鍵,當有機緣時,可以提出幫忙。隨即交接後離去。而我就在那夜睡夢中離開世間,結束了短暫的一生。

楚江王:

希望我的故事能夠讓世人有所清醒,一生時間短暫,應該盡早行善。感恩南無阿彌陀佛,感恩蘇居士,阿彌陀佛。懇請蘇居士幫助我尋找母親與爺爺在何處,母親名為:林氏美娘,爺爺名為:鬼不語。

法慈法師:好的,感恩閻王今日接受訪問,阿彌陀佛。

 

 

◎彌陀慈悲,救拔二位,離三途與天道,請入香光大佛寺西

方法性土聽經聞法後,發願求生西方極樂世界。

第二殿楚江王 母親:林氏美娘|鬼道

爺爺:鬼不語|天道第十五層天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慈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