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受歡迎的生命—訪問獄卒萬明志 》

訪問獄卒萬明志

不受歡迎的生命

二O二O年八月九日

萬明志:

萬明志萬分感謝我佛慈恩,香光大佛寺示現世塵,蘇佛慈悲大願,萬明志代表六十位獄卒,真誠感恩此大恩大德,萬明志等眾能夠前往西方極樂世界,此緣難逢,吾等甚為珍惜。

我的故事像是民間信仰傳奇。我在世時,是一位長相不好看的怪人。我長相不好,因此很少人願意跟我相處,從小到大幾乎都是我自己一個。上街乞討,露宿街上,有時還會被人用棍棒毆打,所有人看我就像是在看怪物一樣,我知道大家都很害怕我,怕我這樣醜陋的外相會傷害到人。

我從出生那時,就是個爹不疼、娘不愛的孩子,出生還沒滿月就被丟到大街上。我是被石頭神養大的,所以我也學會了靈通。我看得見人們的前世今生,還有下一刻會發生的事,我可以預知未來,但沒有人知道我有這樣的能力。

有一日午後,天空萬里無雲,豔陽高照,但在下一刻我卻看到了洪水氾濫,村裡死傷無數。我心裡著急想要幫助大家逃離這場厄難,無奈卻沒有人願意相信我所說的話,所有人都拿著壞葉、垃圾丟我,要我有多遠走多遠,他們不要我觸了霉頭。我不難過大家這麼對待我,我只擔心我不能救大家,只要一想到大家可能都會喪命於水難之中,我的心就好難受。我急著想尋求幫忙,但已經無人願意再聽我講話。

我跑到大河畔,大水高漲的畫面再次讓我看見,我決定一個人努力。我徒手搬來好多的石塊還有砂石,我想幫忙大家擋去水患;但這卻非是我一人可以抵擋。我自己獨自努力了好幾天,終於在水難要來的前一刻,水神出聲要我:「趕快走吧!」那一刻,我心知這一劫已經是無力挽回,我好難過,但我還是離開了!

當我一踏出村莊,回頭便看見村莊被大水沖走了一切,好多村民都在哭喊著,但一切已經來不及了,大家沒能逃離這場災難,所有人都命喪在這場災難裡。這場災難裡也包含我的親生父母親,他們也沒能逃過此劫。

水難過後,大水漸退,我獨自一人回到村莊,村莊裡已是面目全非,有太多的屍體開始發出惡臭。我一個人徒手將這些屍體聚集起來,放火燒化他們,我在內心為他們祈福,但願這些亡魂都能得到安息。在這個村莊已經沒了生氣,但我知道未來還有一天可以重振,所以我等待那麼一天到來。村莊的所有房舍都已經沖毀,我想辦法開始重建。我花了好幾年才陸續將房屋建好,重新命名為安樂園,我希望有緣前來的人都能夠在此地得到安樂。

安樂園內,我用當地的樹木當作建材,我蓋了好多間房子,還用大片面積種植了許多農作物,當農作物成熟時,我就會收割,拿到鄰近村莊去賣。好幾年的時間過去,安樂園也完成了,再加上每年固定賣出的農作物讓我有了ㄧ點積蓄,我把這些積蓄全部用在安樂園上,我希望有一天「安樂園」可以真正成為讓世人安樂之處。我一直等待著有緣人的到來,我知道會有一位真正適合的人繼續經營安樂園。

安樂園剛開始只有我一個人生活在其中,我持續不停地打造安樂園內的所有建造,一邊觀察有緣的時機到來。一日的午後,終於有適合的人來了,我躲在暗處觀察他們,果然這是我每日都在等待的那位能者。他是一位出家法師,身後還帶了數位隨行的弟子,正緣經此處,因為長時間行腳,當夜希望借住一宿。正當僧人四下找不到主人之時,我才緩緩從暗處走出,起先我並未有任何神情,只是默默開始工作。僧人並沒有出聲打擾我,而是安排弟子協助著工作。我刻意製造各種困難阻礙他們,想要測試他們的真心,果然他們沒讓我失望。當日夜裡,我便開口邀請僧人留下,僧人接受了。我告訴僧人安樂園在之前發生水難的事,僧人感嘆地說了數聲:「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隨行的諸位弟子也跟著念了數聲:「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剎那之間,原本了無生機的安樂園,頓時像是多了份生機。僧人開口道:「此地須做百場超度,超度所有因時節因緣罹難之芸芸眾生。」

僧人決定留下的次日開始,一連百日,日日誦經、念佛、超度。在第一百日當天,天空綻放異彩,安樂園內處處飄香,原本如死地ㄧ般的村莊終於恢復了朝氣。僧人也留在安樂園久住,安樂園成了修行清淨地。

將安樂園交給僧人,我的內心感到相當安心,我也終於報答了生我的父母以及育我的土地,我非常歡心。這麼多年,我已經習慣了一個人生活,我還是想過著自己的生活,我決定帶著簡單行李離開安樂園。

離開安樂園以後,我開始到處行走,四處見識不同風土民情,人世間形形色色,各式各樣的因緣。想到自己從小到大都是孤身一人,這些因緣似乎也與自己毫無關係,原本我的命運是讓所有人討厭的,但現在的自己卻感到有些慶幸,慶幸自己與這些因緣都無有任何關係。笑看人世間,這是我後半輩子在做的事情。所有走過的地方,人們還是對我有些抗拒,雖然如此,但我並不在乎,因為我知道這些人的表現也都與我沒有任何關係。

我一樣可以看得見空間發生的事。有一日夜裡,我在荒涼的大街上睡著,忽然一陣慘叫聲吵醒了我,我看見是一位女人被男人強迫的痛苦模樣,我知道這是即將發生的事情,當下我還不知道怎麼幫助這位女人,時間緊迫,當我衝到這位男人面前時,黑夜之中更顯出我的容貌可怕,男人嚇得頓時沒有了欲望,落荒而逃,女人還在不停哭泣著,我不知怎麼安慰她,我把我身上僅有的外衣脫下來蓋在女人的身上,轉身回到大街上,窩著繼續休息。

隔日一早,我被一陣嘈雜聲吵醒,當我睜開眼睛,我看見的是一群人圍著我。他們說有一位女人昨日夜裡身上披著我的外衣,上吊在城外樹林內。聞言,我快速跑了出去,因為我看見那位女人還沒有死,但只剩最後氣息,再不趕快就要來不及了!我跑得很快,但在當時所有人眼中,卻是認為這是因為女人與我的姦情被發現的關係。

我不在乎所有人的看法,我只知道要趕快阻止女人尋死,很快地我找到了女人。我將女人從樹上抱了下來,我拍著女人的背部,想幫助她順氣,不一會兒,女人清醒過來。在白日看到我的面容,女人還是嚇了一跳,但很快又進入自己的情緒。女人哭哭啼啼說著昨日夜裡想要強迫她的是她的堂哥,明明昨日最後什麼也都沒有發生;但是她堂哥回去後偏說女人與鬼怪有染,恰好女人昨夜回去時還衣衫不整,身上又披著我的外衣,在眾人面前百口莫辯。女人被趕出了家門,女人悲痛萬分下,才會選擇走上絕路,但最後還是被我救回來了。

我安慰女人,生命很可貴,當要珍惜生命,既然什麼事也沒有發生,那就好好把握現在的生命及時間,好好活下去!現在挽回了自己的性命,何必要為了他人的三言兩語而決定自己的命運!我鼓勵女人應當好好活出自信,天無絕人之路,既然已經重生,就不要再沉浸於悲傷之中,放下過去,應當好好生活,不要辜負了這場生命存在的價值。女人告訴我,他有一位意中人,兩人曾經相約長大後要成親,現在算起來日子也快到了,女人想去找他,從此不再回到這個地方。我協助女人前往,女人找到了意中人,也選在吉日成親。兩人想要感謝我,但我選擇在夜裡默默離開,繼續我的漂流生活。

這一次離開,我一連走了好幾個村莊。一日,我又看見了災難,是一座城要戰爭了,我看見滿城腥風血雨。我看見了那位女人,懷裡還抱著剛剛斷氣不久的嬰孩,泣不成聲。而她的丈夫卻是被吊在城門示眾。看見這一幕,讓我震撼了,久久不能回復,我著急趕回城中,但還是晚了一步。我在暗處看見戰火迅速來到城門周圍。眼看著戰火就要攻破城門,我好擔心這些敵軍會殺害城裡的居民,情急之下,我不顧一切地往前衝。我丟了火石,燃毀敵軍的炸藥,炸藥爆炸的音聲很大,讓城裡的軍兵有了警惕。炸藥爆炸之際,我被炸飛了好遠,我身受重傷。眼看敵軍就要攻破城門,我不顧自己身上的傷,趕忙想要前去阻止,但我的力量太小,很快我被敵軍發現,我被萬箭穿身。我知道我自己必死無疑;但在生命最後一刻,我能看見城終於被我守住了,城裡的人民都安全了,城裡的軍兵擊退了敵軍,我內心歡喜,安心地闔下眼,與世長辭。

我死的那時候,正好滿五十歲。我死後感覺到有人為我祭祀,我看到是那位女人及她的丈夫在幫我收屍。還有為我建造了一間小廟,他們燃香告訴著我,他們對我的感謝。城裡居民將我當作是城中的守護神,因為我的守護,讓所有人民們逃離死難。敵軍中也有被活捉的,敵軍瘋狂喊著有鬼,敵軍誤以為是鬼守護了這座城,破壞了他們的攻城之戰。所以等大家發現我就是敵軍口中的鬼,大家對我都相當感恩。自此我當了這座城池的守護神一百年,享受將近百年的香火,到了緣滿那一日,我被帶到了陰間。

到了陰間,我同樣被派在擔任守護神的官位,相像世人所說的土地神,只是現在換成掌管其他土地,我還管理著土地上人民的功過紀錄。一直到現今已經過了將近四百年的時間,我看見世間人心不停地在變動。近幾年人心更是變化多端,人們因為貪婪與自私,造作無數多的罪業,因此地獄變得相當繁忙,每日每夜來來去去,送進、送出無數多的罪犯。

世人不知因果,不知造業可怕,業因果報,輪迴不息,還是希望世人能學好,在這裡能看到受報的可怕,世人應當警惕才是。世間的教育需要受到重視,這些人心的變化都是因為無知,才會造業。世間人的心壞了,也是因為欲望不知有所節制造成,若世間能有正法教育,讓大家知因果,徹底從心中改起,才是正向的改變。

我佛慈悲,蘇佛慈心悲力,現在澳洲香光大佛寺所做的正法教育及西方淨土引領,萬明志深感佩服之意。也萬分感謝澳洲香光大佛寺蘇佛慈悲幫助,萬明志等六十位獄卒才能有今日之機會得往生西方極樂世界。非常感恩,萬明志相當珍惜此次機緣,感恩我佛慈悲,南無阿彌陀佛。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璽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