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訪】 地獄第一殿閻王—秦廣王

01.png

訪問地獄十殿閻君 第一殿-秦廣王

二O一八年四月二十五日

法慈法師:

禮請秦廣王分享自身經歷以及如何成為閻羅王,阿彌陀佛。

秦廣王:

阿彌陀佛。此生的積功累德與因緣才能在上一任閻君往生之後輪到我來接任,就從我自身開始說起吧!
在一個古樸的小村當中,有一男孩名為王滿西,天生傻裡傻氣,從小父母不知去向,留下男孩獨自在村中生長。受到村裡面的喜愛,村民常常提供物資資助男孩,邀請男孩至家裡吃飯。曾經有過好心的村民想要收留他,但他不願意,獨自居住在村中的一個角落,簡單地搭著茅草遮風避雨。除了下雨天之外,每天都奔跑在山野之間,與動物為伍,嬉戲於河水之中,好像無憂無慮。

直到男孩十八歲那年,村中來了一群強盜,趁著午睡時分,衝入村中搶奪金錢、牲畜,四處放火,將女人、女孩、男孩綑綁,老人、男人被任意殺戮,一時之間村中火光耀天,寧靜的小村瞬間變成人間煉獄,哭喊、尖叫、悲傷、生氣、無助、無力充斥於空間,盜匪們肆意狂笑。男孩從山林看見黑煙從村落的方向傳來,心中帶著焦急,狂奔,一切為時都已經晚了,只見仍在燃燒的房子,躺在地上的屍體,凌亂的馬蹄印,已經乾枯紫黑色的土地。阿西跪於上,抱頭哭泣,不明白寧靜的村落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倒塌的房子下突然傳出聲音,伸出一隻瘦弱的小手不斷地推開房屋殘骸,聲音驚動阿西。回頭一望,快速跑至倒塌的位置,用雙手不斷將土石撥開,拉住瘦弱的手,不斷地呼喊:「撐下去,撐下去!」片刻,露出滿臉烏黑,全身受到擦傷的小女孩,面露驚恐之樣。阿西雙手將女孩抱在懷中,想要用自己的體溫溫暖平復受到驚恐的心。阿西牽著女孩離開殘破的村落,在離開之前回頭看著曾經生長的地方,有太多記憶在腦海盤旋,心中立下誓言:一定會幫所有的村民復仇,一定會找到那些迫害村民的強盜,將他們帶回這片傷心之地,以他們的鮮血祭拜那些被殺害的人。頭也不回,帶著女孩離開了生長的山中。

幾年之後,阿西成為了一名征戰沙場、率兵領將的將軍,而女孩則成為阿西背後的影子與支撐。阿西憑藉著心中那一股信念,在戰場上不斷奮勇殺敵,一個原本單純的男孩,為了村落,為了復仇,雙手不斷染上猩紅的鮮血。每當精疲力盡之時,回到家中看見女孩是他心中唯一的慰藉。也在征戰沙場的同時,不斷收集當年強盜的訊息,並不斷壯大自己的隊伍。十幾年過去了,阿西從年輕人變為成熟中年人,與當初的女孩結婚,但心中仍放不下當初的仇恨。直到有一天,一位傳令兵來報,找到當初那些強盜的線索。

阿西領兵前往線索的所在,來到城外的一座村落當中。消息指出,當初強盜後來退隱後,都隱居於此。率兵前往部落,阿西騎著馬進入部落,放眼望去,一片平和安穩,像是世外桃源一般,內心帶著懷疑與疑問。村落當中一位長者走出:「這位大人所來為何?」阿西:「來此查案!多年前有一村遭強盜滅口,線索指出當初的強盜退隱在此。任何人有消息舉報,皆有賞。」村民四處互相看來看去,只有長者雙手緊握,露出緊張,微微張口,開口說道:「大人,請跟我來。」語畢,緩緩向後山走去。原來後山另有天地,走過山林之後,一片廣大墓園出現在眼前,看得出來常有人來此祭拜,有一處墓碑前的香還正在燃燒。長者緩緩走向一處,這處的墓碑特別集中,大約有二三十座。長者對阿西說:「這是當年強盜劫掠村落後,將剩餘村民帶回於此;卻沒有想到強盜之中突然爆發出疫病,所有當初參與搶劫的人都受到感染。奇怪的是除了強盜之外,所有人都沒有受到傳染。也曾經請了有名望的醫生前來醫治,卻沒有任何改善的效果,對此,醫生都束手無策,疫情不斷地加劇,全部強盜都七孔流血而亡,沒有任何一位躲過。」而被劫掠而來的村民不知可以往何處去,就決定運用強盜所剩下的金銀在此建立起這座小村莊。而前面這些墓碑就是當初強盜們死亡後所留下的。雖然村民們是被強迫而來,但能夠有錢財建立起村落也是來自於強盜所留下,大家集體討論,決定以德報怨幫他們安碑立墓。

阿西聽了事情的前因後果後,瞬間心中有一股失落感,一直支撐他的信念化成烏有,失魂落魄。離開村落後,率兵離開後,回到家中,看見當初的女孩,現在的妻子阿妻,將狀況對他說明白。阿妻言:「過去的一切都讓它過去吧!就算能夠幫小村報仇,但也不能夠讓村民重生,只是讓更多的鮮血沾滿雙手。為了復仇,你已經染上太多血腥,多年的疲倦與緊繃,現在也正是應該放下的時刻。他們也算是罪有應得,不必再將這些事情背負在心上了。我們有更多的能力去幫助還存活的人,現在將這樣的信念放入你的心中,讓它成為你未來努力的方向,我也會伴隨在你左右。」阿西聽見了此語,整個人如崩潰一般,瞬間倒在床上,頭靠在阿妻的腿上,沈沈睡去。多年來的堅持與征戰,在復仇信念消失之時,整個人如解脫一般,昏睡了三天三夜。再度起床之時,整個人如同脫胎換骨,沒有了沈重的壓力,剩下一股幫助他人的願心。

阿西辭去將軍之位,帶著阿妻回到當初的小村,重新在這裡開始種植,開墾荒地。日復一日,年復一年,也許是善心善念,三年過去了,每年都豐收糧食,將多餘的糧食收入糧倉,或是贈與收穫不好之人,更在每年冬令之時,開倉放糧。慢慢地,阿西的地越來越廣,成為一方大地主;但仍不改親力親為的個性,不論是種植、翻土、施肥、除草、收割,都可以看到阿西的身影。跟著工人一同工作,將工人如同家人一般的對待,工人有任何的需求或是困難,都會無條件地幫忙。

兩年後,突然暴發乾旱,這一場乾旱持續的時間長達半年,大多數的農地因為日曬時間太多,土地都乾枯、崩裂,糧食沒有足夠的水分都無法生長。大多數的地主都沒有足夠的存糧,甚至為了糧食,爆發了暴動。阿西聽聞這樣的消息,趕忙叫工人將家親眷屬都接到所屬之領地,避免產生意外。半夜阿妻對阿西說道:「想要開倉贈糧。」阿西沒有多想,直接點頭。隔日便對工人說道:「我與阿妻決定開倉發放糧食,需要你們去發布這樣的消息,並維持秩序。並且從明日開始,一日三餐改為兩餐,多餘的糧食用於幫助更多需要的人。」工人接到命令後,往人潮的地方開始大聲通告:「阿西地主決定開倉放糧,有需要的人皆可前往,請將這樣的消息轉告更多的人。」次日,阿西與阿妻站於糧倉之外發放糧食,剛開始來的人並不多,隨著時間,每日都開始大排長龍,一放便是一個月,可是乾旱的情況仍不見得改善!阿西憂心忡忡,擔心糧食撐不到乾旱結束,與阿妻說,阿妻:「盡力吧!能夠放多久,就放多久,家中還有些錢財,你去隔壁或是其他地方購買一些糧食回來,不論價錢,有多少買多少。」阿西帶著家中的細軟匆匆出門,四處尋找糧食商人,想要購買多一些糧食好能多發放給災民,卻四處碰壁,沒有人願意賣。在外面奔波了一兩個月,所購買到的糧食還不夠發放一日,帶著沮喪的心情回到家中,將情況報給阿妻知道,阿妻:「別沮喪,天無絕人之路,我們只要盡力便是。」

話說也奇怪,一個禮拜之後,開始降雨,大家淋著雨高聲地歡呼。而阿西在這次購買糧食的路上染上疾病,只為了看到乾旱結束的那一天,留著一口氣。看見下雨,放下緊繃的心,對著阿妻說道:「感謝你一生陪伴,在我最重要的時刻都在我身旁陪伴,也讓我找到後半輩子應該要走的路。我沒辦法陪伴你走完後面的路,真是對不起,我先走一步,期待與你能夠有再見之日。」緊握著阿妻的手,緩緩閉上雙眼,結束了平凡的一生。

一陣黑暗後,阿西張開雙眼,看到匾額上寫著「第一殿」,不明白這是什麼地方,走入殿內,看見一位相貌威嚴的中年人站立殿中,向前詢問:「這裡是什麼地方?」中年人:「這裡是第一殿。」阿西說:「第一殿是什麼地方?」中年人:「專門審問世間罪惡之地。吾乃秦廣王,吾在此等待你很久了。從你出生開始,到人生盡頭,你的點點滴滴我都觀察許久。你心性純良,為了保家衛國,雙手曾經染上鮮血,而後放下仇恨,解甲歸田。乾旱之時,發放米糧拯救災民,足以見得你有一顆悲憫之心,能夠在最後仍心懷眾生。吾相信將這個位置交給你,能夠公平公正。吾將要求西而去,你願不願意接替吾這個位置,代替吾審判罪犯?」阿西:「我願盡力一試。」語畢後,秦廣王脫下身上的衣裝,交與阿西,瀟灑大笑而去。

秦廣王:

此乃我的經歷與接替之因緣。想要請蘇佛幫忙我的妻子,張月妻,他在我死後沒多久跟著走了,現在仍在鬼道當中發放糧食。阿彌陀佛。

法慈法師:感謝秦廣王今日的分享,阿彌陀佛。

 

◎第一殿閻君秦廣王之妻子,名為張月妻,彌陀慈悲救拔離鬼道,請入香光大佛寺西方法性土聽經聞法後,發願求生西方極樂世界。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慈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