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四聖法界聖者,  上度等覺

訪問阿羅漢—周進良(二百五十年前)

阿羅漢-

周進良(二百五十年)

二O二O年七月二十三日

叮鈴噹啷 (鈴鐺的聲音)!一整天在我耳邊都會聽到這個聲音。父親自從夢到王爺公後,運勢就起了不同的變化。原本父親的夢想是娶到城裡最美的姑娘,騎上綁著紅繡球的馬,驕傲地前往迎娶。當時姑娘府上也有一位婢女在同一天出嫁,兩位新郎站在門口同時迎娶,父親驕傲地抬頭,覺得自己要娶了個美嬌娘回家。就在轎子抬到家中門口時,父親溫柔地牽起新娘的手,在祖先牌位前,父母親的祝福下成親,並相約要守候彼此一生。當天洞房花燭夜,父親因為太開心而喝個酩酊大醉。就在回到新娘房後,開心地掀開新娘頭蓋,握住新娘的手說道:「自己此生最幸運地就是娶到你,謝謝你,娘子!」新娘嬌羞地點點頭,兩人就在今天完成了洞房花燭夜。隔日,新娘端著洗臉水來到房來,悄悄地等父親醒過來,終於,父親翻了個身。新娘說:「相公,你醒啦!」此時父親拉了新娘的手,把新娘抱在懷裡,看了一眼新娘的臉。啊——的一聲,把新娘推開,父親大喊道:「你怎麼長這樣?」新娘答道:「相公,我本來就長這樣。」父親大聲地說:「我要娶的不是你啊!是個比你漂亮太多的姑娘了。」新娘傷心地流淚說道:「相公,可是我們已經成婚,而且你也答應說會守護我一生,還說娶到我很幸運。昨晚洞房花燭夜,你也是有看到我的啊!」父親露出很懊悔的表情,好幾天心情顯得有點糟。瞬間想起來,是不是當時共同迎娶的另一位新郎官把自己的美嬌娘給娶走了?但如今也不知道要去哪裡找那新郎官,自己也確實跟這位心中認為的醜女洞房了。此時父親想到這裡,長嘆了一聲:「唉——」也就勸自己接受這個事實。每當父親看到新娘的臉,都會忍不住搖搖頭。這位被父親嫌棄的新娘就是我的母親。

父親本來就打算在結婚後開店做點小生意,選擇賣最有把握又比較不會虧損的麵攤,租了個市集最熱鬧的攤位,想說這是穩賺不賠的生意,也研究了自己認為好吃的湯頭和一些小菜。說也奇怪,怎麼左邊賣茶葉蛋、右邊賣杏仁茶的生意都絡繹不絕,一個上午的時間,就比我一整天的客人還要多,每天麵攤都好像在餵蒼蠅,小貓兩、三隻。父親時常會不悅地嘀咕說:「娶到一個掃帚,還真是萬事不順!」

自從洞房花燭夜後,父親就沒有再雙眼正視母親了。除了生小孩這檔事之外,父親對母親並沒有感情,甚至有些厭惡母親的長相。當親戚朋友們都開心聚會互相介紹時,父親不會帶母親出門,也不會帶我出門,雖然我長得不醜,但父親就是打從心底地不喜歡我和母親。我是父親有些勉強之下跟母親生下的唯一孩子。因為父親不喜歡母親的關係,對我的態度也是愛理不理,我就像是被放縱的孩子,隨我長大。因為要養活家的麵攤生意不好,父親想了很多不同的方法要賺錢,例如:在麵攤賣起甘蔗汁,或是學隔壁攤也滷起茶葉蛋,但都沒成功。

直到有一次,去隔壁村幫忙親戚的母雞催生蛋,沿路經過一個王爺廟,父親疑惑地往內看一眼,而後心裡有一種奇妙的感覺,明明已經走了一整天,沿路上回去卻是精神飽滿,回家後還吃了好多碗白飯才有飽足感。夜晚父親就夢到自己走進那個王爺公廟內,看到一尊面容黑色、有威儀的王爺就坐在神龕上。父親正在疑惑之時,就聽到有人叫他的聲音,聲音很低沉:「周康泰——周康泰——」父親看看四周,都沒有人。此時低沉的聲音又說:「是我,王爺公,在叫你。」父親搔搔頭,王爺公說:「我終於找到你了,你是我腳下踩的一粒明珠。之前我們王爺交接時,不小心讓你給滾走了,就再也沒找到你了。好幾代王爺交接都被交代一定要將你找回;沒想到你已經投胎為人身,原本光亮的樣子不再,身上還充滿汙垢。如今將你找回,應該要回歸王爺公了。」父親還在一頭霧水時,就感覺到有一股很大的力量進到自己的身中,夢就醒了。

這場夢境太清楚了,父親忍不住再次動身前往隔壁村探訪一下王爺廟。一到門口後,就有一股很熟悉的感覺,沒錯,王爺廟所有的場景都跟夢境中一模一樣。父親認真地觀察此地,突然發現:「咦!王爺腳下真的踩了一顆珠子吔!照昨天的夢境,我不就是那顆珠子了嗎?如果我是那顆珠子,那現在的我又是誰?」父親跑去一個銅鏡前照了一下自己的臉,自己看起來沒變啊!這才稍稍鬆了一口氣。為表尊敬,父親請了一尊小的王爺像回家供奉,每日以酒水和米祭拜。說也奇怪,自從父親帶回王爺像來供奉以後,和母親的關係就變得比較良好了。母親從嫁給父親後,每天都有無盡的委屈往肚裡吞,如今總算有些苦盡甘來,母親心想:一定是王爺公的保佑。就這樣,母親比父親更恭敬王爺。

王爺的祭拜桌前擺了一對筊(問事用的),家中所發生的大小事,或是鄰里間發生的大小事,父親都會用這個筊(問事用的)來請教王爺。王爺如果認為這件事可行,就會給聖筊;認為不好的就會給陰筊;沒有答案就是笑筊。父親問的每一件事,王爺都會一一答覆。例如:今天村民們適不適合出海捕魚?或是今天適不適合出遠門?又或是家中有喜、有喪要以哪一天是良辰吉時等等,都請王爺公幫忙。久而久之,我們家所供奉的王爺公成為了村民們最信賴的神明,每年只要是王爺公的生日,村上就集中在空地之處,擺上幾大桌的供品,三牲酒禮,各式各樣的菜餚熱騰騰地冒煙,再燒大把大把的金紙感謝。此時父親可以感受到王爺身邊的神祇、鬼眾都很開心。自從家中拜了王爺公以後,麵攤生意就變得很好,讓父親心情很好,整個人也神清氣爽起來。消息傳到隔壁村,讓隔壁村的王爺宮香火也變得很鼎盛。說也奇怪,只要王爺宮的香火越鼎盛,父親麵攤的生意就越好。外在情況雖然是如此,但父親的身體狀態和情緒都有些不穩定,一下很亢奮,對我和母親很好,一下子又會翻臉不認人。

就在某一天,父親剛從麵攤收攤回來,那天天氣為大暑,整個空氣中充滿了熱氣,走在街上的大家都汗流浹背。父親一進到家門後,砰!好大一聲,我和母親急忙跑出來,看到父親倒在客廳的地上。母親緊張地大喊:「康泰!康泰!」父親都沒反應,於是我和母親合力將父親抬回房間床上。好幾天了,父親都沒有醒過來,於是母親跪在家中供奉的王爺公前祈求,希望王爺公保佑父親可以平安無事。但父親怎麼好像還是未見起色,於是母親決定帶著我走一趟隔壁村的王爺宮來尋求幫助。

趕了半天的路程才到隔壁村的王爺宮,一進到王爺宮後,耳邊就傳來一個聲音講道:「來啦!」我和母親隨著聲音的方向往右邊看,是一位穿著像道士的道人。他說他是負責守著這王爺宮的人,在好幾天前就已經收到王爺公的訊息說,有人將會來到此處,並請他代轉達以下這些話。王爺公提到:「自己想要來救人,為鄉里多做點事,需要一個身體讓他來發揮。觀察了許多人,覺得你的父親對王爺公相當地虔誠,希望他可以同意成為王爺公的乩童。一旦他同意,他的身體狀況便會好起來,否則要過此劫,難啊!」道人繼續說道:「王爺公做好事,等於你的父親也在做好事。」以上這些話就是王爺公要這位廟公代為轉達的話,希望父親還有我們都可以答應。母親聽完後說:「但是他現在仍於昏睡之中,不知道會不會答應。」廟公提到:「回家後若你父親是趴睡,表示他在昏睡之中也有接到此份任務,並且同意。若真是這樣,請你們母子不要掛礙。」

母親和我聽完後點點頭,於王爺宮大殿前恭敬禮拜了一下,趕緊趕回家看父親,果然父親真的是趴睡。我安慰母親,真如廟公所說,父親應該沒事了,母親點點頭。幾個時辰後,父親醒過來,提到這段昏睡的期間,他被調去和王爺公學習畫符,王爺公還送了他一個寶葫蘆。聽到父親這麼講,那麼他是真的願意成為王爺公的乩童了。王爺公要父親盡快在鎮上成立王爺廟。接到此任務後,父親用麵攤賺來存的一點錢,成立了王爺宮,簡單的匾額刻字,爐子及香花素果,重點是我們全家對王爺公的誠意。

自從父親當了王爺公的乩童後,便可以聽到鬼神眾的聲音,也可以看到鬼神眾們的動態。村上成立了王爺宮後,村民們的生活更加安定,幾年一次的乾旱,甚至火燒山等,也好久沒有發生了。大家也知道找父親可以替他們解決問題。從小孩不好帶,再到家庭不順利,或是鄰里間有什麼爭執等,大家集中一個時間來到王爺公尋求父親幫忙解決。此時父親便會披上代表王爺宮的肚兜、龍虎裙,沒多久就以黃紙和硃砂筆寫下要答覆村民們的問題,再給予一張保平安的黃符,如此一來,事情便可以解決了。王爺公還請父親鑿開宮廟後面的大石,便有湧泉湧出。湧泉讓村民帶回,放置於漁船上,可以保船隻一切順利,即使遇到風浪也可以平安度過。

王爺公要父親每個月的農曆十四號擺大宴,三牲酒禮讓跟隨王爺公的鬼眾們都可以飽食一頓。當然擺宴時也會吸引其他的鬼神眾一同前來,有些無主孤魂實在無處可去,便會投靠王爺公,好有個安定的生活,至少不用再到處飄蕩,有一餐沒一餐。當然加入王爺宮廟後,若是王爺需要他們幫忙辦事,他們就必須要乖乖地聽話。

父親身為王爺公的乩童,有時身體需要一些考驗,例如:以熱騰騰的火燒劍來拍打身體,或是吃丹藥來測試身體的狀態,丹藥下肚後會針對自己身體的需要,顯出不同的反應。這些反應通常有些激烈,例如:腸胃脹氣,吃下丹藥後就會一直排氣,排出的氣味就是腸道帶出的氣味,味道則是奇臭難聞,直到腸道被清理乾淨後,此排氣才會停下來。若是身體偏寒,此丹藥一入,便會讓身體如同火燒那般的灼熱,讓身體的感受完全地翻轉,即刻感受到不同的感覺,讓需要的人可以有所轉變。過程中便是需要忍受這強烈的轉變,身體便可以有所不同。此丹藥是用許多的甲蟲類的殼煉製而成。此些甲殼是父親去附近的山間將蟲子抓回,再一一地剝去外殼,以熱湯及山中草藥熬製而成,功效其強無比。

此丹藥的原由來自於一位婦人。婦人跟隨著他的家人前來找尋王爺公,進到王爺宮前,婦人都還算正常;沒想到一進到大殿後,婦人應聲倒下,全身開始抖動,舌頭吐了出來。當天雖以黃符鎮壓,但父親心中知道並沒有解決,於是便以一大把香來詢問王爺公。當天晚上王爺公便託夢,告訴父親要煉製丹藥,丹藥配方在父親夢境中清晰明白地顯前。醒後,父親積極地準備藥材,丹藥整整花上一個月的時間才煉製而成。又花了一個月的時間測試藥效,先是一隻生命垂危的狗吃下後活力充沛,又一隻快不能動的螞蟻吃下後活力十足,幾番測試後才確定這丹藥可行。此丹藥用於急迫之時,也不是隨便就用上的。丹藥內的藥性和咒語可以鎮壓鬼道內較凶狠的邪靈和鬼王,也能因此讓父親替村民服務上更能對症下藥。從小我就跟在父親身旁,自己好像也有了靈敏之身,更懂得看人性。父親告訴我:「之所以幫人,是想要回饋自己成長的這片土地,為了讓更多人可以不要苦惱。」

自從父親擔任王爺公的乩童後,脾氣一百八十度地改變,就連外形上也顯得比較臃腫。王爺宮的香火越來越好,每日王爺公會在固定的時間,藉由父親之身畫上一張又一張的符咒,其中有平安符、保身符,甚至是降魔符等等。硃砂筆拿在父親手上,讓父親充滿了和平常不一樣的能量。父親赤裸著上半身,大筆揮舞,不到一會兒的時間就完成了許多張符咒。就這樣,父親當了王爺公的乩童二十年的時間。

就在父親六十歲大壽時的夜晚,我做了一個夢。夢見父親被鎖在一個葫蘆裡出不來,不管父親如何掙扎或喊叫都沒用。夢醒時,我回想夢境中的一切。父親跟我說過,碰到事情時必須要冷靜而不慌張。於是我開始走到王爺宮的大殿前觀察哪裡有葫蘆,細心觀看後果然看到王爺像旁有一個說大不大、說小不小的金葫蘆,上面還綁了紅緞帶,跟夢境中的葫蘆一模一樣。下意識中,感覺到父親的靈真的在葫蘆裡面,就在我冷靜思考該怎麼幫助父親時,父親的身體朝著我迎面走來,叫了我一聲:「進良」,讓我從思考中驚醒了過來。此刻,我和父親的雙眼四目交接,我勇敢地朝父親的雙眼看去,想知道如今在父親身上的人到底是誰。專注之下看去,一雙貪婪的眼神在我面前浮現,他身穿漢服,像是王爺公;但那雙眼神告訴了我,他並不是當初想幫助人的王爺公。

我並不知道這中間出了什麼差錯,為了查明一切,我開始觀察父親這色身的各種行為。先是看到父親跟來問事者之間的對答,過去父親是以對症下藥的方式來幫助問事者,如今卻動不動就拿出丹藥,並要請示者多付出一些金錢來協助下一批丹藥的製作。看此一舉一動,我知道或許是父親當初一點點的念頭偏差,未符合真理之下,才讓原本善良的王爺公退去,取而代之者為如今眼前這位貪婪的鬼眾。我曾經嘗試要揭穿這位假王爺的真面目;但我發現圍繞在他旁邊的鬼眾很多,我在明,他們在暗,我是不可能占上風的。

曾經我也嘗試走到葫蘆旁邊,要跟父親的靈對話,但卻聽不到父親的音聲。思考了許久,我認為如今的自己還沒有能力幫助父親,於是收拾了簡單的行囊,留下一封信,信中表明自己要出去闖闖天下。便於天還未亮之際,離開了家。踏出家門後,我讓自己的頭腦保持清醒,靜下來感受外在的一切。先是聽到風颯颯颯的聲音,還有鳥兒拍翅膀,蟲子吱吱叫,整個大地就好像在合奏一樣。我的心並不孤獨,而是有如此多的生命在陪伴我。肚子餓時,我採野果。更有動物的肉會供養我,我很感恩,也感謝,總是在食用前,口中會念念有詞,感謝牠們的生命滋養我可以繼續前行。於大地行走的這段期間,我特別注意靈性的變動。我必須了解各種靈性的狀態和異變,才有可能可以救父親那條被鎖在葫蘆裡的靈。曾經我和靈性想要試著溝通,但我發現自己的心不夠澄淨,甚至意識中會出現那位取代父親靈性的模樣。背部、肩背、雙腳也都是王爺公的小鬼跟隨,他們緊緊扒住我的身體,想要抓我的靈回去當王爺公的接班人,或是跟前的聽命行事的鬼眾。我的身雖然顯得很沉重,甚至有些難行,但我往前的意志力很堅定。我不知道自己可以去哪裡,但我就是要不斷地往前,不斷地突破,我相信總有一處是我可以待下的天地。

板子「啪」的打在我的頭上,師父要我醒過來,問我:「白日夢要做多久?」我疑惑地看著師父,好像大夢初醒一般,怎麼我的人生、我的父親、王爺公等一切畫面都在眼前消失了?師父一棒終止了一切。那他們都去了哪裡?我心中充滿著疑惑和不解。準備開口要問師父這是怎麼一回事時,聲音都還來不及發出,師父就說:「去洗把臉,既然昏沉,就去出坡了。」我摸摸頭,腦子還是一直在回想所有的畫面。這段日子以來,這是我第五次練習打坐;沒想到在我眼前所有的畫面就已經如此地清晰。這段時間我一直在練習捨下欲望。我見到欲望的層次,有高、有低,有今生所得,也有過去所想,而過去所得仍存在於記憶中不時會顯前。多數人在欲望顯前都選擇隨順欲望;但對我來說,這是在調伏色身,說白了,不論我落在哪一個角色之上,如今我都希望能夠看得清楚。曾有一人告訴我,「我是我」,「我也可以不用是我」,這兩句話之深,進良一直都還在體悟。不知為何腦中總有許多的畫面會交錯,會讓我感到時空錯亂。甚至我還會看到過去與自己愛戀的女子,兩人深情款款,彼此相愛、相依的情感等,到現在想起都還會怦然心動地跳。那是一種無法自主的想念,也是一種無法克制住的快樂,想到時嘴角會微微上揚;但卻在張開眼睛後,又什麼都沒有。坐在佛寺的樓梯上,眼前就只有這棵大樹,涼涼的徐風,還有夜晚陪伴的月亮。只要自己一閉上雙眼,各種不同的畫面就會現在眼前,一幕又一幕,看起來都像自己曾經經過的片段。我問自己:「怎麼了?」過去什麼也想不起來,總是片段又片段地顯現在眼前。此刻,我心中勾起了想找回過去的衝動。

隔日,我先去挑水,往湖面照照自己的長相,確認一下如今的我長什麼樣子,風吹在臉上,確定是真實的嗎?如今的我,正在修行,是此世嗎?我捏捏臉,越痛越好,人家說,做夢要捏臉,如果是做夢,就會醒過來;如果不是做夢,就會很痛。於是我大力、用力地朝自己的臉頰捏下。嗚——好痛啊!好,確認我現在就是一位修行人的身分,不是王爺公乩童的兒子,也不是人家的愛人。確認好後,我站在原地,閉上雙眼,許多的畫面又開始在我的眼前一一滑過。此時,我開始練習專注,我將專注的點落在鼻尖,不讓心中多發一語。當我專注時,我發現我的心平靜了下來。但心中不解之事還是想要把它解開,於是我挑了個時間去敲師父的房門,過了許久後師父才應許讓我進他的寮房。寮房內擺設確實如同師父那般簡單、莊嚴。進到師父的寮房後我恭敬地向師父三拜。我將這段日子以來的疑惑向師父吐露,並告訴師父,自己搞不清楚所見的畫面哪一個才是今生自己生活過的空間。

師父慈悲,微笑地告訴我:「孩子,真亦假,假亦真,不管哪一個空間,哪一個有緣人,都屬於虛妄,只有當自己可以真正放下、身心平靜而無所求之時,才是真正的自己,屬於自己。若孩子心中還有許多疑惑,不如問自己還有什麼放不下,還有什麼分別,自己的心會給自己最好的答案。只有自己才能找回自己。」我點點頭,雖然心中的烏雲還沒有完全地去除,但知道了師父所說的方法與方向。我以這個身體存在於世間,如今想不起過去的事,或許是在大大地在幫助我修行。當我這麼想時,我感受到我整個身體和靈都變得很輕。我對自己說:「外相如何便如何,心相如何才為何。」我明白修行不可執著相,相的範圍很廣、很遠、很深。愛景、愛物是為相,陶醉修行是為相,有我有身是為相,明而未明是為相。為了破這個相,我試著以周遭萬物來觀察和體悟。我想到老子講的:「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那是真理與實相,為世間之法。為了知道答案,我參閱了許多的古書,想參透和體悟,日日看到萬物,便會突發奇想。最後我發現越是想要知道答案,越是想放下「相」,越是無法清明,如此一來,或許歸空才是對我最大的幫助,原來無所有、有所有皆可。平而順,順而順,實為大智者所為。參透其中之理後,我願放下一切,根本之心,本心的欲望,還有各種真實與不真實的相,以一顆純淨、天然之心,以三十二歲的年紀打坐至阿羅漢法界。

這一生我非常積極地修行,打坐之際,我見到許多鬼神、外道之邪靈,一重又重重的山林,無限空間的開啟,讓我靈出體後可以見得萬物、萬態。原來被鎖於葫蘆中的父親,真的是我今世的父親,個人因緣造作,父親仍於葫蘆空間之中,且被鬼眾層層地圍繞。當時我為了想找救父親的答案,挨餓受凍,最後跌入谷底之中,把前半生發生的事都給忘了,才能夠碰上佛法而不執著,否則王爺公的乩童也非我莫屬。感恩當初師父的救命之恩。

再談談阿羅漢法界,阿羅漢法界中,有諸多層次的不同。定功高者,其所屬阿羅漢之空間較為光、較為大,磁場較為穩定;而心中點絲染污者,所呈現之光芒雖還是亮,但相較一下就暗淡了一些;而另外雖於阿羅漢法界中,卻定中動搖者,光處暗沉,甚至與五欲六塵接軌後,瞬間墮入人間或畜生道者皆有。我雖至阿羅漢法界時間不久,便已察覺此道理。我雖於定中,仍未改探究之慣性,以定功靜中再靜,想以靜來找到究竟圓滿的答案;否則已見到來世業因果報的關係,將入人間受苦難折磨,生為一位畸形兒童,讓人恥笑,此為宰殺過多魚類、海鮮類等殺業之果。

如今的人道不如以往啊!進良實在不敢輕易地嘗試。雖我不是執戀人間,但當我有一絲絲為了不想受報而逃脫的自私念頭,我發現自己的身也處暗淡。如此亮光的警惕,我趕緊收攝,並將此想法轉為該受當受、該還當還。我以很高的覺性往下看了自己的眾生,此刻,我嚇到,滿滿六道、十法界皆有。我看到他們每一個都和我連接了隱形的細繩,就算是修行已至阿羅漢法界,他們也都還是存在,若不化解或是受報,那條彼此相連隱形的線就仍然存在著。我動動這些隱形的線,有的近,有的遠,有的甚至好深,我心中有些難過,試想著自己該如何償還。

就當我的心如大石那般沉重時,聽到了空間中傳來不曾耳聞的音聲,那音聲聽起來可遠、可近,甚至感覺充滿整個阿羅漢的空間之中。我仔細地想聽清楚,卻總覺得有一層障礙。我觀察了自己許久,原來那股障礙來自於自己深層之中的傲慢之心。原來修行升至阿羅漢法界之中已經不知不覺讓我自滿,甚至自傲。而這根本之中的習氣,便成為我碰上真理最大的障礙。當我有覺知之時,瞬間的轉念,我便將這空間中傳來的音聲聽清楚。音聲來自地球,有些像男眾的微沙啞講經音聲。甚至穿透法界的超度法身,我於定中見得,所見超度之畫面不分你我他,甚至沒有法界之分,一律平等,實乃真正佛心所致。我心悅誠服地隨無邊的四聖法界還有天人而來,大家排隊整齊,以表喜悅、慶賀之意。當我來到此處時,真正佩服至極,聽說諸大護法許多皆為魔道改邪歸正者,如今各個莊嚴且心光透亮,數量之多,蓋覆整座佛寺!我周進良盼求齊同往西,如今如願。於此西方極樂世界的佛道上積極精進,感恩蘇佛擺吾之牌位,讓吾之有緣眾生皆可前來得以脫苦。感佩蘇佛之大心量也,若有吾可幫上忙之處,必當盡心盡力。

感恩佛之慈悲,西方極樂世界之壯麗,香光大佛寺蘇佛之大力,四眾弟子的積極,此為娑婆世界的明光,透亮,照耀至虛空。盼求佛能永住世間,更多眾生可前往西方聖地。

南無阿彌陀佛。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心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